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温安年凌司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温安年凌司熠小说何必予我空欢喜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温安年凌司熠小说叫做《何必予我空欢喜》,作者:东泽长宫主,在这里提供温安年凌司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凌司熠看着温安年额头上的青淤,最中央呈现深黑色,刺痛了他的眼眸。为了秦子皓的孩子,她竟然用死来威胁他!他恨得要崩溃,一切无法挽回,他也无力面对,只有摧残,不断摧残,好让自己有一丝痛快。

精选章节:

凌司熠眼眸空了一瞬。

“好,好。”

他慢慢直起身来,语气冷寒到了极致,仿佛也冰封了自己的所有感情。

“那么,我就让你痛!”

浑身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他累了,不用求证什么,只有报复。

他是男人,外表坚强,可是躯壳下却伤痕累累,这些,她都看不到。

等他离开,温安年瘫倒在了地上,神色凄苦,对不起,对不起……

你说,我的孩子卑微不值,那么,如果再加上我呢?

她艰难地直起身体,望着虚空,子皓,我坚持不下去了,月谷会拼力保住你,请原谅我自私一次吧。

“凌司熠!”

她最后喊出这个名字,泪眼婆娑,笑得肩头都在颤抖。

为了避免她再想不开,玻璃瓶和器械一类的东西都被收走,可是都挡不住一个一心求死的人。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墙冲了过去,额头重重地磕在墙上,溅出一抹血迹。

所有的意识都被抽空,她无力地倒了下去。

凌司熠听到声音,进入病房,只看到这样的一幕。

他瞳孔一缩,眼眸变得黑沉,抱起她,冲到抢救室。

秋月谷立刻为温安年展开抢救,“幸亏她的力气小,不然这一撞,只怕是留不住的。”

凌司熠看着温安年额头上的青淤,最中央呈现深黑色,刺痛了他的眼眸。

为了秦子皓的孩子,她竟然用死来威胁他!

他恨得要崩溃,一切无法挽回,他也无力面对,只有摧残,不断摧残,好让自己有一丝痛快。

“凌少,真的要这样吗?年年也受了很多苦,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对她宽容一点吧。”

秋月谷看向凌司熠,眉头紧蹙。

凌司熠脸色没有一丝松动,“背叛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她有好下场。”

“年年并不是……”秋月谷差一点脱口而出真相,只是忍住了,“她还爱你的,只是一时冲动犯了错,这不该是你把逼入绝境的理由,你们这样的境地,分开,看开最好。”

“呵。”

凌司熠只觉得好笑,“她的背叛,是我这辈子好不了的痛,无法淡去的耻辱,这还只是开始!”

秋月谷暗暗心惊,这个男人真的是恶魔,爱的时候执着深情,恨的时候疯狂变态,年年遇上他,究竟是福分,还是劫难?

温安年苏醒过来,只感到一阵头疼,大脑沉重得无法运转,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原来,她还是没有死得成么?

“你在遗憾自杀没有成功?”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安年一个激灵,对上男人慑人的眼眸,她知道,她将要面对的,一定很惨很惨。

可是看到他的瞬间,她却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激动,这样的情绪,像一颗水滴坠入大海,无影无踪。

“对,很不幸又看到你。”

她无奈一笑,“凌司熠,你可不可以让我安心一点?”

凌司熠似乎已经习惯她的无情,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你让我不得安心,还想让我成全你么,温小姐,你还是太天真了,你用野种来逼我就范,我更留不得他!”

他叫来医生,却不是秋月谷,“现在,就把她的孩子流掉。”

温安年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尽管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即将失去亲生骨血的痛,还是让她承受不住。

医生没有片刻的犹豫,就把温安年绑在手术台上。

“开始!”

麻醉药还没有开始起作用,凌司熠冷冷下令。

他,要让她痛得很彻底,撕心裂肺,却只能生生承受着。

温安年心里像碎了胆汁,苦涩得无法形容。

死死地看着男人,眼里只有无边无际的悲哀。

命运伸出罪恶的手,一步步把她推向深渊,不管什么,都是她的宿命,她挣不脱,反抗不了。

冰冷的器械深入体内,把胎儿钳碎,再一块块夹出来,她痛得浑身痉挛,豆大的汗水不断从额角滴落,五官扭曲,两腿间鲜血淋漓。

紧咬的牙关终于无法承受,松开,发出让人耳不忍闻的惨叫,她的手拼命向虚空抓着,却什么也抓不住。

凌司熠看着那样的场景,心脏骤缩,呼吸都要凝滞。

可,这是她应该领受的惩罚,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仅仅皮肉之痛,比起椎心泣血的背叛,算得了什么?

白诗依进入手术室,看到这一幕,吓得脸一白,依偎在凌司熠的怀中,“司熠,好残忍呢。”

可是美眸却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她多次想进秦子皓的重症监护室,都被凌司熠的手下拦住,她对付不了秦子皓,心情非常不爽,看到温安年正在承受这样的折磨,一下子倍感痛快。

经过这一关,她要解决温安年,轻而易举。

“乖,别怕,多有趣啊,是不是。”

凌司熠嘴角勾起,饶有兴致地欣赏着,眼眸却比子夜还要漆黑。

如果不是她背叛,现在她已经成了凌太太,他们带着大婚当日的期许,一起走向未来。

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个吃不够的荡妇毁了。

温安年在剧痛中晕厥了过去,眼睛大大地睁着,仿佛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不肯瞑目。

凌司熠站在手术台旁,窒息的心口很久没有缓过来。

“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

如果我不好,你为什么不说?

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为你改变,为你做一切一切。

但你偏偏采取了我最痛恨,最无能为力的方式。

秋月谷被打晕在办公室里,她一头雾水,可是等她进入手术室,看到浑身是血的温安年,她一下子明白了。

“年年……”心疼地抱起温安年,落下了泪水。

她的呼吸很微弱,要不是她来得及时,她只怕是没救了。

刚才施手术的医生进来,脸色微微一变,凌少是扔下了话,要把温安年救过来,可是白诗依允诺给她一笔钱,要她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温安年死掉。

没想到这个时候,秋月谷出现了。

“秋医生,这个病人归我管。”

不客气地走过去。

秋月谷冷冷地盯着她,“梁医生,如果病人出事了,我会报警,说你耽误治疗,有害命的嫌疑。”

那个医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秋月谷把人带走。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温安年才苏醒过来。

她又从鬼门关逃过一劫,她多么希望就这样死在手术台上。

上天让她活着,就是为了不断折磨她吗?

“年年,把药喝了吧,这是我专门给你熬的。”

秋月谷端进来一碗汤药,坐在病床边喂温安年。

温安年才喝一口,就呛出了泪水,一颗又一颗,源源不尽。

“月谷,我不喝了,我想静静。”

“这个孩子本来是应该要流掉的,这样你才有更多的机会,年年,不哭。”

秋月谷抱了抱温安年,“你把心态调整过来,我们一家努力战胜病魔,等你好起来了,就告诉凌司熠真相,你们还可以重新在一起,嗯?”

温安年目光一亮,她忽然有了新的动力,想到从前的幸福时光,她羡慕曾经的自己。

秋月谷负责其他的病人去了,她靠在枕头上,手抚向肚子,心中的痛苦无法言喻。

可是,她不怪他,虽然他很残忍,可都是她逼的。

如果她好起来了,他们就可以再续缘分吗?

温安年闭上眼,嘴角弯起,那么,让她再赌一次吧。

“温安年,我真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笑。”

白诗依来确认温安年死了没有,看到她好好的,她眯起了眸子,十分不悦。

温安年看着她,眼里流露出一丝讥讽,“是啊,你希望我闭眼,希望我悲惨,就是不希望我笑,因为你怕我,怕我抢走司熠,对不对?”

白诗依挑眉,手摸上了肚子,“现在,你想抢也抢不掉了,因为我已经怀上了司熠的孩子,哎呀,他天天都要,我现在才怀上,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呢。”

温安年身体如遭雷击,僵住。

她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丝信念就这样被击溃。

她以为,她还是有希望的,可是一切都晚了。

“是吗?那么,祝福你。”

温安年脸上很平静,心却在颤抖,那种感觉,痛得要流血。

凌司熠进入病房,正好听到这样的对话。

她已经连别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这种事情都不关心了吗?是啊,她只稀罕和秦子皓的孩子。

“诗依,你有了身孕,最好不要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免得晦气。”

揽着白诗依的身子,心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眼眸晦暗莫测。

他强行流掉了她的孩子,还要说她晦气么。

温安年心中苦涩,胃那儿传来一阵扯疼。

凌司熠看她垂着眼,怒火蹭蹭往上窜,他讨厌透了她这样的冷漠。

把白诗依安顿好,他再一次推门,粗鲁地把温安年拽起来。

“有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死了更好?”

手一挥,秋月谷刚才端来的热气腾腾的中药都洒在地上。

温安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泪水弥漫。

除了心酸,还是心酸。

“我也希望我可以死了,可是你不成全,我也没办法啊。”

凌司熠眼眸更黑,把她压在墙上,“你以为我不敢?”

温安年头被撞疼,苦笑,“凌少,如果,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你还会恨我吗?”

凌司熠微微愣了一下,转而冷笑,“所有的事实,就摆在眼前,除了你的虚伪,还有什么是假的?”

他三下五除二,扯下来她身上的衣服,把她扔到狭窄的病床上。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