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陆云欢顾景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陆云欢顾景曜小说人生得爱须尽欢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陆云欢顾景曜小说叫做《人生得爱,须尽欢》,作者:千千结,在这里提供陆云欢顾景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陆云欢不客气的反驳,她冲到男人的面前,一双满是悲伤和愤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男人,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终究不属于自己。顾景曜突然有些不敢和她对视,模糊的记忆中,这个女人的眼睛总是清澈干净的。

精选章节:

陆云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她被推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盛装打扮的苏颜端着红酒杯笑吟吟的看着狼狈的她。

“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顾总的情人,太粗鲁了”。

“请小姐责罚”

苏颜摆摆手,“行了,时间不多了,东西准备好了没?”

陆云欢警惕的看着他们。

“苏颜你要干什么?”

陆云欢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房门,悄悄的往后退去,却被人看透一把挡住了身体,那人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她的额头狠狠的磕到了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手里的手机也摔了出去,发出碰的一声,摔坏了。

不等她回过神,下颚就被一把捏住,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被灌下一大杯高浓度白酒,陆云欢被呛得眼泪直流。

等到被放开,陆云欢立马用手扣自己的喉咙,除了阵阵干呕反胃,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苏颜,你给我下药?”她狼狈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女人,心惊于她的明目张胆,“你就不怕被人知道,外面那么多人!”。

“谁会相信你的话呢?”

苏颜惊讶,“既然你已经猜到了,哼!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吧”。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苏颜恨极,她回来的这几个月,顾景曜表现出了对这个女人的恨意与不屑,可是五年了,她却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明明顾景曜有的是手段可以逼走这个女人,他却没有。

苏颜不相信男人,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做的安全,她就不相信,陆云欢没了清白,顾景曜还会不会看她一眼!

——

“有没有人在,帮帮我,有没有在外面......”

陆云欢面色潮红的趴在门上求救,或许是这里太过偏僻,或许是苏颜防范的紧,总之,没人听到她的敲门声,也没人来救她。

“张总,人就在里面,您好好享受”。

“哈哈,好说好说”。

陆云欢原本听到脚步声还在激动终于有人来了,不想却听到这些露骨的话,她的脸色瞬间白了下去。

不行,这是奔着她来的啊!

陆云欢拖着酥麻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往阳台跑去。

开门声响起,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咬牙忍耐着,急的眼泪流满了脸颊也不自知,突然,她看向了隔壁的阳台。

“小美人你不要命了,快点下来让我好好疼爱你”,张总挺着肥腻的肚子终于发现了陆云欢,他邪气满满的看着整个身体都已经挂在了窗外,正探身往隔壁阳台爬的女人,伸手往她的腿上抓去。

“你别碰我,不要碰我,再碰我就跳下去!”

“我真的会跳下去,我是顾景曜的女人,你要是碰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嘿嘿——,小美人快下来吧,隔壁阳台全封闭你进不去”,张总说完突然又脸色一变,阴沉沉的一把抓住陆云欢的小腿将她从窗户上拖了下来,肥腻的身子压了上去,一巴掌甩在了陆云欢滚烫的小脸上,“你真不乖,这种小情趣不要的好,太危险”。

陆云欢心里的恐惧再也忍耐不住,她疯了似得挣扎拍打对方,“放开我放开我,景曜救我.....救救我啊!”

“谁来救救我......你不要碰我!”

她的挣扎张总一时压制不住,他不由觉得脸面难看,又是害怕被人听见,今天的事情成了是他的艳遇,不成他其实也没什么损失,只是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你口口声声喊着顾景曜,可他却在和其他女人亲密,我来的时候还看到顾总和苏小姐在宴会大厅里,你喊了也没用!”

说完决定速战速决,他抬起陆云欢的脑袋就往地上砸了两下,陆云欢的喊声一顿,她痛的呻吟出声,绝望下,她闭着眼睛抓住张总的手臂一口咬上去,仿佛仇人一样,用上了全力,张总痛叫一声一把甩掉她,一双淫邪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她,抬手就在她脸上扇了两巴掌。

“你们在干什么!”

顾景曜那熟悉的冷淡声线如救世主般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陆云欢使劲眨眼睛,待眼里的晕眩去了些,她定定的看着顾景曜,陆云欢朝他伸出手,“救我景曜,救我.......我被下药了......你救救我!我怀孕了,我们的孩子,你带我走吧,我想回家......”

“这是误会啊顾总,是这个女人自己吃药勾引我,她说你要订婚了她也可以找男人了,刚才她哭成那样就是点小情趣罢了,我......”

“闭嘴!”

“滚!”

顾景曜的眼神冰冷刺骨,看着他的样子仿佛再看一具尸体,张总诺诺的住了嘴,摆摆手满脸冷汗的跑了出去,心里却不住的下沉。

本来以为简单的事情,居然惊动了顾总,张总努力回想着那个将他带过来的侍应生,却不安的发现,他想不起来了。

“陆云欢,你果真下贱,竟然连这种货色都能下的去嘴,你让我恶心的想吐”。

“怎么,是我平时没喂饱你?”

陆云欢蜷缩在地,药力发作再加上身体上的伤痛,让她憋屈,“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

“......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想要我怎么信你!”

顾景曜握紧身侧的双手,脸上的表情越发冷酷无情,“你说你怀孕了,可我记得我的措施做的一向很好,这个孩子是谁的?刚刚那个男人吗!一个野种!”

“是你的,顾景曜你的——”

陆云欢气红了眼睛,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这个男人恶毒的话语,拖着无力的身体扑向面前一身整洁的男人,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胸膛上,哭音颤抖的骂他,“顾景曜你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承认,不管你相不相信,它就是你的孩子!”

“两个多月前你喝醉了,你告诉我一个酒鬼到底要怎么记得做措施?五年了,我想当一个妈妈,顾景曜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但它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说它是野种?你不要他,我要,它有妈妈,不是你口里的野种!”

陆云欢被这两个字刺激到了,她没有爸爸,从小到大,被人叫着野种长大,那种屈辱的滋味,不应该落在她的孩子身上!

手被拽住,陆云欢的力气突然就没了,她软软的靠在顾景曜的身上,她抬头看他,却看到他看她的眼神,像在看垃圾一样。

不要这么看她,她是个人啊,他还是不信她!

“顾景曜,我后悔了,为了爱你我失去了自我,没有尊严的活着,五年了,就是一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可你的心比石头还冷硬,我做什么你都看不见,不!其实你根本连看一下都嫌烦”。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我忍了下来,因为我一直期待你爱上我的那一天,你手捧着求婚的戒指,亲手为我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从此心甘情愿的被你囚禁一生......”

“但是现在一切都成了笑话,你订婚了,结婚的对象不是我,苏颜抛弃你五年,她一回来你就和她求婚,以后还会结婚......我又一次成了全海市的笑话......我累了顾景曜,不爱你了,我成全你们,这个孩子,我会带走”。

“它不需要父亲!”,就像她一样,平安长大。

“说完了?”顾景曜捏住她的双颊,迫使她抬头,深邃复杂的眼睛紧紧地的攫住她的双眸,呼吸一窒,心脏顿顿的疼痛,“一切是你开始的,结束我说了算,陆云欢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确定离了我你活的下去,还有你小姨,她的药费你负担的起,嗯?”

“我会安排人来给你做流产手术!”

顾景曜的话一句一句的落入她的耳里,陆云欢在绝望与药力的双重折磨下,终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的悲痛和愤恨,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陆云欢发现自己在医院。

她无视虚弱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摸上肚子,仔细感受了一下,幸好,孩子还在。

病房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你醒了?”

陆云欢抬眸看去,眼前的人她认识,齐墨,顾景曜的好友,也是苏颜的朋友。

“不说话?那你就听着吧”,齐墨撇她一眼,眼神怪异又怜悯,“你的身体可以做引产手术,景曜已经吩咐过了,只是——,算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我的孩子,你们凭什么不顾我的意愿给我手术,顾景曜既然不承认它,为什么非要打掉它!我不是她的妻子,他没有全力这么做!我要去找他!”

陆云欢挣扎着坐起身,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她要去找顾景曜。

“你们放我出去!”

“我们只听顾总的话”门口的保镖一脸冷酷的将她推进病房,房门在她面前被重新关上,“你别为难我们”。

“开门啊”。

齐墨抱着手臂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淡定的说道:“不要白费力气了,顾景曜决定的事情,没有谁能阻止,连我也不行。”

“齐墨我求求你,它真的是顾景曜的孩子,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它还小,它什么都不知道,它是无辜的,你帮帮我吧,帮我把顾景曜叫来......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挠了挠耳朵,齐墨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有些歇斯底里的女人,“你居然求我?”

陆云欢拼命点头,她知道这人看不起她,可现在她没办法了,这里只有齐墨可以帮她了啊。

“你等着”,齐墨看不得一个女人如此的苦求,打开门出去了。

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顾景曜。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满脸的烦躁,不愿意看她一眼,“我没想到你这么有心计,居然把有孕的事情告诉苏颜,让她受刺激晕倒你满意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苏颜她是心虚了,她给我下药陷害我,这是她的报应!”

陆云欢不客气的反驳,她冲到男人的面前,一双满是悲伤和愤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男人,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终究不属于自己。

顾景曜突然有些不敢和她对视,模糊的记忆中,这个女人的眼睛总是清澈干净的。

“你害死了我和苏颜的孩子,你的孩子就该为我的孩子赎罪”,顾景曜烦躁的抽出烟点上,他很少抽烟,可最近他的烟瘾犯了,每每见到这个女人,他的情绪就平静不了。

“可它也是你的孩子!”陆云欢歇斯底里的朝他喊叫,“顾景曜,为什么苏颜说什么你都相信,我说什么都是错?我什么都不要,你放我走吧......”

“走?没我的同意,你哪里都去不了!”

僵持间,病房的门被大力的推开,顾景曜的秘书拿着手机匆匆走了进来。

“老板,苏家大少打电话过来,苏颜小姐开车过来的路上出了严重的车祸,情况危急,她需要大量的输血”。

顾景曜狠狠的盯着他,“车祸?”

“是的”,秘书恭敬的地垂下脑袋。

“这就是报应,人在做,天在看,苏颜坏事做多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哈哈——”,陆云欢指着顾景曜嘲笑,“是不是特别心痛?苏颜可是特殊血型,不快点过去,恐怕见不到她最后一面了”。

听着陆云欢恶毒的话语,秘书的头越发的低了下去。

“你倒是提醒了我,带上她,走”。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