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落雨时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落雨时墨小说时光等雨

2017-12-27 甜文小卖铺

落雨时墨小说叫做《时光等雨》,作者:钱多多,在这里提供落雨时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但随即,眼底再次浮现出一抹狠厉,低头,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薄唇轻启,声音森冷:“时欢早就被你害死了,她是时欢的表妹,秦欢。”听到时墨的话,我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不可能——”

精选章节

这些消息一个个的砸在我的脑海里,翁的一声,全世界都变得静寂无声,眼前也是一片黑暗。

“落雨,你应该庆幸,要不是为了让你看一下落家如今的下场的话,你可不会这么轻松简单的从精神病院里出来。”女人狰狞的笑声在我耳边回荡。

我猛地回头,狠狠的瞪着她,竭嘶底里的质问:“是不是你们做的?是不是?”

她收了脸上的笑容,恶狠狠的看着我:“哼!这就是你的报应,是你害了我家欢欢的报应。”

最后,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要后悔的话,就后悔自己认识时墨吧!”

最后一句话,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脑海,一直挥之不去。

后悔吗?

我蹲下身子,开始嚎啕大哭。

………………

在精神病院与世隔绝的这三年,猛地出来后,我还有些不适应,新鲜的自由的空气,固然好,可我却没了家。

落家没了,我撑着身子,在老管家的帮助下,办理好了他们的丧事。

“姑姑。”小侄子兜兜怯怯的看着我,眼里满是陌生。

嫂子走了,离开前,对我说:“落雨,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要不是你,落家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恨我,也对,如今家破人亡,皆是因为我当初招惹了时墨而已。

五岁的小侄子被留下了,他身体从小就不好,生下来就是先天性心脏病,我入狱前他刚做了一场手术,现在虽然好了,但身体到底是不比正常人。

丧事过后,我清算了落家所有的家产,可依旧不够堵上那些窟窿,家破人亡,债台高筑,似乎能把人的身子都给压垮。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卖了,欠下的钱都还没有还完。

最后一栋别墅,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也是落家的老宅,我爸妈在这里结婚,生下哥哥跟我,这里布满了我所有的回忆。

“大小姐,我也要走了。”老管家站在身边,一脸歉疚的看着我。

我知道,从落家落败后,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给他发工资了,他能留到现在,也是因为对落家的情意。

“谢谢你!”我真心感谢他。

若不是他帮忙办丧事的话,我一个人肯定撑不下来,三年前,我大学刚毕业便嫁给了时墨,不喑世事,三年后,我从精神病院出来,经过一番折磨,除了麻木跟身上落下的病痛外,什么都没得到。

“房子已经卖出去了,一会便有人来接手房子,大小姐还是赶快找地方住吧!”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我却是没有一点头绪,社会在进步,三年的时间,已经让我对外界变得很陌生,再经过三年的折磨,我条件反射的不敢与人打交道。

一千多个日夜,精神上跟身体上的折磨已经掏空了我所有的骄傲,现在留下来的落雨,不过只是一个空壳子罢了,何况这空壳子连美貌都没了。

管家刚离开,便有一辆车子驶进了落家大门。

随着车子开进了院落,司机熄火,下车打开车门,一连贯的动作一气呵成。

车门打开,印入眼帘的是一只擦的铮亮的法国高级手工皮鞋,修长笔直的腿从车上迈下来,便是一张如雕刻般的俊美的容颜。

而这人却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人,时墨。

曾经令我魂牵梦绕的容颜,甚至在我受折磨的这三年里,我日日夜夜期盼着他能突然出现,然后带我离开那间地狱。

可这些期盼,在日日夜夜的折磨下,渐渐消弭。

我万万没想到,买落家宅子的人是时墨,而我跟时墨三年后第一次见面是以这样的方式。

“墨哥哥,这宅子好漂亮,以后就当我们的婚房怎么样?”一道欢快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我抬头望去,恰好看到一名长相娇俏的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时墨的身边,自然而然的挎住了他的胳膊。

这一幕,刺得我眼睛生疼。

时墨是个比较洁癖的人,当初也只有我跟时欢能够接近他的身边。

能挎着他胳膊的人,必定是关系很亲密的人,再听到这个女孩的话,我的脸色煞白一片。

婚房?他又要结婚了吗?

“咦!这个是谁?”女孩转过头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刚才若是没仔细听也就算了,等我再次听到这女孩的声音后,如遭雷劈,这是时欢的声音。

再看女孩的神情动作,宛如跟时欢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时欢……”

被掩藏的滔天恨意,在看到时欢的那一刻,在脑海里忽然炸开。

恨意灼热了我的双眼,我松开牵着兜兜的手,直接不管不顾的朝时欢扑了过去。

三年前的落雨是被礼仪调教成的优雅高贵的大小姐,从来不会像疯婆子那样与人厮打,可三年的时间,却足以改变一个人。

在精神病院里的日日夜夜,我从被动虐打,到了能够想办法还击的那一个,打架的手段比三年前上升了数个档次。

“啊!墨哥哥救我……”

“住手……”

时墨一把拉开时欢,一抬脚朝我踹了过来。

我的身子被他一脚踹出,最后重重的落在身后的草坪上。

兜兜一脸惊吓的看着我,扑在我身上带着哭腔喊着:“姑姑……姑姑……”

我的肚子一阵痉挛,空荡荡的小腹,随着伤疤处,痛意蔓延,那里,随着孩子离开的还有我的子宫。

刚才那一秒,我看到时墨缩回去的脚,铮亮的皮鞋泛着森森冷光。

趴在地上的我,只能看到他修长的双腿,再稍微往上,是紧握成拳的双手。

显然,他是怒到了极致。而这原因,竟是因为我想对这个酷似时欢的女人动手。

我看着时墨,突然笑出声来,笑的悲凉:“时墨,你个负心汉,喜欢自己的妹妹,为了跟你妹妹在一起,你们竟然联合弄出这一场骗局,为了你们之间的苟且,你们竟然设计我落家家破人亡……时墨,你会遭报应的……”

“你给我住嘴!”

时墨一脸阴沉的走过来,一只脚直接踩在了我的身上,眼底的暴虐,似乎恨不得把我整个人都撕碎。

我冷笑的看着他:“怎么?被我说中心思,恼羞成怒了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她就是时欢。”

说着,我把目光看向那个女人的身上。

哪怕她改头换面,我依旧认得出来,那就是时欢。

三年来,我日思夜想都想不通的问题突然想通了,是啊!以时欢的性子,怎么可能因为我跟时墨结婚就自杀。

“到现在还死不悔改,看来我对你真的是太容忍了。”时墨的脚尖在我身上重重的捻了下,疼得我一阵抽气。

“时墨,这辈子,我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了你,并且爱上了你。”

我忍着痛意,一字一句的朝时墨说道。

他神色一愣,漆黑如墨的眸子内,闪过一抹挣扎。

但随即,眼底再次浮现出一抹狠厉,低头,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薄唇轻启,声音森冷:“时欢早就被你害死了,她是时欢的表妹,秦欢。”

听到时墨的话,我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不可能——”

我不信,除了样貌外,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时欢,不会错的。

“呵呵,时墨,你当我落雨真的是个傻子吗?”

“落雨,你还是三年前那样,死不悔改,到现在你都不承认自己害死了时欢,你以为这样我对你就没办法了吗?”时墨阴沉的眸光紧紧的盯着我。

“你害的我落家家破人亡,这笔账,我还没找你清算呢!时墨,我不欠你的,是你欠我们落家的。”甚至欠我肚子里孩子的。最后一句,我在心里默默补上。

“这是落家自己不会经营,商场如战场,能力不够,被淘汰是很正常的,就像是王朝更迭一样,这是命数。”

话刚落,就见兜兜不知道何时扑到了我身边,张起嘴巴,就咬在了时墨的腿上。

我惊讶的看着兜兜,他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恨意,一张小嘴狠狠的咬着时墨。

我心里一惊,来不及看时墨的表情,直接把兜兜抱在怀里,用身子护着他。

“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敢伤害墨哥哥。”

秦欢尖锐的嗓音很刺耳,被我护在怀里的兜兜浑身一个激灵,我把兜兜护在怀里,警惕的把身子往后挪了挪。

“他还只是个孩子。”

所幸时墨在我把我兜兜抱住拉走的那一刻,腿已经抬了起来。

然后见他漫不经心的看着我,说道:“你现在还是一个随时会发病的精神病人,并不适合当他的监护人。”

时墨的一句话,便让我如坠冰窖,不管什么时候,他似乎都能拿准我的七寸,然后轻而易举的把我丢向更加绝望的深渊。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我紧紧的护住怀里的兜兜,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精神病患者?没有人比时墨更加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精神病人。

可我没想到,当初为了救我,落家费尽心思帮我弄到的精神鉴定证书,不但让我待在精神病院那个地狱里呆了三年,还让我成了此时被时墨要挟的把柄。

“你欠了落家两条人命,你把落家弄成这样,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时墨,我昔日的丈夫,竟然真的要对我赶尽杀绝,薄情如斯?

“落家的事情跟我无关。”时墨站起身子,整理了下西装的衣领,面上一片寒冰。

如果不是管家跟我说过,落家的败落是时家一手策划的话,我还真容易被他给蒙蔽了双眼。

可我知道,时墨不想承认的话,我说破天他也不会承认。

“我看这个主意很好,要这么可爱的孩子跟着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姑姑生活的话,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危险呢!”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秦欢看着兜兜,用天真无邪的表情说着让人心底发寒的话。

这性子跟时欢一模一样,多少次,我都被时欢用这种天真无邪的面孔给插上几刀。

“墨哥哥,不如把这孩子带到时家怎么样,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可是很喜欢呢!”秦欢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时墨。

看时墨没有反对的模样,我的心陡然下沉。

现在的时家,对我来说,那就是蛇蝎猛兽之地,我又怎么能把他送进害死他爸爸跟爷爷的地方去。

可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根本无法与时墨抗衡。

唯有用那个办法试一试了,想到这,我的手掌紧握成拳,仰头,看向时墨:“你说你不欠落家的,那好,我告诉你,你欠谁的。”

时墨的身子顿了下,漆黑的眼眸内闪过一丝迷茫。

我心底愈加发寒,才过去三年而已,时墨竟然就忘记了那个流产的孩子。

“你欠我的,欠我们孩子的,三年前,因为你,它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没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时光等雨,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时光等雨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