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在换衣间,他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夺走了她的初夜……

2017-07-17 悠米阅读

跑,快点跑……

绝对不可以被他们捉住!

秦卿抓紧自己身上的衣服,跌跌撞撞地扶着墙,浑身燥热的她走的每一步极为艰难。

秦卿捂着摇摇晃晃地头,努力地想要逃离这里。

“快,快点捉住她,药效起了她跑不远的。”

粗壮地声音响起,听着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秦卿蹲在墙角紧紧抱着身子瑟瑟发抖,惶恐地盯着前方。

“小美女,不要怕哦,哥哥我今晚一定让你很舒服的。”猥琐的笑声从寂静地走廊响起,越来越近。

秦卿眼神迷离,脑中仅剩的一丝意志支撑着她,可是她却跑到楼层的尽头,再无退路了。

该怎么办,她不可以被他们捉住。

就在极度惶恐之时,秦卿忽然看到旁边的房门竟然虚掩着,她想到没想迅速窜了进去,用力关上了房门。

屋里很黑并未没有开灯,眼前只有窗外的城市的点点灯光,耳边隐隐听见流水的声音。

好热啊,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脑袋一直昏昏沉沉地。

她晃头晃脑地朝着那点点模糊地光亮,走着走着却被什么绊到了,随即她就倒在一处柔软的床上。

秦卿翻了个身子,在床上难受地蜷缩着,她怎么浑身无力,体内好似生起一股燥火,越来越热。

“你是什么人?”

叶君奕裹着半身的浴巾,他因为和兄弟醉酒回来洗了个澡,可是他却没想到洗完澡出来时竟看见床上蠕动着什么。

凭借的昏暗得光线,他才发现原来是个女人。

“好热啊,我好热……”秦卿难受地呢喃着,眼神迷离只能勉强睁开一丝眼,手上脱着自己的衬衫。

叶君奕紧皱眉头看着床上的陌生女人,只见她双脸绯红,两只藕白的双臂在身上扭动着,很快地就褪下身上衣服。

黑色的bra和透着粉红的肌肤形成强烈地对比,秦卿身材一般,和他以往碰过的女人简直不值一比,可是他觉得这个女人隐隐散发着一股魅力吸引着他。

叶君奕忽然想起刚才在酒吧和兄弟程非墨喝酒的时候,程非墨好像说要送他一件礼物。

看着床上妖娆的女人,白里透红的身体,胸前的雪白的柔软伴随着她的喘息起起伏伏。

叶君奕走到床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俯身轻轻勾起秦卿的下巴,“原来你就是程非墨所说的礼物。”

忽然感受到下巴传来的冰凉,秦卿宛如沙漠中找到绿洲般,激动地起了身张开双手抱着叶君奕。

“好……好凉快……好舒服”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手里抱着的东西十分凉快,可以让她燥热的身体舒服点。

“原来你是主动型的。”叶君奕伸手解开她身后的扣子,大掌覆上她的柔软。

秦卿仅剩的意志已经从踏进这间房子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她扭动着滚烫地身子,感受着身上微凉地大手在自己身上流连着。

还没来得及反应,带着凉意地东西随即堵上她的嘴唇,紧扣着她身子仿佛要把她揉进对方的身体。

这个女人仿佛有着魔力,越发令他上瘾。

褪去她身上所有衣物,柔软地身子仍旧不断地往他身上蹭着,他的下腹被她被她蹭的有些涨热。

就在此时,叶君奕忽然推开了她。喘了喘气,这个女人这么猛竟然还回吻着他。

嘴唇惨留着女人的芬芳,他目光炙热地盯着有些欲求不满还想上前的秦卿。

他身子退了退,眼前的小女人就更进一分,迷离的身子嘟嘴不满他的行为。

就在叶君奕准备再仰后时,秦卿倏地坐在他大腿上,柔软抵在他的某处。

顿时,叶君奕发出一声惊呼。看着秦卿扭动地身子不断他的硬了的某处靠去。

他捉住她的双肩,发出沉重地喘息,“女人,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要……要你……”

叶君奕随即绽开笑意,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手上扶住美妙的身子,挺身而上……

第二天。

温热的阳光从落地窗进来洒在裸露的肌肤上,秦卿睁开一丝眼缝随即就被刺眼的光线逼得缩了回去。

怎么那么晒啊,家里的窗户也没那么大啊。

身子好沉好累啊,好像跑了几公里似的。

怎么回事,她的脑袋怎么有点晕乎乎的感觉。秦卿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缓缓坐了起来。

眼前巨大的落地窗告诉她,现在她正处在一处陌生的地方。

阳光洒在身上有些烫热,低头一看,她这才发现原来她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全身赤裸。

秦卿瞠大的眼眸,抓紧滑落地被单遮住自己,转身一看。

呵……

她竟然……

秦卿下意识扬起手朝着沉睡的男人甩去。

感受到脸上一痛,叶君奕倏地睁开眼,拧眉狠狠地瞪着眼前一脸怒意的秦卿。

“混蛋!”秦卿恼怒地对上他不耐烦的眼神。

她这才发现,眼前的男人很帅,轮廓分明的脸庞上雕刻着精致的五官,好似希腊神话中的天神,高贵帅气却隐隐散发着一股邪魅。

可是人帅也不能磨灭掉他给自己的伤害,他怎么可以这么对自己。

秦卿越想越觉得伤心,鼻子一酸,强忍着不断汇聚的泪意,朝着他俊脸扬手。

叶君奕一早被甩了一巴掌已经很不爽了,眼看这个女人又想打她,他快速抓住她的手。“女人,你疯了吗?”

“呵 我疯了?你这个混蛋!”秦卿冷笑着,一手拽着单薄的被单,想要挣扎。

她还没恢复精力,整个人都软软的使不出劲。她羞愤无比,忽然目光落在男人身边的手机。

秦卿怒视着叶君奕,突然朝他扑了过去一把夺走手机。

“你想干什么?”叶君奕拧眉沉声问道。

“我干嘛?我要报警,让警察来捉你,我要告你强.奸!”就算被同行取笑她也不管了,她一定要让这个人进监牢,给自己个公道!

她颤抖地双手拿着手机,可都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一只大手夺去。

叶君奕冷笑地看着秦卿,“真是翻脸不认人啊,现在就来扮贞洁女啊,昨晚是谁那么浪荡不断往我身上蹭来蹭去的。”

秦卿颤抖着身子,难以置信摇着头想要否认。

“行了,别玩这种欲情故纵的游戏了,都是出来玩的人。”叶君奕冷眼看着女人迷茫的模样,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眼前,昨晚的她真令他沉醉。

他从床头柜抽了十张人民币丢在秦卿面前,“一千块,你的味道不错,记得清理干净点别留种,我最不喜欢被要挟的。”

秦卿低着头,眼眶随即汇满泪水,他竟然觉得自己是出来卖的。她快速拿起旁边的枕头,不断朝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砸去。

“你这个混蛋,贱人,恶魔!”

“你这个疯女人,你有病啊!”秦卿的袭击很快很猛,砸的他越发不耐烦。

就在此时,他忽然听见门外有些动静。他一手拽住袭来的枕头,转头往门看去。

“君奕,爸妈来看看你……啊,怎么那么多……”

就在门被打开的时候,忽然一堆人冲了进来,秦卿迅速拉起身上被单,低下头。

瞬间,无数镁光灯,长枪短炮的镜头对准了床上的两人。

“叶少,你请问你旁边的这位小姐是你的新欢吗?”

快门声不断响起,秦卿紧紧拽着被单低着头觉得,她这样暴露在众人面前,简直令他无地自容,生不如死啊!

“叶少……”

“叶少……”

叶君奕阴沉着脸,深邃地眼光扫了眼身边缩成一团的秦卿,转眸望着狗仔们。

“哎呀,你们别挡路,别挡着。”赵月华大声嚷着。

人群让出一条道给赵月华和叶宇东,赵月华一看到儿子和他身边低着头的年轻女人,顿时愣住了。

“这……儿子,你们这……”

叶宇东神情凝重,“君奕,你需要解释一下吗?”

秦卿头轻轻抬了抬,看到一个贵妇模样的中年女人,随后又快速低下头。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她昨晚是为了妈妈的事来这里见秦冠华的,之后……

“让一让。”

突然她听见熟悉的声音,秦卿猝尔抬头,看着秦冠华也进了来。

“秦……卿……诗雪,诗雪啊你和叶少怎么会这样……”秦冠华看着秦卿,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喜悦。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快速落在秦卿。

“是你!”秦卿看着秦冠华,脑海中忽然回想起昨夜她在秦冠华房里喝了一杯水的时候就变得奇怪了,还有一个猥琐地中年男人要撕她的衣服。

那杯水被秦冠华下了药!

“老秦?”叶宇东惊奇地看着秦冠华。

“老叶你也在。”秦冠华愣了愣,转头看着秦卿,满脸的悲痛,“哎哟,诗雪你看你都还没嫁人怎么可以这样,老叶,你看……唉!”。

叶君奕皱着眉头,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和秦冠华是什么关系?

“叶总请问你知道叶少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一个胆大的狗仔把话筒递到叶宇东面前。

叶宇东看着黑着脸的叶君奕,冰冷的目光迸射向他。

叶宇东笑了笑,“各位记者朋友辛苦了,其实我儿子君奕和秦诗雪小姐是情侣关系,只是他们两个喜欢低调才没有公开,几天后他们就要完婚了!”

“对对对,女儿你过几天就要嫁给君奕了,怎么这几天都不等等呢!”秦冠华在一边附和道。

此话一出,所有镜头再次对准床上两人。

叶君奕和秦卿两人满脸恍然,被这个震惊分消息震惊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那……”

“各位记者朋友有什么我们出去详谈,不要为难两位年轻人,麻烦了”叶宇东礼貌地说着。

叶家是G城的望族,叶宇东开口,狗仔自然要给面子。

很快的,房间再次恢复安静,只剩叶君奕和秦卿。

秦卿有些茫然地看着地上凌乱的衣服,秦冠华进来的那表面痛心疾首实则喜悦的表情不正告诉着她,是她的父亲在她喝点水里下药亲手把她送上别的男人。

“呵……原来是这样!”

旁边邪魅的男人忽然发出一声笑声,秦卿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叶君奕深邃的眼眸,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个男人,很危险!

秦卿的视线依旧落在一边的手机,迅速地抓过手机,抓紧被单跳下了床。

男人健壮全身随即暴露在眼前,特别还有他的某处。秦卿离着床几米远,怔在原地,耳根不知不觉地红了。

感受到一抹阴冷的目光瞪着自己时,秦卿随即脸红地下头去。

拿着手机,按下三个数字,就在她即将按下拨打的时候,听到叶君奕性感的声音。

“秦小姐,又想报警吗?”

秦卿抬起头,“是!”

“告我强.奸?”

秦卿因为紧张,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你情我愿的事谈何强.奸?”叶君奕沉声说着。

“我没有……”

“走廊有监控,你大可去看一看,昨晚是谁自己进入我的房间,若是把这段视频交上去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的话吗?”

秦卿听见这番冰冷的话语,仿佛跌入寒冷的冰窖中,无力地倒在地上。

她目光呆滞地凝视着床上的那抹鲜红,黯然神伤。

“秦小姐真是好手段啊,竟然连同你父亲算计起我叶君奕!”

叶君奕冷笑着,看见呆滞的秦卿,跟随着她的视线落在床上的痕迹,竟是个处。

她缓缓站起身,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如同一个行尸走肉般,僵硬地走进浴室。

直至打开花洒后,哗啦啦的流水声下她才敢哭出声。

她的父亲竟然可以这么自私地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到别人的床上,而如今竟然还要把她嫁个这个毁她清白令她失身的人。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啊……

秦卿在浴室待了半个小时,出来时房间已经空无一人了。她望着床上凌乱的一切,以及那干涸的鲜红,苍凉一笑。

就全当是被狗咬了,不就是一层膜。

她要马上离开,从此不再来G市。

一打开门,她惊讶地发现秦冠华就在门外等候着她,看着父亲脸上的笑容她就觉得心痛。

“秦卿,明天去民政局和叶君奕签字结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秦诗雪。”秦冠华激动地说着,仿佛迫不及待地就要把她嫁给叶君奕。

她冷漠地看着一脸兴奋的秦冠华,十分平静地说道,“父亲,你可曾把我当过你的女儿?”

“你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没把你当女儿!”秦冠华笑容僵在嘴边,眼神变得冰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秦卿垂下眼帘,嘴角微微勾起冰冷的的弧线,不屑一笑,“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女儿的话,怎么会给我下春.药送给别的男人。”

抬眸,秦冠华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送给金主不成,现在你又想把我嫁给叶君奕。父亲,我身上流的也是你的血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秦卿红着眼朝秦冠华吼着。

“正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才希望你能幸福!”秦冠华冷淡地说着。

秦卿冷呵,“你若真的是想我幸福就不会让我替身秦诗雪去嫁给叶君奕,在你心中从来就只有妹妹,你的心中从来就只有秦诗雪和你的利益!”

“秦卿!”秦冠华面对秦卿的咄咄逼人,他恼羞成怒。

秦卿毫不畏惧地微微仰着头,一脸凛然。

秦冠华看了看周围,当他发现没有人时才看着一脸哀伤的秦卿,面无表情地说道,“只要你嫁给叶君奕,你说的事情我会答应。”

……

两个月后,秦卿像寻常那般晨跑回来,打开信箱。

里面除了几张好友寄来的明信片,还有一封律师信。秦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一封叶君奕寄来的离婚信,她拆都没拆直接丢去装着废纸纸篓里面,转身洗澡换衣服准备上班。

她上班的地方是城中比较低调一家高级定制时装店,老板娘是个三十几岁很有风情的女人,这家婚纱店是她和她的情人所开。

为什么说是情人,因为店里的员工都曾见过男人的未婚妻正宫来闹事,而且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甩了老板娘一巴掌。

秦卿整理着店中的衣服,把新上市的衣服挂上展架。

这时店中好似来了什么大人物,她的同事纷纷走上前,秦卿听到动静随意转头扫了眼,不以为意。

“叶少,你真好,陪我来挑衣服。”

娱乐圈新晋小花旦林珊珊亲密地搂着城中盛名的花花公子叶君奕在众人惊羡中,优哉游哉地挑选这衣服。

叶君奕是典型的高富帅,也难怪店中的小姑娘们一看到他就心花怒发。可是人们都忘了其实叶君奕是个已婚的,说起来自从两个月在民政局签完字之后她就没再见过叶君奕。

反倒是每天从各大娱乐版块看到他的花边新闻,几天换一个女伴。

秦卿嘴角划过一丝苦笑,她竟然和这样的男人结婚两个月了,如今再见竟是看着自己的丈夫带着个女人两人像情侣版亲密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林珊珊嘟着小嘴,高兴地地扑倒叶君奕地怀中,毫然不管其他羡慕嫉妒的眼神,“叶少,这些裙子都好好看哦,可是每件我都喜欢。”

“那好,这些都买了。”叶君奕邪魅一笑,拿出一张黑卡递给她的同事。

林珊珊兴奋地在叶君奕脸上落下一吻,“叶少你真好!”

“我叶君奕向来对我的女人大方,还想要哪件随意挑。”叶君奕抱着林珊珊柔软的身子,低头在娇人儿耳边低声耳语,惹来林珊珊娇笑连连。

秦卿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拧着眉头注视着这可笑又刺眼的场面。

既然叶君奕来了,她才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秦卿拿着还未放上展架的裙子,转头想要先回后台躲一躲,等他离开再出来。

“哎,等等,那条裙子好漂亮啊!”林珊珊忽然从叶君奕地怀中起来,指着转身往里面走去的秦卿。

主管一看,原来林珊珊指的正是秦卿手上的裙子,“林小姐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店最新上市的,目前全城只有一条,小卿快把裙子拿过来。”

秦卿一听怔了怔身子,低着头往叶君奕他们走了过去。她把裙子递给林姗姗,准备离开。

这时,叶君奕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抓住想要离开的秦卿。

“你怎么在这里?”

叶君奕本来就觉得这个员工的身形有些熟悉,看着在场的人纷纷向他投去倾慕的眼神,唯独她却一直低着头,十分奇怪,直到她走到面前,他发现原来是熟人啊。

秦卿抬起头,神色慌张地看着周围的同事以及林珊珊看着自己疑惑惊奇的眼神,她就不由得一慌,可不能破坏计划啊!

“叶先生,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秦卿微笑地说着,公式化的笑容仿佛只是面对一个普通的客人。

林珊珊拿着裙子,这条裙子很漂亮本来想要试给叶君奕看的。谁知道叶君奕突然抓着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员工,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叶君奕或许和这个女人有关系或者即将有关系。

不可以!她好不容易才搭上叶君奕这个又帅又多金的男人,成为他身边女人时间最长的那个,怎么可以被其他女人把叶君奕勾起。

“叶少,我觉得这裙子一般,不如我们去别家店看看吧。”林珊珊走过去,拉住叶君奕的手,靠在他的身上,不断用自己胸前的柔软抵着叶君奕。

温玉在怀,叶君奕扣着林珊珊的身子,眼角微微扫了下怯怯的秦卿,勾起微冷的笑意。对着眼前的秦卿,在林珊珊脸上落下一吻。

“好,都听你的。”他搂着林珊珊,瞥了眼秦卿,不冷不热地蹦出一句很小声的话,“这店里的服务看来也挺一般啊。”

秦卿脸色随即变得十分难看,垂落的手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看着离去的叶君奕,他刚才分明就是想要羞辱她。

他不就是想逼她签字离婚吗,她就偏不签。

因为今天林珊珊的事,即将下班的时候她还被主管喊去训了一顿,说她怠慢了客人。

秦卿郁闷地走出主管房间,准备收拾收拾下班回家。

这时旁边的同事小安轻轻拍了拍她,小卿,下班有什么事做?”

“回家,吃饭,看电视,睡觉啊。”

“太无聊了,今晚和我们去聚会吧。”小安笑着说道。

秦卿想要拒绝,却听见小安说老板娘和她的男人也去,秦卿立即改变心意答应了。

晚上小安把她带到聚会地点才发现原来是一家夜总会,秦卿一进包房就看见一个她美丽的老板娘真挨着一个同是三十几岁的黑衣男人坐着,秦卿看着她身边空位正准备坐过去,却见男人轻轻挥了挥手,老板娘就让她们出去。

小员工都红着脸羞涩地跑了出去,只有秦卿心中一阵失落。她被小安拉去吃自助餐,小安吃着吃着跑去吧台喝酒,哭着说自己被劈腿了,还连带着让秦卿喝酒。

几杯烈酒下去,她被醉酒的小安拉上灯红酒绿的热舞台上,跟着闪烁地灯光和舞动的人群跳动着。

……

“君奕,君奕。”程非墨打开包房的门,朝着里面被美女包围着邪魅男人走去。一手扯开他身边的浓妆妖娆的女人。

叶君奕看见这么程非墨如此紧张地样子打趣道,搭着程非墨的肩膀,“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老婆来找你啊?喂,墨,今天是你的单身派对啊!”

“不是啊,我看到嫂子了。”

叶君奕听到之后笑了笑,指着屋里他的兄弟,“哦,我知道,你们老婆就来找你们了。”

楚灵阳和陆晨抬头看了眼叶君奕,楚灵阳看着他的眼中多了一丝怒意,身边的陆晨急忙拦下,劝道,“君奕,你也知道楚大哥他……你少开这玩笑。”

“楚大哥,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对不起。”叶君奕向着冷峻男人道歉,喝了口血腥玛丽。

程非墨看着气氛有了些缓和,这才敢出声,“我在外面的舞池看见你老婆了。”

“秦诗雪?”

程非墨点了点头,看着叶君奕一脸平淡,漫不经心的样子,程非墨又道,“你不出去看看吗?我刚才看见有几个男人趁着多人对你老婆动手动脚的。”

该死的,叶君奕甩开身边的女人起身走了出去。

叶君奕在外面寻了一圈,更是走上了舞池却没有找到秦卿,气愤地觉得这完全是程非墨那小子在耍他。就在此时,他忽然看到一道身影从自己眼前掠过,身后还跟着两个样貌猥琐的男人。

他静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纤瘦的身子走路摇摆不定,扒着墙才勉强支撑着走出去。看着秦卿几次将要跌到,他竟然想要上前抱住她,可是看着前面的两个男人还在跟着,他就更加恼怒了。

一个已婚妇女竟然敢独自出入夜店这种财狼虎穴聚集的地方,他现在就让她长个教训。

他看着秦卿醉呼呼地走进一条昏黑的小巷中,那两个猥琐的男人更是发出恶心地笑声,“哈哈,大哥,天助我也啊,这条小巷很快就是尽头了。我们今晚可以尝尝女人香了,这女人身材看着不错。”

叶君奕跟在身后,听着这两个男人的话语,不禁握紧了拳头。

虽然他不爱秦诗雪,可是秦诗雪是他叶家的媳妇,若是出了什么事丢的可是他叶家的脸。

但是,现在他不能出现,。

“大哥我要在上面,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个未开苞的,一定很紧。”

“那我就要她的小嘴,啧啧。”

两个男人越说越激动,摩拳擦掌地淫笑着急忙走进小巷。

叶君奕站在巷口,看着里面昏黑的身影,心中如蚂蚁爬心,又痒又烦。

怎么还不喊救命啊,秦诗雪你难道就看着自己被这么恶心的男人侮辱吗?

“啊……”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编辑推荐
悠米阅读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悠米阅读娱乐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