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和同居了三个月的女友,竟在一年前已经死了

2017-07-17 悠米阅读

我是个苦逼的大二学生,上学期认识了女朋友朵朵,两人关系迅速升温,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这学期一开学我们就盘算着自己出来学校周边租个房子住,可是这周围的单间普遍都是一千块钱左右一个月,对于我们这样家境平平的学生来说实在有些承受不了。想不到天无绝人之路,最后我们居然找到了一间三百块一个月就能租下来的单间!

虽然环境相对没那么好,楼房也稍微有些老旧了,但都还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而且最意外的是我和朵朵住进来之后发现这里能连到免费的无线网!

今天搬家累了一天,朵朵却满脸兴奋的连着无线网在玩手机,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发现灯还亮着,朵朵却不见了。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朵朵能去哪儿了?

我正准备给朵朵打个电话,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朵朵的笑声,隐隐约约好像还有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我心里一沉,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口,里面确实是朵朵的声音,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门没上锁,我悄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里面没开灯,朵朵背对着门站在卫生间里,一手举着手机,屏幕的光把她的脸照的绿油油的。

而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屏幕里有个男人正一脸猥琐的冲着朵朵说话,朵朵被逗得笑个不停。

我心头噌的就冲起一团怒火,敢情老子省吃俭用的把钱拿出来满足她的各种爱好,出来租房子的钱都是我出的,朵朵居然暗地里和别的男人搞上了!?

“你在干什么!”

我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一把抓住朵朵的手冲她吼了一声,朵朵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一脸错愕的看着我。

“陈军你干嘛?你有毛病吧!”

没想到她第一时间居然是满脸怒容的瞪着我,反倒问我干嘛?

我气得浑身发抖,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哭腔道:“大半夜的你躲进卫生间和谁撩骚呢?那男人是谁!?”

“你有毛病吧!我在看直播!”

我一听顿时愣住了,现在确实很流行手机直播,朵朵也一直都喜欢看,只是以前没有无线网,所以看得少。

我一想她说的好像是那么一回事,是我太冲动了,什么也没搞清楚就发了火,慌忙跟她道歉。

哄了大半夜才把朵朵哄好,我也筋疲力尽的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朵朵又没在,我刚坐起身就看到她从卫生间出来,手里还攥着手机,把手机插上充电线后一头倒下就睡了。

我看她头发乱糟糟的,顶着一对浓浓的黑眼圈,难道是一宿没睡?不过昨晚刚惹她生气,我现在也不敢多问什么,自己起床去学校了。

可能是因为昨晚没休息好,在课堂上我居然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个梦。

在梦里我又回到了我和朵朵刚刚租下的小窝,朵朵在浴室里面洗澡,然后穿着蕾丝花边的睡衣出来了。

她一走出来,我感觉自己的视线都挪不开目光了。

朵朵很美,很漂亮,身材也特比好,修长白皙的双腿格外的勾人。就算我们已经在一起好几个月了,我对她的身体还是格外的痴迷。

人在梦里面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没等朵朵走到我的身前,我就直接扑了过去,把她挤在了墙上,顺手就伸进去了她的衣服里面,轻轻的揉捏着胸前的柔软。

朵朵轻咬着唇,发出勾人心魄的喘息声。

我前戏做的足,很顺利进入了朵朵的身体,把她抱到床上,肆意的占有她,看着她在我身下婉转承欢,除了身体上的满足,心里面的那种征服感觉更加强烈。

做着做着的时候,朵朵一直看着我,我吻了她一下,问她看什么呢?朵朵却突然笑了笑,接着她一只手就朝着我胸口插了过来。

我瞪大了眼睛,朵朵的手,却直直的插进去了我的胸膛里面。

剧痛和恐惧让我惨叫了出来。

可周围却全都是哄笑的声音,还有一双严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做梦,头上全都是虚汗。

老师把我骂了几句,让我没睡醒就滚回家,我只能低头道歉。

心不在焉的在学校过了一天,傍晚回到家里发现朵朵居然还在睡觉,我进门都没听见,还是我叫她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朵朵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我和她说话也是爱答不理的,我怕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也不敢多问,带着她一起出去吃饭。

这个过程中,我心里面也很不自在,脑子里面一直想着上课的时候做的那个梦,我和朵朵在啪啪的时候,她竟然杀了我?

梦都是反的,虚构的,我心里面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烦闷。

饭后就回家了,一进屋朵朵马上就抱起手机开始上网,好像突然就来了精神,我看她玩的挺高兴,也没和我说昨天的事情。就松了口气,也把自己脑子里面那些杂乱念头也压抑下去了。

没什么事儿做,我拿起手机也连上了那个无线网。

刚连上网马上就有一个附近的人来加我好友,还是个女的,看头像挺漂亮。

我和她随便聊了几句,没想到她居然约我出去,言语之中各种暧昧的暗示。

我拒绝了她的邀请,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然后就准备把她删了。

“那你以后别再用这个无线网了,否则后果自负!”

对方说完这句话后居然先把我删了,我无奈的摇摇头,估计这女的是这个无线网的主人,约我不成恼羞成怒了。

我懒得搭理她,继续用这个无线网浏览这网页,她又不设密码,免费的网络不用白不用。

没一会儿我又听到了朵朵的笑声,却是从卫生间里传来的。

好端端的不在屋里玩,玩个手机还要跑到卫生间里?我喊了一声,朵朵没搭理我,我过去却发现卫生间的门被锁上了。

“朵朵,你在里面干嘛呢?”

“你烦不烦啊,上个厕所还要跟你汇报?”

里面传来了朵朵不耐烦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笑声,不过明显不是给我笑的。

等了好半天,朵朵才磨磨蹭蹭的从卫生间里出来,也不搭理我,自己玩了会儿手机就上床睡觉了。

我怕吵到她睡觉,也只好早早的睡下了。

迷迷糊糊间,我忽然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朵朵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了。

绝对有问题!我心里一沉,蹑手蹑脚的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去看看朵朵到底去干嘛。

门一开我就愣住了,朵朵没走远,就在门外的走廊里。

走廊不短,只亮着一盏昏暗的老旧灯泡,使得整个走廊都显得阴气沉沉的。

最诡异的是走廊里蹲着一排人,有男有女,全都面向墙角蹲在墙边玩手机,一张张脸庞被屏幕映照的白生生的,一个个都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我头皮有些发麻,这样的场景让我感觉楼道里蹲着的是一排孤魂野鬼,而朵朵也在其中。

“朵朵!你干嘛呢?”

我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朵朵却没理我,依旧蹲在一排人中专心致志的看着手机,好像压根就没听到我说话似的。

“朵朵!”

我心里着急,放开嗓音大喊了一声,这时朵朵才终于抬头看了过来。而抬头看我的不仅朵朵一个,楼道里蹲着的人都抬起了头,扭头看着我。

这些人包括朵朵全都是面无表情,一张张脸庞在昏暗的走廊里被白幽幽的手机屏幕映照得阴森扭曲,看得我头皮阵阵的发麻。

我快步上前去拉起朵朵,准备把她带回家。

朵朵倒也没抗拒,我把她拉进屋子里面之后,赶紧把门关上了,然后还上了锁,心跳很快的和朵朵说让她别晚上出去,那些人好诡异,肯定不是好人。

可朵朵并没有回答我这句话,而是轻轻的贴上我的身体,然后手慢慢的在我腰背上滑动。

她的表情很迷离,就像是在我们房事的时候,做足了前戏那样。

我滚动了一下喉咙,也觉得屋子里面的气氛变得暧昧燥热了。我想和朵朵说睡觉,太累了,可还没等我这句话说出来口,朵朵就拽着我的手,去脱她的衣服,另外一只手解开了我的裤腰带,整个人都蹲了下去,俯身在我的胯下。

我打了个颤,差点儿没被那种温暖包裹的感觉刺激的缴枪。

朵朵温柔的爱抚我,我一边脱她衣服,一边摸她的头发和脸。

之前朵朵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她说脏,可那个男人不喜欢自己女人温顺?

之前的那些诡异事情都被我抛却脑后了,朵朵毕竟之前没这么做过,不熟练。我也忍不住欲火了,直接就把她抱上去了床。

上床之后我就重重的把朵朵压在身下,贪婪的占据她的身体。

朵朵双腿缠着我的腰,眉头紧皱,表情痛苦中带着欢愉,我粗重的喘息着,就在进行最后冲刺的时候,朵朵突然直勾勾的看着我了。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突然就想到了那个梦。

整个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朵朵紧紧的缠着我的腰,自己扭动腰肢,我想抽离她的身体,可她突然就把手抬了起来,朝着我心口插了过来,我被吓得头皮乍起,可突然就觉得很昏,整个人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迷迷糊糊的再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朵朵也已经醒了,正坐在床边玩手机,看到我醒了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今天怎么那么能睡啊,怎么叫你都叫不醒,你上课都迟到了。”

我愣了愣,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做到最后的时候,朵朵的行为和梦境中的重合了。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没伤啊。

可我还是不自在,就试探性的问朵朵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朵朵一脸莫名其妙,说昨晚她都睡觉了,结果我还把她给拽起来,要啪啪啪,她都那么累了,以后我在这样,她就要生气了。

我仔细一想好像也对,不然昨晚的事情根本没办法解释,在走廊里我起码看到了二三十个人,但这栋楼里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人。

而且朵朵怎么可能杀我呢?更何况是用手就插进去我胸口?

想清楚这些之后,我松了口气,昨天晚上做到最后的时候我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了,还觉得身上憋得慌,就去抱朵朵,在她耳朵边吹气,说老婆,你昨晚口的真好,可不可以再来一次啊,周末我带你去逛街。

没想到朵朵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我,还拿枕头甩我,说你做什么梦呢,再说这样的事情,我就不让你碰了,自己去用手。

我一下子就尴尬了,不止我记不住事情,连朵朵也忘了?

朵朵下午有课,吃了饭就去学校了,而我今天的课在上午,都迟到了也就懒得去了。

等朵朵走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决定去找房东问问。

“你肯定是做梦了,这栋楼上算上你们总共就住了三户人家,大半夜的走廊里哪来的人嘛。”

房东听完我的话后直接摆手,似乎很不耐烦,我再怎么问他也不搭理我。最后我想起了那个无线网,问房东他却说他不知道,那个无线网一直都有,而且只有在这栋楼才连得到,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我心里狐疑,还想再问,房东不耐烦的说:“你不住就搬走,别没事找事,那些人你当做没看见就没事儿。”

无奈之下,我只能回家了。可脑子里面那些事情总挥之不去,做梦梦到朵朵要杀我,还有那些人,我真的看见了。

难道……闹鬼了?

不然为什么这么大一栋楼,才住了三户人家?其他屋子都空着?为什么我们住的单间三百块钱就租得到?房东还是那种态度。

我越想心里面越惊疑不安,还觉得很困。躺在床上,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过房间里的灯亮着,朵朵的包也在,应该是她回来了,却又不见人。

隐隐约约我听到卫生间有朵朵的笑声传来,又是卫生间!

我心里发毛,为什么朵朵总是喜欢到卫生间去玩手机?还是看直播?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口,里面又没开灯,门开着一条缝,刚好可以看到朵朵被手机映照的发白的脸。

这时候我看到朵朵的手机屏幕里是个男人,在屏幕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角度看我总觉得他是在对着我笑的!

我心里发毛,不由得一阵心慌,连忙转开视线不敢再看手机屏幕,脑袋里乱做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我朵朵又是一阵笑声,然后轻声说道:“好的,我晚上一定来!”

我心里一紧,她要去哪儿?我脑海中一下子又浮现出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画面,走廊里昏暗的灯光下一排人蹲在墙边对着墙角玩手机,难道朵朵还要去!?

“朵朵!”

我一声惊呼冲进了卫生间,不管不顾一把夺下了她手中的手机,怕她再次入魔似的半夜跑出去。

谁知道朵朵见我抢了她的手机一下子就变得激动无比,疯了一样扑过来就要抢手机。

我死死的抓着手机不让她抢,一边让她冷静,可是朵朵根本听不进去,发疯一样对我又踢又打,声音尖锐的骂着各种难听得话让我还她手机。

足足闹了十来分钟,我看朵朵情绪激动,简直像是丧失了理智,无奈的把手机给了她。

朵朵夺回手机后紧紧的攥在手里了,双眼通红面目扭曲的瞪了我一眼,冷冷的说了句分手,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我心里一惊,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不想死的话好好呆在屋里,天亮前无论如何都别出去!”

电话里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听不出年龄,但她说的话却让我心里有些打鼓。

这女人再三跟我强调,今天晚上绝对不能出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却又不肯告诉我她是谁。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女朋友刚刚跑出去了,我要出去找她!”

我说完这句话就想挂断电话出去找朵朵,可是这女人却说朵朵的事不用担心,只要让她以后不要再用那个无线网就行了。

“我就说这么多,如果你非要出去的话你和你女朋友都会死,你自己考虑吧。”

那女人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我再拨回去却怎么也拨不通了。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要是换作平常我绝对不会听她的,当然是先去找朵朵要紧。

可是她却说朵朵之所以有这些反常的行为是因为那个无线网,只要以后别让她用那个网就没事了。

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走廊里的那一排蹲在墙角玩手机的人,难道都是在用那个网?

这么看来的话那个女人的话应该是有几分道理的,想到这里,我更不敢出门了,只好在屋里干坐着,就这么熬着等天亮。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我在椅子上都快坐得睡着了,迷迷糊糊都却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却看到开门进来的是朵朵,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

“朵朵!你这一夜都去哪了?急死我了!”

朵朵却不说话,而是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编辑推荐
悠米阅读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悠米阅读娱乐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