微众圈

把《我的前半生》当指南的人,既不独立也不自由 | 咪咕悦读汇

2017-07-17 吴晓波频道

最近大火的电视剧非《我的前半生》莫属了。

这部“中年妇女失婚涅槃记”打着“亦舒原著”的名号称霸了不少人的屏幕。讲的是遭遇丈夫背叛的阔太太如何在闺蜜的帮助下学会自立自强,最后无非是爱情又来了又要结婚了的标准故事。

女主角子君从上一段失败婚姻中自我修炼,再心甘情愿进入下一段婚姻。这是亦舒给出的“娜拉出走之后”的答案。

可悲的是,这可能是近来关于女性独立与解放话题最普及的一次,但更可悲的是,这种价值观来自于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作品。

三十多年过去了,时代给了现代女性更多自由,然而现代女性要做自己,归宿还是只有婚姻这一条皆大欢喜的路吗?

女性该如何自处,如何承担自己的选择,如何获得更强有力的自由?这才应该是我们思考的本质。

本期咪咕悦读汇,我们来重温女性自由意识最初觉醒的那一刻,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告诉我们娜拉出走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玩偶之家(节选) 前情提要:女主人公娜拉为给丈夫海尔茂治病,伪造父亲的签名向人借钱。丈夫知道真相后,怕影响自己的名誉地位,怒斥妻子无耻。当债主主动退还借据后,海尔茂又对妻子装出一副笑脸。娜拉看透了丈夫的自私和夫妻间的不平等,准备离家出走。

娜拉(顿了一顿):现在咱们面对面坐着,你心里有什么感想?

海尔茂:我有什么感想?

娜拉:咱们结婚已经八年了,你觉得不觉得,这是头一次咱们夫妻正正经经谈谈话?

海尔茂:正正经经!这四个字怎么讲?

娜拉:这整整八年——要是从咱们认识的时侯算起,其实还不止八年,咱们从来没在正经事情上谈过一句正经话。

海尔茂:难道要我经常拿你不能帮我解决的事情麻烦你?

娜拉:我不是指着你的业务说。我说的是,咱们从来没坐下来正正经经细谈谈过一件事。

海尔茂:我的好娜拉,正经事跟你有什么相干?

娜拉:咱们的问题就在这儿!你从来就没了解过我。我受足了委屈,先在我父亲手里,后来又在你手里。

海尔茂:这是什么话!你父亲和我这么爱你,你还说受了我们的委屈!

娜拉(摇头):你们何尝真爱过我,你们爱我只是拿我当消遣。

海尔茂:娜拉,这是什么话!

娜拉:托伐,这是老实话。我在家跟父亲过日子的时候,他把他的意见告诉我,我就跟着他的意见走,要是我的意见跟他不一祥 ,我也不让他知道,因的他知道了会不高兴 。他叫我“泥娃娃孩子”,把我当作一件玩意儿,就像我小时候玩儿我的泥娃娃一样。后来我到你家来住着——

海尔茂:用这种字眼形容咱们的夫妻生活简直不像话!

娜拉(满不在乎):我是说,我从父亲手里转移到了你手里。跟你在一抉儿,事情都由你安排。你爱什么我也爱什么,或者假装爱什么——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也许有时候真,有时候假。现在我回头想一想,这些年我在这儿简直像今个要饭的叫化子,要一日,吃一日。托伐,我靠着给你耍把戏过日子。可是你喜欢我这么做。你和我父亲把我害苦了。我现在这么没出息都要怪你们。

海尔茂:娜拉,你真不讲理,真不知好歹!你在这儿过的日子难道不快活?

娜拉:不快活。过去我以为快活,其实不快活。

海尔茂:什么!不快活!

娜拉:说不上快活,不过说说笑笑凑小热闹罢了。你一向待我很好。可是咱们家只是一个玩儿的地方,从来不谈正经事。在这儿我是你的 “泥娃娃老婆”,正像我在家里是我父亲的“泥娃娃女儿”一样。我的孩子又是我的泥娃娃 。你逗我玩儿,我觉得有意思,正像我逗孩子们,孩子们也觉得有意思。托伐,这就是咱们的夫妻生活。

海尔茂:你这段话虽然说得太过火,倒也有点儿道理。可是以后的情形就不一样了。玩儿的时候过去了,现在是受教育的时候了。

娜拉:谁的教育?我的教育还是孩子们的教育?

海尔茂:两方面的,我的好娜拉。

娜拉:托伐,你不配教育我怎样做个好老婆。

海尔茂:你怎么说这句话?

娜拉:我配教育我的孩子吗?

海尔茂:娜拉!

娜拉:刚才你不是说不敢再把孩子交给我吗?

海尔茂:那是气头儿上的话,你老提它干什么!

娜拉:其实你的话没说错。我不配教育孩子。要想教育孩子,先得教育我自己。你没资格帮我的忙。我一定得自己干。所以现在我要离开你。

海尔茂(跳起来):你说什么?

娜拉:要想了解我自己和我的环境,我得一个人过日子,所以我不能再跟你待下去。

海尔茂:娜拉!娜拉!

娜拉:我马上就走。克立斯替纳一定会留我过夜。

海尔茂:你疯了!我不让你走!你不许走!

娜拉:你不许我走也没用。我只带自己的东西。你的东西我一件都不要,现在不要,以后也不要。

海尔茂:你怎么疯到这步田地!

娜拉:明天我要回家去——回到从前的老家去。在那儿找点事情做也许不大难。

海尔茂:喔,像你这么没经验——

娜拉:我会努力去吸取。

海尔茂:丢了你的家,丢了你丈夫,丢了你儿女!不怕人家说什么话!

娜拉:人家说什么我不放在心上。我只知道我应该这么做。

海尔茂:这话真荒唐!你就这么把你最神圣的责任扔下不管了?

娜拉:你说什么是我最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那还用我说?你最神圣的责任是你对丈夫和儿女的责任。

娜拉:我还有别的同样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没有的事!你说的是什么责任?

娜拉:我说的是我对自己的责任。

海尔茂:别的不用说,首先你是一个老婆,一个母亲。

娜拉:这些话现在我都不信了。现在我只信,首先我是一个人,跟你一样的一个人——至少我要学做一个人。托伐,我知道大多数人赞成你的话,并且书本里也是这么说。可是从今以后我不能一味相信大多数人说的话,也不能一味相信书本里说的话。什么事情我都要用自己脑子想一想,把事情的道理弄明白。

关于娜拉出走之后的结局,鲁迅先生曾经下过这么一个判断:要么堕落,要么回来。并以此写了唯一一篇爱情短篇小说《伤逝》(收录于《彷徨》)。

《我的前半生》中男女主的名字恰巧来自这篇小说,子君和涓生的婚姻故事,不知又折射了多少家庭。

点击下图▼即可阅读

吴晓波频道和咪咕阅读联合推出咪咕吴晓波悦读会

每月可以收听《每天听见吴晓波》和阅读50本电子图书

点击下图▼立即订阅

编辑推荐
吴晓波频道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吴晓波频道财经新闻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