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凌西薄言川小说曾以为你是我的眼免费阅读全文 十四月夜曾以为你是我的眼小说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凌西薄言川小说叫做《曾以为,你是我的眼》,作者:十四月夜,在这里提供凌西薄言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凌西苦苦哀求,“不要……不要……”薄言川听不到她的喊声,他的双眼泛着红光,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在把凌西的裤子尽数褪去之后,毫无前戏,粗鲁的进入她的身体。

精选章节:

凌西住了三天的医院,就嚷着要出院。

她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也不喜欢这样孤寂无聊的生活,最主要的是,她想回到那个家看看,薄言川是不是已经带着他的妻子住进去了?

医生护士们只敢拦着,也不敢对她怎么样,这么弱不禁风的身子,万一再把她给伤着了,穆南天还不把他们的皮给剥了?

主治医生见实在没办法,就给穆南天打了电话。

穆南天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匆忙赶过来。

“你们都出去吧。”

医生护士们如释重负,陆续离开。

凌西知道是穆南天下的命令,摸索着抓到他的胳膊,“穆先生,我的病已经好了,不需要住院了,你快跟他们说说,让我出院。我不要住在这里,我要回家。”

穆南天是真的不想伤她,可不得不提醒,“那个家已经有了新的女主人。”

凌西的大脑“嗡”的一声,好像被雷劈中。

纵使早就这样想过,可真的到了这一刻,心还是痛的要命。

她可怜巴巴地说,“我才是言川的妻子,我们有结婚证,那个女人有什么?我要去告她,我要去告她……”

穆南天将她拦住,“你现在已经不是薄言川的妻子了。他动用关系,已经和你把婚离了。”

凌西没站稳,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怪不得这几天薄言川没再派人来骚扰她,原来,他已经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就私自否定了她的身份。

凌西哭了好一会,还是嚷着要出院。

她一定要去那个家看看,什么都没了,总得留点念想不是。

穆南天坳不过她,只好带她去了那里。

薄言川没在,家里只有温如玉一个人。

“南天,你怎么来了?”温如玉似乎要出门,正巧和穆南天以及凌西撞个正着。她完全无视凌西,只和穆南天打招呼。

凌西听到温如玉的声音,连忙扑过去,“言川呢,言川呢?”

温如玉别开她的手,“我老公上班去了,你找她什么事?”

她故意将老公两个字咬的很重。

凌西的心被狠狠刺痛了,老公,是啊,薄言川现在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

“我回来拿点东西。”她退回穆南天身边,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这里没有你的东西。”

“不可能……”这里有她太多的东西,沙发、桌子、床单被罩……三年,她在这里住了三年,这里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她的味道。

温如玉凝视着她,笑道,“以前是有,不过昨天我老公已经让人把你碰过的、踩过的、用过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出去了。你要是想找,就去垃圾房找吧。”

凌西摸索着就往垃圾房走,穆南天似乎有话想对温如玉说,但最终只是张了张口,就去找凌西了。

垃圾房里的东西堆成了小山,臭气熏天,凌西仿佛什么都闻不到,爬在垃圾堆上摸索着。

这里有很多玻璃渣子,她的手被割破了,可她顾不得疼痛,依旧在没命的翻找。

穆南天实在看不下去,将她一把拽了起来,“你什么都看不见,到底在找什么啊?”

“不要你管。”凌西倔强的将穆南天推开,继续爬在垃圾堆上翻找。

穆南天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跟这个疯女人一起发疯,帮着她一起寻找,还不知道她到底要找什么?

后来他发现,凌西每次摸到四四方方的东西时,就要摸索好一阵子,他似乎有些明白她要找什么了。

终于找到了,是薄言川和凌西的合照。

照片中,薄言川搂着凌西,两个人笑的那么甜蜜,嫣然一副热恋情侣的样子。

这张照片是薄言川追凌西的时候拍的,也是他们在一起时唯一一张合影照片。凌西非常珍惜它,小心翼翼的收着,每每想薄言川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也是这张照片,让她时时回味薄言川当初追她时的那些甜言蜜语,她总是告诉自己,薄言川是爱她的,他一定会实现当初的那些诺言的。

女人就是这样,容易把谎言当真。

穆南天把照片放进她手里,“你要找的,是这个吧?”

穆南天都没告诉她那是她和薄言川的合照,但凌西就是很确定这是她要找的东西。

这张照片她看了三年,摸了三年,上面有多少纹路,她都清清楚楚。

她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放在心口,那里好疼,好疼。

用尽浑身的力气,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还是没能留住薄言川。

失去了,这就要失去了,没有薄言川的日子,以后该怎么过?

“你受伤了。”穆南天去拉她,却发现凌西的身子软绵绵的,一点支撑力也没有,被他这么一拉,顺势就倒进他的怀里。

他下意识的用胳膊环住这个瘦弱的身子,不让她掉下去。

凌西喃喃叫着薄言川的名字,脸颊红的发黑。

穆南天伸手在她额头摸了一下,好烫,又发烧了。

他抱着她,飞奔向车子的方向,路上碰到温如玉。

“南天,你们……”

穆南天仿佛没听见温如玉的叫声,将凌西送到车子上,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哗啦”一下驶了出去。

凌西的高烧是因为术后感染引起的,很麻烦,消炎药用了很多,就是不见退烧。

医生说,很可能是她没有求生意识,心里上抗拒醒来,所以才会这样。

穆南天看着那张憔悴的脸,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他给薄言川打电话,“言川,凌西病了,很严重,医生说她没有求生欲望,你能不能……”

“她的事情跟我有关系吗?”薄言川冷酷无情。

穆南天火了,“不管怎么说,你们曾经是夫妻。”

“你也说了,是曾经。还有别的事情吗,没事我挂了,很忙的。”

“嘟嘟嘟。”

穆南天真想把电话摔了。

来到凌西床前,穆南天把目光落在被凌西死死拽在手里的照片上。

哪怕烧成这样,她也不忘把这张照片死死拽着。

薄言川在她心里,真的就这样重要?

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吗?

既然这样,那他就夺走凌西最后一点眷恋。

他将照片从凌西手里硬拽了出来,尽说些刺激她的话,“薄言川现在是别人的老公了,你什么都没有了,连照片也被他毁了,他就是不给你任何眷恋他的机会……恨吗,那就赶紧醒来,报复他……”

在穆南天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这样的话之后,凌西的手指终于动了动,紧接着,睫毛也动了……

穆南天如风一般冲出去,“医生,病人有意识了……”

凌西又一次被穆南天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这个男人,真是不省事。

重新活过来的凌西没再寻死觅活过,她出奇的平静,乖乖配合治疗,按时吃药,再加上穆南天天天带大补汤来,把她补的白白胖胖的。

恢复了气色的凌西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倾城的容貌,惹的无数男人围在绯色外面,只为了一睹她的芳容。

穆南天着实被这样的惊世容颜震撼到了,想来薄言川应该是眼瞎了吧,才会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一次次把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一个礼拜后,凌西的身子彻底康复,可以出院了。

穆南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我一个人住,家里空房子很多,你可以去我那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凌西落下感激的泪水,惹的穆南天手忙脚乱,幸好,凌西看不到。

他发现自己很可能是喜欢上这个倔强而又痴情的小女人了,每次看见她哭,他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

他决定找个合适的时机向凌西表白,这么好的女孩,是该有个好男人好好疼她。

如果日子就这样继续下去,也挺好的,可现实总是不让人安宁。

穆南天遇上一点小麻烦,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没时间顾及凌西。

凌西鬼使神差的又来到她和薄言川的家,看不见,但就是想站在门口,感受一下薄言川走过的地方留下的气息。

偏不巧,就撞上薄言川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薄言川平日里工作时间,很少回家,今天走的匆忙,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落在家里了,走到半路又返回来取文件,就撞上凌西了。

他像狡猾的猫一样,无声无息走到凌西身后,一把从后面抱住她的身子。

凌西拼命挣扎,“放开,放开我……”

薄言川的脑子里突然迸射出一个邪恶的想法,他压低嗓音,爬在凌西的耳边低低的说,“别动,打劫。”

“我、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钱都在我的口袋里,你放过我。”

薄言川将凌西口袋里的钱尽数掏走,却没有急着离开她的身子,而是将双手从衣服下伸了进去,抓住那两颗饱满的山峰。

霎时间,小腹酸胀,浴火在体内乱窜。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好像突然间就有了一种魔力,能在分分钟间撩拨起他的浴火。

跟温如玉结婚这么久了,他只做过一次,还是草草了事。

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不错的泄欲工具送上门来,岂能不好好利用利用?

薄言川捂着凌西的嘴巴,将她拖到花园里。

他尽量模仿强奸犯的样子,野蛮的撕扯凌西的衣服。

凌西苦苦哀求,“不要……不要……”

薄言川听不到她的喊声,他的双眼泛着红光,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在把凌西的裤子尽数褪去之后,毫无前戏,粗鲁的进入她的身体。

怎么以前从来没发现,这女人那里这么紧,夹的他好舒爽。

他奋力进出,每一下都顶到底。身下的凌西在他猛烈的冲击下,发出凄惨的叫声。

他越发感到兴奋,抓着她的双肩,每一下都用尽了力气。

凌西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撞碎了,心也要被撞碎了。

她麻木的躺着,直到那个强奸犯完事,把那个恶心的东西从她的身体里褪去。

她突然抓起身旁的树枝,疯一般朝着强奸犯的身上插下去,“你去死,你去死……”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