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沈幼微孟瑾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沈幼微孟瑾西小说也许说来嘲讽

2017-12-27 甜文小卖铺

沈幼微孟瑾西小说叫做《也许说来嘲讽》,作者:二十三年,在这里提供沈幼微孟瑾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清楚记得那是几个月前,她答应了刘君泽的求婚而向孟瑾西请辞,走之前她烧光了所有跟她有关的东西,想干干净净的离开孟公馆里那见不得光的屋子。

精选章节

孟瑾西没有回答,而是坐在位置冷冷看她,无情的眼神里满是痞子味。

“我说了我没有出卖过魏明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折磨我一个人就够了,为什么还要伤害刘君泽!”

沈幼微从来都知道,魏明珠是孟瑾西心尖上的人,对于这样一个杀伐果断的男人,她在离开那刻就放手了,所以才嫁给对自己温柔呵护的刘君泽。

“四月二十日!一封匿名信清楚的描述了她的任务内容!”孟瑾西猛的站起,捏紧她的下颚质问,“这个任务是你最后一次为我探听回来的消息!请问,不是你还能有谁!”

沈幼微脑中嗡鸣,一边回想一边摇头:“不可能,我没有……”

她清楚记得那是几个月前,她答应了刘君泽的求婚而向孟瑾西请辞,走之前她烧光了所有跟她有关的东西,想干干净净的离开孟公馆里那见不得光的屋子。

资料,不可能会泄露!

“沈幼微,你真以为我查不到你身上么!”孟瑾西怒视。

看着孟瑾西的眼神,沈幼微知道,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

明白孟瑾西的脾气,为了不让刘君泽出事,她几乎是用气声,颤抖着恳求道,“我求你。这些事跟君泽没有关系,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求你放过他!”

孟瑾西站起,居高临下的独断宣布,“他娶了你,这就跟他有关系!他对你好让你快乐,这就跟他有关系!”

“你!”沈幼微气急攻心,手边抓了一样东西就朝孟瑾西扔了过去。

孟瑾西不躲不闪,额头上赫然泛了红,他微微一笑:“刘君泽的命,你想好了?”

沈幼微在他的冷静中感受到绝望,缓缓闭上眼,倒在床上苦涩妥协:“你到底想做什么。”

孟瑾西勾唇,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你忘了以前是怎么为我做事的了?”

“你要我做什么!”病房的灯光下,沈幼微的脸,被映照地发白。

孟瑾西轻轻弯腰,薄唇附在她耳畔说出无情地低语,“你说,刘君泽有没有见过你在刀口舔血的样子?”

沈幼微攥紧拳头,眼底的哀色,清晰可见……

孟公馆的地下室。

里面昏昏暗暗,只靠一盏满是灰尘的钨丝壁灯照明。

刘君泽被绑住双手双脚,架在一个铁架上,四周空无一人。

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嘴唇还在轻轻聂诺:“幼微……”

“嘟嘟囔囔什么呢!”

冷不丁的一碗水泼在刘君泽脸上。

刘君泽转头吐了一口血水,语声虚浮:“你是什么东西,把孟瑾西叫来。”

士兵见他敢跟自己叫嚣,举起拳头打在刘君泽的腹部,拳拳带声。

捶打了一会,似乎觉得不过瘾,他呲着牙揉了揉拳头,取下挂在墙壁上的鞭子,唰的一下打了上去。

“啪——!”

皮鞭划过皮肤的脆响,在地下室不停响起。

刘君泽咬着牙握拳憋住,他是一名军人!一名铁铮铮的军人!再苦,再痛,也不能哼!

“皮还挺硬,难怪混上少尉这个位置,来,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东西!”

不远处,军靴在湿哒哒的地面发出声响,有人喊了一声:“少帅。”

声音传到里面,气喘吁吁的士兵赶紧收起皮鞭,跑到一旁立定站好。

孟瑾西的身影从阴影处慢慢走出,人未到,声先响,“刘伯母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走进,看着刘君泽身上的白衬衣血痕遍布,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合在胸前,点了点头:“不错,照顾的还算周到。”

“畜生!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猪狗不如——!”刘君泽怒吼,红了眼眶。

他曾经真心喜欢这位举止优雅又和他们打成一片的少帅,他会开着不轻不重的玩笑,会体贴的为他解围,会一次次的原谅他邀请他。

直到现在,刘君泽都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对待自己,妻子的鲜血像一把利刃刺进他心底,让他疼的无法呼吸。

“那是因为你还不太了解沈幼微。”孟瑾西迈步上前,犀利的目光与他对撞,磁性的嗓音里只有冰冷,“你知道吗?你捧在手心上的女人只是一只手染鲜血的毒蝎。”

“不可能!”刘君泽没有一刻犹豫就否定了他。

他认识的沈幼微,是个容易生气,又容易开心的人,她珍视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也会孝顺他的父母。

至于她以前的身份?刘君泽皱了皱眉,自己就是在孟公馆里遇到的她。

那时的沈幼微穿着光鲜的裙子却眼神落寞,大家都说,这个女人仰望着孟公馆里的少帅,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个人的目光却从不曾停留。

对于这种谣言,刘君泽绝对不信,沈幼微是怎样的人,别人或许不知,但他清楚!

孟瑾西看到他坚定的样子似乎有些气恼,但这种情绪却又转瞬即逝,歪了歪头,痞气十足:“她是什么人,你很快就知道了!希望,她不会让你太过失望……”

幽深的地下室里,不停回荡着让刘君泽歇斯底里的吼叫。

他看着孟瑾西渐行渐远地背影,挣扎着铁架不停呐喊:“孟瑾西,你要再敢伤幼微,我一定会让你下地狱的……你这个畜生!”

“啪——!”

皮鞭的脆响再次在地下室响起,对于这种交响乐,孟瑾西嘴角扬起的笑意表达了此刻的心情。

要知道他会变成这样的恶魔,也都是沈幼微逼的!

孟公馆。

为了救刘君泽,沈幼微说服刘母强求出院。

黑色的渔网礼帽遮住了她还十分苍白的脸色,站在办公桌前,曾今在这里的各种交杂情绪不断将她吞噬,心口的抽痛更是越加强烈。

孟瑾西满意的看着沈幼微,他坐在窗边的软椅上,用下巴指向圆桌上的电话。

“办好这件事,我就让你见他。”

“哦,对了。”他起身走近,白手套摊开,一只碎钻耳环躺在他手心,“这是在那张床上找到的,我想一定是你的。”

沈幼微脚步软了软,强撑着站直,她不敢回想那晚发生的事,否则她会选择立马自杀,或者杀了“他”再自杀。

沈幼微迫于孟瑾西的眼神,她把碎钻接过,暗暗捏在手中,存于心底!

脑海中,曾经刘君泽宠溺的声音回荡在耳畔:“以后你想要多少克拉的?我给你买一个戴在手上,让你沉得连手都抬不起来!”

刘君泽满脸微笑的表情总能让她看到人生的期望与美好,这样纯真善良的男人,她舍不得他受伤,任何罪恶,应该由她承担!

沈幼微抿着唇,裹着黑色蕾丝的手指轻拨出一串号码,通了三次,挂断三次,直到第四次,有人接通却不说话。

“家里人都好吗?”沈幼微表情晦暗的说着暗语。

“我挺好的,想回家看看。”对方回答很平常,听不出任何波动。

“这周六吧,老地方见。”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也许说来嘲讽,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也许说来嘲讽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