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一纸契约,原以为会过上永无天日的生活,却不想夜夜被滋润

2017-07-17 悠米阅读

当小三领着孩子来医院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老公出轨了。

我是一名医生,这天正在给病人做检查,门口进来一位妙龄女人走进来。

冲我友好的笑了笑,开口道:“你就是卢落落吧。”

我点了点头,脑子里回忆着是不是我看过的某位病人:“你是?”

“我叫林妙可。”她笑着再次开口,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

她这样的态度让我心生好感。

可是她下面的这句让却让我瞬间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这是我跟高峰的孩子。”

说完把藏在她身后的孩子拉出来,让我看看。

看着跟自己老公眉眼相似的孩子,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妙可。

“你是不是搞错了?”呆愣了一会,我僵硬的扯出一个笑。

林妙可风情万种的一撩头发,看着我说:“高峰,瑞辰集团的经理,还是我孩子的爸爸,你觉得我会认错?”

听了林妙可的话,心里终是确定了。

自己的老公,相识五年的人生伴侣,真的出轨了。

我还记得结婚时,他在我父母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示会爱我一辈子,会疼我一辈子。

呵,这就是他的疼爱!

指甲因为用力把手掌深深的陷进肉里。

眼前的女人仍旧是一派温和的笑意:“卢落落,离开高峰吧,他不爱你了,再说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我冷冷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话。

她拉过站在一旁的孩子,看着我再次开口道:“他的父亲两年没有好好陪着他了。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而且,我跟高峰在一起四年不比你们在一起的时间短……。”

听到她的话,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自己是大三跟高峰在一起,加上读研的时候导师经常在一起走动,一来二去的就确立了关系。

这样算起来我跟高峰在一起五年,而他跟眼前笑得温婉的女孩儿竟然牵扯了四年之久。

“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把事情挑明,希望你不要纠缠高峰。”林妙看着我柔声说道。

我模模糊糊的意识到我还在上班,不能因为私事而耽误病人。拿起记录本准备去查房:“你让开,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在这耗着。”

声音满是颤抖,手里的记录本仿佛有千斤重。

刚迈出一步,林妙可就挡在我面前,眉梢满是得意:“他还把碧海湾的房子卖了。”,

我紧紧的盯着她,对她的话我一句都不信。

林妙可见此再次开口:“他不仅卖掉了碧海湾的房子,而且还准备下个月跟我订婚。”

听着林妙可的话,心里的火气愈发旺盛,攥紧手:“我们都还没有离婚,他怎么跟你订?”

林妙可一听这话,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深色,突然跪在我身边,哭诉道:“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他是私生子,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我不相信这一切,我要找高峰问个清楚!说完准备往外走,没想到她会猛的扑过来,两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呵呵,你最好识相点,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我怎么都没想到,趴在我身上的林妙可在我耳边阴恻恻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身体自然反应,一下子把她推了起来。

可小孩就在他的身后,林妙可这样一撞,小孩的脑袋斜斜的嗑在了实木的桌子角上。

鲜血一下子冒了出来:孩子哇哇大哭:“妈妈,好疼……”

林妙可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立马抱住孩子就嚎啕大哭:“我的孩子,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让你被人欺负了……是妈妈的错!”

“你先别哭,孩子的伤口需要处理。”

我毕竟是医生,看到孩子受伤了,下意识站起来伸手准备抱过来,却有一双手先我一步,接过了孩子。

这双手的主人正是我的老公:高峰。

他抱着孩子,红着眼睛瞪我,咬牙切齿道:“卢落落,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为什么要害我儿子!”

“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高峰完全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冲我吼:“我都亲眼看见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医生呢?医生在哪?快来救救我的孩子!”

“高峰,我们的儿子好命苦啊!”林妙可哭喊着,将受害者的形象演绎的栩栩如生。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

没想到结婚五年的老公,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相信林妙可栽赃嫁祸的小把戏。

此刻我的内心是多么想揭穿林妙可,可我知道,就算我说出来了,也不会有人信。

林妙可计划周密,从高峰的角度看过来,根本发现不了她动了手脚,再说旁边围着一圈的病人,医生,吵起来对我,对医院的影响都不好。

我走上前去,准备抱过孩子,帮他包扎伤口。

高峰却戒备的看着我:“你给我滚开,别动我的孩子。”

然后他抱着孩子就往旁边的治疗室走去:“医生!医生快来!”

看着一旁同事的眼神,我脸上一阵阵的发烫,毕竟医院的人都知道高峰是我老公,现在他这样的动作无异于当众打我的脸。

林妙可跟在高峰身后,一边走一边冲我嚷嚷:“我告诉你,我孩子要是有一点问题,你就等着给我孩子偿命吧。”

声音大的整个楼层都能听到,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羞耻。

“医院禁止大声喧哗。”

这时一个温润的男声传到我的耳朵里,声音不大,却让我眼睛一提,朝声源看过去。

楼道尽头,上午微微刺眼的太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而来。

棱角分明的脸,深邃不见底的星眸,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当看清那张脸的时候,我瞬间就像是被施了法术,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顾西念,我的初恋。

几年没见,他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春洋溢,多了一些沉稳凌厉,他眼神淡淡的投在我脸上,对视的那一刻,我多么想走过去说好久不见,问问他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可当我意识到现在棘手的局势后,立马低头,只希望他没有认出我……

顾西念迈着沉稳的步伐,从我面前走过,我紧张的连呼吸都放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他从我面前经过时,脚步明显慢了几拍,但不过片刻,就停在了林妙可面前。

我心里既庆幸,又觉得失望……

“你还想救你的孩子吗?”冰冷的鹰眼轻飘飘的看了林妙可一眼,她被吓的不敢再出声。

顾西念转身从高峰的怀里接过孩子,向诊疗室走去。

“卢医生,进来帮忙,我需要一个助手。”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

我一惊,喊我?

心里五味杂陈,没想到我跟他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我艰难的走进了诊疗室,熟练的配合着他,就像配合过无数遍一样。事实是我跟他从未同做过手术。

“外面的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他冷静的处理伤口,声音比手术刀更冷。

“是……”丈夫跟小三,但到嘴边的话,被我苦涩的改成:“闹矛盾的夫妻,医院每天都有很多,你在国外过的还好吗?”我蹩脚的想绕开话题。

“读博考研,每天跟病人打交道。”他突然抬眸看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从来不联系我?”

我一慌,低眸不敢看他的眼睛:“我结婚了,家里工作都很忙。”

不是不想联系,而是我知道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顾西念眼眸一冷,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波动:“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连喜酒都不请我喝一杯。”

我手一抖,差点把纱布弄到地上:“当时只请了亲戚朋友,还有几个要好的姐妹,所以……”

“所以,我们不是朋友?”修长的大手从我手里把纱布拿过去,一双深邃的眼眸目光灼灼:“有机会,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你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居然连我的比不上。”

我脸噌的一下烧了起来,心里却涌出大片凉意。

有……有机会,一定让你们见面聊聊!”

见我这么配合,顾西念反而脸色更差了,没有接话茬,我却忍不住松了口气。

孩子头上的伤口不大,就是有些深,毕竟磕到了桌子角。

简单的用消毒水消毒,查看伤口,熟练的撒上药粉,最后用白纱布包住伤口。

看着他娴熟的手法,包扎是不经意间的小习惯。心里百感交集。

怎么也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自己交给他的一些包扎小技巧他还记得。

给孩子包扎完,我站在诊疗室没动,毕竟我现在出去林妙可肯定又是一番哭闹。

“记得按时换药,别沾水,别吃辛辣的刺激性东西,这样就不会留疤。”顾西念抱着孩子,叮嘱着林妙可和高峰。

从我的角度看去,愈发觉得高峰跟林妙可有夫妻相了。

“卢落落,晚点来我办公室一趟。”顾西念临走前,还留下这么一句让我捉摸不透的话。

我呆愣了片刻,立马点头:“好的。”

林妙可感激的冲顾西念的背影道谢,然后抱着孩子去办理住院手续。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顾西念,不知道要做什么。

等他们走后,跟自己一组的的医生跑过来,告诉我今天院长要为顾西念接风洗尘。

“落落,那个顾医生长得可帅了,就像大明星一样,听说他这次从国外归来,拿下了不少医学奖。”

听到她的话,又想到了顾西念让我去他办公室的话,是时候得去了。

走到医院门口,我看到顾西念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兜,正在跟院长说话,连院长都对他言听计从,我呼吸一窒,忽然有些不敢跟他近距离相处。

跟同事推脱着自己身体不适,朝门外走去。

而顾西念的视线却忽然挪到我身上,声音浑厚低沉:“卢医生,这么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不是让你来我办公室吗?你以后就是我的助理了,我还想想跟你好好聊聊以后的对接细节。”

“助……助理?”我被惊的连忙朝院长看过去,希望自己是听错了。

没想到院长居然点了点头:“顾医生可是一位好前辈,你跟着他,以后能学到不少本事,怎么你不愿意?”

“那个……我觉得我……”

“她肯定愿意。”我还没来得及拒绝,顾西念就一把搂着我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她没有理由回绝我,而且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顶着双方的压力,我思考了片刻,只能咬牙答应:“那好吧,知道了,只是我今天还是有事,就先走了。”

我连忙挣开顾西念的手臂,伸手打了辆车,直接去高峰的父母家。

坐在车上的时候,我还有点沉浸在顾西念刚刚的怀抱中,可我必须把他从脑海中除去,毕竟高峰出轨的事情,我还有要告诉公公婆婆的。

再者林妙可说高峰把碧海湾的房子卖了,也不知真假。

下了车,付了车费,往高峰父母家走。

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熟悉的哭声。

心里有一丝的诧异,没想到林妙可会来这里。

她来这里是要恶人先告状?高峰的父母应该不知道高峰出轨了吧?

我心里猜测着,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林妙可趴在高峰母亲的怀里,孩子被高峰的父亲抱着,高峰坐在林妙可的旁边,安慰着林妙可。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人,我则是这个家的闯入者。

心底异样的情绪被压了下去,看着哭泣的林妙可,我语气平静的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高父的脸上有些怀疑,高母则是一脸的不相信,高峰更是对我怒目而视。

婆婆看看林妙可,又看了看头上包着纱布的孩子,脸色很不好,我以为她要为我讨回公道,狠狠教训高峰一顿,没想到婆婆竟然开口说我:“落落啊,你怎么能打妙可呢。”

“我打她?”

我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反问。

“你没有打妙可,妙可能哭成这样!就算妙可跟峰峰有孩子了,可孩子是无辜的,你打妙可也就算了,你竟然动手打孩子。”婆婆一脸气愤的瞪着我:“生不出儿子也就算了,你还想害我的孙子。“

我心里委屈极了,没想到自己的婆婆竟然会这样说自己。

难道在婆婆的心中,我是一个会动手打孩子的人?

“我根本不屑于打孩子。”

“阿姨,你别生气,对身体不好,对不值得的人生气多不好啊,气坏了受罪的还是自己。”林妙可站起来,伪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还是你懂事,不像某些人。”婆婆拍了拍林妙可的手,很是欣慰。

林妙可听到婆婆的话,挑衅的看着我,眼里尽是得意。

那眼神仿佛再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婆婆。”

我气急的瞪了她一眼,心里想着婆婆这样的态度,多半是因为林妙可恶人先告状,准备开口解释:“妈,她在胡说,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

“你闭嘴。”高峰看着我,打断了我的解释眼里全是怒气。

“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就知道颠倒是非,我下午都看见了!”高峰把林妙可抱在怀里。

“确实是委屈了妙可。”婆婆听到高峰的话,慈爱的看着林妙可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心惊的话。

看婆婆这么维护林妙可,我算是明白了。

原来婆婆早就知道高峰出轨了,早就知道了林妙可还有孩子的存在。可怜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还想着公公婆婆会给我讨回公道。

“高峰,我们离婚吧!”看着相处融洽的“一家人”,我内心十分悲愤。

既然高峰出轨了,公公婆婆还不向着我,这样的婚姻还有意思呢?

“什么!”

高父,高母还有高峰,林妙可震惊的看着我,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妙可则是惊喜的看着我,没想到我会成全他。

“你真的要离婚?”高峰紧紧的盯着我,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是。”语气淡淡的,没有人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没人知道我心里有多痛。

“落落,你开玩笑吧。”听到我真的下定决心要离婚了,高峰的态度立马变了。

“落落,你别这么激动,我……”高峰立马放开林妙可,走到我面前,眼里满怀希翼的看着我。

“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演戏了,这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吗?”看着高峰,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爱他的时候,他不屑,现在想离开他了,他倒是摆出了一副深情的样子。

“落落,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其实我……”高峰祈求的看着我。

听到高峰这样说,我心里还有些高兴。

“你真的不想跟我离婚。”我没察觉到说一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尾音有些发颤,脸上满是期待。

“哼,高峰要升职了,现在传出来离婚的消息对他影响不好,会影响升职报告的成功率。”林妙可突然出声,她的话让刚刚还欣喜的我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

“你说什么?”我一惊,紧紧的盯着林妙可,想要确认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高峰早就不爱你了,要不是为了升职,谁愿意跟你在一起啊。”林妙可站在高峰身边,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落落,你看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现在好不容易能升职了,你看……”高峰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我懂。

他不就是想让我不跟他离婚,等他升职了,稳定了,再说离婚的事。

“落落,你看你跟峰峰都这么多年了,”高母也紧跟着劝我,此时此刻我才算正在的看清这副家人的嘴角。

“如果不是升职,你就会答应跟我离婚对不对。”我看着高峰,将他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落落,你也知道我工作不容易,你等我升职了再说吧。”高峰低声下气的求着我。

看到这样的高峰,真是自己以前瞎了眼,这样的男人还当成宝。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原来是这样的。

高父,高母也希翼的看着我,看了看两个老人,心里五味杂陈。

说实话,高父,高母对我还是不错的,虽然高父,高母隐瞒了林妙可的事,可她们到底还是为了高峰好。

“我考虑考虑吧。”在百般痛苦中,我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去。

出了高峰的家,之后几天,我没联系高峰,高峰也没联系我,但我心里还有些担心林妙可会来医院胡闹,不过好几天过去了,她都没有来。

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医院的同事还有一些相熟的病人都安慰我,为了那样的渣男不值得。

大家都是善意的,虽然有些话说的不好听,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落落,下午!三点会议室开会。”这天我刚到医院,一同值班的医生就过来告诉我要开会。

每个月一号,十五号,三十号开会是惯例。

或者有什么疑难杂症,下达重要指示才会开会,什么没有的情况下,开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带着好奇心,下午三点,我跟同事陆陆续续的有人进了会议室。

会议开始时,院长先走了进来,后面是院长女儿杨蒙蒙,她五官精致,十分美艳,是医疗界小有名气的美女,有不少人都暗念着她。

再后面进来的竟然是顾西念,西装革履,凌厉的眼眸十分深邃。

几乎所有的女同事,眼睛都瞬间放光了。。

看到顾西念,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心中顿时感慨万千,他还是那么帅气,而我却……

“落落你看,他们真般配,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真养眼。”一旁的同事拉着我,微微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嗯,确实很般配。”

听到同事的话,心里不舒服,想到同事不知道我跟顾西念之间的关系,这才好受了点。

“还好不知道。”轻轻的拍了拍胸口。

“什么不知道。”另一边的赵医生听到我自言自语,突然出声,吓我了一大跳。

“你们不知道顾医生的身份吧?”赵医生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有独家内幕呢! 他可不一般啊!”

“怎么不一般。”一边的人催促着。

赵医生享受够了众星捧月的感觉,开口道:“跟在院长后面的人叫顾西念,是个海归。不仅这样啊,他的医术可是国际知名的,很多大人物都想让他看病呢。”

听到赵医生的话,大家大感惊讶没想到顾西念这么年轻医术就这么好。

“那还有呢。”事关顾西念,我也就更多了几分好奇,忙问赵医生。

“你们觉得我们医院很气派吧,设备也好。”

我们不明白赵医生为什么这么说,还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们医院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设备好也是出了名的。

“设备好肯定就贵,内位以后可就是我们医院的老板了。我们医院都是他家投资的,现在他回来是为了继承家业。”

旁边的同事也是一脸羡慕。

赵医生小声地说道:“你说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完美的人啊。长得帅,有能力,家里还有钱,这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嫉妒死我了。”

“不过他上次还帮你了,人还是不错的,不像别的富家子弟一副鼻孔朝天,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心里却愈发自卑了。从始至终自己跟顾西念就不般配。自己以前,现在甚至以后跟他的差距都那么大。就像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呜呜。”手机贴着皮肤振动,听到手机振动忙拿出手机。

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

是高峰的手机号,我心里好奇他会给自己说什么,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打开短信,高峰跟林妙可纠缠的床照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着这张照片,原本满怀期待的心被一盆凉水从头教下,透心凉。

我握着拳头,脸色惨白惨白的,一旁的同事见我如此,都关切的问我怎么了。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编辑推荐
悠米阅读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悠米阅读娱乐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