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凌西穆南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凌西穆南天小说曾以为你是我的眼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凌西穆南天小说叫做《曾以为,你是我的眼》,作者:十四月夜,在这里提供凌西穆南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可偏偏那个该死的穆南天又让医生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死了,薄言川就彻底是别的女人的了。”凌西恨死这个穆南天了,总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精选章节:

“咔嚓”一下,凌西用尽浑身的力气从纸箱里冲出来。

“薄言川……我才是……你的妻子……”虚弱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见,没人注意到她,除了穆南天。

凌西踉踉跄跄走向舞台,撞了人、磕了自己,人群跟随她的脚步,渐渐都把目光转到她身上。

她听不见,也看不见,只是一遍遍重复着那句话:“薄言川……我才是……你的妻子……”

终于,她没力气再走了,脚步一晃,跌坐在地上。

凌西连忙去摸结婚证,哪里去了,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她不知道,结婚证是被穆南天捡起来了。

穆南天打开结婚证,假装吃惊,“言川,这个……”

结婚证正对着投影仪的方向,凌西和薄言川的结婚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人群顿时唏嘘一片,议论纷纷。

薄言川的脸上一片乌云密布,“来人,把这个疯女人拉出去。”

进来两个壮汉,拖着凌西就往外走。

凌西挣扎着,用尽浑身的力气嘶吼,“薄言川,我才是你的妻子,你今天所有的成功,都是我用屈辱和尊严换来的。你怎么能那么狠心,你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那个女人威胁你的是不是……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那一通嘶吼,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霎时间,仿佛身体被抽空,意识飘散。

她,晕了过去。

两个壮汉停下脚步,有些不知所措,“薄先生,她晕了……”

“扔出去!”薄言川怒吼,脸色铁青。

可不知为什么,他的目光一直定格在凌西身上,直到两个壮汉拖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婚礼如期举行。

凌西费尽心思设计的一切,没有对薄言川造成任何影响。倒是她自己,发烧严重,再加上那天突下暴雨,她在雨中爬了几个小时。最后,还是穆南天把她送到医院的。

反反复复,高烧一直不退。

凌西想,自己怕是要死了吧。

死了好啊,一了百了,也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可偏偏那个该死的穆南天又让医生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死了,薄言川就彻底是别的女人的了。”

凌西恨死这个穆南天了,总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可这招激将法就是管用,凌西咬着牙挺了过来。

第四天,薄言川命人送来离婚协议书,并让人转告她一句话:不签字,就让绯色的所有人去死。

绯色是凌西以前工作的地方,虽然不喜欢那里,可总有些人是她的眷恋。

她不能自私到为了自己的幸福,就断送那些人的未来。

她只是很心痛,薄言川为了离婚,竟然用这样的方法威胁她。

他对她,真的是厌恶到了极点吧!

一只大手捂在离婚协议书上,是穆南天,他说,“你不能签字。”

凌西无力地掉着眼泪,“就算我现在不签,以后也会签的。薄言川会用尽办法对付我,他怎么折磨我都无所谓,可我不能让别人为我牺牲。”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穆南天居高临下看着她,“已经三个月了,孩子都成型了。”

凌西一下子就傻眼了,孩子,盼了三年,怎么就在这个时候降临了?

等等,除了前几天那次,薄言川已经很久没碰她了,哪来的孩子?

三个月……

三个月前,她被薄言川强行灌了很多酒。酒里面下了药,晕晕乎乎,有个男人爬在她身上……

她一点力气也没有,被那男人折腾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醒来,有个猥琐的胖子躺在她身边,她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薄言川卖了。

三年来,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凌西不敢去记。

以前,每次事后她都会吃药,可是那一次,她的眼疾发作,在医院躺了好几天,竟把吃药的事情忘记了。

没想到,竟然有了那个胖子的孩子。

她不要别的男人在她身体里播种,不要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凌西狠狠捶打小腹,要把那个让她感到耻辱的孩子打掉。

穆南天不明所以,将她的胳膊抓住,“你干什么?孩子没了,你拿什么挽回薄言川的心?”

挽回?呵呵,怕是薄言川知道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对她会更加恶心吧。

凌西挣脱穆南天的手,语气十分坚定,“我要把这个孩子打掉。”

“为什么?”

“他不是薄言川的孩子。”这几个字,凌西羞于说出口。

穆南天是个聪明人,什么也没多问,转身离去。

他帮凌西联系了妇科医生,手术定在当天下午。

凌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在穆南天的搀扶下,一步步来到手术室。

医生要给她打麻药,她没让。

那个可怜而又无辜的孩子,即将被冰冷的器械搅成肉泥,他一定很疼很疼吧……

凌西想用这样的方式弥补那个可怜的孩子,但愿他来世能投个好人家。

手术台上,当冰冷的器械被送进凌西身体里,“咔嚓咔嚓”着将她肚子里的小家伙搅成肉泥时,凌西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身体、五脏六腑,也正被冰冷的器械搅着。

她哭了,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那个可怜的孩子。

她突然好狠薄言川,若不是他,这个可怜的孩子就不会来到她的肚子,也就不会在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的时候,就被搅成了肉泥。

医生把她推出来时,她的眼睛因为流泪太多,肿成了核桃。

“很疼吧?”穆南天以为她是疼哭的。

凌西不想说话,将头扭向一边。

薄言川派来的人催了一次又一次,“什么时候能签字,薄先生还等着呢。”

凌西一把抓起离婚协议书,砸到来人脸上,“滚,你给我滚!”

有穆南天在,那人不敢放肆,怏怏离开。

没多久,薄言川就气势汹汹杀到医院,完全不顾一旁穆南天,将凌西从床上揪了下来,“贱人,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你还想怎样?”

“你能把我的青春还给我吗?能把我的尊严还给我吗?能让我的眼睛复明吗?能让……那个可怜的孩子,重新活过来吗?”

说着说着,眼泪滚滚而下。

薄言川怒意更甚,“什么孩子?”低头,瞧见凌西的裤子上染了血,便什么都明白了。

“要怪就怪你自己,给你准备的药你不吃,不就是想怀孕吗?然后用你的可怜来威胁我,让我同情你?你的如意算盘打的未免也太好了,可惜我不吃你这套。”

“哈哈,哈哈。”凌西疯狂的笑,眼泪却疯狂的流。

她努力别开薄言川的手,却因为失去重心,整个人连带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

薄言川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

“薄言川,在你眼里,我原来是这么的卑鄙不堪,要用这样狠心自残的方式,来留住你的心?那你可曾感动过,哪怕是一点点?”

她努力想要找寻薄言川的脚,被他厌恶的躲开了。

“果然被我猜对了,为了达到目的,你还真是不择手段。你觉得我会感动吗,我只会觉得你更加让我恶心罢了。”

恶心?

你把她送上别人的床时,可曾想过她被人糟蹋时心里有多恶心?

凌西努力寻找,终于抓住他的裤脚,“薄言川,你当真以为我那样很辣无情?那个孩子是我身上一块肉,他被人生生从我肚子里拽出来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疼?我要是真想用他威胁你,何必要把他打掉?”

薄言川终于肯屈尊蹲下,却是拽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扬起来,“或许是你良心发现,也或许,是你知道,即使用这样的方法,也挽回不了我的心,所以你决定……另谋高就?”

薄言川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神落向穆南天。

凌西看不见,不知道他那句话是针对穆南天,她只是很心痛,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在薄言川眼里,她就是一个心机女。

这三年来所受的委屈,他何曾询问过一句?

“我要是想另谋高就,还用等到今天?你该知道,当年追求我的人有多少,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你强……”

“啪”的一声,凌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言川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段屈尊人下的日子。

更讨厌,别人说他是靠女人取得今天的成就的。

凌西笑的更加疯狂,原来他薄言川也是有软肋的,还以为他是铜墙铁壁呢。

“不爱听?那你别听啊,现在就走。”

薄言川将牙齿咬的“咯吱”直响,手上加大力气。凌西被掐的直翻白眼,一旁的穆南天终于看不下去,“言川,杀人是犯法的。”

薄言川从疯魔中回过神来,一把将凌西推了出去。

他走了,很决绝。

凌西爬在地上,哭的很无力。

薄言川娶了温如玉,就铁了心要和她离婚。她本已做好放手的打算,可那个孩子的到来和离去,将她这三年来的委屈和不甘全都勾了出来。

她终究又舍不得了,哪怕用这样让他恶心厌恶的方式,只要能留住他丈夫的身份就好。

穆南天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不由得叹息,“何必呢,你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凌西将头埋进膝盖里,“可是真的到了那一刻,才发现要放手好难。”

穆南天给她盖好被子,“你该多向我学习学习,得不到,就放手。”

“如果你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愿意为了他放弃你的尊严、你的幸福、你的一切,甚至,为他哭瞎双眼,你还能说放手吗?如果你能的话,那我要恭喜你了,你还没被爱情禁锢。”

穆南天看着那张苍白而又倔强的脸,没来由的感到心酸。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