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林若羽苏迟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林若羽苏迟煜小说一诺倾城不相负

2017-11-14 甜文小卖铺

林若羽苏迟煜小说叫做《一诺倾城不相负》,作者:锦夜沐霖,在这里提供林若羽苏迟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迟煜登机以后,将合约资料从头翻到尾,可不知为什么,满脑子都是林若羽的影子,胸口一阵发闷。

精选章节

苏迟煜摇下车窗,秘书小周走到车窗外,“苏总,可以开工了吗?”

“开工?迟煜,你要干什么……”当林若羽意识到苏迟煜想要干什么的时候,立刻拉住了他的衣袖,“不要,这画室对我很重要……你知道的……你知道……”

画室里,还有她给他的画像。

有她所有的幻想和美好的记忆。

苏迟煜冷笑一声,“求我。”

林若羽双眸里尽是祈求,不住摇头,“不要……”

“不要拆……”太多的记忆,太多的幸福,那画室对她而言,真的太重要了!

苏迟煜看着被她紧紧攥住衣袖,不轻不重的抽出来,将目光瞥向窗外,薄唇吐出两个字,“动手。”

不要……

不远处,推土器械隆隆作响,红墙白瓦的小小画室颤巍巍的抖了一下,轰然倒塌,瞬间化为一片废墟。

就像他们看似坚固,实则不堪一击的爱情……

她觉得自己每一根神经都在绞痛,每一个细胞都在割裂。

泪眼朦胧里,林若羽拼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想要下车,可车门已经被死死锁住。

“迟煜,”林若羽狠狠咬了咬唇,用尽量平静得声音说道,“离婚吧。”

既然他将心给了别人,那么她又何必苦苦纠缠,自取其辱!

什么真相大白!那是狗血剧大结局的桥段!

“离婚吧!”

苏迟煜一愣,笑容有片刻僵硬,“你说什么?”

她努力挤出一个冷冷的笑,藏在衣兜里的手,却狠狠地揪着衣服,竭力抑制着撕心裂肺般的痛,一字一顿道,“苏迟煜,我们离婚吧。”

“呵……呵呵……”看着林若羽冷冰冰的表情,还有更冷的“离婚吧”三个字,苏迟煜只觉得胸口顿时怒意滔天!

离婚,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算是离婚,也轮不到你提!

“离婚?呵呵……你伤害了我最深爱的女人,害我没了孩子,又曝丑闻害得苏氏生意受损,离婚会不会太便宜你?”

忍痛离婚,已经让林若羽痛到窒息,可看着苏迟煜极尽嘲讽的表情,终于忍无可忍。

“苏迟煜,丑闻曝光也要有丑闻可曝,陆之幽她当小三,就应该想到有遭报应的那一天!”

说完这些话,林若羽吸了吸鼻子,用最后的力气,再次抬手去开门,“放我走。”

看着她冷漠的侧脸,苏迟煜那阴鸷的眸子如同嗜血般可怕,冰冷的手指狠狠扯住了林若羽的衣衫。

“你……你干什么?”

“你是我老婆,我能干什么?”说完这句话,他已经粗鲁的扑过来。

痛,撕心裂肺的痛,几乎要把她撕成碎片。

“你放开我……”

强忍的泪水,终于顺着眼角滚落下来,她紧紧咬着牙,唇角的血腥和着泪水流到嘴巴里,这样苦,可她依旧不许自己哭出声音。

他近乎残暴的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时不时在她耳边嘲讽。

“林若羽,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你欠我的,我要你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泪眼朦胧里,她不断祈祷,能够暂时从现实世界里逃出来,只要一会,一会就好。

果然,那些责骂声渐渐淡去,再听不见。

整个身体变得很轻盈,孤零零的飘过漫长黑夜,豁然又打开一扇门,点亮了另一个世界……

六岁的时候,她穿粉色公主裙,提着小娃娃跟在十岁的苏迟煜屁股后面。他将野花别在她发际,说等你长大,我就娶你。

十岁的时候,她不过在跑步时被高年级学生绊倒,得知消息后,品学兼优的苏迟煜上着课将那个倒霉蛋提溜到操场一顿猛揍,得了学生生涯里唯一的处分。

十四岁的生日,苏迟煜拉着她到薰衣草田,送给她一座红墙白瓦的画室,也不过是因为她曾经说梦到一间很美的画室……

十六岁的夏天,她给苏迟煜画像,他轻轻拥她入怀,吻住了她的唇。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初吻……

十八岁的冬天,她还是大学在读的小姑娘,他已经撑起苏氏,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却依旧坚持早上给她送早饭……

她二十三岁那年,他二十七岁,他们订婚了。同年,他因为爆炸事故,生命垂危,再进入手术室之前,苏迟煜拉住她的手让她发誓。

如果为他献血,她将失去她的最爱……

为了让他放心,她发了毒誓。

苏迟煜被推进手术室,一道冰冷的门,将她挡在手术室外。

就是那道冰冷的门,将她的生命,生生分割成两个世界。

她多想永远留在曾经的这个世界,因为,在那个世界里,苏迟煜还爱她……

可现在,她的爱情,已经死了。

苏氏丑闻事件一出,立刻遭到几家竞争企业的联合抵制。

苏迟煜运筹帷幄,通过系列操作,让主流媒体纷纷倒戈,苏氏股票不降反增。

在这一个月期间,林若羽为了躲开苏迟煜,住在苏淮安排的温泉度假村里。

一天午后,林若羽突然晕倒在游泳池边。

当医生拿着报告单走进病房的时候,告诉她一个措手不及的消息!

“林若羽是吧?你怀孕了,怎么还这么不注意身体。”

怀孕!

捏着检查报告,林若羽瞬间石化。

孩子是苏迟煜的,可是苏迟煜根本就不爱他,那他会要这个孩子吗?

孩子是无辜的,再狠心的父母,也虎毒不食子吧……

身边的苏淮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肩膀,目光焦灼,“小羽,你打算怎么办?”

“给迟煜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林若羽慌乱的拾起电话,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她反反复复的拨了许多次,可回应她只有一段似乎永远不会唱完的彩铃。

林若羽的手脚渐渐冰凉,双唇不住颤抖,望着苏淮失神道,“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盯着林若羽几近破碎的脸庞,苏淮故作轻松的拍拍她的肩膀,“最近公司不稳,他整天忙的焦头烂额,要不发信息?他一看见肯定就会回你。”

“对,他很忙,我发信息。”林若羽点了点头,低头编写好信息,又把孕检结果拍了照,才一起发送出去。

“走,楼下有一家孕婴店呢,咱去瞧瞧。”苏淮怕林若羽胡思乱想,刚要拉着她出门,林若羽的手机就响了。

——玛丽私家健康会所3楼,我们单独谈一谈。

林若羽紧蹙的眉微微舒展,拉住苏淮的胳膊,“带我去找他。”

“好。”

从六岁开始,只要是林若羽的要求,苏淮从来都不会拒绝。

跑车越过一条条街道,停在玛丽私家健康会所的楼下。

苏淮将厚外套披在她背上,“对面咖啡店等你,出来给我电话。”

“阿淮,你真好。”不知为什么,林若羽鼻子一酸,俯身轻轻抱了抱他。

苏淮一愣,想要回抱她,可双手抬起来,迟迟也没能落在她背上。

林若羽说完,便走进了会所。

她瘦削落寞的背影,单薄的像一片枯黄的叶子。

不知为什么,苏淮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想要喊住她,却始终没能喊出声。

林若羽刚到三楼,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护士小姐立刻迎上来,满面笑容道,“林小姐是吗?请跟我来。”

尾随着护士小姐,林若羽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门外。

护士小姐指了指房门,“苏先生在里面等您。”

林若羽掌心不由得放在小腹上,挂上一丝笑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正中央,是一张手术台,周围架满了各种各样的医学仪器。一旁的柜子上,还摆放着长短不一的手术刀!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诡异。

“迟煜?是你吗?”林若羽一步步朝男人走去,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

那男人忽然转过头来,还不等林若羽看清他的长相,就已经被对方捂住了嘴巴。

一股古怪的味道瞬间涌入鼻腔,林若羽想要挣扎,但是整个脑袋却越来越沉,四肢也渐渐麻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断断续续的吵架声将她吵醒。

“流掉这个孩子。”

这个女人的嗓音,好熟悉。

另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回应道:“可现在流掉这个孩子,就等于杀人!”

杀人!杀谁!

迷迷蒙蒙间,林若羽艰难的睁开眼睛,用力的晃了晃头。发现自己竟然被绑在了手术台上!

她恍然大悟,方才熟悉的女声,正是陆之幽的招牌嗓音!

“杀人怎么了!这个贱女人该死!你想想清楚,我去打个电话!”

林若羽听着这些对话,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

陆之幽,陆之幽这是想要她孩子的命!

不行!谁也不能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林若羽拼命想要从手术台上起来,可是身体却麻木的没有半分力气。

“不,不可以,我必须保护我的孩子!”她拼命的晃动被缚住的双手,可这一切都是徒劳!

突然,她的手指突然摸到了手术台边的架子。

她记得,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手术刀。

她记得,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手术刀。

有了!

林若羽拼尽了全力,直至手指都快断掉,才终于用指尖捞到一把手术刀。

为了让这具麻木的身体恢复知觉,她反手握住手术刀,狠狠刺向自己的手臂!

殷虹的血,顺着胳膊汩汩涌出。

随着手臂上伤口的刺激,麻木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只觉。

手腕间恢复了力量,她迅速割断了束缚手臂的绷带,然后掏出了手机。

她颤颤巍巍的按动苏淮的号码,刚要选择拨号,门外突然响起女人高跟鞋的哒哒声!

“你想清楚没?你不做我找别人。”

是陆之幽!

林若羽捏着手机,迅速按下了录音键。

“陆小姐,你可想清楚,今天真把孩子流了,苏迟煜很快就会查到你头上!”

“就因为苏迟煜精明,所以才必须趁他在国外快动手。他已经有所察觉,如果他知道这个贱人有了孩子,咱们都带死!”

“可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强行流产的话,很容易发生生命危险。”

“只要你做完这个手术,今晚就安排你出国!”

“哎,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房门再次被推开的瞬间,陆之幽和白大褂大夫顿时傻了眼。

“人呢!”陆之幽冲动手术台边,眼珠里都快瞪出来,看到敞开的窗户,疾步走到窗边,“跳窗了?”

“不会吧,这可是三楼!”白大褂立刻凑了过去。

林若羽躲在门后,见他们俩人向窗外张开,拔腿就朝外面跑去!

走廊里很安静,只有电梯旁的护士站有几个人影。

林若羽不知道医院里还有哪些人是陆之幽的走狗,直接冲进了消防通道。

虽然她跑出来,可是麻醉的劲还没有完全消失,她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眼前的楼梯就像幻影般摇晃。

“额……”她跌跌撞撞的冲下楼梯,赤.裸的双脚就像踩在软棉花上,在拐弯出噗通跌倒在地!

“在这边!快抓住她!”头顶上,突然传来陆之幽尖锐刺耳的嚎叫声!

“宝宝,我们走!”林若羽咬着牙站起来,继续冲下楼梯。

可就在这时,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尖刀剜肉般的刺痛!

高跟鞋跑下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近,“站住!林若羽,你跑不掉的!”

林若羽捂住小腹,用尽全部的力气,拼尽全力的奔向大厅。

大厅里人来人往,看到林若羽赤着脚跑出来,纷纷侧目。

“宝宝,妈妈一定会保护你……”

在众人的目光中,林若羽不顾一切的冲出了会所的大门!

腹部的绞痛越来越剧烈,殷虹的献血从双腿之间流下,林若羽全然未觉,身后留下一串猩红的脚印……

“迟煜,我终于拿到证据了……你这次应该相信我了……”她左手捂着小腹,右手按动手机的发送键,嘴角弯起一抹虚无的笑意。

“听到这段录音,迟煜就信我了,迟煜就会回到我身边……宝宝就有爸爸了……”她喃喃念着,脑子已经一片模糊,不知不觉冲到了马路的中间。

一辆疾驰的保时捷跑车急速驶来,看到路中央身形飘摇的女人时,已经来不及了!

——砰!

苏迟煜登机以后,将合约资料从头翻到尾,可不知为什么,满脑子都是林若羽的影子,胸口一阵发闷。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忘不掉她!

经过几个小时的午夜飞行,苏迟煜到达签约会场。

因为这一次跨国合作意义重大,一切通讯工具不许代入会场。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苏迟煜披荆斩棘,终于拿下合作项目。

等他从会场出来以后,秘书小周颤颤巍巍的将一叠资料递给了苏迟煜。

“苏总,按照您的吩咐,我重新彻查了陆小姐的资料,您猜的没错,她的流产是假的……还有,她是B型血。”

听到这样的消息,苏迟煜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侧头道,“我知道了,把手机给我。”

刚一开机,就有一百多条短信跳出来。最早的是一条语音短信,显示发件是人“小羽”。

苏迟煜眉头微微舒展,按下播放键。

——陆小姐,你可想清楚,今天真把她老婆孩子流了,苏迟煜很快就会查到你头上!

——就因为苏迟煜精明,所以才必须趁他在国外快动手。他已经有所察觉,如果他知道这个贱人有了孩子,咱们都带死!

什么!林若羽怀孕了?!

来不及多想,手机已经像只小怪兽般,狂躁的震动起来。

屏幕上的名字,是苏淮。

苏迟煜犹豫了一下,接起电话,“喂?”

“你竟然接电话了?”电话那头,苏淮的嗓子像是灌了沙子,苍老而沙哑。

一股不祥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苏迟煜沉声道,“什么事?”

“她……死了。”

苏迟煜只觉得脑子阵阵发白,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谁?什么死了活了的。”

“林若羽,她……”苏淮的哭喊声透过话筒,刺入耳膜,“她死了,你开心了吧!”

挂断电话,苏迟煜将手机丢给秘书小周,脸上笑容骤然猛增,声音却在颤抖,“你说苏淮怎么整天没正经,开这种玩笑。”

说罢,苏迟煜径直向酒店门口走去。

不出几步,他高大孤傲的背影猛的一晃,整个人“咣当”栽倒在血红色的地毯上……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一诺倾城不相负,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一诺倾城不相负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