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米佳成越小说全集目录 时间说他还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1-14 甜文小卖铺

米佳成越小说叫做《时间说他还好》又名《我曾被爱情温柔相待》,作者:墨子归,在这里提供米佳成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等米佳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已经不在,盯看着身边那被人睡过的床铺,米佳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精选章节

米佳长这么大还真没怎么见过男人的身子,一直以来都跟外公外婆生活,外公又是个知识分子,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总是衣着整齐讲究的,今天他这突然冒出来,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下意识的就背过身子不去看他,只红着脸说道,“没,没有。”

外公走后家里一直都是她和外婆两个人,自从她父母出事之后,家里跟那些亲戚们的来往也给断了联系,平时家里几乎根本就没人来,来最多的就是陆小小了,不过她也基本没有留宿过,所以家里从来没有准备什么备用的毛巾牙刷什么的。

“那哪条是你的?”身后的成越又问道。

米佳光顾着脸红和不好意思,也没想他这样问是想干什么,直接说道,“天蓝色的是我的。”

“浴巾也是对吗?”

“嗯。”米佳胡乱的点头应下,说道,“我,我先回房。”说着直接头也不回的朝自己的房间快步进去。

见她快步走去然后将门关上,成越皱着眉低头看了看自己,似乎能猜到她那别扭的原因是为什么,嘴角不禁好笑的勾起淡淡的笑意,轻笑的摇摇头。

房间里米佳拿着杂志给自己煽着降火,不经意间转头瞥见书桌上那放着的两盒东西,脸上的热度一下更上升了好几度,几乎是要将她整个脸红得要爆炸了。

那书桌上放着的,分明就是下午成越那家伙到超市买菜的时候顺手带回来的保险套!

想起等下两人就要同床,另外他下午说的那些话,米佳脸红得整个人有些发烫,就算是用杂志煽着那温度也一点都降不下去。

杂志越煽,脸上的热度热,最后米佳恼怒的直接伸手将那保险套拿过开了床头柜的抽屉直接放了进去。

站在窗户旁边,开了窗户让那夜风吹着她的脸,这才觉得整个人不那么热烫。

这才稍稍平复下情绪,房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转头看去,只见成越光、裸着身子,身上仅仅围了个浴巾就这样站在门口。

米佳手上的杂志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那书本落地的声音让米佳猛的回过神来,指着成越有些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成越盯着她看着,朝她过去,边问道,“我怎么了?”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可以……”不穿衣服就出来,而且他身下围的那是什么,那分明是她的大浴巾!

成越低头,看着自己腰上围着的浴巾,解释道,“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那言下之意就是说只能委屈她的大浴巾来充当一下他暂时的蔽体之物。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不能……”不能把她的浴巾围着啊,那是她的贴身之物啊!米佳在心里呐喊,有种欲哭无泪说不出来的感觉。

成越看着她,似乎理解了她那未说出口的话的意思,看着她说道,“如果你介意,那我脱下来掉。”说话间,还真伸手要去解腰间的那大浴巾。

见状,米佳赶紧伸手将他的手按住,忙摇着头说道,“不不不,不用不用,你,你别解开……”

成越任由着她的小手将他的手按住,盯看着她问道,“你不介意?”

米佳连连点头,“不介意,不介意!……”相比起他把浴巾解下来,她当然不介意他就这样把浴巾围在身上!

闻言,成越嘴角淡淡的勾起笑,看着她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那笑根本是有些计谋得逞后的得意。

米佳看着他,这才注意到两人贴得很近,他那温热的气息就在她的耳边,热烫的温度洒在她的脸上,伸手想将手收回,却被他握住并没有打算要放开。

“我,我去洗澡……”两人靠的好近,让她有种莫名的压力,原先脸上那褪下去的热度又开始慢慢回升。

成越握住她的手,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低头看着她,问道,“你很怕我吗?”

米佳红着脸,直摇头,呼吸却因为他靠得太近而变得有些急促加快起来。

成越低下头,让两人这样四目对视着,额头几乎抵着她的额头,两人的呼吸洒在彼此的脸上,热烫得有些灼人。

米佳下意识的往身后靠,可是她退一步,他进一步,两人间的距离从来没有真正拉开,而且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还不够,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腰紧紧将她的腰给扣住,力道有些紧,让米佳根本无从挣脱。

“成……成越……”米佳轻唤,内心里缓缓升起一种不安,有些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嗯。”成越轻轻的应着她,那声音暗哑的有些低沉,将她的手放开,但是那扣着她纤腰的大掌却半点没有松掉力道,另一只手缓缓抚上她的脸,那大掌上常年训练而留下来的茧子划的米佳微有些痒,轻微的疼痛。

米佳看着他,呼吸加重,“我们……我们……”整个人紧张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抚着她的脸,定定看着她的眼睛,轻声在她的耳边问,“害怕吗?”

米佳下意识的点头,然后回过神来又赶忙摇了摇头。

成越她被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有些惹笑,低沉着嗓音问道,“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米佳想了想,吞咽了下口水,还是有些说不出口,只得闭着眼睛微扬起头。

他们是夫妻,这一步迟早要走,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如果真的是今天的话,那么就今天好了,米佳在心里这样暗暗劝着自己。

那表情倒是有一副大义凛然要英勇就义的感觉。

不过她那微微颤抖着的红唇和那因为紧闭而有些闪动着的睫毛,惹得不禁让人有些心悸。

成越有些情动,看着她那微启着的红唇,再也忍不住了,低下头直接将她的唇攫住。

米佳浑身震了下,却并没有将他推开,垂着手紧紧的抓着自己两侧的裤子。

成越先是轻轻的啄吻,然后用舌尖将她的唇抵开,探入她的口内描绘着她的唇形和整个口腔。

米佳对于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紧张的只能垂着手紧紧的抓着自己,

感觉到她的生涩和毫无经验,成越缓缓将她放开,低头看见她那紧紧抓着自己裤子的手,嘴角低笑,轻轻啄吻她的唇,放开那紧扣着她腰身的手,滑下将她的手拉起,贴着她的唇说道,“把眼睛睁开。”

米佳闪了闪眼皮,这才缓缓将眼睛睁开,盯看着眼前的他,还薄薄的带着水雾。

成越看着这样半目含羞的样子,不禁有些心动,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眼。

米佳被他吻得有些痒,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成越知道再这样吻下去估计就该出事了,收住吻改将她轻轻地抱在怀里,好一会儿平复了情绪才在她耳边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我可以等,给你时间准备好接受。”

米佳愣了愣,心里松了口气,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

米佳最后拿了外公生前的衣服给成越换上,因为她真的是没办法就这样对着半裸的他共处一室。

将那衣服给了他自己便拿了换洗的衣物直接进了浴室,因为刚刚的事,整个人整张脸还燥热通红着,开了冷水泼了好几把这才将心中的那份燥热给压降了下去。

对着浴室镜中的自己,不禁有些苦笑的摇头,笑自己有勇气随便找个男人把自己给嫁掉,却到头来竟然没有做好为人、妻子的准备。

再从浴室回到房间的时候成越正靠坐在床上,手中正拿着相册翻看着,听见开门声,抬头看去正好对上门口米佳的眼睛。

米佳穿着件保守的睡衣,长裤长袖的,衣服前面还印着细小的花纹,并不张扬。

见她没有进来的意思,成越终于开口,问道:“不进来吗?”

米佳这才干笑着摇摇头,迈开脚步进来,随手轻轻的将门给带上。

成越重新将目光收回,盯看着手中的相册,说道,“你的照片很少。”

米佳有些不好意思,伸手要去拿他手上的相册,说道:“我不上相,所以很少拍。”

成越避开她的手,“让我看看。”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

他坚持要看,米佳当然不好拒绝,也只能随他,其实她的照片确实很少,除了几张出去游玩的照片,剩下便是什么证件照和毕业照,挺无趣也挺无聊。

将一本相册全都翻看了完,成越这才阖上相册放到一旁,见她坐旁边,问道,“你喜欢画画?”

米佳一愣,有些意外他怎么会知道,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书架上有好几本关于美术方面的书,还有几本素描本。”成越据实说道,刚刚无聊的时候看着书架上摆放着的书,便随手挑了几本看看,却没想拿过来是素描技巧,再拿过来又是世界美术史,索性又拿了几本,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一本是她的素描本,景物,风景,人物各类都有,而且以他一个并不懂画的人看来,画的非常的好。

“闲着无聊画的。”米佳笑笑,伸手拿过那相册准备重新放回到书架上,其实她从小就喜欢画画,只是画画需要的经济成本太大,什么颜料,什么画笔,什么纸张之类的样样都不便宜,她不想外公外婆为了她的兴趣和爱好而花尽所有的积蓄,按部就班的读书然后工作,开始自己赚钱了之后这才重新把那画笔拾起,闲暇的时候描描画画。

并没有关于画画的问题做过多的讨论,成越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外婆刚出院,你又要上班,所以我刚刚托朋友找了个看护,是一位退休的护士,对于照顾刚出院的病人很有经验,我让她明天过来看看,要是可以的话便让她留下来平时我们不在的时候也好照顾外婆。”

米佳转头看着他,有些意外他竟然已经把这些事情给全都安排好,她还想着明天拖人问问看有没有保姆之类的人可以介绍,却没想他想得更细,直接找一个有经验的比什么都强,而且人都已经安排好了。

“你怎么……”米佳看着他,一时间有些说不上话来,说不感动,那就太假了。

“怎么了?”成越不解,问道:“还是说你已经有人选了?有的话那我可以打电话跟那人说取消,这个不是问题。”

米佳忙摇头,说道:“不是不是,我没有人选,原本还想着明天托人问问有没有合适的可以介绍,没想到你都已经安排好了。”

闻言,成越了然的点头,说道,“看来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

米佳也点头,嘴边带着笑,看着他很真诚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这段时间来为我和外婆做的一切。”

又是联系医生又是在医院相陪,想着又托人给外婆找看护,真的如外婆说的,这个男人虽然话不多,表情不丰富,但是真的是太体贴太懂得照顾人了,他的关心全都是细腻到骨子了的,让人感觉到温暖和舒服。

“米佳。”成越看着她,表情似乎有些过于严肃。

“嗯?”米佳轻应着他,不清楚他想跟她说什么。

“以后别再跟我说谢谢和感激,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不需要这些客套的词,太生分了。”成越这样说道,表情很是认真。

米佳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点点头,“好。”

成越淡淡的扯了扯唇,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严肃,伸手有些习惯的揉了揉她的头,说道:“睡吧,不早了。”

米佳点头,看着床一时间还有些别扭和不好意思。

成越转过头朝床走去,掀开被子准备上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又问米佳说道:“后天晚上有时间吗?”

米佳点点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后天是我的一个老首长生日,我想带你去见见他。”成越解释道。

米佳了然的点头,问道:“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成越想了想,说道:“他喜欢收集一些字画。”

“那我明天下班了去看看。”既然是他的老首长,那过生日他们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就过去。

“那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吧,我们一起去。”

“好。”米佳点头应下。

成越掀开被子上床,转头再看过来的时候只见米佳仍站在书架旁边,似乎并没有上床来的意思。

“不准备睡?”

“哦。”米佳尴尬的笑笑,左手抓着右手看着有些扭捏。

成越仰身靠在床背上,看着她问道:“你怕我对你做什么?”

“我,我才没有。”要做什么估计刚刚就做了,她只是,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

以为她是嘴硬不好意思承认,成越说道:“过来吧,我说过你不同意我不会勉强。”

“我知道啦。”被他误会的有些羞恼,米佳别扭着朝那床过去,绕到另一头掀开被子上来,小声的嘀咕着说道,“我只是第一次跟男生一起睡不习惯而已……”

她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是成越听到了,看着她那别扭着背对着她的背影,有些失笑的摇摇头,“我很荣幸你把‘第一次’给了我。”他的话一语双关,讲得米佳羞得脸一下就爆红起来,闷声说了句什么拉过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蒙了起来。

漆黑的房间,只有窗外传来微弱的光线。

床上米佳绷着身子躺在一侧,身子几乎是贴近了床沿,同另一侧的某人中间就隔着一条河似得。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平缓没有起伏。

“砰!——”

黑夜中似乎有东西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然后紧接着是一道痛楚的叫声,“嗷嗷……”

“啪——”

整个房间被点亮,那白炽灯的光线将整个房间照亮,也照出了某人此刻狼狈的身影。

只见米佳正坐在地上,手抱着头整个表情有些说不出的痛苦,甚至眼角都有些挂着泪。

成越翻身下床,绕道床的另一侧走到她的身边,半蹲下身子看着她那痛苦的脸,问道,“没事吧?”

米佳抱着头,因为疼痛眼角还挂着泪,但同时也有些狼狈和尴尬,只摇头说道,“没,没事。”她不知道头上有没有摔出个包,反正现在屁股和头都很疼。

成越轻叹,伸手将她抱起,重新让她躺回到床上,然后坐在床沿,伸手放在她后脑勺轻轻的揉按着,边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就这么让你害怕,非得把自己睡摔下床去也不敢跟我靠近一点?”

“我……我不习惯而已……”突然有个陌生人躺在自己身边,这心里怎么想都怎么觉得别扭。

成越没说话,只是这样帮她揉了好一会儿。

头上的疼痛倒是缓和去了,只是这屁股上的疼痛倒是一点没有减轻,这样坐着正好压着那撞疼了的地方,怎么坐都不舒服。

成越看在眼里,见她扭捏着身子想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却怎么都不得的时候,成越终于开口,问道:“要我帮你揉一下吗?”

闻言,米佳先是一愣,然后看他盯着自己的屁股看着,一下反应过来,忙摇头说道,“不,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揉屁股,那该是有多暧昧,她怎么可能好意思!

见她这样说,成越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绕过床头重新从床的另一侧上来,他重新上床的同时,一旁的米佳下意识的又往身边挪了挪位置。

其实米佳的床并不大,虽然不是什么单人床,但也就一米五的宽,翻一个身就能碰到另一边的人。

成越侧身看着她,说道:“你还想再掉下去一次?”

闻言,米佳尴尬的笑笑,手撑着床朝里面挪了挪。

成越没再多说什么,只淡淡的说了句,“睡吧。”然后伸手去将房间里的灯给按掉。

房间里一下又恢复了漆黑,刚适应光线的眼睛这样突然又一下漆黑一片让人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好一会儿米佳这才在一片漆黑之中适应开来,转头也能大概模糊的看到身边躺着的人的身影。

撑着手让自己躺下,刚刚那一下摔得似乎不轻,屁股这样稍稍碰到都疼得有些厉害,轻抽了口气,米佳侧着身躺着。

只是才等米佳躺倒,黑暗中突然感觉到旁边的人朝她移过来,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某人伸手拉进怀里,甚至被他翻了个身,脸直接贴着他那略有些偏硬的胸口。

米佳下意识的伸手去推,腰却被他紧紧扣住,只听见那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别动。”

“可是我——”米佳想说什么,却被他直接打断。

“你永远跟我躺在床的两边的话那么你永远都不会习惯我跟你躺在一张床上。”成越的声音很轻,低低沉沉的却很有力量。

米佳不敢动,靠在他的怀里能听见他那平和的心跳,只闷声说道,“我只是现在不习惯。”一时间一切都来得太快,她高估了自己的接受能力,不过她会让自己快速的调整过状态来,快快的进入自己的角色之中。

“那就让我抱着你让你赶快习惯适应,我可不想每天半夜起来重新把你从地上抱回床上。”

米佳嘴角抽搐,她怎么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笑意呢?总感觉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在米佳还想着他是不是在幸灾乐祸的时候,只听见头点他问道,“是这里吗?”

“什么?”米佳没反应过来,待真的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脸一下爆红起来,贴在他的胸口只觉得自己的脸热烫的厉害。

他的手正放在哪里?!他竟然在揉她的屁股!!!

“刚刚是摔到这里吗?”成越又问了一遍,手在她的屁股上稍稍用力揉了揉。

米佳推开他,黑暗中瞪着他那模糊的轮廓有些结巴的开口,“你你你……”

“我什么?”黑暗米佳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没有起伏。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米佳怎么了个半天也没有怎么出所以然来,至少甚至连起初的气势都没了,声音都咽咽呜呜直到听不见……

成越轻叹了声,伸手将她重新捞回到怀里抱住,一手按着她的屁股揉着一边轻声说道:“有什么可害羞的,夫妻间不都这样吗?”

米佳不再说话,只是脸红得跟什么似得。

见她不说话,成越又问道,“是这里吗?”

米佳红着脸在他怀里点头,其实除去害羞和不好意思,他的揉的力道真的控制的很好,没一下感觉那疼痛就缓和了许多。

也不知道成越这样抱着她揉了多久,米佳只记得自己起初的时候还紧绷着身子睁着眼睛不敢睡,可是无奈那眼皮重如千金,最后实在是抵不过周公的召唤闭上眼缓缓睡了过去。

等米佳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已经不在,盯看着身边那被人睡过的床铺,米佳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盯着天花板想起昨晚夜里的事,不禁是又好气又好笑。

待床头边的闹钟响起,米佳这才伸手将闹钟按掉翻身从床上起来,换过衣服准备去洗漱,开门出去只见外婆已经起来,正坐在客厅戴着老花镜拿着一本黄历认真的翻看着。

好奇的朝她过去,问道:“外婆,你在看什么?”

外婆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再看哪个日子好,让你跟着成越搬过去。”

米佳无声轻叹,知道外婆执着,便不再多说什么。

再洗簌过出来的时候,外婆还在看黄历,米佳问道:“外婆,你想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不用了,阿越走之前已经给我们做好早餐了。”

米佳朝餐桌那边看去,桌上确实已经放着几碟小菜和油条,一旁的大盘子里还放着几个馒头。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我曾被爱情温柔相待,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我曾被爱情温柔相待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