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女人动情时真的能散发体香吗?

2017-08-27 竹子小说

常晓果程子宸小说叫做《当爱情来敲门》,在这里提供常晓果程子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握着她细瘦的手,忽然间心疼这个倔强的女人。她不哭不闹的样子,让他有些揪心。常晓果慢慢闭上了眼睛,泪水无声划过脸颊。

精选章节

常晓果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嫁人。

没有宾客,没有祝福,甚至没有婚纱。

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电脑合成的。

难堪,羞辱。

程家二楼的侧室,坐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爸,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天色已经黑下来,恐慌不安如山,沉甸甸压在她的心头。

门锁轻轻的响动了一下,常晓果顿时紧张起来,身子都不由得缩成了一团。

灯光一下子刺痛了常晓果的眼。

程子宸。

她的丈夫。

这个男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顺手扯开领带。

"过来。"他声音低沉,透着些许醉意。

常晓果咬了咬嘴唇,"我……"

"滚过来。"程子宸不耐烦喝道。

他对女人,一向没有多余的耐心,就算这个女人长得确实是不错。

常晓果胆怯地靠近,低声恳求:"程总,你不缺女人。能不能……不要碰我?"

"可笑。"程子宸似笑非笑,"新婚之夜,谁不洞房?"

新婚么?

常晓果漠然。

程子宸可没什么耐性,直接将常晓果拦腰抱起,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不……"

常晓果惊呼一声,衣裙已经被撕扯干净,露出大片雪白细腻。

有力的身躯覆上来,滚烫的气息在她的耳边轻呼着。

常晓果倔强的瞪着他:"我,不要……"

"不要?"他的面色发冷,强硬的吻上来,大手不客气的蹂躏着。

常晓果如一条垂死的鱼,拼命挣扎,可她的力气很快耗尽,终于,他强硬的闯了进来!

毫无怜惜、蛮横。

痛彻心扉、恐慌。

天明方歇。

女人累极了,程子宸瞧着她苍白的脸,掀开被子,目光立刻落在了床上那摊艳丽的红色痕迹上。

他下意识的伸手,捉向她的身子。

"别过来……"常晓果慌忙扯着被子后退,困倦的眼里写满恐惧。

"这是你的义务!"

程子宸一把捏住她精致的脖颈,手一点点收紧,看着她憋得通红的脸,毫无怜惜。

直到她气息难继,他才漠然松手。

常晓果剧烈咳嗽,眼泪肆溢,眼看程子宸再度靠过来,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她紧抱着被子的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雪白身躯暴露在空气中。

然而,下一秒,程子宸起身下床,阴晴不定的看了她一眼,大步走出去。

听着脚步声远去,常晓果睁开眼,茫然看着四周。

那个"暴君"已经离开了?

她逃亡一样的从床上跳下。

空气中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气息,像挥之不去的噩梦,纠缠着她,让她几欲窒息。

常晓果冲进浴室,拼命冲洗。

她痛哭、崩溃。

如果不是看见路旭和常雨馨在一起亲密的样子,她或许不会那样冲动,答应爸爸嫁给程子宸。

如果不是常家危机,爸爸病重,她也不会接受如此屈辱的婚姻。

她后悔了。

可是,已经太迟了!

不知多久,常晓果疲惫出来,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下楼,程家的佣人没人理她,仿佛家里并没有多了一位夫人。

她也不在意,径直出门。

她还有些私人东西在常家,得去拿过来。

毕竟,那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走进常家,她看到韩蕊舒适的躺在沙发里。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总裁夫人回来了。"

常晓果没搭理她,自顾往一楼拐角走去。

外人眼里光鲜的常家二小姐,其实只是个和佣人住同一层的灰姑娘罢了。

当初,继母韩蕊哭诉:"这孩子,我收拾得好好的房间,雨馨都想住,她偏不住,硬要住这小房间……我还能怎么办?我真是拿心都掏给她了……"

爸爸不分青红皂白,当即打了她一记耳光,"不识好歹!烂泥扶不上墙!她要住,就让她住!"

那一巴掌,真是打碎了她的心。

……

"站住!"韩蕊喝道,"两手空空独自回门?你可真是常家的好女儿!我要是你,可真没脸再回常家。"

果然,将这个碍眼的小贱人嫁进程家,是明智的选择。

程子宸是全城头号精英不假,可也出了名的暴虐,更是换女人如衣服。

一看常晓果的落魄模样,就都知道她肯定不得程子宸的欢心。

"我回来拿我的东西。"

打开房间,乱糟糟的一片。

常晓果看着地上被撕成碎片的合照,心痛得揪了起来。

她仅有的一张的合照,竟被毁了!

她冲到床边,手忙脚乱拆开枕套,里面的东西,也已不见踪迹。

常晓果全身的血液一下就冲到头顶,拎着枕套冲进客厅,"我妈妈的项链呢?"

那是她妈妈留下的唯一遗物。

"什么项链?我不知道!"韩蕊轻哼了一声,"怎么?小贱人,你吃我的喝我的,还敢对那个老贱人念念不忘?"

常晓果仇恨的瞪着她:"你才是……"

"告诉你,那个老贱人的东西,我全都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韩蕊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她,得意洋洋:"你要是不嫌脏,就去慢慢掏吧。"

常晓果毫不犹豫冲出门。

别墅区垃圾桶不计其数,每天都会有人准时清理,常晓果发了疯的跑出去,直到别墅区外面,才找到那个小型垃圾回收站。

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脏,没关系。

臭,也没有关系。

只要能找到妈妈的遗物,什么都不重要。

一辆跑车缓缓驶过,阵阵熟悉的笑声传来,她抬头去看,看见常雨馨坐在副驾驶上,眉飞色舞。

她眼神落在戴着墨镜的男人的侧脸,顷刻间,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掏空,疼痛得难以呼吸。

是他,是旭哥哥……

"旭哥哥,是晓果呢。"常雨馨眼神很尖。

很快,车子停在常晓果身边。

常晓果避开路旭审视般的眼神,鼻头禁不住一阵发酸。

路旭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晓果,你在这垃圾堆干嘛啊?"常雨馨扇了扇鼻前,一脸嫌弃。

她搂着路旭的胳膊,脑袋靠上了他的肩膀,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向常晓果宣示:这男人属于她!

常晓果眼神微黯。

"旭哥哥,你送送晓果嘛!"

常晓果心里一动,定定地朝他看去,多了一丝期许。

"不用,她有脚。"

路旭冷淡的扫了常晓果一眼。

"馨儿不是饿了么?回家吧。"

常雨馨得意地看了一眼常晓果。

车子开过,点点污水溅在常晓果身上。

常晓果的心,直至冰点。

可她顾不得伤心,转身又扎进了垃圾堆。

许久之后,她眼前蓦然一亮,颤抖着从一堆臭烘烘的垃圾中,找出一条沾满污秽的项链。很普通,并不名贵的项链。

"妈妈!"

她泪如雨下。

常家。

深夜。

"嗯嗯……啊……"

女人妖媚的叫声,一下惊醒常晓果。

声音外面传来。

她下了床,打开门就见到对面的主卧里,程子宸躺在床上,一个女人骑在他的腰间……

她站在原地,脸瞬间涨红了。

她飞快关上门,回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

许久之后,她捂着耳朵的手放了下来,"总算是结束了。"

突然,房门被人打开。

"哟,这就是程少的新婚妻子啊?"

门口有女人娇俏笑着。

常晓果抬眼去看她,只见那里站了个面色潮红、衣着清凉的美女。

"程少的眼光不错。"

"就是个勉强能看的木头。"程子宸走过来,漠然说道。

他冷冷扫一眼常晓果:"急了?等我心情好再轮到你。"

常晓果一怔,随即脸上便火烧起来。

"行了,人也看过了,走吧。"

程子宸嘴角冷冷的一勾,搂着火辣美女施施然下了楼。

一连两日,程子宸都是半夜回来,带着不同美女,在主卧大开房门,"现场直播"。

常晓果每夜都被吵醒,心里满是无奈,可是又为此感到庆幸--自新婚那夜后,"暴君"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了。

这样想着,她原本愁苦的脸都舒展开了。

……

常晓果素面朝天,扎着马尾,一身运动装下楼,发现程子宸已经在餐厅坐着。

程子宸不动声色,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去哪?"

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常晓果一怔,"医院。"

她准备去看爸爸。

"不准!"

程子宸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温度,硬邦邦的下着命令。

"我只是想去看看我的爸爸……"

"不准。"

依旧是两个生硬的字砸过来。

"为什么?"

她继续追问,没察觉程子宸已经黑沉的脸。

"常!晓!果!"

这声音里充满警告。

她又无所谓的往前走着,铁了心要出门。

程子宸凭什么不准她出去?

"刘妈!"程子宸厉喝道。

立刻就有人出现,拦住常晓果的去路。

他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她,却吩咐着刘妈:"从今以后,不准这个女人踏出程家半步!"

"不准踏出程家?"常晓果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程子宸起身外出,走到门口时,又吩咐了一句:"看住她,别让她出去给我丢脸!"

丢脸……

常晓果的拳头紧紧的攥起来,满心愤恨。

她不甘心的还想出去,却始终是徒劳。

"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

刘妈面无表情,眼神里的不屑显露无疑。

……

连续一个月,程子宸都是在深夜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

说起来真是可笑。

两人住在同一栋别墅,甚至是对门,他们竟一次也没再碰到过。

或许,程子宸已经将她的存在遗忘?

常晓果的心顿时一热,一个念头浮上脑海。

这一夜,常晓果躺在床上,思虑万千,辗转难眠。

天才蒙蒙亮,她就迫不及待的起床,匆匆穿好衣服,蹲守在程子宸的门外。

等了好久,主卧的门终于打开。

"那个,程总……"常晓果慌忙迎上去,在程子宸淡漠的眼神中,她硬着头皮打招呼,"早上好……"

程子宸斜睨她一眼,理也不理。

常晓果赶紧追上去:"等等,程总,我有话要说……"

"程总,你投入常家的大笔资金也不想要打水漂吧?"她笃定的说着,"你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应该不喜欢做吃亏不赚的事情。"

"重点。"

程子宸总算是回应她两个字。

"工作!"

"我要出去工作!程家投放到常家的资金,我会努力挣钱还给你。"

她要出去,不要再这样被软禁在程家!

"说得对。"他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你也觉得对?"常晓果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没想到这么容易。

"你放心,我会每个月先还你一部分……"

她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已经被拦腰抱起。

程子宸黑着一张俊脸,一把将她狠狠掼到沙发上。

"痛……"后背砸在沙发靠背上,她痛得差点掉眼泪。

"还钱?"程子宸的笑容带着讥讽,"你?常晓果,你是想出去将我的脸丢尽?"

"我再不好,也比你这种整天只知道玩女人的种猪强。"常晓果头脑一热,心里对他的看法脱口而出。

程子宸的脸色一下子铁青起来!

"嗤喇"一声,运动服被撕破,露出如雪的肌肤。

常晓果带着祈求的哭腔:"不要……"

男人毫不理会,将她浑身剥了个干净。

佣人们早就退了出去。

只是,那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却深深刺痛了常晓果的心。

铺天盖地的羞耻感压了过来。

程子宸衣着整齐,只褪下裤子,便已经毫无怜惜的开始折腾她。

剧痛从她的下体传来,瞬间涌遍全身,化为刻骨的恨意。

是的,她恨他!

没有比这一刻更恨他!

在程家富丽堂皇的大厅,所有的佣人都知道,程子宸就在这里,在这张沙发上,"强暴"了她!

恨他恨他,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常晓果闭上眼睛,死死咬着唇,咬出了血。

程子宸看到她这副模样,却更加恼怒起来,他残酷地折磨着她的肉体,毫不怜惜地冲撞,想让她脸上的倔强破碎。

一上午,她被折腾得遍体鳞伤,直至再也承受不住,昏睡过去。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已经是夜里。

月光洒进屋子里,清冷清淡。

常晓果发怔了好一会,才发现已经躺在卧室里。

她微微一动,轻薄的被子滑落,露出青红斑驳的身体。

无处不痛,尤其是下面,火辣辣的痛着。

她无暇去查看自己身上的伤痕,艰难的从床上下来,往浴室走去。

身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浓重而刺鼻,让她想吐。

她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这一夜,她睡得极差,陷入可怕的梦魇中。

"不,不要……"

她无意识地呢喃着,神情痛苦。

男人有些凉意的身体压住她,沉重而又真实。

常晓果从噩梦中惊醒,对上一双冰冷异常的眸子。

"啊。"她惊呼一声,想要翻身,却不能动弹半分。

"你走开!"

常晓果慌乱的伸手推他,用力摇头。

程子宸冷笑,脸上的神情残酷起来。

这个女人不是够倔强吗?

他就要摧毁她的坚韧,让她崩溃,让她认输!

强硬的撕开她的睡袍,毫无怜惜的进入!他想要听到她撕心裂肺的痛叫,屈服的求饶……

然而,常晓果瞪着眼,绝望而仇恨的看着他,咬紧牙关,再也不肯发出任何声响。

常晓果不知道,她越是这样,程子宸越是震怒。

痛苦而绝望的夜……

突然,她胃里面一阵翻腾,有种想吐的欲望涌了上来。

她抿紧了嘴唇,强忍着疼痛下了床,奔去卫生间,趴在马桶上,排山倒海的呕吐着,都快要将胆汁吐出来。

好不容易停止,才起身接了水洗脸,那股强烈想吐的欲望又高涨了起来。

可是,她已经吐无可吐,只能难受的干呕着。

她突然感到强烈的绝望,精神已经崩溃,根本无力承受更多,心无可恋。

浴缸里放满温热的水,她穿着衣服躺了进去,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锋利的水果刀划过,纤细的手腕间已经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滴滴答答,温热的鲜血汩汩的流淌着,落在浴室洁白的地板砖上,仿佛朵朵凋零的玫瑰花。

常晓果的意识渐渐模糊,剧烈的疼痛却让她又清醒着。

割腕无疑是最痛苦的死法,可这样的痛苦却让她备感解脱。

再痛苦,也比那个魔鬼的折腾要好!

安然的闭上了眼睛,庆幸着就要离开这个毫无温度的世界。

"旭哥哥……

她苍白着脸,轻声呢喃了一句,"要幸福啊……"

……

……

等获知消息的程子宸赶回来的时候,常晓果已经被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躺在床上。

她的左手腕间缠着白色药用纱布,隐约可见殷红的血迹。

"怎么样?"

程子宸看着她苍白无色的脸,如同鲜花枯萎的唇瓣,冷下了脸。

等在那里的私人医生是个中年人,立刻回答道:"失血过多,加上夫人她似乎……似乎没有求生的欲望……恐怕……"

没有人能救得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

程子宸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求死?

他还没有让她死,她竟然敢死?

"恐怕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医生继续说道。

孩子?

程子宸一愣:"你说什么?"

"夫人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她怀孕了?!

程子宸难以置信,她有他的孩子了?

一个多月……结婚那天?

程子宸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看着常晓果的眼神却悄然柔和了几分。

他最厌恶的,就是私生子的身份。

所以他的女人,全都做了避孕措施。

除了常晓果。

只有,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才配生下他的孩子!

然而,下一秒,他上前一步,一把揪起常晓果的衣领,厉声喝道,"常晓果,你给我醒过来!醒醒!"

他决不允许,常晓果带着他的孩子死去!

"程先生……"医生大惊失色,但又不敢上前阻止程子宸,只得焦急说道,"她现在还昏……"

程子宸冷冷扫了他一眼,他不由得头皮发麻,懦弱的低下了脑袋。

"常晓果,你给我醒过来!"

常晓果紧闭的睫毛微微颤抖。

"如果你想你爸爸陪着你一起死,那你就去死吧。"

程子宸松开了她的衣领,原本想将人甩出去,又生生的止住动作,将她放倒在床上。

爸爸……

常晓果睁开了眼睛,心如死灰。

为什么,想死都死不了?

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留你何用?"

程子宸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废物,"自己滚。"

刘妈顿时面如金纸,嘴唇哆嗦起来。

她想求饶,可喉咙里一阵呜咽,一个字也说不出。

"滚。"

刘妈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慢慢弯着腰,极力做出滚的动作。

"不关她的事。"

常晓果虚弱地开口了。

一个年近半百的人,遭这样的罪,她于心难安。

程子宸似笑非笑地看她,嘴角扬起冷酷的弧度,"自身难保,还敢管别人?"

常晓果避开他嘲弄的眼神,抿紧嘴唇。

无声的抗拒。

"常晓果,我警告你,老老实实的养胎,生下孩子!"

"你要是再敢寻死……"他冷酷无情的声音如同宣誓,"我会让整个常家,都跟着你陪葬!"

常晓果闭上眼睛,心头一阵苦涩涌上来。

她还要活下去,痛苦不堪、绝望至极的活下去。

等程子宸下了楼,刘妈愤恨的看了一眼常晓果,口气十分不善:"以后请夫人照顾好自己,不要连累我们这些下人!"

常晓果的嘴角露出一丝自嘲苦笑,什么也说不出来。

暮色深沉,似乎是转眼之间又已经天亮。

常晓果昏昏沉沉的睡着,也不知道是睡了几个日夜,萎靡虚弱的身子才算是有了一些气力。

"夫人,先生吩咐过,早餐必须吃。"

刘妈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床前。

常晓果摇摇头,拒绝道:"吃了就会吐,和不吃有什么区别?"

"抱歉,先生吩咐过!"

刘妈使了个眼色,示意两名女佣进来。

常晓果警惕的往后缩了缩:"你们,干什么?"

刘妈脸上多了一丝冷笑,说道:"先生吩咐过,如果夫人不爱惜肚子里的孩子,可以采用非常手段!"

不吃?那就灌!

两个女佣按住常晓果,刘妈慢条斯理地舀了一勺燕窝粥,轻轻的吹了吹,灌进了常晓果的嘴里。

难堪、屈辱!

可是她倔强的让泪水在眼眶打转,怎么也不肯滑下来。

终于,痛苦的"早餐"结束了。

常晓果无力地靠在床头,轻抚着肚子。

胃里不舒服,喉咙也难受得很。

她忽然爬下床,奔进卫生间,趴在马桶上狂吐,直到吐得一干二净,才舒适的呼了一口气。

洗一把脸,抬起头,镜子里是苍白的脸,她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摸了摸腹部,她的心很冷很冷。

对不起,孩子。

你真得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

因为……

"你的爸爸,是个魔鬼。"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当爱情来敲门,查看更多章节~

点击返回章节目录:当爱情来敲门小说

编辑推荐
竹子小说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竹子小说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