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你的爱情与我无关祁天烨沈思卿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沈思卿祁天烨小说最新章节

2017-11-14 甜文小卖铺

祁天烨沈思卿小说叫做《你的爱情,与我无关》,这里提供祁天烨沈思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祁天烨见她无所谓的态度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心火。他猛地钳制住沈思卿的下巴,冷笑道:“当年耍尽心机要嫁给我的人是谁?闹得满城风雨的人又是谁?你现在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给谁看?”沈思卿努力压下心底的疼痛,可是越是压抑,那阵疼痛就挣扎的越厉害。

精彩章节:

祁天烨闻言,亦是一怔,随即冷笑一声,冷眼看着她:“沈思卿,你当我是傻子吗?”

“我没有。”沈思卿辩解道。

傻的人是自己,以为一个面具,一件旧衣就可以从沈鱼菀的手里换回妈妈的股份,沈鱼菀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自己?

想到那些股份,沈思卿下意识看向桌上的那张合约。

祁天烨顺着她的眼神看向桌上的那张纸,以为她又在打什么主意,顿时冷笑了一声:“你该不会是以为,这张合约是有效的吧?”

沈思卿一愣:“你什么意思?”

祁天烨捏起桌上的合约,幽幽地笑了:“你说,如果我把合约上的财产全都转到另一个人的名下,这份合约会怎么样?”

合约自然就失效了。

祁天烨是想要告诉她,只要他认为这份合约是废的,那么,这份合约就永远不可能生效!

沈思卿手脚冰冷,她努力保持着镇定:“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没有为什么,只要能让你痛苦。”祁天烨的嘴唇微挑,像极了一个恶魔,他的身体微微倾斜,往她的方向移了移:“你确实打得一手好算盘,可惜了,在我眼里,这份合约就是废纸一张。”

沈思卿整个人的力气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般,瞬时间跌坐在地上。

她以为,她终于拿回了妈妈的股份,她以为,她可以跟祁天烨解释这一切,她以为的这一切,原来都只是她以为。

祁天烨瞥了她一眼,打开房门,脚步顿了顿,又说道:“沈思卿,你逼菀菀签这份合约,不就是不希望菀菀来孟家住吗?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你想念菀菀,要接她过来住,爷爷已经同意了。”

沈思卿僵在原地,她如何不知道,只要祁天烨坚持的事情,没有人能反对。她突然想起很小的时候,母亲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她说她喜欢祁天烨,母亲说的话。

“我们卿卿喜欢天烨啊……天烨那个孩子啊,太冷漠了,要是心里有你,定能把你宠上天,要是没有你,那样怕是很辛苦呢……”

咚的一声,祁天烨将房门再度关上,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沈思卿缩在地上,眼泪不断地从眼眶流出,她擦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就好像坏掉的水龙头一般,根本止不住。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沈思卿才从房间里出来。

祁天祥拄着拐杖看见沈思卿脸色惨白,额头上的皱纹也跟着紧紧地挤在一起:“卿卿啊,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爷爷,我没事,我只是没休息好。”沈思卿强挤出一抹笑容。

祁天祥到底是比沈思卿多活了半辈子的人,看了一眼沈思卿,又看了一眼饭桌前的祁天烨,开口问道:“我听天烨说,你想要把沈家小女儿接来咱们家?”

沈思卿下意识看向桌上的祁天烨,祁天烨就好像没听到一般,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碗里的汤。

她咬住下唇不知道如何开口。

“是不是沈家那边又为难你了?”祁天祥一针见血地问道:“爷爷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照顾你多久,爷爷现在只希望你和天烨能够好好的,因为除了天烨,爷爷不知道还能找到谁可以照顾你这个傻丫头。”

“如果您是想照顾她,恐怕要另找他人了,你把她交到我手上,说不定她什么时候死了你都不知道。”

沈思卿寻声望去,就见餐桌边的祁天烨优哉游哉地用餐巾抿着嘴,好像刚刚那番话根本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一般。

“你!”祁天祥气得直接将手里的拐杖扔了出去,拐杖落在饭桌上,好好的一桌菜肴顿时被毁得一片狼藉:“你就为了一个外人,这样来对待你的爷爷跟你的妻子?”

“爷爷!”沈思卿连忙扶着他,见他没什么大碍,这才瞪向祁天烨:“祁天烨,你够了!这个家已经被你弄得鸡犬不宁了,你还想怎么样!”

“鸡犬不宁?”祁天烨冷笑:“沈思卿,搅得这个家鸡犬不宁的人,是你。”

如果没有沈思卿,又哪里会有那么多事?

沈思卿一瞬晃神,颤抖着双唇喃喃道:“你是这么想的?”

“是。”

沈思卿笑的凄凉:“好,随便你。”

沈鱼菀就这么住进了孟家,祁天烨待她极好,像是生怕她磕了碰了一般。沈思卿坐在饭桌前,看着满桌的菜,胃里忍不住一阵翻腾,她猛地扔下筷子,往洗手间的方向奔去。

祁天祥看了一眼一旁无动于衷的祁天烨,脸上有些不悦:“天烨,卿卿身体好像不舒服,你去看看。”

祁天烨打量了一眼祁天祥的脸色,又跟沈鱼菀夹了一筷子菜,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饭厅里剩下祁天祥和沈鱼菀两个人,祁天祥脸色渐渐阴沉。

“沈家小女儿,你知道什么是小三吗?”

沈鱼菀轻巧地一笑。

“知道啊,就像姐姐那样的,抢了我的男人、占了我的位置的人,就是小三,爷爷,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混账!”

重重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祁天祥气得全身颤抖,沈鱼苑却笑得一脸无辜。

“爷爷这是怎么了?难道年纪大了,听不得真话?”

“你……你……天烨和卿卿已经结婚了,他们是夫妻,你才是插足他们的小三,要脸的话,赶紧离开天烨,我可以不计较你这次私自回国的事情!”

沈鱼苑慢悠悠地放下汤勺,嗤笑一声。

“我爱天烨,天烨也爱我,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姐姐抢了我的东西,就应该付出代价。”顿了顿,沈鱼苑看了看祁天祥越发难看的脸色,咯咯一笑,“再说了,他们结婚了又如何,我能让他们结婚,就能让他们离婚,爷爷你说,要姐姐净身出户呢?还是……”

“放肆!”

祁天祥气得嘴唇发抖,起来指着沈鱼苑,怒道:“你……你做梦,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碰卿卿一个手指头,别想抢走卿卿的任何东西!”

一抹杀意划过沈鱼苑的眼眸,望着对面气得脸色发白的祁天祥,沈鱼苑的笑容也冷了下来:“是么?那您就最好期望自己可以活得久一点,最好比沈思卿那个贱人还要长命,这样才能护着那个贱女人不被我整死,您也好看着我和您的孙子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你……你……”

祁天祥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沈鱼苑却还在继续,眼神也愈发阴冷可怕,边说边朝祁天祥走去。

“要我说,老不死的,你也活得够久了,荣华富贵也享受得够多了,是时候好好休息了,颐养天年不好吗?非要去掺和我们这些小辈的事情,嫌命长吗?要我说,如果您觉得活腻歪了,我其实可以……”

“噗!”

听着沈鱼菀一口一个老不死的,祁天祥的脸越涨越红,嘴唇也颤抖个不停,最终忍不住,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眼睛瞪得浑圆,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

沈思卿急急忙忙地冲进洗手间,将水龙头拧到最大,对着洗手盆便是一阵干呕。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顾不上多想是谁,胃里又是一阵翻腾。

“呕……”

她脸色苍白的扶着洗手池才勉强站住脚,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有多久,没有来那个了?

似乎有两个月了。

除去前几天被祁天烨抓着强行要的那一次,再上一次同房,好像就是在两个月前。

想到这,沈思卿哆嗦着手,从洗手间的高处拿出了一个袋子,那是她第一次被祁天烨灌下避孕药的时候藏在这里的,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天还派上用场了。

看着测试结果上面的两条杠,沈思卿的手哆嗦得更加厉害了。

“沈思卿。”洗手间外突然传来祁天烨的声音。

她想了想,将验孕棒扔到了垃圾桶,又扯了一堆纸巾揉成团,丢在了验孕棒上面,这才按下马桶冲水的按钮,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祁天烨见她直接无视自己,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伸手就去抓她:“沈思卿,我在跟你说话!”

沈思卿猛地甩掉他的手,冷声说道:“哪条法律规定你跟我说话我就一定要回答你?”

祁天烨一噎,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突然轻笑了一声:“怎么?该不会是看到我和菀菀恩爱,你伤心了?”

沈思卿紧紧抿着嘴,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状,因为用力过度,微微发抖。

祁天烨冷笑:“怎么?又想耍什么花样?”

沈思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随你怎么想。”

祁天烨见她无所谓的态度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心火。

他猛地钳制住沈思卿的下巴,冷笑道:“当年耍尽心机要嫁给我的人是谁?闹得满城风雨的人又是谁?你现在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给谁看?”

沈思卿努力压下心底的疼痛,可是越是压抑,那阵疼痛就挣扎的越厉害。

她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难看:“那又怎么样?我是爱了你十六年,可是祁天烨,那不代表着,你可以随意践踏我的感情!你不是很在意沈鱼菀吗?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让她在沈家待不下去!”

说到后面,沈思卿不得不死死地咬着牙齿,她生怕一个松嘴,泄露的不是尖酸刻薄的话而是祈求他擦亮眼睛回头看看到底谁才是爱他的那一个。

她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甚至看见了祁天烨眼底的失望和深深地厌恶。

“祁天烨,你以为,沈鱼菀很爱你吗?她不过是在……”祁天烨的手越收越紧,让沈思卿的眉头也跟着紧皱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爷爷到底看中你哪里!”祁天烨面色阴沉咬牙切齿道。说着,眼神里再也掩饰不住厌恶,猛地甩开她。

沈思卿踉跄着跪坐在地上,她脸色苍白,想要开口,下腹却像是被千万个刀片绞过,撕裂般的疼痛蔓延开……

“啊!来人啊来人!天烨……”

尖叫的声音毫无征兆地突然响起,祁天烨一惊正打算离开,沈思卿紧紧地捂住腹部,脸色苍白,伸出手攥住他的裤脚,断断续续道:“救……救我……我肚子好痛……。”

祁天烨皱着眉,踢开她的手,“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下身一阵一阵的抽痛让沈思卿眼前一片眩晕,她模糊地望着祁天烨朝外走的背影,努力地伸出手。

“不要走……”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你的爱情,与我无关,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