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许一念慕晨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许一念慕晨风小说风起时念你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许一念慕晨风小说叫做《风起时,念你》,作者:江南雪,在这里提供许一念慕晨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暴怒地低吼:“许一念,凭什么?当初抛弃我,如今居然变卖订婚戒指。你好狠!”难道你眼里只有钱吗?我慕晨风算什么,在你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精选章节:

五天后,许母的主治医生打电话通知说:“许小姐,您的母亲手术得提前了,她的病情突然恶化了。”

听到这,许一念蒙了,趁着保姆外出买菜的空档,跳窗、翻墙,火急火燎的赶去医院。

几天不见,许母面色蜡黄,瘦的已不成形了。许一念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捂住嘴趴在母亲身上啜泣。

许母虚弱的抬手抚摸在许一念的头上,安慰说:“一念,别哭了,人各有命,妈妈都看开了。”

许一念抹干眼泪,佯装高心的告诉母亲说,医药费已经凑齐了,现在就等手术了,手术做完,就能回家了。看着母亲睡着后,许一念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一出房门,许一念就跪在了医生面前,请求帮忙。

医生也很为难,只好扶起许一念:“许小姐,希望你能尽快筹到钱,求我也没用有,就算我能等,可是你母亲的病是一刻也耽搁不起了。”

“拜托你,一定要等等,明天,明天我一定会筹到钱的。”许一念激动的握着医生的手。

出了医院的门,许一念显得力不从心。

拿起手机一遍遍地拨打慕晨风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始终是忙音。慌乱下,拨通了吴秘书的电话,可是对方根本不听她说什么,就冷冷的扔下一句:“许小姐,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慕总在哪你无权知道。”他只好去公司堵慕晨风,奈何还没进门就被保安拦在了外边。

顾舒城?不,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没办法,最后只能去许建南那里碰运气了。

听到许一念不是来送钱而是来要钱的,许建南气不打一处来,上来给许一念就是一巴掌,咒骂道:“你竟然还敢跟我开口要钱,要不是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惹到了林行长,我那三千万早就到手了。”

许一念委屈地捂着脸:“爸,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为了钱给我下药往那种男人床上送呢?”

许建南冷嘲道:“我养你这么大又不是白养的!与其赔钱送给人家,还不如用来换点钱。本以为靠着你的脸蛋身体能依靠下顾家,结果呢推三阻四,最后咱家一出事,人家想都没想就把你踢开了,害的老子孤立无援。”

许建南继续生气说着:“我说了,想给你妈有钱做手术,必须从慕晨风身上拿到钱,反正他又不缺钱。谁知道你那么没用,你既然不卖力伺候他,那没钱给你妈看病就怨不得我了。”

许一念没想到许建南会说出这样的话:“爸,我是你女儿,不是你的商业工具!”

“工具,那还说明你有价值,一但老子破产了,你连个屁都算不上。”许建南不耐烦地把许一念赶出了房间:“滚!”

站在门外,许一念显得落寞无助。

慕晨风此刻不见踪迹,而且即使找的到人,他又怎么愿意借钱给自己呢。

钱,真是罪恶的源头。

许一念一时也想不到办法,回到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突然,许一念想到了什么。翻下床,从衣柜的暗格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看了一眼,装到包里离开了许家。

离开后,许一念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珠宝店,在工作人员的接待下,恋恋不舍地掏出盒子,小声地说:”你好,我可以把它卖掉吗?”

工作人员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小姐,这个我得向上边咨询一下,请您到接待室稍等,我叫我们经理过来。”

许一念被引到了接待室等着。

等了许久,人终于来了,只不过不是经理,而是一脸严肃的警察。

警察局。

许一念和审讯员对峙着。

一般珠宝首饰都会有自己独立的编号,而且这个戒指看着又十分名贵的样子,经理就格外小心。查询了一下编号,发现这是几年前慕晨风买的,根据留下的信息,经理就打电话过去询问了一下。慕晨风就冷冷地回答说戒指丢了。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想到母亲还在医院里等钱治病,许一念坐不住了,就问她能打电话吗。

警察也就同意了。

在警察的带领下,许一念用警局的电话拨通了慕晨风的号码。

之前分明一直是忙音,这次却很顺利的通了。

“喂?”慕晨风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见慕晨风的声音,许一念有些哽咽,质问他:“这分明是你当初送给我的戒指,你干嘛要撒谎说丢了?”

慕晨风冷笑着反问:“许一念,你别忘了,我当初是为什么送你那枚戒指?”

她自然不会忘记。

那可是他俩的订婚戒指,独一无二。

当年还是慕晨风亲手戴在她手上的。

发誓彼此是此生唯一。

只可惜最后婚约解除了,许一念也就把它摘下收藏了起来。在思念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她最舍不得的就是这枚戒指了,只是无奈妈妈的病真的拖不起来,否则,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许一念依然倔强的回答:“这戒指你早就送给我了,怎么处置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你就要接受你的行为带来的后果。”

“慕晨风,我知道我错了,是我不对。求你放过我吧,戒指还给你,我不要了好不好!我妈妈还在医院等我凑手术费呢,真的,求求你了!我再去别处凑。”许一念哭着求道。戒指没了,她得赶紧想别的办法凑钱,否则真的来不及了,可是她还被关着,怎么办?

“怎么,放你出去找你的老情人帮忙吗?做梦,我不会给你机会见他的。”慕晨风冷酷回绝。

“你怎么不想想曾经我爸被你们害死在监狱之前想着放他一马?你当年背叛我时就该想到今天的后果。”说完,慕晨风就挂了电话。

留下许一念呆呆站在原地。

慕氏集团。

慕晨风在顶楼的办公室气的发抖。拳头紧攥着,青筋毕露。最后,一拳砸在了实木办公桌上,桌面上,隐隐能看到凹陷和裂缝。

暴怒地低吼:“许一念,凭什么?当初抛弃我,如今居然变卖订婚戒指。你好狠!”

难道你眼里只有钱吗?我慕晨风算什么,在你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慕晨风发疯似的打翻了许多东西。

助理抱着文件进来的时候着实被眼前的狼藉吓了一跳。

“慕总?怎么了这……”

慕晨风转身,双手一甩,吼道:“滚!”

助理扔下手里的文件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

许一念,我会让你后悔的。

因此,许一念又在警察局呆了两天。

一出来,她就急忙赶去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医生却告诉她说,已经来晚了,合适的骨髓配型已经给别的病人用了,而且许母也被慕晨风带走了。许一念迅速赶回了别墅。

到了别墅,许一念气喘吁吁,一进门却看见慕晨风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品着红酒,端坐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看着许一念。

“慕晨风,你把我妈妈弄到哪里去了?”还没有站稳,许一念就焦急地质问慕晨风。

“都现在了?你妈妈在哪里好像也不重要了吧,反正骨髓都已经给别人了。”慕晨风冷笑着回答。

许一念冲上去揪住慕晨风的衣领,疯狂地喊着:“慕晨风,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干脆杀了我好了,放过我妈妈!”

“当年就是你们害得我我家破人亡,失去了父亲,母亲失去了双腿,我被你抛弃。如今我也要让你尝尝看着亲人离开的痛苦。”慕晨风甩开许一念的手,冷冷的说。

“你简直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我要离开,我要去找我妈妈!”许一念红着眼睛,撕心裂肺地喊道。

“好,你走,你可要记得,你母亲还在我手里!”慕晨风威胁许一念。

许一念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是啊,这个男人把她死死的捏在手中了,根本逃不掉。

“你到底怎样才肯放了我妈妈。”许一念无力的问。

慕晨风斜眼看了一眼茶几上面的红酒和冰桶,又扫了一眼她的朱唇,嘴角一挑,眼睛一眯,冷邪无情的说:“开始你的工作,看你的表现,伺候我舒服了,兴许我会让你见一见你妈。”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