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爱情花开月正圆殷舒曼江凌宴小说全集在线免费阅读 爱情花开月正圆小说大结局

2017-11-14 甜文小卖铺

殷舒曼江凌宴小说《爱情花开月正圆》,提供江凌宴殷舒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跟江凌宴回江宅之前,殷舒曼就说过不会签卖身契的。殷家世代是书香门第,祖上都是读书人,有风骨有气节,她怎么能为了苟活卖身为奴让殷家祖上蒙羞?

精彩章节

这个院子殷舒曼一刻也不想多留。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跌跌撞撞地离开,刚走出去就遇到了陈氏身边的婆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当初江凌宴还是江家的三少爷、陈氏还是姨太的时候,这个婆子经常来跟她身边的下人套近乎,现在俨然换了一副面孔,趾高气扬。

“老太太请你过去一趟。”

直觉告诉殷舒曼陈氏找她不会有好事。她站着不动。

婆子冷笑了一声说:“是不是要我请你?”她身后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家丁,蠢蠢欲动。

知道自己今晚逃不掉了,殷舒曼挺直了脊背说:“不用你们动手,走吧。”

看着殷舒曼抿着唇进来,陈氏不由地想到了自己还是姨太时候的情景。那是她最不愿意回首的,恨不得能把这段记忆从所有人的脑子里抹去。

想到自己曾经忍气吞声讨好过殷舒曼,陈氏就觉得耻辱。她讨厌极了殷舒曼的出身和骨子里的高贵,更看不得她现在落难了还是一副有骨气的样子,这总让她想起自己低微的出身和卑微面对所有人的姿态。

她怒从中来,冷笑了一声说:“一点当下人的样子都没有,是不是要让人教你一下规矩?”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殷舒曼的膝弯就被人狠狠踢了一下,膝盖毫无缓冲地磕到了地上。

看到殷舒曼疼得脸色发白,陈氏这才满意。她笑了笑说:“叫你来也不是要为难你,只是你来江宅这么久还没签卖身契,今晚把卖身契签了。”

在跟江凌宴回江宅之前,殷舒曼就说过不会签卖身契的。

殷家世代是书香门第,祖上都是读书人,有风骨有气节,她怎么能为了苟活卖身为奴让殷家祖上蒙羞?

陈氏提醒说:“别忘了你还有个残废了的弟弟在江宅。”

殷舒曼的手紧紧地攥住了衣袖,身体气得发抖。这明显是在用阿彦威胁她。

既然陈氏起了这个心思,那往后阿彦就会很危险,不能再留在江宅了。

“老太太,卖身契我不会签的,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陈氏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想走?这由不得你!”

紧接着,一个人从身后控制住了殷舒曼,抓住了她的手。

婆子拿着卖身契上前,脸上带着笑容。

一看是死契,往后永远是江家的奴,就连殷舒彦也是,殷舒曼颤抖着挣扎了起来:“你们放开我!我不会签的。”

只是她的力量哪里敌得过家丁?任她怎么挣扎,都没有一点用。

眼看着手指上被涂了红泥,越来越接近卖身契,殷舒曼使劲了浑身的力气都无法逆转,深深的无力和无助感让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当被迫按下指印的时候,一股绝望几乎将她吞噬。

陈氏满意地勾了勾唇说:“把卖身契收好。时候不早了,把人赶出去,不要耽误我休息。”

殷舒曼颓然地放弃了挣扎,瘫坐在了地上。

她无力反抗。

夜深人静,红烛高照,江宅满目的红色在她眼里像是疮痍一样。木然地回到住处后,怕吵到隔壁的殷舒彦,她咬着被子哭了出来。

如果她的父亲和母亲都还在就好了。

如果当初她没有嫁进江家就好了。这样,即使殷家落难,她和阿彦顶多就是跟父亲母亲一起死了,根本不用遭受现在这样的羞辱。她签了也就罢了,可是往后阿彦怎么办?他的孩子、孙子、殷家世世代代都是奴了。

她要怎么面对九泉下的父亲母亲?

第二天早上,正式成为江太太的卓茵把江宅所有的下人召集了起来,恩威并施说了许多。

结束的时候,她单独把殷舒曼留了下来。

虽然正处新婚时期,卓茵的心情却看起来并不是非常的好。

殷舒曼几乎*未眠,脸色苍白。想到昨晚听到的*,她就觉得恶心。

“听说你昨晚签了卖身契?叫声太太来听听。”

殷舒曼沉默不语。卓茵想让她叫太太,可是她不配。

“不叫?信不信我打到你叫?”

想到被破坏的婚姻、想到自己受到的屈辱、想到来江宅求江凌宴那一晚被关在门外的情景,殷舒曼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目光冰冷地看着她。

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恨意和杀意,卓茵脸色一变,叫道:“来人啊!”

随即,一盆水泼到了殷舒曼的身上。

她的衣服瞬间就湿透了。已经是寒冬,院子里的风吹在身上像刀割一样,冻人的水浸湿了棉袄,挡不住的寒意像四肢百骸侵袭,让她忍不住发抖,嘴唇发白。

她已经冻僵了,被卓茵轻轻一推就摔在了地上。

卓茵踩着高跟皮靴走到她面前,不动声色地用鞋跟踩上了她的手,语气如常,带着笑意说:“你现在还有机会。只要你叫我一声太太,跟我认个错,我就不跟你计较。”

刺骨的凉和钻心的疼让殷舒曼嘶哑地叫着,额头冒出了冷汗。她咬着唇忍过了一阵疼痛后,艰难地开口说:“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你这么在意说明你自卑。卓茵,你在我面前很自卑。”

卓茵被踩到了痛脚,表情扭曲了起来。她弯下腰,发狠地捏住了殷舒曼的下巴,扬起手说:“殷舒曼,你以为你是谁?”

正当她要打下去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推开了她扶起了殷舒曼。

“舒曼,你怎么样?”

快要晕过去的殷舒曼努力睁开了眼睛,惊讶地说:“陆衍,你怎么来了?”

陆衍看着要上来的下人,大声呵斥:“滚!”

家丁正要叫人上去抓住陆衍,却被卓茵一个眼神制止。

看着陆衍把殷舒曼抱走,她勾了勾唇,叫来了个下人说:“去,告诉先生,一个叫陆衍的来了。”

殷舒彦看到陆衍来的时候先是一阵惊讶:“陆哥,你怎么来了?”

等看到陆衍怀里脸色苍白的殷舒曼后,他脸色骤变,滑动着轮椅问:“姐姐,怎么回事?”

被放到床上躺下后,殷舒曼努力朝殷舒彦露出了个笑容说:“阿彦,我没事。”

“我一到苏城就四处打听你们的消息,没想到你们回了江宅。江家的人怎么会这样狠毒?今天要不是我来,你就要被弄死了!”陆衍心疼地用被子把殷舒曼裹了起来。屋子里很冷,他想生碳取暖,却发现根本没有碳。

殷舒彦眼睛通红地说:“姐姐都是为了我,才来江家做下人的。”

“舒曼、舒颜,我一会儿就带你们走。”陆衍心疼地看着殷舒曼。

殷舒曼垂了垂眼睛:“我签了卖身契了。”

“我替你们赎身!”

直觉陈氏和卓茵都不会这样放过自己,殷舒曼转移了话题问:“你怎么忽然回苏城了?”

“我父亲给我弄了个职位,我申请调到苏城来了。这次来江宅就是借着公事来看看你们。舒曼,以后我来照顾你们姐弟。”

看到陆衍眼中的深情,殷舒曼有多感动就有多愧疚。

这时,门外传来了骚动,一个模样三十多岁的下人走了进来。殷舒曼认得那是江凌宴身边的人。

他说:“陆少爷,我们家先生请你过去。”

陆衍沉着脸没有回应。

“我们家先生说了,这里是江宅的地盘,你要做什么都要考虑考虑。尽管陆家在平城很有势力,可这是在苏城。”

双方僵持不下,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味。

殷舒曼深知江凌宴的手段和心肠,担心陆衍真的会出事,就劝他说:“你去吧,我正好要换衣服。”

陆衍终于有些松动了。

他动了动身体,彻底背朝门外,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个东西藏到了殷舒曼的被子里,低声说:“这个先留给你自保,等我带你们走。”

他的动作很快,快到殷舒曼没有看清他拿出来的是什么。等人都走后,她才伸手去摸。

入手是金属的冰凉感。

从被子里拿出来后,她发现是一把手枪。

“勃朗宁。”殷舒彦脱口而出。

殷舒曼姐弟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陆衍被“请”到书房的时候,江凌宴已经坐在了那里,目光危险地打量着他。

江凌宴的卧房和书房永远都是江宅最暖和的地方,但即使已经很暖了,他身上依旧穿着厚厚的棉袄,披着兽皮斗篷。

“陆少爷,久仰大名,今天终于得以一见。”说完,他轻咳了两声,却一点不减主人的气势。

陆衍的长相很好,因为是留洋回来的,穿的是最时兴的西装,就连发型也很时髦,看起来神气又英俊。他没有与江凌宴客套,直接开门见山:“我要给舒曼和舒颜赎身。”

“赎身?”江凌宴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似乎是听到了很有趣的事情。

“舒曼虽然签了卖身契,但是我可以替她赎身。”

听到这里,江凌宴忽然冷笑了一声,眼中带着寒色,语气轻蔑地说:“你借着公干胡乱闯我江宅后院,现在又要给江宅的下人赎身?陆少爷,这是在江宅,在苏城,你算什么东西?我相信如果你走不出江宅,也没人会追究到我头上。”

“你——”

“殷舒曼让我颜面扫地我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你要是轻举妄动,我可以随时了结了他们姐弟。”

论段数,刚刚读完书回国的陆衍怎么比得上一路走到今天的江凌宴?

江凌宴对门外强势地叫道:“来人,送陆少爷出江宅。”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爱情花开月正圆,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爱情花开月正圆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