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黎子萱沈墨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黎子萱沈墨寒小说忘记爱情来临过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黎子萱沈墨寒小说叫做《忘记爱情来临过》,作者:十四月夜,在这里提供黎子萱沈墨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墨寒似乎酒醒了一些,踉跄着走到黎子萱面前,白了那两个没用的女人一眼,“啪”的一下,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巴掌。

精选章节:

黎子萱喜出望外,连忙又说:“两位,我可以给你们再加一千万,你们给我作证,沈墨然没死,好不好?”

“那不行。”其中一个保镖很坚决的摇头。

另外一个似乎有所动摇,但被同伴瞪了一眼,便打消了那个念头。

黎子萱猜测,他们肯定是有所顾虑,才会拒绝合作。

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自己的安全有所保障了。只要命还在,揭露沈墨然的丑陋嘴脸,是迟早的事情。

后半夜,一具被划烂了脸的尸体被送进停尸房,沈墨然大大咧咧从这里走出去。

这具尸体将代替沈墨然被火葬,从此以后,沈墨寒将认定黎子萱是杀死沈墨然的凶手。

他的如意算盘打的是真好,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黎子萱,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黎子萱前所未有的淡定,因为,她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完美计划。

翌日,沈墨寒亲自来接沈墨然的尸体去火葬。

黎子萱伸手挡在尸体面前,用无比虔诚的态度说,“墨寒,墨然的离去,我也很伤心。他这一走,你们兄弟就永远见不上面了,你不想留点关于他的念想吗?”

沈墨寒凝视着眼前的小女人,昨天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今天就变得这么冷静,这么好心了?

不过,她的话倒是给他提了醒,是该留点然然的东西做个念想。

“留点头发吧,好保存一点。”黎子萱“好心”提醒。

她这般“一切都是我的错”的态度,让沈墨寒放松了警惕。

留了点头发,尸体就被拉走了,黎子萱被强行带到火葬场,看着沈墨然的尸体被送进火炉里。

沈墨寒要她忏悔,忏悔什么,忏悔自己不该这么执着吗?

沈墨寒,你怎么那么傻,你那个弟弟,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黎子萱心很痛,她爱的男人,太需要保护了。

葬礼结束,黎子萱早已疲惫不堪,怏怏着哀求沈墨寒能不能去看看爷爷。

沈墨寒大抵是太累了,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管她。

黎子萱一路狂奔,终于来到爷爷的病房。可是,却没有见到爷爷的影子。

恰巧这时,董浩进来,黎子萱又哭又喊,“董叔叔,爷爷呢,我爷爷呢……”

“老爷没事,转到普通病房去了。”

黎子萱捂着嘴,“吭哧”一下笑了。

站在病房门口不敢进去,怕惹爷爷生气。

黎常青终究心疼她,让她进去了。

“萱萱,爷爷不知道你跟墨寒到底怎么了,我只知道,女孩子,一定要找个疼自己爱自己的男人,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沈墨寒……不是能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放手吧。”

黎常青语重心长的说。

黎子萱难过的想哭,爷爷是她唯一的亲人,连她都不支持自己,这条路,变得更加难走了。

她紧紧抓着爷爷的手,泪眼婆娑,“爷爷,再给我点时间。”

“这天底下的好男人那么多,你干吗非要吊在沈墨寒那棵树上?”年轻人的思想,真是不能理解。

因为,他是沈墨寒,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沈墨寒。

陪伴了她二十多个春秋,怎能说放手就放手?

黎子萱抿抿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爷爷,您好好养身子,我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是大人了,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黎常青叹息一声,“要是工作上的麻烦,我才不会担心,可是,萱萱,你在沈墨寒面前,还不如三岁小孩的智商,你叫我怎么能放心?咳咳……”

轻轻拍打着爷爷的背,黎子萱很心疼,再也不提沈墨寒半个字。

临近傍晚,沈墨寒派人来问她,回家不?

家,一个原本温馨的地方,对黎子萱来说,却像噩梦一样。

黎常青拉着黎子萱的手,咳的气都喘不上来了,“萱萱……不要回去。”

黎子萱做不到。

那里有沈墨寒,那是他和沈墨寒的家,不管沈墨寒愿不愿意,法律上,他们已经是夫妻了。

黎常青坳不过她,索性也不说什么了。

他这个孙女的性子他太了解了,一旦她决定要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就像,她当初把他的儿子送进大牢时,那样的决绝无情。

可是,她又能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一个女孩子家的,竟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内做出了他十多年都没有做出的成绩。

她简直就是商界奇才,没有她,黎家永远不可能出人头地。

黎家生出这样的后代,也不知是福是祸,她能带给你无上的荣耀,也就能带给你无尽的耻辱。

黎常青想的头疼,不敢再想了。

回到家。

沈墨寒没在,女佣被换了,还多了几名保镖,不用想,肯定是来看守黎子萱的。

她压根就没想过逃跑,这几个保镖的存在完全就是多余的。

黎子萱拿出女主人的姿态,让女佣去做饭,然后给沈墨寒打电话,“你在哪?”

“你管的着吗?”沈墨寒的声音醉醺醺的。

隐约间,有女人谄媚的笑声。

黎子萱眉头紧皱。

挂了电话,她要出去,被几名保镖拦住。

他们软硬不吃,黎子萱实在拿他们没办法,气呼呼回了房间。

望着诺大的玻璃窗,她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从窗户翻了出去。可这里是二楼,要从这里下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她把床单拽下来,拧成一股麻绳,一端拴在窗户上,一端垂下去,顺着溜下去。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生疏的很,下落的时候也没考虑过冲击力的问题,直接把脚给扭了。

她就那么拖着受了伤的脚,一瘸一拐,从豪宅走到人流量大的地方,拦了一辆出租车。

脚背肿的老高,高跟鞋夹脚的很,只能把鞋脱了。

这双鞋是GF限量款,九万多元买的,是她为结婚精心挑选的,可沈墨寒从来没正眼看过一眼。

“送给你老婆吧。”

司机接过鞋子,连连道谢。

下车,连车费都没要。

“黎总,加油!”司机莫名其妙的说。

黎子萱和沈墨寒的事情,现在已经是虞城人饭后闲谈必不可少的话题,这个司机认出黎子萱,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感谢的是,他没有嘲讽她,或许是因为对那双鞋的感恩,或许是他相信黎子萱。不管怎样,这一局简单的话,让黎子萱动容了,鼻子酸的厉害。

绯色酒吧。

以前,沈墨寒经常来这里,带着她和沈墨然。

沈墨寒喜欢唱歌,抒情的、摇滚的、高音的、低音的……不管什么歌,经过他喉咙,总能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的黎子萱一刻也不想把目光挪开。

而现在,沈墨寒左拥右抱,嘴里哼哼着下流的歌曲,双手还在两个性感女郎身上一阵乱摸。

黎子萱一瘸一拐着走过去,一边一下,将两个妖艳贱货推开。

话筒被蹭掉了,沈墨寒暴怒,看到是那张让他憎恨的脸,愤怒变成了讥笑。“沈太太,你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到这来干什么?想看我有没有背着你偷腥?我就偷了,你怎么着?”

沈墨寒说着,伸手搂过那两个妖颜贱货,“吧嗒,吧嗒”,一人亲了一口。

亲完,继续唱歌,那么陶醉,那么忘我,仿佛黎子萱就像是空气一般。

她忍受不了这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样子,更忍受不了他的冷漠和无视。

她甩着胳膊,“啪啪”两下,打的那两个妖艳贱货嘴角冒血,伸手便要来打她。

黎子萱昂首挺胸,将脸迎向那个想打她的女人,“你打我一个试试?”

女强人自带的气质,把那个女人吓到了。

黎子萱是母老虎,虞城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女人终究是害怕了,弱弱退回沈墨寒身边,“嘤嘤呜呜”地哭,“沈总,你看,我这脸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你可要替我做主啊,要不然人家以后都不理你了。”

另外一个女人连忙附和,“还有我啊,人家这脸这么嫩,哪能经得起那么大力的一巴掌。沈总,我也要你为我做主……”

沈墨寒抬着微醺的头,笑呵呵的说,“她打你们,你们不会打她啊。”

“可是……”

“怕什么,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我让你们打,你们就打。”

黎子萱傻愣愣的站着,万万想不到这样的话居然是从沈墨寒嘴里说出来的。随便打?他当她是什么,一条流浪狗吗?

两个女人有了沈墨寒撑腰,顿时来了气势,挽起袖子,凶神恶煞的朝着黎子萱走过来。

抡起的胳膊划过空气,发出“呼呼”的风声。

在那一巴掌险险要落下来之前,黎子萱一把擒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的胳膊,凌厉的眼神,仿佛一把利剑,将她女人可怜的自信抹杀的干干净净。

猛的一推,女人被甩了出去,另外一个女人傻愣愣的看着同伴,扬起的手,僵在半空。

黎子萱是母老虎,老虎的脸,不是谁都能碰的。

沈墨寒似乎酒醒了一些,踉跄着走到黎子萱面前,白了那两个没用的女人一眼,“啪”的一下,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巴掌。

别人不敢打,他沈墨寒敢。

他不但要打,还要羞辱她。

他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扬起来,“你这么气势汹汹的杀到这里,不就是想让我回家,做丈夫应尽的义务吗?我满足你!”

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抓向黎子萱的领口,暴露出胸口雪白一片。

黎子萱大惊失色,“墨寒,你不能这样……”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