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老公和我洞房的时候,小姨子突然闯入放了一段视频,让我目瞪口呆

2017-07-17 悠米阅读

01 神秘的新婚礼物

伊水丹枫酒店,是云水市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

能进得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而今天,顾氏长房长孙的订婚宴就要在伊水丹枫举行。

余薇安穿着一条白色蕾丝长裙,脸上的妆容也比平时要精致许多。

毕竟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总不好再像平时一样素面朝天的。

说实在的,余薇安心里有些紧张,顾明恒平时总说她素颜的样子很好看,不知道会不会喜欢自己化过妆之后的样子?

“安安,你今天真漂亮,顾少一定会被你迷死的啊!”

何冰露似乎是看出她心里的紧张不安,于是这样安慰她说。

余薇安从镜子里看着何冰露,问,“真的吗?可是会不会看起来很奇怪,我平时都没有画过这么重的妆。”

何冰露是她的同事兼好友,虽然订婚宴上并不需要伴娘这样的角色,但是因为怕余薇安紧张,所以何冰露主动提出来全程陪在她身边。

余薇安心里很感动,特意让设计师做了一件和她身上的蕾丝白裙相差不多的礼服。

类似闺蜜装的款式。

余薇安心里盘算着,订婚宴过后,应该还能穿着这身闺蜜装跟何冰露再拍一组照片。

“咚咚咚——”

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

余薇安脊梁骨下意识地挺直,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何冰露好笑地拍拍她肩膀,调侃道,“看把你紧张的,至于嘛,早晚都要见到的。”

说完,何冰露走过去开门,结果却出乎她们的意料,门外敲门的人,并不是顾明恒,而是穿着伊水丹枫制服的工作人员。

手里拿了一个礼盒。

“余小姐您好,这是酒店方面刚收到的包裹,说是送给您的订婚礼物。”

余薇安有些惊讶,一双清亮的猫眼瞪得溜圆。

“礼物?谁送的?”

她平时专注于工作,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亲戚往来,怎么会有人送她订婚礼物?

“不好意思余小姐,礼盒是谁送的,酒店方面也不清楚,不过标签上说是一段录给您的订婚祝福。”

工作人员将手里的礼盒递到余薇安面前,说:“原本按照对方的要求,应该直接在订婚宴上播放的,但是出于对VIP客户的尊重,我们还是要来先问过您的意思。”

余薇安接过礼盒,打开一看,里面确实放着一个U盘,还有一张贺卡。

贺卡是打印出来的,只是简单的订婚祝福,最后落款处也没有署名。

余薇安心里虽然疑惑,但是仍然接过了这个U盘。

“好的,我先看一下。”

余薇安从小就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所以她心里清楚,不会有什么人在这个时候给她送来订婚礼物。

要说真的有谁会为了她花心思,应该就只有顾明恒才对吧?

想到这儿,余薇安心里一甜,对这个U盘里的内容,隐约有些期待起来。

余薇安回头看向还在房间里的何冰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冰露姐,你能不能替我去看看明恒那边,有没有准备好?”

何冰露了然地点点头,知道余薇安只是想支开自己,于是便也没说什么,直接出了门。

余薇安松了口气。

其实余薇安倒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何冰露年纪比她还要大上五岁,但是至今仍然是单身。

何冰露愿意来陪她出席这个订婚仪式,她已经很感动了。

但是在大龄单身闺蜜面前秀恩爱这种事儿,余薇安还是不太好意思的。

余薇安把U盘插进电脑的插口,很快跳出打开U盘的提示,里面只有一个文件,是一段视频格式的文件。

会是什么呢?

余薇安心里又期待又紧张!

……

而那个将礼盒交给余薇安的工作人员,在走进电梯之后,并没有直接下楼回到宴会厅,而是按了58层的按钮。

伊水丹枫55层以上,都是被VVIP客户常年包下的。

“先生,您让我转交的东西已经送过去了。”

面前站着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

“她看了?”

声线冰冷如寒铁,却又别样的磁性动听。

说话的,是背对着门口坐在沙发上的那一位。

被门口的助理挡在身后,让人心中好奇却又看不到真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VVIP客户吧?

她心里揣测着,微微偏过头想看一眼那个男人的庐山真面目。

却被那个助理模样的男人略一错身就挡住了视线。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对、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连小费都没敢拿,更没敢等电梯,直接就跑进了安全步梯。

房间里。

林特助看着莫名冷脸好几天的自家Boss,硬着头皮开了口。

“先生,接下来我应该做什么?”

他们从回国到现在,一共才三天时间。

可这三天里,林特助就一直没摸清总裁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可能离失业不远了……

“等。”

等?

等什么?

“等下一场好戏。”

男人声线低沉,语气中隐约夹带着几分冷酷的嘲讽。

那种仿佛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睥睨万物的孤傲沉冷,

即便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下属都忍不住心生胆寒。

02 劲爆视频

余薇安的房间里。

砰、砰、砰——

心跳得有点快,余薇安心里冒出无数种猜测,顾明恒会在这段视频里说什么?

难道,他是想在订婚宴上正式求婚吗……

这么一想,还真是挺浪漫的。

心里隐约窃喜,嘴角的弧度弯弯上扬,怎么也压不下来。

遇到顾明恒,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

虽然两个人的家世出身相差悬殊,要跟他在一起,余薇安要顶着十分巨大的压力。

可是没办法,她心里贪恋着那份体贴的温暖,所以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在所不惜。

心里怀着隐秘的期待,点开了那个视频文件。

然而,接下来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影像,却将余薇安刚才心里所有的甜蜜和幸福都打击的粉碎。

溃不成军。

视频里的男主角,确实是顾明恒没错。

视频里,一个女人跨坐在顾明恒腰腹的位置,两具未着寸缕的身体交颈缠绵,起伏摇荡。

余薇安虽然没有见过顾明恒没穿衣服的样子,但是交往三年,对方的声音,对于余薇安来说,还是很具有辨识度的。

虽然那段影片没有字幕,但是余薇安却把顾明恒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顾明恒说,“叫,叫出声来我听听。”

低沉沙哑的男声,满是情、欲的味道。

余薇安一阵反胃,整个人气得发抖,再也看不下去,砰地一下合上了笔记本。

可是今天的电脑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即便已经合上了显示屏,正在播放的视频仍然没有停止。

电脑里传出一阵啪啪的水声,女人的暧、昧呻、吟,男人的低沉喘息。

无一不提醒着余薇安,今晚要和她订婚的男人,早在不知道何时,已经背叛了她。

余薇安把脑袋埋进膝盖,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哭,妆哭花了就不会化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再次传来敲门声。

余薇安恍然从自己的情绪中惊醒,急忙打开电脑,关掉视频,拔下U盘收好,又关掉了电脑。

这才走到门口去开门。

是顾明恒的助理,“余小姐,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宴会五分钟后开始,您准备一下。”

余薇安机械地点点头,对着镜子整理了下领口的蕾丝花朵,就跟着出了门。

订婚宴设在伊水丹枫一楼最大的宴会厅。

余薇安走到宴会厅门口,看着已经等在门口的顾明恒,心里涌起一阵阵寒凉。

视频里的那个女人,虽然光线昏暗,但是仍然能看得清面容。

余薇安刚才只觉得那人有些眼熟,走到楼下才恍然想起。

最近余薇安只要去顾家老宅,就会被顾明恒的母亲拉着一起看八点档偶像剧,那个女人就是那部电视剧里的女一号。

而且上个月,确实有八卦新闻拍到了顾明恒带着一个女明星出席酒会的新闻。

当时顾明恒特意打电话跟她解释,说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余薇安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女生,她知道顾氏的业务十分复杂,顾明恒作为长房长孙,免不了许多要应酬的场合。

而她工作又很忙,不可能陪他,对于出席酒会带女伴这种事,即便心里吃醋也得学着谅解。

可是余薇安没想到,所谓的逢场作戏,竟然都做到床上去了!

“怎么了,安安?”顾明恒看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走过来到她身边。

余薇安错开视线,不愿直视他那双看过别人的眼睛,目光好巧不巧地就落在了顾明恒的衣领上。

一个清晰的口红唇印!

余薇安鼻梁一酸,视线一瞬间就模糊了起来。

她低下头猛地眨眨眼睛,大滴的眼泪砸在了自己胸前的蕾丝小花上。

原本模糊湿润的视线,这才重新清晰了起来。

“我们进去吧,顾老先生等久了。”

余薇安语气寡淡的说。

她不是不生气,只是也并非是个不识大体的人,今天这样的场合,并不允许她只顾着自己随意胡闹。

到场的宾客大多都是和顾氏有往来的人,即便她心里对顾明恒再失望再怨恨,也不能在这个场合发作。

更何况顾老先生待她不薄,而且他身体也不太好。

余薇安总不能在这样的场合给他这么大的打击。

顾明恒却似乎没有发现余薇安的不对劲,只当她是害羞,还调侃道,“安安,都这个时候了,该改口叫‘爷爷’了。”

余薇安嘴角轻抿,没有说话。

现在余薇安唯一的想法,就是熬过这场宴会,然后再和顾明恒摊牌。

宴会开始,大厅里的灯光却霎时暗下去了一大半。

余薇安的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03 双重背叛

果然,宴会厅里那面巨大的幕布上,忽然被打上了投影。

音响里也响起了一个字正腔圆的声音。

人不在现场,应该是从酒店安保的控制台传来的。

“今天是顾明恒先生和余薇安小姐的订婚宴,有位朋友送来了一段神秘的视频祝福,两位要不要先猜一猜?”

余薇安心猛地一跳,那个U盘明明还在楼上房间里,为什么宴会现场还会有视频要播放?!

心里头闪过一个阴谋论,余薇安猜测,会不会是顾氏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想给顾氏制造丑闻,才弄出这么一桩事来?

下意识地看向顾明恒,就见对方也一脸茫然。

“不能播放,不能播放……”余薇安有些慌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阻止这件事发生。

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顾明恒陷入这样的丑闻之中。

然而,余薇安能控制得了自己,却控制不了别人,至少眼前这个局面,她确实是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顾明恒看她的口型像是在说什么,然而音响的声音实在太大,他听不清。

于是便想要走过来,到余薇安的身边。

可是他刚抬起脚,还没来得迈出一步,就被音响中忽然传出来的声音给惊住了。

呻、吟和喘息毫不遮挡的从扬声器中逸出来。

“啊……明恒……轻点儿,轻点……”

女声婉转撩人,半点儿不隐忍压抑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

余薇安也惊住了,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这个声音和她在酒店房里听到的不一样!

而且,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那个视频,也并不是她之前看到的场景。

伊水丹枫为了收音效果好,宴会厅中的音响设备都是环绕式嵌进墙壁和天花板中的。

所以即便是顾明恒现在恼羞成怒,想要把宴会厅里所有的音响都砸了,也无计可施。

场内忽然升起一波又一波的窃窃议论声。

余薇安整个人都僵住了。

大屏幕上的视频里,女人被死死抵在墙壁上,看不清脸,但却能够看清楚,身上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裙子。

和她身上的长裙款式相似,但是她知道,那个声音绝对不是自己!

女人的蕾丝裙摆被撩起,而在她身上狠狠攻伐的男人,还衣着整齐。

“轻点?”男人轻哼一声,嗓音尽是纵欲的沙哑,“我要是轻点,能满足你这妖女吗?”

这声音,不是顾明恒又是谁?!

宴会厅里一片哗然。

“关掉!给我关掉!”顾明恒暴怒吼道,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音响里的声音仍然清晰震撼!

“明恒,你说,要是安安知道我在她订婚时还在睡她的男人,她会不会生我的气啊?”

那个女人总算是露出了脸来。

余薇安觉得自己几乎快要喘不上气来——

是何冰露!

余薇安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傻瓜!

她在自己的订婚宴上都愿意和何冰露穿闺蜜装,可她却敢在订婚宴之前和她未婚夫苟且偷欢!

余薇安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周围人的议论,她一个字都听不清了。

何冰露冲到余薇安面前,神色慌张地解释,“安安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余薇安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至于顾明恒,她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视频仍然在播放,音响里也还是顾明恒和何冰露的声音,余薇安只觉得这个地方,一秒都待不下去了,提起裙摆便往外跑。

场内一阵混乱,却意外的,没有人挡住她的去路。

顾明恒还忙着处理那段视频带来的麻烦,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余薇安踩着醒目刺眼的红色地毯,竟然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地跑了出去。

似乎老天爷都觉得她很可怜,早春的季节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冷空气夹杂着雨中弥散开的湿气,简直是无孔不入。

余薇安身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蕾丝长裙,在这样的雨天里,根本不足以御寒。

每一滴打在余薇安身上的雨水,都像是直接打进每一寸骨缝里一样,刺骨生疼。

茫然地站在伊水丹枫门口,门口豪车云集,大多都是今天订婚宴的宾客。

可是作为今天订婚宴的女主角,余薇安知道,自己现在只是个被恋人和闺蜜双双背叛的可怜虫。

无家可归,无处可去。

车里。

林特助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瞄了眼总裁大人,等待他的指令。

后座上的男人状似无意地看了眼路边,声线冰冷得仿佛夹杂着冰碴一般,“开车。”

林特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即便心里的疑惑不解快要将自己淹没,但是Boss的命令还是不得不遵从。

价值千万的林肯从酒店门前呼啸而过,带起一片扬天的积水。

余薇安还站在原地,好巧不巧地正被那片飞扬的雨水溅了一身!

04 奇怪的男人

一身白色的长裙,此时已经被溅起的积水淋得面目全非。

更要命的是,那雨水沁凉刺骨,让余薇安忍不住颤抖到近乎痉挛的状态。

脚下一滑,鞋跟一下子就崴了下去。

脚腕处传来一阵剧痛,余薇安条件反射地蹲了下来,和着雨水,大滴大滴的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余薇安自我安慰地心想,这场雨来的可真及时,不然她这样蹲在酒店门口哭,也太丢人了……

脚上的痛感仍然明显到无法忽视。

余薇安认命地揉着脚,连打在身上的冷雨都顾不上了,直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精致的黑色皮鞋。

下意识地抬起头,余薇安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来人撑的伞遮了进来。

“余小姐,您要去哪里,我老板说可以送您一程。”林特助撑着一把双人大伞,压下心中的好奇和疑惑,故作平静地看着这个看起来十分狼狈的女人。

余薇安挣扎着站起来。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余薇安的视线越过撑伞的男人,往路边看去。

停在那里的,赫然就是刚才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还溅了她一身脏水的车子!

“余小姐,这个天气,您很难打到车的。”林特助锲而不舍地继续游说。

余薇安却对林特助的无故殷勤更觉得蹊跷,下意识地就想要赶紧避开,于是抬脚便往前走。

脚腕处的疼仍然一阵阵钻心。

但是余薇安的脚步只是少有僵硬,却始终没有停顿。

林特助赶紧跟上,撑伞的动作半点儿都没敢疏忽。

毕竟总裁看起来对这位余小姐很有“兴趣”,至少对和她有关的事很有兴趣。

所以作为一位合格的助理,他必须得看清形势才行。

余薇安想摆脱这个奇怪男人的跟随,但是碍于脚伤,她的步子又不能太大太快,于是只能任由他跟着。

她正心烦要怎么打发这个人,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

又是一大片高高扬起的积水。

又是正中靶心地溅到了余薇安的身上!

刚才那辆停在后面的黑色林肯,此时正横在余薇安的面前。

余薇安整个人直发抖——

也不知道是因为两次被同一辆车溅上脏水而生气到发抖,还是单纯地因为雨水太冷而发抖。

总之,余薇安现在的脸色十分难看。

而跟在余薇安身后撑伞的林特助脸色更难看。

他刚刚下车之后……车上没有司机了吧?!

所以现在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那个四年没开过车的Boss没错吧……

“上车。”

副驾驶这边的车窗摇了下来。

然而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再加上重重雨幕的阻隔,余薇安几乎完全看不清驾驶座上那个男人的脸。

余薇安心头火气,不过是个陌生人,凭什么用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语气跟她说话?!

一言不发。

余薇安转身就要绕过车头继续往前走。

结果却听“轰”的一声,车子突然发动,又往前冲了一段,再次挡住了余薇安要走的方向。

而车头已经几乎要贴上路边的花坛了!

“你——”余薇安一双清亮水润的猫眼,瞪得圆溜溜的。

像是委屈,又像是愤怒。

余薇安心头火气正旺。

正想将在宴会厅里没有发泄出去的怒火,借着这个奇怪的男人好好地排解一下,就听见他凉薄冷漠的声音响起。

“一楼的宴会已经散场,三十秒后陆续会有宾客出来。”

那男人就这么不着边际的一句话,余薇安听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并不妨碍她因为那人冷似沉冰的声线,而感到难以言说的惊畏。

“什、什么……”

似乎是无意识地,余薇安的语气就那么弱了下来。

只听那男人继续说。

“你要是想被人看见这副尊容,那尽管继续步行离开。”

那男人终于转头看向窗外,狭长慑人的黑眸中,仿佛有掌控人心的魔力。

似乎并不再需要过多的解释,余薇安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一时间,所有的反驳和抗拒都失了效。

余薇安拉开车门,直接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急迫地开口。

“快!开车!”

余薇安无比清醒地知道,她绝对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珍稀动物一样被那些人指指点点地参观!

而车子却迟迟没有开动。

余薇安疑惑不安地看向身边的男人,却正好和他凛冽又慑人的视线相撞!

他目光沉沉落在余薇安被雨水打湿的衣襟上,分明是冽冽幽冷的目光,却有如实质般地灼烫了她隐在衣料下的肌肤。

下一秒,他忽然动了一下,侧身凑了过来。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编辑推荐
悠米阅读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悠米阅读娱乐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