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楚晴江翊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江翊寻楚晴小说江少你老婆又跑了

2017-11-14 甜文小卖铺

楚晴江翊寻小说叫做《江少,你老婆又跑了》,这里提供楚晴江翊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楚晴压抑的所有愤怒都爆发出来,抬头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我是谁?你把我当成了谁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因为愤怒,她白皙的脖颈隐隐能看见暴起的青筋,双眼通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好像下一秒就要落下。江翊寻心脏猛地一跳,原本他忘记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可听到楚晴的话,似乎一下子就明了了。

精彩章节:

从片场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明星大腕们早就上了保姆车扬长而去。而像楚晴这种小替身,只能自己一边朝手心呵着热气,一边准备打车回家。

刚刚拦了辆计程车,手机就响了。

“请问是楚小姐吗?我们店里要关门了,这位自称是您男朋友的先生喝得很醉,您能过来接他一下吗?”

那位先生是谁,楚晴想也不用想,只是疑惑,江翊寻不是去参加他大哥的订婚宴了吗?怎么会一个人在小店里喝酒?

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家餐厅,除了江翊寻和服务员,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江翊寻的面前摆了一溜空瓶子,此时依旧在往杯子里倒酒,一仰头一杯酒就灌了下去。

楚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江翊寻,她走过去抢了他手里的杯子,道:“别喝了,和我回家。”

谁知江翊寻反手一拉,将楚晴拉进怀里,下一秒他紧紧地抱住楚晴,把头埋进她的颈窝,在她细嫩的脖颈上亲吻起来。

楚晴刚想嘲笑他几句,然而江翊寻的喃喃轻语却让她瞬间浑身冰凉,仿佛血液流动都静止了一般。

“洛彤,你订婚了啊,我们不可能了。楚晴……她终究不是你。”

楚晴身体猛地一僵,浑身冰凉,像是刚刚从冷水中爬上来一样,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自己只是替身?

“你放开!”一股羞辱感从心底升起,楚晴用力挣扎起来。

“洛彤,别闹。”江翊寻把楚晴抱得更紧了,嘴上叫得却是另一个女人。

楚晴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灯光的光影都变得模糊起来,偏偏能把江翊寻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耳朵,记在心上。

她忽然想起,江翊寻当初找上自己,正是一家娱乐杂志刊登了一篇自己和洛彤相似度比对的文章之后吧!

而且,貌似每次江翊寻来片场,洛彤都在。他带来的水果甜点,也都是双份?

原来,真相早就赤裸裸了,只是她没留心。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做出什么反应合适,江翊寻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但她却不能救他的命,事实上,她此刻恨不得将他推下万丈深渊。

服务员过来委婉地提醒他们就要关门了,楚晴如梦初醒,心里乱七八糟的,讷讷地点了点头,挣脱开江翊寻的怀抱就往外走。

“哎,小姐,这位先生……”服务员叫住她。

楚晴站定,没有回头,“麻烦你们把他扶出来吧。”说完她推开店门走了出去。

被风一吹,楚晴才感觉到脸颊上一片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流了这么多眼泪。

江翊寻被两个服务员扶了出来,下一秒店门落了锁。

楚晴想转身离开,从此和江翊寻一刀两断,她当初和他在一起就不图他的钱财和地位,所以自己还没贱到甘愿做一个替身的地步。

然而刚走了两步,就被江翊寻拉住,大力地拉进了他的怀里,下一秒,他低头吻上了她。

他们曾接过无数次吻,温柔的,热烈的,但没有一次让楚晴这样绝望。

她狠狠地推开他,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怒吼道:“你看清我是谁!我不是你的洛彤,也不是她的替身!”

江翊寻愣了愣,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丝苦笑。

楚晴转身就走,走出十几米,她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江翊寻。他依旧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

她承认自己该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心疼,她在心里大骂自己犯贱,但还是没忍住给江翊寻的助理发了条消息,让他过来接他们的江总。

漫无目的的走在冬日的大街上,楚晴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好。

她目前和江翊寻住在一起,可是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去。

她是一个孤儿,原本以为找到了这辈子的依靠,没想到一切都是谎言!

随便找了个小旅馆凑合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站在镜子前,楚晴差点认不出镜子里蓬头垢面,黑眼圈马上就要掉到下巴的女人是谁了。

匆匆忙忙打理了一下自己,楚晴就往片场跑。就算再伤心难过,还是要工作的,否则不止爱情没了,饭碗也没了。

刚刚坐上计程车,手机就响了。

楚晴的心脏猛地一跳,拿起来一看果然是江翊寻打来的。

“你在哪?昨晚为什么没回来?”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地质问。

若是放在以前,楚晴并不会在意他的态度有多恶劣,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楚晴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道:“等我晚上回去我们谈谈吧,现在就这样吧,我赶时间。”说完挂了电话。

江翊寻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气急败坏地把手机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这个女人居然敢挂他的电话!

头还隐隐作痛,他只记得自己昨晚喝醉了,至于怎么回来的,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江翊寻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于是捡回手机又给楚晴打了一个电话,可惜对方关机了。

楚晴匆匆忙忙地赶到片场,化妆师便叫她过去化妆。

“楚姐,你今天的状态不太好啊,这黑眼圈也太重了吧!”化妆师是个小姑娘,和楚晴关系不错。

楚晴笑笑道:“昨晚没睡好,你帮我多补点妆吧。”

小姑娘一边给楚晴上妆一边八卦道:“昨天洛彤和江家大公子的订婚宴,据说相当的气派,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捧场了,这到时候婚礼得什么样啊!”

“谁知道呢,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楚晴漫不经心地说。

以前她对洛彤没什么大感觉,因为背影身段比较像,所以成了洛彤的武替,交集的话也就是见面会点个头吧。

而现在,就在昨晚她知道了自己不仅是洛彤的武替,还是她感情的替身,整个人都不能好了,提起这个名字就像是吞了根鱼刺一般难受。

“江总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向那边望去。

楚晴抬头,看见了站在那里一脸阴郁地看着她的江翊寻。

江翊寻周身散发着低气压,黑着脸走到楚晴身边,冷声质问:“你昨晚没有回去,居然还敢挂我的电话!”

听闻江翊寻的话,周围响起一片抽气声,这两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一众吃瓜群众立马兴致勃勃地围观。

楚晴好笑,自己没有去同他讨个说法,他倒反过来质问自己了。

两人对峙着,脸色都不好看,给楚晴化妆的小姑娘还没有从见到江翊寻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就陷入了恐慌,赶紧退到了一边。

楚晴不想在这里和江翊寻闹得太难看,因为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她。

“我们回去再说吧,我还要拍戏。”楚晴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说道。

但江翊寻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冷淡地对待过,当即一把拉过楚晴的手腕,语气不善道:“拍什么拍,和我走!”

没有人敢去拦,就连刚刚赶到的导演都只能点头哈腰地给江翊寻让路。

两人一路拉扯的,直到停车场。

“你放手!”楚晴甩开江翊寻,后退一步怒视着他。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显得尤为响亮,回声一圈一圈扩散开。

江翊寻皱了皱眉,“你发什么神经?”他的脸上有着明显的不耐烦,双手插进兜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晴。

“我发神经?江翊寻,你好意思跑过来质问我吗?”

楚晴压抑的所有愤怒都爆发出来,抬头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我是谁?你把我当成了谁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因为愤怒,她白皙的脖颈隐隐能看见暴起的青筋,双眼通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好像下一秒就要落下。

江翊寻心脏猛地一跳,原本他忘记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可听到楚晴的话,似乎一下子就明了了。

看着江翊寻沉默的样子,楚晴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这算是默认了吧,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一下。

“这就是你在我们做的时候喜欢关灯,喜欢后入式的原因吧?”楚晴冷笑着,眼泪划过脸庞滴落下来。

江翊寻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无从反驳。

“江翊寻,你特么混蛋!你真让我恶心!”楚晴终于再也忍不住,一边哭一边毫无章法地捶打着他,刚刚画好的妆混着眼泪流下来,显得又狼狈又可怜。

发泄完心中的愤怒和委屈,楚晴抹了一把脸,冷静下来道:“到此为止吧,以后你别再恶心我了。”说完转身就走。

江翊寻漆黑的眸子一暗,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就将楚晴拉至怀中,扣紧她的腰一字一顿道:“我同意了吗?”

“你凭什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是基于平等的关系,我没有花你一分钱,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任何事,傻傻的以为你是真爱我才尊重我!原来都特么是扯淡!”楚晴眼睛通红地死死盯着江翊寻道嘶吼。

她额头上青筋突突地跳着,纤细的手腕好像轻轻一掰就会断掉。

这样一个纤弱的女子,眼中迸发出的恨意竟那么强烈。

“洛彤现在是我大嫂。”江翊寻没有松开手,但看见楚晴通红的手腕,手劲明显小了一些。

“所以呢?你得不到她就像让我做她一辈子的替身吗?你觉得我就那么贱,知道真相后还非要赖着你不走?你是太高看你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

楚晴说着用力甩开江翊寻,“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一刀两断,再无瓜葛!老娘做了两年的傻逼已经仁至义尽,以后别特么来烦我!”

楚晴很少说脏话,而此刻就算是满嘴脏话也表达不出自己千分之一的愤怒和屈辱。

“楚晴,不要胡思乱想。离开我,我也不会让别的男人拥有你,恩?”江翊寻神情漠然地看着楚晴,却抬起手给她擦掉了挂在脸上的泪水。

“你管不着,就算我出去卖也和你无关!”楚晴仰着头,发丝混着泪水贴在脸上,说话时有种咬牙切齿地痛快。

江翊寻有洁癖,不只是生理上的,还有感情上的。

此刻他黑着脸,目光森冷地看着楚晴道:“我已经给你选择了,别触碰我的底线!”

面对他的威胁,楚晴丝毫不畏惧,“威胁我?江翊寻,我怕你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烂命一条,大不了一死了之,你有什么可威胁我的!”

“是吗?那陈洁呢?她是个单亲妈妈吧,你说我是让她失去工作,还是孩子?”

楚晴心头一紧,要说这世上还有谁能让她妥协,那只有陈洁了。

她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没有陈洁,她大概早就饿死,或者自甘堕落了。

她垂下眼帘苦笑道:“江翊寻,你图什么?你又不喜欢我,留我一个替身在身边自欺欺人有意思吗?你不是很厉害吗,去把洛彤从你大哥身边抢回来啊,何必和我在这里做无用的纠缠?”

江翊寻因为她的话,心口压抑的有些难受,压制着楚晴的力气小了许多,声音隐约带着温柔,“你何必闹到这地步,我们像以前那样不好吗?”

楚晴低垂着眼帘不去看他,“像以前那样?可是想到你上我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她,我就受不了。你喜欢她我管不着,但求你别再侮辱我了,行吗?”

楚晴的哀求让江翊寻仅有的一点好脾气也消失殆尽,他捏住楚晴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我什么时候侮辱你了!我从来都没说过我喜欢你,我们不还是在一起这么久,你凭什么现在不满!”

楚晴闭了闭眼睛,觉得心已经彻底冷了。

江翊寻字字穿心,她却连眼泪都没有了。

她哑着声音说:“你说的对,你一开始就没有说过喜欢我,是我犯贱,一厢情愿地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所以你去找你的洛彤吧,放过我吧。”

“我要是不放呢?”江翊寻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连同心里那说不出的情绪一同转化为烦躁和隐隐的不安。

楚晴软硬都试过了,她没想到江翊寻会这样执着她一个替身。而且她也很清楚,把他逼急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离开他容易,但她不能不顾陈洁。

见楚晴沉默,江翊寻松开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语气森冷道:“你最好别和我耍什么花样,否则……”

楚晴吓得一抖,抿紧了泛白的唇瓣。

“只要你乖乖的,他们都没事。”江翊寻说着,抬手想要将楚晴黏在脸上的头发拨掉,却被楚晴挥开了手。

“你要的就是我继续留在你身边做洛彤的替身对吧?”楚晴眼神中透露着决然,她抹了一把脸上早就冰凉的泪水,仰头直视着江翊寻,“好,我同意。不过我也有要求。”

江翊寻皱了皱眉,想开口否认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楚晴的眼神和语气都让他很不舒服,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不过眼下也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他单手松了松领结,英气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一些,“你说。”

楚晴深吸一口气,攥了攥发麻的指尖,提出自己的要求:“你不可以妨碍我的工作,不可以伤害我身边的人,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可以再牵连不相干的人。我在乎的人不多,如果你敢动他们,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

江翊寻冷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这些要求?”

楚晴不甘示弱地看着他,“我什么性格你应该知道,我是很珍惜我这条命,但如果别无选择,我也不怕死。反正是烂命一条,死了也不会有人难过。”

不知她哪句话触动到了自己,江翊寻心中钝痛了一下,但依旧面无表情地道:“你死了,我也会拉几个人去给你陪葬,你在下面应该不想见到你在乎的人吧?”

“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楚晴气极,使劲地推了江翊寻一把。

下一秒,她快速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锋利地刀刃对着自己的颈动脉,看着江翊寻诧异又震惊的深情,楚晴勾唇笑了起来。

“但是忘了告诉你,我也是一个疯子!”楚晴说话的时候眼中染上了近乎疯狂的神色,早就花掉的妆容让她此刻看上去有一丝诡异。

江翊寻紧张地看着楚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楚晴,让他不由心惊。

刚想提步上前,就被楚晴喝住:“你别动!”

此刻楚晴的皮肤已经被割破了一些,有血珠粘在刀刃上,配上她那决绝的表情,让江翊寻脚步一顿。

“楚晴,把刀放下!”江翊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握刀的手,神经紧绷着,握成拳头的指节泛白。

“答应我刚才说的话。”楚晴丝毫不退让,如果让她以后像条狗一样被江翊寻养着,还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我让你把刀放下!”江翊寻也火了,但只是声音提高了一个度,脚步依旧没敢向前。

两人僵持着,楚晴的神色决绝,大有一死了之的架势。

江翊寻嘴唇珉成一条线,气息不稳,楚晴还是第一个敢和他叫板的女人。

看着对面女人决绝的样子,江翊寻忽然有种无力感。

如果不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他恐怕永远不会想着去理顺自己和楚晴的关系。起初是觉得她的背影和心里的那个人很像。

后来呢?

似乎因为她的存在,自己的生活从一潭死水,逐渐逐渐的鲜活了起来。

良久。

“好,我答应你。”这次妥协的是江翊寻。

达成协议,楚晴握着匕首的手臂终于垂下。

她不敢保证别的,但至少知道江翊寻还算说话算话。

江翊寻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匕首从楚晴手里扯下来,狠狠丢在地上,咬牙切齿地道:“长本事了?敢威胁我了?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处,你觉得你能威胁得了我?”

楚晴能感觉到江翊寻的怒气,他眼底甚至带着杀气。

他是不会杀了自己的,否则刚刚就让自己自杀好了。

料定这点,楚晴面不改色地直视着怒火中烧的江翊寻,嘲讽地道:“是啊,我就这么点用处了,为了洛彤,对她的替身都手下留情,你可真是情真意切。”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江翊寻看着脸色越来越红,却依旧勾唇嘲讽她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掐死。

自己的底线被这个女人踩了个遍,他最痛恨被人拿捏着的感觉。

狠狠的把脚边碍眼的匕首踢开,江翊寻命令道:“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随身带这些东西。”

楚晴摸了摸受伤的脖子,但还不忘抬头挑衅地看着江翊寻道:“你怕我杀了你?那你可要小心,如果有机会,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

江翊寻冷笑一声,转身,一手插进裤兜里,一手拿着外套走到他的跑车旁,依旧风度翩翩,只是再也不能让楚晴痴迷。

上车之前江翊寻转头对楚晴道:“晚上八点之前回家,晚一分钟后果自负。”

看着江翊寻的车子消失在视野里,楚晴蹲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扶着墙站起来,大脑一阵眩晕,脖子上后知后觉地传来刺痛感。

她从停车场走回剧组,一出现就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像是在集体等她。

楚晴恍若未闻,径直走到导演身边道:“对不起吴导,我现在去洗个脸,马上就能开拍。”

“哎,要不你今天休息一天吧,先拍别人的戏份,反正你要拍的部分一天就能完成,也不急。”导演叫住转身要走的楚晴,态度堪称温和。

楚晴似乎感觉不到自己此刻有多狼狈,镇定自若地道:“还是今天拍完吧。”

谁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的生活搅进了江翊寻就注定不得安宁。

“吴导,陆远之过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让楚晴的身子一僵。

今天可真是精彩,所有糟糕的事情都凑集了。

“哎呦小陆,剧本让你助理来拿就行了,你刚回来还特意跑一趟!”导演说着已经迎了过去,从说话的语气就知道陆远之已经今非昔比了。

“我刚回国,理应去拜访一下您,听说您在这里拍戏,就过来了。”陆远之一身白色西装,外面披着藏蓝色的大衣,笑起来又谦逊又高贵。

听着熟悉的声音,楚晴发现自己内心已经毫无波澜了,他们当初也算是和平分手,所以自己没必要像做贼一样躲着他。

思及此,楚晴大大方方地转身,她没有主动和陆远之打招呼,自己一个小人物,还够不着这样的大咖。

但想到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陆远之也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分手后一跃跻身一线,多少让楚晴有些难受。

陆远之看见楚晴明显地愣了一下,继而意味不明地微微点了下头,也没有主动打招呼。

毕竟前女友是个武替被爆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楚晴很了解娱乐圈的规则。

去洗了脸重新化了妆,楚晴心无旁骛地拍起戏来,一遍就过了,这也是为什么她能成为洛彤的御用替身的原因。

这时陆远之已经不在了,楚晴和剧组的人打了声招呼,没有卸妆就离开了。

刚走出停车场准备拦一辆计程车,楚晴就听见后面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转身,果然看见带着墨镜的陆远之。

“好久不见,陆大明星。”楚晴从容地走过去,嘴角含笑道。

陆远之摘了墨镜,俊朗的面容彻底展现在楚晴面前,让楚晴不由感叹,这社会果然还是看脸的。

“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陆远之温和地说道。

“没时间。”楚晴干脆利落地答道,神色坦荡。

陆远之无奈地低头叹了口气,再抬头时眼中染了些愧疚的神色,黯然道:“晴晴,你还和以前一样的脾气,你是不是还在怨我?”

“你真想多了,实际上要不是你今天出现,我都差点忘记了还有你这个人。还有,以后别叫我晴晴,咱俩没那么熟。”楚晴目光淡淡地扫了眼有些失落的陆远之,心中暗爽。

她确实谈不上恨陆远之,但能让他不舒服,自己就舒服多了。

陆远之苦笑,“看来你还是在怨我,我当初也是……”

“我知道你当初也是为了事业,我们现在桥归桥路归路,不是挺好的吗?你做你的大明星,我做我的小替身,大家自得其乐,就当没认识过吧。”楚晴打断陆远之,想尽快结束这无意义地交谈。

陆远之看着眼前的女孩,此刻应该自卑慌乱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这种感觉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你去哪里我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陆远之说着拉开车门,将目光投向楚晴。

楚晴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也好。”

“去哪里?”坐在车上,陆远之给楚晴扣好安全带,温和地问道。

“花溪别墅。”

陆远之明显愣了一下,那可是富人区,绝对不是楚晴这种小替身能住得起的地方。

楚晴将陆远之那一丝诧异完全看在眼里,嘲讽地开口道:“是不是觉得我这种小人物根本就住不起那么高档的地方啊?”

“没有,我只是刚回国,不太熟悉路。”陆远之赶紧扭过头打开了GPS,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一路上,陆远之尝试着挑起话题,楚晴却没兴致回应,一直盯着窗外看,最后陆远之也识趣地闭了嘴。

到了花溪别墅,楚晴下车,陆远之也跟着下来,塞给楚晴一张纸条道:“这是我的新号码,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我。”

楚晴很想将纸条甩在他脸上,告诉他老娘不需要。

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扯了扯嘴角道:“成,我收下了。”

楚晴以为这个时间江翊寻不会在家,但当她刚要开门的时候,门就被从里面大力推开,下一秒江翊寻一把将她拉进屋子里,抵在墙上,语气阴冷地问:“他是谁?”

“前男友。”楚晴看着江翊寻,只说了三个字,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坐前男友的车,来找现任男友,感觉怎么样?”江翊寻咬牙切齿地问。

“不怎么样,都一样的讨厌。”楚晴说着推开江翊寻,“还有,别把谁都想得和你一样深情,你对洛彤念念不忘,我却对谁都能转身就忘。”

这句话像一根鱼刺梗在江翊寻的喉咙里,他拉住楚晴,从她衣服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条,揉成一个团扔进垃圾桶里,道:“你说的话最好记住。”

“放心,如果你现在放我走,出了这个屋子我就能把你忘得干干净净。”楚晴这话完全是为了刺激江翊寻,平心而论,她能忘记陆远之,但不见得会很容易忘记江翊寻。

人都是很贱的,谁给你的伤痛大,你就会越对谁念念不忘,无法释怀。

冲了个热水澡,楚晴却丝毫没有觉得轻松,每一个细胞都像浸了水般沉重,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披着浴袍出去,犹豫了一下,楚晴还是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里开着暖黄色的灯光,温暖的光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无法让楚晴感觉到一点温馨。

江翊寻披着浴袍靠在床头翻着一本杂志,松散的领口下露出大片蜜色的胸膛,随着他的呼吸平稳地起伏着。

他英挺俊秀的面容在暖色的灯光下柔和了不少,紧抿的嘴唇永远都是微凉的触感——楚晴不止一次感受过那温度。

楚晴目光平静地看着江翊寻,心想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察觉到楚晴进来,江翊寻合上杂志,狭长的桃花眼瞥了她一眼,冷笑道:“你倒是自觉。”

楚晴站在床边,双手我成拳头又颓然地松开。心情复杂,却面无表情地道:“这点儿自觉我还是有的,就像你说的,我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矜持个什么。”

猛地起身,江翊寻一把拉过楚晴的手腕,将她拉倒在床上,翻身压在了她的上方。

江翊寻看着身下的女人,刚刚沐浴过的体香让他一阵燥热,手指堪称温柔地触碰到她的脸颊,却被楚晴偏头躲过。

这个忤逆的动作让江翊寻特别不满,他抬手捏着楚晴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面对面地做吗?”江翊寻声音沙哑地问。

“现在不想了。”楚晴的头被他禁锢着动不了,只能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我!”江翊寻的声音已经染上了怒气,捏着楚晴下巴的手也随着用力。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江少,你老婆又跑了,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江少,你老婆又跑了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