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叶离简明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叶离简明深小说你是一场繁华一场空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叶离简明深小说叫做《你是一场繁华一场空》,作者:一梦,在这里提供叶离简明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简明深垂眸看了我一眼,眼底似乎多了些什么,可是我知道那并不是对我的赞扬。反而,是一种讽刺。

精选章节:

再次醒来,感觉浑身都痛。

随之而来的就是消毒水的味道,很是难闻。反正我是闻不惯这个味道,想来,也没有人应该问的惯这股味道吧。

我感到很是颓废,很是悲哀。

沈清清又给我摆了一道,而我,也就上了沈清清的道。我怎么能够傻到这种程度呢?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可是,我没有孩子了,怎么还会这么的愚蠢?

呵呵。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我的心思越发沉了。

就在此刻,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吃力的从桌上拿起电话,一看来电显示的妈的,我鼻子莫名一酸,接起了电话。

“喂,妈。”

我本以为妈是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的,可妈一开口就是质问:“你怎么回事?怎么被开除了?”

妈是怎么知道的?我心下恍然,赶紧编了个借口,搪塞着,“妈,你听谁说的啊?我没有被开除啊!”

电话那头的妈说道:“是沈清清打电话过来说的!说你偷了客人的东西,被开除了!”

沈清清!

我握紧了手机,咬牙切齿。

妈又继续不停质问着我,我解释道:“妈,和朱淮离婚之后我就没有见过沈清清了。她说的话怎么可能相信呢?更何况,我怎么会偷别人东西呢?”

“我看啊,八成是见钱眼开了!”

传来的这声是大嫂的声音,我看,她不仅仅是膀大腰圆,而且这嗓子也很辽阔。

我心下冷笑,再次解释道:“妈,我没有被开除。我现在还在忙呢,今天晚上的客人挺多的,我就先挂了。”

我用这个借口挂掉了电话,握紧了电话,恨不得撕碎了沈清清那个贱人!她怎么能这样呢?

我实在不敢相信,她蛇蝎到这个地步,真叫人难以置信。

本以为妈会对我有一丝丝的关心,可是,就连一丝丝都没有。真令人失望透顶。

我不止无数次问过自己,到底是亲妈还是后妈?

结果,是亲妈。

亲妈?亲妈?

如果真的是后妈,我都要笑醒了。可话又说回来,妈一直对弟弟的事情对我耿耿于怀。

弟弟……

我感觉自己活的真的挺悲哀的,真的挺悲哀的了。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

我苦笑,后背的痛感随之传来。“嘶~”沈清清下手也真是极其狠的,我根本就没有料到她会有这么一出,也根本就没有想过她竟然已经恶毒到了如此地步。这就算了,竟然还打电话给我妈。

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的……

“你醒了。”

耳畔忽然传来简明深冷冽的声音,我莫名觉得心底一暖。

当时简明深专门叫了经理,替我解释了我根本就没有偷沈清清项链的事情,也一直保护着我,我真的很感激。

我抬起吃力的手来,擦了擦眼泪,很真挚道:“谢谢你,简先生。”

简明深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忽然,他言道:“叶离,嫁给我。”

什么?

简明深怕不是疯了吧?

嫁给他?这是什么操作?

我一时之间真的反应不过来,苦笑了两声,看着简明深道:“简先生,你可能是觉得我太可怜了吧。或许,也是我自己幻听了。”

可简明深再一次格外笃定的重复道:“你没有幻听,我要让你嫁给我。”

“简先生。”

我微微笑着,下一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叶离,嫁给我。”

简明深又一次这般。

我的心更沉了,简明深怕不是疯了吧?

娶我这样的一个女人?看来,他真的是疯了。

我看着简明深,有些苦涩道:“简先生,很感谢你救了我,替我解围。可是,这件事情怕是你开玩笑吧。”

简明深看着我的神情也多有一变,眼中似乎蕴藏着笃定,他又一次道:“叶离,我没有开玩笑,嫁给我。我帮你报仇。”

听到报仇两个字眼,我的心立马泛起了涟漪来。我看住简明深,不太确信的问着他:“报仇?”

简明深微微颔首,十分笃定道:“对,嫁给我,我帮你报仇。”

报仇,对,我的确是要报仇。

要让朱淮和沈清清那对狗男女也尝到痛苦的滋味!要让他们两个人知道,我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可以捏的!

可是,同时简明深的话我也不太敢相信。

因为简明深于我而言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的人而已,甚至彼此都不了解,他又为什么要帮我呢?

我盯着简明深看了好一会子,还是不太确信问道:“你真的会帮我报仇?”

简明深看着我的眼睛,十分确信道:“你嫁给我,我帮你报仇。”

简明深又一次笃定的回答,我也信了简明深。

可是,为什么简明深一定要让我嫁给他?我迷惑不解,问道:“所以前提条件是我必须嫁给你是吗?”

简明深那双眼眸中没有一点温情,问着我:“你想报仇吗?”

“想。”

我想!我真的很想!

我恨不得将朱淮和沈清清那对狗男女碎尸万段!

所以,我答应简明深。

简明深冷冷启唇,冰冷道:“既然你想报仇,那就别问那么多。”

我勉强撑着身子从病床上起来,抬眸看着简明深,没有任何犹豫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简明深快人快语道:“好,我立马吩咐人去安排婚礼的事情。”

我一听,总觉得有些太快了,因为有一些事情需要周转,而且,真的太快了。我看着简明深,蹙眉道:“先等一等,虽然我报仇心切,但是,在考虑考虑其他时间吧。”

“大概多久?”

简明深问。

我皱眉,想了一阵子,才回答着简明深:“我先回一趟陈家吧。”

简明深看了看我,微微锁眉道:“这几天你怕是回不去了,先在医院好好养伤吧。婚礼当天,我希望你可以艳压群芳。”

不知为什么,听他说这句话心里一暖,也有些莫名的心酸。

是啊,我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呢?还能怎样呢?

我无依无靠。

可既然简明深向我抛了这束橄榄枝,我就会答应简明深。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住院的这几天时间,都是简明深在照顾着我。就连陈家人的一个影子都没有见着过。

他们只知道让我赚钱还债,根本就不体恤我的死活。

也真是可笑之极。

中午的时候,简明深带着自己熬得鸡汤来了医院。他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却依旧是那么的干净整洁。果然,帅的人不论穿什么都是帅的。他将保温盒打开,一股子扑鼻的香味钻进我的味蕾。

只有两个字,好香……

简明深将鸡汤端到我面前,言道:“喝点鸡汤。”

“嗯,谢谢。”

我接过来,还是道谢。

我和简明深之间几乎是相敬如宾的,毕竟,我和简明深只不过是在合作而已。我为了复仇,可是,简明深呢?

这个人心底藏了太多的秘密,我也猜不透,或许,这辈子都猜不到简明深一个怎样的人。

喝鸡汤的时候,一直在打量着简明深的神色。他的神色一直没有变过,永远都是那一个表情,很冷漠。

我喝完鸡汤,简明深将帕子递了过来,我依旧道了声谢谢,才接过了帕子来。接触的这几天下来,发现他真的是一个井井有条的人,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很干脆。

简明深收拾保温盒的时候,突然问着我:“好些了吗?感觉头还痛吗?”

这是关心吗?

我有些不太敢确信,简明深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有些害怕。我愣了一会后,才回答着简明深,“好很多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简明深低沉“嗯”了声,没再说什么话。

果然,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简明深根本就没有在关心我,只不过是随口问了句而已。看来,真的是我脑补的太多了。

简明深将保温盒收拾好,又看向我,言道:“下午再睡一会吧,明天我帮你办理出院手续。”

我点点头,回答道:“嗯,好。”

简明深没在说什么,就离开了。

简明深刚刚离开,陈家的电话就来了。我真的是极不情愿接起这个电话的,因为一旦接起这个电话,肯定又是陈家人劈头盖脸的一顿。可是我不接起这个电话也不好。

再三犹豫,我还是挂掉了电话。

可没一会,陈家人又打了过来。一会一个,就像是催命一样。

我没办法,只好接起了陈家人的电话。刚一接听,电话那头立马传来大嫂的骂声,“你都多少天没回家了?!是不是又去外面找野男人了?啊!叶离!你可真是死性不改啊!这才几天?你就原形毕露了?怪不得朱淮和你离婚,原来你就是那样的货色!”

听着大嫂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我只觉得讽刺。沈清清到底是给陈家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明明前几天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样?

我急忙解释道:“大嫂,我没有。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嫂一声打断:“别解释了!我告诉你叶离!你出去惹一身骚别让我们陈家给你背锅!”

“啪”的一声大嫂挂了电话,我的心也跟着惊了一下。

简明深第二天帮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后,我就回了陈家。当我踏进陈家门的那一刻,就听见对我的议论了……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进去,唤了声,“大嫂,大哥。”

大嫂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讽刺道:“还知道回来啊?这些天又去跟哪个野男人厮混了?追债的人都讨上门了!你的钱呢?钱带回来了吗?”

大哥看着我几乎像是在看着扫把星一样,我现在自卑到根本就连头都抬不起来。

大嫂一上来就问我钱钱钱,我被KTV给开除了,又哪里来的钱?

我一时之间回答不上来,大嫂直接起身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了唯一的五百块,捏在手中,又数了一下,满脸的嫌弃,说道:“你这大半个月就挣了这么点?我们陈家是养闲人的吗?”

大嫂太过于斤斤计较,而我又不能够反驳,只好找借口解释道:“大嫂,工资还没有发。”

大嫂冷笑一声,突然将音量提高了几倍,道:“工资还没发?是被开除了没给发钱吧!”

“没有……”

我的回答实在是很虚,心里头也虚。

因为我确确实实是被KTV给开除了,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再加之沈清清又暗中做鬼,KTV怎么可能给我发工资?

大嫂似乎是一听我这么虚的回答立马就来了劲,又是一顿乱骂:“没有?还说没有呢?我们可是都知道了!你早就被KTV给开除了!这么些天你没回陈家,是去了哪里?”

“我,我……”

我总不可能说是被沈清清打伤了,然后住了这么些天医院吧?

那样说出来,可能要被大嫂骂死了。

大嫂一脸刻薄,又咄咄逼人道:“怎么?回答不出来了?是不是出去和野男人鬼混了?是不是?看来沈清清和我说的都没有错,你就是个当小三的料!就是个妖精!”

我一听到大嫂说沈清清立马就来了气,声音也跟着大了些,有些微怒反驳道:“大嫂,我没有!我没有出去和野男人鬼混!”

大哥一听,立马站起身来冷冷盯住我,指着我警告道:“哎呦呵,竟然还跟你大嫂顶嘴了。别忘了,你吃我们陈家的,住我们陈家的,就给我把嘴巴管好了!别蹬鼻子上脸!”

果然是怕老婆,妻管严。

我也只能呵呵了。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这什么道理!

我看着大嫂和大哥,神情格外严肃,沉声道:“大嫂,大哥。说话也得讲究个分寸吧?我一没偷二没抢更没有你们口中说的那样,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辩解?”

大嫂一听,立马就笑了起来。好像是我真的说了一个笑话一样,“哎呦!真是笑死人了,你赶紧先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吧!还要为自己辩解?你倒是要辩解什么啊?你根本就没有可辩解的东西吧!”

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句话是对的,我也不打算和他们解释什么了,说道:“算了,和你们说也是对牛弹琴。清者自清,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我直接回了房间,懒得和他们纠缠什么。

第二天我打算去找了简明深,刚出门,就被大嫂一把拉住了胳膊,上下打量着我,一副盯贼似的模样盯着我,又开口质问道:“你穿成这样,又是要去哪里?我看见门口停了辆车,是不是来接你的?”

听着大嫂的话,我心沉了沉。门口停了辆车?

我自己也有些疑惑,甩开了大嫂,疾步去了门口,就看见门口真的停了一辆车。纯黑色的,不是跑车,更像是商务车,可这牌子真是让我大跌眼镜。我想着,不应该是来接我的吧。可回头又一想,这里住着的人又有几个是有钱的呢?

正当我疑问之时,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我拿出手机来看,是一条信息,是简明深发过来的。我点开内容,只有简短两个字“上车”。

我心莫名慌了一下,捂了捂胸口。将心定下来后,才向车旁走去。大嫂忽然又一把握住了我的胳膊,又是带着咄咄逼人的口气质问着我,“是不是来接你的?我说叶离,你是不是真的榜上了大款了?”

我又拉开了大嫂的手,眼中有些闪躲,沉声道:“不是,大嫂,你多想了。我有点急事,就先走了。”

“哎,叶离!我话还没说完呢!”

眼看着大嫂就要追上来,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疾步过去,立马拉开车门上了车,又很是急忙对简明深道:“赶快开车吧!”

简明深没有回答我,却开动了车子。

“哎,叶离!叶离!”

听着大嫂的声音渐渐长远,我才安心了些。我顺了顺心口,幸亏及时上了车,不然不知道大嫂还会怎么样?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后,我这才想起来要问简明深,“我们,是要去哪里?”

简明深漠然答言:“去看婚房。”

什么?

我没听错吧?我有些诧异,问道:“去看婚房?”

简明深低低“嗯”了一声。

看来,我没有听错,是要去看婚房。这样的速度快的让我有些措不及防,可我又深深的疑惑。

可我已经答应过了简明深不会再问,那么我就不会再问什么。

只希望,尽快可以摆脱这一切,早日复仇!我要让朱淮和沈清清付出代价!让她们加倍奉还!

这么想着,我心底更加肯定了。

简明深将车停下,我才回过神来,问他:“到了吗?”

简明深还是低低“嗯”了一声,多余一个字都没有。

我准备下车,可简明深忽然道:“尽快从陈家搬出来。”

我点点头,回答着简明深,“好,我会尽快的。”

我看了一眼简明深,仿佛看见了他眼底藏着的无尽深渊和无边黑暗。可纵然如此,我也迈出了这一步,踏入了他所编织的深渊……

我下车一看,这可是南城地段最好,最贵的房子。简明深带我来这里看房?是不是来奢侈了一些?他到底多么有钱?伴随着心底的疑问,我有些诧异的问道:“是这里的房子?”

简明深“嗯”了声,答言道:“确实是这里的房子。”

我抬头看了一眼简明深,他的眸色不惊,平静的可怕。可于我而言,我就连踏进这里的勇气都没有,沮丧低下了头,声音如蚊道:“可是这里的房子很贵,不是我可以买得起的……”

紧接着,简明深冷冽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我只有颔首应声道:“好,我明白了。”

简明深看了我一眼,还是十分漠然道:“走吧。”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跟在简明深后头。

可简明深似乎对我还是有所不满,冷冽而漠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既然是演戏,就要演的像一点。”

我愣了一下,恍惚间才明白了简明深的意思。有些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挽上了简明深的胳膊。

简明深垂眸看了我一眼,眼底似乎多了些什么,可是我知道那并不是对我的赞扬。反而,是一种讽刺。

我一直小心翼翼挽着简明深的胳膊到了售楼处,也没敢放开,唯恐简明深又对我不满什么。

进去售楼部后,立马就有一位售楼小姐迎了上来。她的脸上挂着职业笑容,问道:“两位是要看房吗?”

简明深“嗯”了一声。

售楼小姐带着职业笑容又询问道:“不知道两位是要怎样环境和价位的房子?”

“有阳光,最贵的。”

当简明深这六个字一出口,我差点以为简明深是一个暴发户。可仔细想想,他的字里行间并没有炫耀之意,而是一种冷然。

售楼小姐一听,两眼发光,赶紧道:“二位请跟我来。”

售楼小姐带着我和简明深到了VIP休息室,一个一个的给简明深介绍着。简明深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十分优雅。看似他是在倾听,可实际上,他眉宇间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我在一旁就像是一个吃瓜群众一样,为了缓解尴尬,我一直不停在喝着水。忽然,简明深就将话题转向了我,说道:“我太太喜欢什么样的,让我太太选吧。”

“好的,先生。”

售楼小姐赶紧又转向我,微笑道:“请问女士您看中了那套房子呢?”

我有些为难,看了一眼简明深的脸色。他的脸色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没什么变化。我只好挑了一套阳光极佳,按照简明深要求来的房子,回答道:“就这套吧,阳光好些。”

售楼小姐听见我的回答,皱了皱眉,又问着简明深:“先生您看呢?”

简明深扫了一眼,道:“找个阳光极佳的,价格最贵的。”

售楼小姐又是喜笑颜开,答言道:“好的,先生。”

我脸上不由得多了些尴尬来。

因为,我挑的是一套价位偏低的房子……可是,这里的房子价位最低的也得一平方两万左右了。

从售楼部出来,简明深也一直都是黑着脸的。我想和他道歉,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直到上了车,我才要开口道歉,却被简明深一言打断:“想让别人看的起你,你自己必须要自信。想要复仇,更要自信。我要最贵的,是想让你清楚,你值得。不要再被那些人嚼口舌了。”

我闻言,心底莫名觉得一暖,可回答的时候却只是嗯了嗯。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