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阮扬唐云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阮扬唐云清小说你是如此难以忘记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阮扬唐云清小说叫做《你是如此难以忘记》,作者:谭付舟,在这里提供阮扬唐云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年里各个时期的唐云清都在阮扬脑海里浮现,从他最开始心平气和甚至带着一丝欣赏的态度对自己讲话,再到如今的厌恶至极,一点一滴,阮扬都没有忘记。

精选章节:

傍晚,天边的晚霞犹如烈火烧云。

“砰”地一声响,房门被人粗暴地踢开,阮扬还未来得及睁眼就被人从床上给拖到了地下。

唐云清一双深邃的眼眸锁定阮扬那平静得异常的脸,淡淡开口:“阿飞,给阮小姐准备笔。”

话落,将手里的一份合同朝阮扬脸上扔过去。

阿飞从怀里拿出钢笔递向阮扬面前,道:“太......阮小姐,请你签字。”

这才过去了几个小时,连称呼都统一改了。

阮扬垂眸看向合同上那“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又看了看阿飞手里的笔,嗤笑一声:“你当真要做的这么绝?”

“只要你同意离婚,风尚我不会动。”

唐云清这话的意思,貌似是说他并没有断了阮扬的后路,至少她还有一所公司,还能让阮家所有人都过得好好的。

可对阮扬来说,她所有后路,就只有唐云清一个。

“不,我不会签字!”阮扬咬了咬牙,“你想跟我离婚后娶江筱柔,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唐云清越发觉得阮扬这个女人不可理喻,但如果说她笨,她却并不笨。她年纪轻轻,一介女流就能将风尚那样大的公司打理得有条不紊,但说她聪明,偏偏她又对感情之事一根筋,用鲁莽、偏激、极端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明明知道对方不爱她,可还是不肯放弃,就像明知道那是一簇足以毁灭生命的火焰,却还要像飞蛾般不顾一切,拥抱这一瞬的光与热。

唐云清不知该说她死脑筋还是对感情专一。

他对阿飞使了个眼色,后者则用力掰开阮扬紧握成拳的手,强势地将钢笔塞进她手里。

“不要!唐云清,你会后悔的!如果你真的逼我签了字,你一定会后悔!”

阮扬强忍着泪水,一字一句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带着深深的重量,像是千斤重的石头砸在唐云清心里,压得他喘不过气。

“我不会后悔,阮扬,跟你离婚我有什么值得后悔?我不会后悔的。”

唐云清微微摇头,说了一遍貌似还不够,就又说了一遍,像是在把心里那点动摇给强制地定住。

他从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又何来的后悔?

阮扬?呵,一个杀人犯而已。

阿飞看着阮扬那激烈挣扎的样子,心中隐隐不忍,减轻了力度,却被阮扬抓住了空挡,她狠狠推开阿飞就朝唐云清扑过去,抓住他的衣领,流着泪,悲痛地嘶吼:“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只是爱上了你!如果这样也是错的话,那我认错!我认错好不好?”

唐云清铁青着脸把她从自己怀里拉开,面目狰狞:“你认错有什么用?灵儿会回来吗?阮扬,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虚伪的面孔!”

他将阮扬按在墙上对阿飞怒吼:“把合同给我拿过来!一个女人都制止不住,你还有什么用!”

阿飞抿了抿唇,将合同递给他,眼底闪过一抹犹豫。

他对阮扬不熟悉,但也能感觉到阮扬对唐云清的感情有多深。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知道阮扬深深爱着唐云清,但唐云清却看不到,所以他才能将阮扬那颗满满都是对他的爱的心,伤害得千疮百孔。

阮扬被唐云清死死按在床边,右手则是被他强迫拿着笔在合同写上自己的名字。

眼看着笔画就要写完,阮扬哭得泣不成声,整个人都陷入了一场悲伤的河流中,缓缓下沉,越来越窒息,越来越无法看清未来。

唐云清从来没有看见过哭成这样的阮扬,就好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充满了无助与委屈。

“当年只是一个意外,我不是故意叫住赵灵的,我也不是杀人犯!如果我真的是杀人犯,那我为什么没有被警察抓走?!唐云清,你就是个懦夫!你不敢面对赵灵已经死去的真相,你把所有的错都怪在我身上!你让我痛不欲生!让我尝到了绝望的滋味!你跟杀人犯没有区别!”

此刻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阮扬看着那已经签好字的协议书,突然像是爆发了一样,冲着唐云清发疯地歇斯底里,眼里已经全然没有了爱意,有的,只是恨。

她戳着自己的胸口,用足了力气,感觉不到痛一样,盯着唐云清那张淡漠的脸,咬紧牙关,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都带着浓烈的悲愤与哀伤:“我这辈子唯一用生命去爱的人,就是你。可到头来伤得我最深的人,也是你。唐云清,我就问你,这么多年,你哪怕有过一丝丝喜欢我吗?”

最后一句话,像是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说出后,用一种类似于空洞的眼神看着唐云清。

面前的女人对自己来说,像是一个跟屁虫,一块牛皮糖,她总是会在任何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烦。

对,就是烦。

唐云清拿着协议书的手微微用力,好半晌才道:“阮扬,你别做梦了,我怎么可能会有喜欢你的时候?就算是一小时,一分钟,一秒,我都没有喜欢过你。”

得到了答案,阮扬鼻子一酸,恍然觉得有一丝难堪。

唐云清的回答实在是太坚决,太果断,她就连骗自己都做不到。

“好......好......我接受了,我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唐云清,我耽误了你这么多年,真是对不起,从今天起,你自由了。”

阮扬捂住自己的眼睛,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唐云清那张脸,更加不要自己去看他离开的背影。

唐云清见她背过身的模样十分凄凉,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一下子就被落寞给包围了。

就像是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朵。

现在婚离了,目的达到了,但他却感觉不到一点愉悦,反倒觉得心口压抑,有些让他喘不过气。

唐云清不愿在这里多待一秒,叫了阿飞一声,就离开了别墅。

只是离婚而已,又不是多大的事,阮扬那样坚强又冷血的女人怎么会因为这点事情就被击垮了?

在唐云清的记忆里,阮扬从上学期间就是个很独立坚强的女人。

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气场,就连班里的男生都不敢惹她,甚至还有人给她取外号叫“硬汉”,因为她姓阮,但性格其实一点也不软。

她喜欢自己,从不像别的女生一样藏在心里,她会大大方方地将自己心意展示出来,对自己发动攻略,直到得到她满意的结果为止。

在那个时候,唐云清其实很欣赏阮扬。

她身上有着商人应该拥有的一切优点,她将来一定会是一名十分优秀的女强人。

数日后,阮扬跟唐云清去民政局办了离婚证。

唐云清一出民政局就头也不回地离开,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阮扬一眼。

那背影,冷漠地如同万年冰霜。

只是短短数日而已,阮扬却像是瘦了很多,眼窝都深陷了,看起来极其没精神。

林城站在车旁等着她向自己走来,微微蹙眉,问道:“办好了?”

今天早上阮扬突然主动联系自己,却没想到是叫他陪她来民政局。

明明阮扬爱唐云清爱得那么深,又怎么会同意跟他离婚呢?

可是看到阮扬这消极的样子,林城只能将满肚子的疑问憋着。

“嗯,阿城,谢谢你。”

坐上车,阮扬眼底没有任何一丝色彩。

林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说:“阮扬,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他不懂得怎么去安慰人,只是看到心爱的女人这般难过,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可阮扬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她依旧淡淡的开口:“阿城,我想回家了。”

哭?这么多天,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哭过多少次了,到了现在,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林城将阮扬送回公寓,本想再陪陪她,却被阮扬果断拒绝。

阮扬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是一本相册。

相册里是阮扬跟唐云清拍的婚纱照,当初为了让唐云清陪她拍这么一组照片,唐老爷子可是花费了很大的精力,但拍出来的依旧不尽人意,唐云清脸上从始至终只有一副表情——厌恶。

可阮扬笑得很开心,她搂着唐云清的脖子,没心没肺似的,用尽全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加上镜,只要是个人看到照片里的她,都能感觉到她当时那幸福的心情。

可是现在,却成为了一种讽刺。

唐云清,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你早已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割舍。

阮扬拿出本子随便写了几句话,又联系好了律师,然后找出自己很久以前拍的一张照片夹在本子里。

她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躺了几天,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没有了灵魂,用颓废都无法来形容她的现状。

“......唐氏集团总裁唐云清即将与当红女星江筱柔完婚,据调查早在半个月前唐云清便跟前任妻子办理了离婚,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二婚了,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刚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一条关于唐云清消息的帖子,阮扬还是没有忍住点开看了一眼,但却被里面的内容给震惊得半天没回过神。

这才多久?

唐云清就要跟江筱柔结婚了?

照片里应该是唐云清跟江筱柔的订婚照,虽然江筱柔的面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但她脸上没有一点被烫伤的痕迹。

也对,唐云清是谁?想要找最好的医生来医治江筱柔,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

阮扬鼻子一阵泛酸,捏着手机的手越加用力,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落在倒映出她面庞的屏幕上,然后滑落。

她从不在别人面前示弱,她将自己最强硬的一面展现出来,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百毒不侵的。可她并不是那样,她也很脆弱,她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女人。

被人伤得狠了,心就会滴血,就会痛,就会让她流泪。

唐云清,这个整整占据了她一半生命的男人,终是不属于自己。

‘阮扬,你究竟是不是女生?怎么连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阮扬,如果你不喜欢我,或许我们还能做朋友。’

‘阮扬!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叫住她!为什么要叫住她!是你把她害死的!你就是个杀人凶手!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呵,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手段说服爷爷让我们结婚,但就算是结婚了,我也不会爱上你,我会一点点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阮扬,你真贱!’

‘离婚吧。’

‘阮扬,你别做梦了,我怎么会有喜欢你的时候?就算是一小时,一分钟,一秒,我都没有喜欢过你!’

十年里各个时期的唐云清都在阮扬脑海里浮现,从他最开始心平气和甚至带着一丝欣赏的态度对自己讲话,再到如今的厌恶至极,一点一滴,阮扬都没有忘记。

她坐在梳妆台上给自己化好精致的妆容,换上唐云清在爷爷的逼迫下给她买的唯一一条白色纱裙,安静地躺在床上,然后用水果刀在自己纤细白皙的手腕上划下一道道伤痕。

每一下,都无比用力,割了整整九条口子,用来纪录她爱唐云清的那几年,每一条都是鲜血淋漓,证明她爱他,爱得那么用力,爱得那么痛。

鲜血,很快染红了一片地板。

像是想到了什么,阮扬咬着牙,握着刀子的手抖得厉害。

她还记得,赵灵曾对自己说过,爱一个人其实很难,如果爱到了极致,他却依旧不爱你,那就放手吧,一个人承担原本属于两个人的爱,本就会吃不消。

到现在,她才懂得赵灵那句话的意思。

四年前,赵灵躺在血泊中,拉着阮扬,用仅剩下的最后一口气,告诉她:我不怪你,阮扬,我不想看你活在我死去的阴影中,如果你真的觉得愧疚,就替我照顾好云清,把想还给我的,都转换成对云清的爱,带着我的那一份,让他幸福下去。

可是,灵儿,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唐云清他根本就不接受,我的爱。

阮扬将最后一年的印记,深深留在自己的手腕上,以血,来祭奠她已经死去的爱情。

“滴答!滴答!”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听着耳畔传来血液滴落的声音,好像在这一刻,心不怎么痛了。

唐云清,你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我的灵魂,你离开,我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力气,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是当陌生人吧。

阮扬缓缓闭上眼,最后一滴泪水从眼眶脱落,没入她漆黑的发间,不留一丝痕迹......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