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珍惜生命!这东西比“蓝鲸游戏”更可怕!有人因此四肢萎缩!

2017-07-18 山东经济广播

近期,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一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孩因沉迷“打气球”,最终导致下半身重度肌无力等严重身体疾病。

随后与“笑气”相关的新闻屡屡在网络中引发热议:

吸“笑气”成瘾,以瘫痪换取十秒钟快感

2017年新年,从西雅图直飞北京的航班落了地。留学生林娜瘫坐在轮椅上,被工作人员缓缓推出首都机场。她是一名“笑气”成瘾者,由于在国外长期过量吸食“笑气”,林娜手脚失去控制,大小便失禁,至今都不能独立行走。

以下为林娜自述:(部分)

林娜自述

据悉,林娜目前正在北京接受治疗。回忆起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经历,她反复说道“很可怕”。

文章主人公林娜(化名)说,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吸过“笑气”,大家管这叫做“打气球”,“吸完后,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两三个月里,花掉了几十万“打气球”。然后脾气变得暴躁,因为毒素排不出去,前胸和肚子,都长出红色小包……

今年年初,林娜戒过两个多月,但又开始复吸,她开始产生幻觉,觉得被追杀,更严重的是,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甚至昏迷过去,等到好友找上门来,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5天没吃饭,没喝水,忘了打了几箱,忘了是什么状态”……


林娜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180美元 (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而更为恐怖的结果是,她不得不终止留学生涯,如文章开头所述,四肢瘫软,坐着轮椅回国求医。

这种“气体”在国内外青少年中悄然流行

根据最新全球药物调查显示,“笑气”,已经在全球滥用成瘾物品中排名第7位,并且,英国是使用“笑气”最多的国家,有一半以上的英国人试过“笑气”,38%的人表示去年吸过。

The Conversation.com截图


另外一项(Tab网站做的)调查显示,45%的英国大学学生有试过“笑气”,并且Canabis大麻是吸食最多的drug,数据相当可怕:

The Tab.com截图

2015年6月28日,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落幕,17.7万人在留下了约1650吨垃圾,其中包含大量“笑气”罐。

而在美国,包括“笑气”在内的吸入剂每年造成100至200人死亡,主要是由于吸食后的昏迷、窒息、癫痫发作和意外伤害。根据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操作简单的吸入剂是美国青少年最常使用的成瘾物质之一。17.1%的8年级学生、13.1%的10年级学生、11.4%的12年级学生都至少有一次吸入剂使用经历。

据报道,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国内就有媒体对“笑气”滥用进行过报道,称广州、成都、长沙等地的夜场有流动商贩出售金属气瓶,年轻人“打气球”成为一种小圈子里的时尚,有人因为上瘾而进入强制戒毒所。

奶油气泡枪

浙江一女子因吸“嗨气球”(即“笑气”)发疯,有气无力气喘吁吁的,一直说有人要绑架她。

福州一25岁小伙吸食“笑气”两个多月,双脚无法动弹、一度昏迷。经省急救中心抢救,虽脱离生命危险,但神经系统的损害并未完全恢复。

上海一名19岁的吸食“笑气”成瘾患者,入院时情况严重。四肢已呈现肌萎缩状态:双手蜷缩,双脚无法行走,连在轮椅上坐一会儿都会觉得累。

除去新闻中曝光的惨案,日常生活中周遭朋友因吸食“笑气”出现异常的情况,同样层出不穷。

国内“笑气”专职供货商:很好卖

受害人的遭遇令人同情并值得警示,为什么“笑气”能够如此迅速在年轻人中流行呢?现实也让人甚为忧虑。


有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厂家在对外出售这类气体时并不会有太多有关用途的询问,价格也并不算贵,即便这种气瓶装的“笑气”并不会被直接用于吸食。


“一大罐是40升,1800元一罐。”在杭州余杭区的一家气体生产商那里记者了解到,对于“笑气”的应用,他们一般都是送往一些牙科诊所或者医疗机构,对于娱乐场所中用这种气体来“助兴”的功用倒并不是很清楚。但对于购买者,厂家并没有过多防备与了解,只是直来直往地谈价格和运输。


在一些网络商城平台上,搜索“奶油气弹”,可以发现有很多商家正在售卖,其标注的主要用途则是用作奶油发泡。但从一些评论上可以看出,其用途包括了“打气球”。

记者通过上述渠道花40元钱获得了一盒“奶油气弹”。里面共有10支,都是银色的小钢罐,形状和热水瓶内胆较为相似,每支长约6.5厘米,直径约1.5厘米。这些小钢罐中正是高压的“笑气”液体。

记者联系的一名专门以送奶油气弹为职业的货商表示:“放心吧,安全是肯定安全的,这本来就是合法的东西。”


记者在与他的沟通中,他表示,“笑气”很好卖,他不仅在杭州有3个司机,在绍兴也有下线,同城送货一般只要半小时即可。当记者表示自己对这批货物的运送和使用有所担忧时,他又向记者表示并不用担心,“百分之九十是不会禁的,就算禁,也很好散货。”


在和这名卖家交流期间,对方刚刚在杭州出了一票5盒的货单,在他的朋友圈里,卖货发货成为他炫耀要素之一,甚至兴奋地表示自己的货卖到了新昌,开辟了新市场,而晒得最多的那句话,就是“日常接单,火箭配送”。

“笑气”算不算毒品?

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笑气”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无论在制度还是市场上,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且在医疗方面,国内外都还未形成精准的治疗对策。

小体积的“笑气”一般被用在奶油打发枪上,用其制作的食品饮料不会危害健康。

有些嗨趴的孩子们通常会把“笑气”打进气球,然后再吸入,所以也叫做“吹气球”。

但如果直接吸入大量“笑气”会引起大脑脱髓鞘的病变,包括导致脑部中枢神经系统缺氧的状态,实验证明它还会影响人体维生素B12的代谢,说白了这东西吸多了容易变智障/瘫痪 。

在我国“笑气”只是作为众多具有燃烧、助燃等性质化学品中的一种,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目前由安监、质监等部门监管其生产、运输、储存等环节的安全。

专家:吸食影响如煤气中毒 “不可逆”

对于使用“笑气”气弹制作“嗨气球”,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毒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表示,“笑气”是一种吸入性麻醉剂,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兴奋性神经递质的释放和神经冲动的传导及改变离子通道的通透性而产生药理作用,是毒性较小的吸入性镇痛麻醉药。

少量吸入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具体表现为兴奋、大笑不止,故得名“笑气”。一氧化二氮短暂吸入后可使病人丧失痛觉的同时还保持清醒状态,故将其作为吸入麻醉的一个辅助麻醉药,主要应用于分娩、拔牙等,由于效果较弱,现已很少在临床使用。

陆林还表示,一氧化二氮如果用在做食品上,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但是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是不可逆的危害。

如果短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笑气”的弥散能力很强,过量或长期直接吸食时,它会进入胃肠等处,引发胀腹的感觉甚至导致胃肠等脏器胀裂。

一旦过量吸入一氧化二氮后还可刺激呼吸道黏膜,使肺大泡胀裂,并能引起血管扩张,血压下降,使血红蛋白形成变性血红蛋白,失去携氧能力,导致大脑缺氧而引起窒息、昏迷及死亡。如果使用者为未成年人的话,对未成年人的身心成长极为不利。

未成年人群还处于生长发育阶段,长期过量吸食一氧化二氮后产生的愉悦感容易使其产生心理依赖,甚至走上吸食毒品的不归路。育龄少女和怀孕早期的孕妇等也应注意,因一氧化二氮会影响受孕成功率,也会致使胎儿畸形。

在知乎上,有人做了一个实验,小白鼠被注射了“笑气”和 K 粉之后,都是在两分三十秒之后死亡。但是,评论区里却有很多人说,只要不吸食过量,试试也无妨。


对于这类言论,小编只想说:希望你可以想想这句话对他人所造成的错误引导,以及无可挽回的代价。


我知道你想快乐,但千万别吸笑气。

编辑推荐
山东经济广播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山东经济广播山东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