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我的前半生》观后4:三个阶层,三种焦虑

2017-08-03 萧愚教育评论

有一集讲到:贺涵,陈俊生,白光三个人喝酒。贺涵说自己装,陈俊生说自己怂,白光说自己不怂也不装,但就是废物。这三人的这段对话,可以说是这剧的点睛之笔。下面我们详细解读一下。

这三个人身处三个不同的阶层,他们的焦虑也各有不同。这对话就是这种不同焦虑的反映。

白光身处社会底层。他的焦虑是自己的无能。他直接讲,我就是一个废物。在社会底层,承受的压力很大。他的焦虑呈现出来的形式,往往是愤怒,混不吝。在破罐子破摔的边缘。

陈俊生是典型的中产阶层。他的焦虑就是患得患失。他的收入可以维持一个还算体面的生活。但是仅仅是维持。如果他失去这份工作呢?可能一个错误,就会导致他丢掉这个工作。就像剧中的凌玲一样,犯了一个错,莫名其妙就被开除了。在这样的压力下,陈俊生要想保住这样的位置,不怂可以吗?怂就是怕失去这个,失去那个,不敢得罪这个,不敢得罪那个。

贺涵是典型的成功人士。他的焦虑是没目标了,没劲了。对过去的一切都厌恶起来。他对自己的总结是:我的问题在于装。得什么都彬彬有礼,装得什么都游刃有余,装得什么都不在乎。他对这些厌倦了,但又没有找到新的目标。而放弃唐晶,选择子君,是他想摆脱过去一切,回归简单真实的一个尝试。

剧中的老卓,是作者心目中理想的生活。作者对老卓的塑造,灵感来自于日本一些具有工匠精神的大师。这些大师在手艺方面精益求精,专注于小而美的领域,通过长时间积累达到卓越。在物欲方面他们则比较淡然。剧中就讲,老卓不愿意把餐厅的规模夸大,他对现状能够知足。这是典型的工匠精神。

这剧在人设方面还是动了脑筋的。

老卓这种生活方式,是把艺术诗意的生活、刻苦的工作与身心的修行结合起来。是儒释道的一种综合,是理想人生理念的具体实践。

我现在可能是比较年轻。虽然我很认同这种生活理念,但总觉得火候有所欠缺。年龄确实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有些事情,你年龄不到,就是达不到那种状态。其实太刻意也未必是好事。老卓年轻的时候阅历很丰富,也走过弯路。所以关键问题不是一步到位达到老卓这个状态,而是目标和方向的建立。现在做不到,起码可以瞄准那个方向,慢慢的接近。

我们暑假作文题目里面,有个《做了一次最好的自己》。很多人对最好的自己理解不清楚。他把重音放到了“最好”之上。这么理解的话,就是要做“最好"的自己,不做“一般“的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讲,争第一似乎等同于做最好的自己。剧中的贺涵、唐晶其实就是这种。

另外一种理解是这样的:把重音放到“自己”上面。这么理解的话,就是要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去争那个违背本心的第一名。因为那个第一名只是在别人眼里最好罢了。剧中的老卓就是这种,他首先是做自己,真实的自己,然后再追求手艺上的卓越(最好)。

道理应该说是很明白了。下步就是争取做到了。

萧愚 2017-7-26

萧愚看世界最近更新:

老子眼里的得道者形象:《道德经》第15章解读

编辑推荐
萧愚教育评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萧愚教育评论教育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