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结婚三年连老公的面都没见过,她酒醉过后一夜风流,没想到风流的对象却是

2017-07-17 阜平家门口

第1章 婚宴

“把这个结婚协议签了。”

“不,我不同意!”少女的嗓音娇弱却坚定,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眼睛清澈而美丽,直愣愣盯着父亲。

“你长这么大,吃家里的喝家里的,现在家里要破产了,你就不能为家里做点什么?”

“芊芊……”美丽的贵妇人叹了口气,凉凉道,“你就不能听妈妈一次么?难道家里人会害你不成?”

“妈,你知道我有男友的呀!”

最后一句话撕心裂肺,一直回荡在钱芊芊的脑海中。

她从噩梦中惊醒,豪华的别墅空荡荡的,寂静的,可以掉下一根针。

她走到镜子前,愣愣看着自己。

已经三年了,每晚,都是同样的噩梦。

她也嫁给传说中那个又老又丑的总裁三年了,三年,她没有见过他一面。

而今天,是苏成的婚礼。

三年,只需要等我三年,你却连最后一个月,都等不下去了么?

***

奢华的订婚宴,宾客如云。

来参加这场订婚宴的,不是政界精英就是商界富豪,跺一跺脚,整个帝都都会跟着震一震。

然而此时,所有人却无心喝酒,议论纷纷,看着订婚宴上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少女。

“你不知道啊!我一大学毕业,我爸爸就逼着我嫁给了一个老变态啊!”那少女正拉扯着一个女子大声哭喊着。

少女穿着意大利手工订制的小黑裙,身上有着淡淡的酒香味,一头如水似缎的长发。

被拉扯的女子一身红色旗袍,正是这次订婚宴的女主角,她扭头看着那个拽着她发酒疯的少女,上下打量了一眼,勾起了唇角笑得不无讥讽。

少女抱着一支波尔多红酒,酒瓶子已经见了底。

“我爸爸那个老混蛋啊,为了钱,把我卖给了一个又老又坏的有钱人!”她说到动情之处声泪俱下。

“他还让我签了合同,要我把我的婚姻卖断给那个老变态三年,所以我不能离婚……我不能啊……”

那女子温温然地笑着,含嘲带讽,始终不动怒:“妹妹,你喝多了。”

“已经三年了,连个男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自顾自说着,她将遮盖在脸上的头发都拨弄开,“哼,谁稀罕见他,我还高兴来着,还好那个老变态没兴趣见我!”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那少女有着一张吹弹可破的脸,唇红齿白,一双明净纤秀的杏眼盈盈含着一汪春水。

因为宿醉,所以眸子里的水光格外温柔,可是所有温柔都在看到自己拽着的那个女人的瞬间,变成了震惊。

“你是……姐姐?”掀开头发认出了自个儿亲生姐姐后,钱芊芊惊慌失措地后退了两步。

高跟鞋站不稳当,一跤跌坐在了椅子里。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走了过来,对她低声道:“我管你真醉了还是假醉了!今天是我和薇薇的婚礼,你自己出丑没关系,别牵涉到别人就行。”

“苏……苏成。”钱芊芊的眸子骤然一缩,心好像被什么攥紧了一样疼。

因为他才喝了那么多酒,因为他才一身狼藉,满腹委屈。可是不管怎么哭,他都不会在安慰她了。

“姐姐,你都结婚了,不至于还要占着苏成吧?”钱微微晃着酒杯,居高临下看着钱芊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你都签了卖身契了,还指望前男友为你守身如玉?未免有点太……不要脸了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顾总再老再不行,都是你的丈夫了,你,懂?”

钱芊芊呆愣在那里,看到苏成淡漠地看着她,冷冷道:“你喝醉了。”

玉树临风,英俊的眉眼,有着钱芊芊熟稔的气息味道。

钱芊芊哭肿的眼里很委屈。

所有的人都以为钱芊芊会继续闹下去,因为那样一个自小娇贵的女孩,一定会不服输。

青梅竹马的男友,毁约娶了自己的亲妹妹,她怎么可能忍受得下来。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钱芊芊忽然站了起来,百米冲刺一般跌跌撞撞跑远了。

酒店角落里,一个成熟大叔型的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在打电话:“喂?顾总么?”

“嗯?”手机那头好听的声线,微微靡哑,透着淡淡的疲倦,“席秘书,婚礼怎么样?”

“礼物已经送给了钱家的长辈了,两位都十分高兴。顾总,您真的不下来看看么?毕竟,是您小姨子的婚事,开会的地方又在同一家酒店了。”

“不必了,还有什么事情么?”

席秘书斟酌了一下,道:“有一个少女在订婚宴上耍酒疯,钱家有点下不来台。不知道是不是也和钱家有仇。”

“嗯?少女?”

“也可能不是寻仇,据说那女子被家里贪财的老爹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变态,可能见到这样一个男才女貌的婚礼,心里不平衡吧。”

“席秘书,我想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传达消息的时候,不要用‘据说’、‘可能’这样模棱两可的词汇。”

“是、是……是我的错。”席秘书下来了一身冷汗。

“还有其他事情么?”

“没有了。”

电话被直接挂断了。

钱芊芊醉醺醺的,手里还死死抓着一个酒瓶子,拦住了一个服务生,糯软地问着:“卫生间在哪里,我要找卫生间,我快憋坏了……”

服务生被闹了个大脸红,看着眼前娇娇弱弱的小女孩儿无邪的双眼,勉强含笑职业地说道:“小姐,卫生间这一层是没有的。楼上办公区才设有卫生间。”

“哦。”女孩儿已经一阵风的跑掉了。

“厕所在哪里啊?厕所在哪里?”女孩儿的声音在整个安静的办公楼轻轻回荡。

不少办公的白领都好奇地抬起头,看着从玻璃窗前奔跑而过的小姑娘。

……发生了什么?!

“啊?!找到了……”

惊喜的嗓音,冲进了厕所,一个又一个打开卫生间门的声音响起,然后是一个又一个不同女子尖叫的声音。

“死变态!”

“臭流氓!”

“啊啊啊……我关上门了!”

坐在格子间里的白领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办公,或是笑,或是惊讶,竖着耳朵听发生了什么……

钱芊芊沮丧地又从女厕所冲了出来,小声嘀咕着:“怎么办怎么办……人满了……”

眼前一亮,忽然看到了一个装修的非常高大上的会议室。

第2章 她要报复

所有会议室肯定都配有卫生间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唇角勾起淡定邪恶地笑,她轻轻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会议室里坐满了穿着西装长相端正俊朗的精英男。他们正在翻看着资料,或是低声讨论,在等着什么。

她继续浅浅笑着,优雅地朝着惊呆了的人们挥了挥手,然后一脸淡定地走向了会议室的卫生间。

嘤嘤嘤,卫生间我来了~!

推开门,听到身后一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声音,有人想起来了什么,猛然朝着她冲过来。

钱芊芊已经“砰”地一声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

不就是借个厕所嘛,至于那么大反应?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进去的这间卫生间是总裁的御用卫生间。

更恐怖的是,总裁大人正在上厕所!

是正在!

“哎呀!”钱芊芊刚进去便与一个男子撞了满怀。

“好痛啊……”钱芊芊揉揉被那坚实胸膛撞了一下的娇俏的小瑶鼻,抬起眼睛,迷迷糊糊打量着撞了他的人。

黑色的西装,领结打得很周正,然后是线条分明的下颌,俊美无俦的脸。

“你是谁?”温润靡哑的嗓音。

男子低头,漆黑的眸掠过薄薄的笑意。

她呆呆盯着他,宛若看着一个从天而降的神祗。

“我……我来上厕所的。”她娇痴地一笑,一双古灵精怪地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嗯哼?

这里只有一个位置?

还被这个男人占着……

她一挑眉,情不自禁顺着眼睛男人的衣领往下看,花瓣般清嫩可人的唇角慢慢勾起一个弧度越来越大的笑来。

“麻烦你让一让,我急着用厕所。很急。连和前男友那个大渣男吵架的功夫都没有了,哎呀要憋坏了有没有!人有三急懂不懂,懂不懂?我要上厕所,你既然完事儿了,就赶紧让开好不好?”

好听而娇糯的嗓音,噼里啪啦说出来一串话,不等男人反应,她就立刻做出了动作。

她一只手轻轻伸出去,虚虚地摸了一把男人的拉链位置,在男人危险地看着她的眼神下,咬着湿嫩的嘴唇,帮他把裤链拉了上来。

不会生气了吧?呃,那可不大好。

“好吧,我收回刚才说的话,尼酱。”她眨巴了眨巴眼睛,做星星状说道,“尼酱,你长得那么好看,厕所就借给我用好不好?”

男子那薄唇忽然勾出一个邪佞的笑,触动人心。

“我怎么好看了?”

“你的眼睛很好看,里面好像装着小星星。”她踮起脚尖,小心地研磨着,唇几乎就在他的嘴角一擦而过,可以嗅到男子身上温暖清净的气息。

男子的眼眸不觉一深。

她双手一推,将男子推到了一遍,实在忍不住了。

撩起了黑色的小裙子,然后……

她坐了下去。

啊……终于解放了……什么和前男友吵架,都没有上厕所舒服啊……

想起前男友,内心那深深浅浅被蚂蚁蜇咬般的痛楚,又一次密密麻麻地袭来。

男子一动不动看着她纤长幼嫩的长腿,以及褪到膝盖的粉色蝴蝶结,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灼人视线的……

他眼中的墨色静静翻涌着,却仍然站着不动。

在男子的注视下,钱慕雪仰起了白净秀妍的小脸,因为醉酒,还笼着一层薄薄桃花一般的粉晕。

看到男子盯着她看,她心里不由一阵抓狂。

全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想想苏成,想想她那个又老又丑还不肯见她的老公!她气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要报复!她就不信苏成会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她要在苏成新婚夜睡一个男人!

她愣愣看着眼前英俊迷人的男子,突然下了决定,提起裙子就站了起来,扑入了他的怀里。

小小的,香甜糯软的,忽闪着睫毛哭泣的丫头,让他的心脏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一向有洁癖,从不跟人有肢体接触,可是这一次,他鬼使神差的竟然没有推开这个女孩。

“我结婚了,我老公是个不举,我家里人为了钱不让我跟他离婚。我真的好可怜。”

钱芊芊哭得梨花带雨,仰着小脸看着高大的男子,“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很寂寞!我不想做一辈子的老女人!”

男子玩味的笑着,眼神里有种成熟男性蛊惑人心的味道,“老女人?”

“嗯,你救救我好不好,帮帮我?”钱芊芊伸手勾了勾他的手指,柔白细嫩的脸部肌肉堆出迷人的样子,凑近他轻声蛊惑,“做我的第一个男人好不好!”

男子沉默着,没有回答她。

钱芊芊鼓起勇气,踮起脚尖想要亲吻男人的下颌。

妈哒!

男人太高了,她踮起脚尖都亲不到!

嘤嘤。

她气鼓鼓地看着男子,刚哭过的眼眶还红红的!

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钱芊芊。

刚还一脸可人的小妖精,怎么转眼就蠢了起来呢。

又嫰,又软,还萌萌的样子。

他忍不住抬手摸女孩的脸颊,果然如想象中一样柔软光滑,触感极好。

她的身上除了酒香外,还有一种淡淡的甜味,萦绕在鼻尖,让他内心隐隐躁动。

是……身体之香?

他微微眯起眼睛,在钱芊芊期待的目光中,勾唇问道,“你说,你还是处?”

她眨巴眨巴眼,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临近的小白兔,清脆的回答道,“嗯!”

他忽然弯腰,重重地吻在了那让他心悸的,垂涎若渴的唇瓣上。

莹润甜嫩,可爱的,嘟囔着不停的那张小嘴!

钱芊芊睁大了眼睛,拼命摇着头,想要躲闪开他的吻。

妈呀,她是不是遇到变态了!

可,这个世界上难道有比她钱芊芊还要变态的人吗!

没有!

如果有,钱芊芊就要告诉那个人,服字是怎么写的!

她一愣之后回过了神,勇猛的回击上去,哼,苏成!你要是知道了你当初想要到要死的老娘的初吻老娘给了别人,你会不会气死!

她的吻没有任何技巧,就是横冲直撞,随便搅和!可是她真的很用力!

啊,还有什么!电视上接吻的人都还干嘛了!

对了,摸!

钱芊芊的小手立刻扒拉住了对方,顺带着一路往胸口摸,一马平川什么都没有。

胳膊大腿?

第3章 带个男人回家

她忽然脑袋开窍,一路向下摸了下去。

男子一声闷哼,在她即将触及不明地带之时,将她推开了。

她被吻得气喘嘘嘘,雪白的小脸上一层淡淡的粉晕,手脚发软。

失去了男子的支撑,她差点跌倒,男子眼明手快,把她拽入怀中。

属于少女的清甜气息涌入他的鼻息。

她的滋味,让他欲罢不能。

愚蠢而又可爱的小东西。

他的唇俯在她的耳侧,温暖的气息吹过她光滑的脖颈,“小丫头,想要我?”

她傻傻的点点头,“嗯。”

那一瞬间,她居然想要逃,想要躲开!

可是男子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他低下头,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下,撤身。

钱芊芊感觉到男子的气息骤然撤去,抬眼,看到他清冷的收拾了下领带,微笑而克制的模样。

和刚才疯狂到让人着魔的男子完全不同的模样。

“好,我答应你。”

钱芊芊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她勾引成功了!

她故意朝后一步,让男人看清楚她盈盈一握的小腰肢,紧绷的臀,以及一双纤长笔直的腿。

脚尖轻轻点了下他的胯下,她舔了舔粉色的唇瓣,甜甜道,“那就跟我回家吧。我老公工作忙,一直不在家。我们可以在家里……慢慢玩。”

男子勾唇,眸色很深,“嗯。”

***

会议室总裁专属卫生间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一群公司高层正翘首期待着闹剧收场。

却见少女和总裁一前一后从卫生间里出来,少女脸颊粉红,小手还在努力地擦着被有点红肿的双唇。

总裁呢?衣冠楚楚,面不改色,冰冷斯文。

然后……然后……

总裁被那少女带走了!

是的!丢下开了一半会的高层们!就那么华丽丽的走掉了!

整个会议室都炸了!

席秘书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勉强撑撑场子,“那个……顾总临时有些急事。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散了吧!”

谁还关心散不散会!

重点是!

清心寡欲的总裁大人,这次居然和一个叫不出名的女孩子,传、绯、闻、了!

冷风吹过钱芊芊的脑袋,她抱着酒瓶子,有点头疼,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大楼,不知不觉就上了车。

困意袭来,她靠在车上就要睡着。

江边,男子优雅的打开了玛莎拉蒂的车门下车,眼角瞥见少女很乖得在车上熟睡,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他压低了嗓音,拨通了席秘书的电话,“怎么样,调查清楚她的背景来历了吗?”

席秘书声音有点结巴,“顾……顾总,查清楚了。她,她是您的太太。”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光,薄唇掀起了一个笑意。

原来,是钱家的女儿。

难怪她让嚷嚷着丈夫是个又丑又老的不举。

难怪她会这么……有趣。

“顾总……您自从签了合同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这位娇妻,我也没有见过……所以才会出了今天的状况。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妥当,绝对不会让您沦为笑柄!”

他星眸微眯,视线再次落在车厢中的少女身上。

从柔软黑亮的长发,到娇嫩的脸颊,然后在她的嘴唇上略作停顿。

再是白皙的脖颈,以及,胸部致命的起伏,一双幼嫩的长腿交缠,露出纤细醉人的小足,完美的重点。

他的心脏瘙痒着,被那让人沉溺的小家伙弄得越来越挠心挠肺。

一种强烈的冲动如同火焰一般疯狂燃烧着,这么多年了,一直冰冷禁欲的他,忽然觉得失控。

“不用了。”

一路驱车,横冲直撞,光速回到家中。

他已经一分钟都不想等了。

钱芊芊感觉身体一空,她迷茫睁开双眼,隐隐约约认出这是家里的那张大床。

舔了舔唇,她轻声呢喃道,“好渴,我的酒呢?”

好热,她出了一身的细汗,意识也混混吞吞的不清楚。

那些甜甜的葡萄酒,后劲却十分刚猛。

她在柔软的床褥中毫不自觉的扭动着,“我要喝酒,酒呢?我的酒……”

黑色的发铺在床单上,包裹着柔软娇艳的身体,如同最致命的武器,吸引着男人的视线。

她醉得狠了,眉头轻轻皱着,咕哝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话语。

男子将耳朵贴过去,凑得近了,才听到她低喃着什么。

“复仇,我要复仇……”

一声轻笑溢出喉骨,他漫不经心地搭话。

“复仇什么?”

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一张极为俊美的脸。

男人的目光慑人心魄,他抿着唇,含笑看着她。

那一刻,苏成和她的又老又丑的未婚夫全都被抛到脑后了。

她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只靠着一张脸就能够刷足好感呢。

“唔……你是谁?”她歪歪头。

这么快就认不出来她了?

“我啊……”他含笑,哑性感的嗓音带着灼热的气息喷拂在她酡红的小脸上“我是你找来的牛郎,你说,要用我向你的渣前男友复仇。”

她好久没有说话。

微微的啜泣声,她伏在他的胸口难过。

她伤心的样子让男人忍不住身体僵直。

她的样子很像一只小白兔,可怜又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治愈她的创伤。

他将她轻柔的拢在怀中,手一遍一遍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怎么了?怎么了?你哭什么呀。”

他越是擦,她哭的越是多。

“从来没有人爱过我,我爸爸早就死了,妈妈和后爸为了钱,把我嫁给了一个老变态。”

“我告诉我男朋友,让他等我三年,他答应了我。我才同意嫁人的。”

“可是他骗我,他们都骗我的。”

“他瞒着我,和夏薇薇结婚了……他成了我的姐夫!”

“为什么啊,为什么我的家人要这么对我……”

所有的情绪如同泄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她在黑暗中蜷缩紧了身体,满脸无助。

男人终于停下了手,在黑夜中,心脏密密麻麻的疼痛了起来。

无辜?

嗯,无辜,而又可爱的小天使。

他的妻子。

他再次吻了下去,这次的动作,却轻柔了许多许多……

第4章 太太?

钱芊芊在天亮之后才睡醒。

她美眸微转,视线停留在自己腰部的那个大手上。

颤抖的抬起头,看到一张放大版的英俊的睡颜。

男子的眉毛轻轻皱着,明明极为清俊的脸,却好像被伤痛缠绕。

她忍不住想要为他抚平紧皱的眉。

啊!等等!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她睡都睡过了还对这个男人犯什么色呀!

她慌慌张张地爬下床,惊觉自己不着寸缕,一把扯下来被子卷住身子。

看着床单上那不堪入目的红色,还有男人极富冲击性的颀长优雅的身体,她就血往头上冲。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隐隐约约记得她喝多了在匆忙地寻找卫生间,然后……好像遇到了个人……她?

一巴掌呼在了自己的鼻子上,没脸见人了,她真的恨不能立刻死掉好啦!

糗大了,她居然在妹妹婚礼上哭闹砸场子,又满世界大嚷着找厕所,居然还见色起意把卫生间里认识的男人带回了家了……

哈,听说她那病老头儿老公富可敌国权势滔天,这么说来她老公应该是会介意当了一把绿巨人吧?

而要命的是,这个男人现在还躺在她的大床上……

钱芊芊半蹲了下来,看着男人熟睡的英俊的脸,用手指捅了捅他。

嗯,没有醒。

她咬咬唇,加大了力气,又捅了捅他。

一声娇呼,男人忽然翻身而起,将钱芊芊一把搂入怀中,按在了床上。

他居然是装睡的!

男人的笑容在明亮的阳光里格外好看,嗓音沙哑的笑着,“宝宝,你醒了?”

“我……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钱芊芊咬牙切齿地说道。

男人扬眉,“嗯?”

钱芊芊心一横,把拼命凑上来的男人推开了点,臭着一张小脸,磨磨蹭蹭地下了床。

男人笑着看着钱芊芊,搞不明白这个她又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钱芊芊站定在他面前,低着头,看也不敢看床上的美男,吞吞吐吐地说道,“嗯,我会给你补偿的。”

男人挑眉,唇角的笑意越深厚。

她回头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她那个老头老公,除了老死不见面外,其实对她还不错的。

她手头还是有点钱哒!

男人目瞪口呆看着钱芊芊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走了过来,在床上男人的面前放好。

钱芊芊晃着明亮的大眼睛满含期待的和男人大眼对小眼。

男人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这个小白脸居然,不!买!账!

他居然贪心不足。

太可恶了,看来这个男人吃定了她家有钱,想骗钱。

她慌了,简直要哭出来了!强忍着泪水,继续楼上楼下的找东西。

冰箱里还有很多结婚前闺蜜们送给她那老头儿老公的补品,她全抱了出来,又把最近爱吃的酸奶花茶水果都带上。

男人托着腮,慵懒的半躺在床上,看着钱芊芊把琳琅满目的水果补品放在面前,压轴的居然是一个吃了几口的榴莲……榴莲……?!

钱芊芊做出高冷女神范儿站在窗前,恋恋不舍的说,“这是对你的补偿,其实我也挺吃亏的,这么多东西弥补你一晚上应该够了,不会对你今后的生活造成影响。”

男人愣住了,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

钱芊芊看着男子在唇角默默勾起的笑花,忍无可忍的握了握拳头。

这个男人有点太贪得无厌了,这还不够吗!

看着钱芊芊蠢萌认真的样子,男人只觉得无奈,忍不住扶额,笑着摇头。

这个小丫头居然拿他当鸭子了吗?

“我……”钱芊芊傻愣愣地站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圈圈。

呀咩~坏蛋!人家真的没有钱了,连小私房都交出来了!

男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女孩子!又觉得她真的有趣极了。

“这点钱就想打发我?”男人一声轻哼,忽然起了玩心,伸出一根手指头,逗弄着已经急哭了的宝宝。

“嗯……如果一定要给我钱的话,价格是一百万。”

床上的妖娆美男现在在钱芊芊眼里变成了贪婪的蛇蝎坏蛋!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男人舌头舔了下薄唇,俯身靠近钱芊芊,色气满满地问道,“怎么,付不起,嗯?”

钱芊芊一个激灵,吓哆嗦了。

如果这个男人死缠烂打,她老公不会放过她的!

不仅她老公不会放过她,钱家可是明明确确和她老公签了卖身契的,钱家也不会放过她的!

她慌了,“一百万,我哪里有一百万!我老公娶了我之后就连见都没有见过我!我家公司经营也一直不景气我妈妈也没有钱给我!”

男人笑,好整以暇,“这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钱芊芊哭得鼻涕都起泡了,粉嫩嫩的小脸成了个苦逼的小包子,虔诚祈祷状,“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饶饶我把。我给你的钱已经是我所有的私房钱了。我真的拿不出来更多了。家里就这么多东西了我都给你了我没有骗你,我自己平时零花钱都不够的。”

男人忍着笑,摇了摇头,居高临下看着钱芊芊,“一分也不能少。”

好冷漠的男人!这么残酷的男人可以入围全球十大渣男榜单了!简直丧心病狂!

“你不要骗我,我经常进出牛郎店的!我知道市场价的!”

男人细长的声音哼了一个弯,眸底一冷,竭力压住唇角那个不悦的笑意,“哦,你还很有经验?”

钱芊芊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又不能输了气势,“最贵也就十万块吧!绝对不是一百万!”

男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女人,装都装不像。

想和他讨价还价?他在谈判桌上谈疯了多少竞争对手呢。他摆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静静看着钱芊芊。

钱芊芊刚做好的心里建设瞬间崩了。

再怎么恨,这会儿她都摆出诚心诚意的样子,“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你看,我也不是很差吧,你和我OOXX也不是很吃亏呀。”

钱芊芊恳求的姿势完全僵住了,除了哗啦啦流淌的眼泪,整个人完全石化了。

沐浴在阳光下的半裸男人明明可爱得像个天使,为什么她现在有种想要扑上去咬死他同归于尽的冲动。

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不带感情的讨价还价。

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编辑推荐
阜平家门口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阜平家门口娱乐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