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安然傅景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安然傅景深小说卑微流年以心葬爱

2018-01-13 甜文小卖铺

安然傅景深小说叫做《卑微流年,以心葬爱》,作者:向来缘浅,在这里提供安然傅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傅景深,你……你干嘛!放,放开我!”眸底映着他的阴冷的面孔,安然愤怒低吼,即使拼尽全力挣扎,但是奈何背后还是被保镖按在了冰凉的墙壁上。傅景深见她一动不动,只能愤怒瞪着她,他这才满意勾起嘴角。

精选章节:

杀人?

呵呵,呵呵……对,她要杀人!

三年了,她几乎抽光的了血为林婉续命。

到头来的,孩子也被林婉害死了!

她要亲手杀了林婉这个阴险的女人,为孩子报仇,为她报仇。

安然瞥了一眼落荒而逃的林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快步追了上去。

“救命啊,救命!”

走廊内,林婉被逼到角落中。

眸底映着安然那张的阴沉的脸,她害怕的腿微微发软,要不是后背靠着墙壁,这一刻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林婉捂着不断冒血的胸口,害怕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开口时声音都是沙哑的,“安……安然,你,你疯了?你杀了我,你也得死!”

“死?能死对我来说都是解脱!”

握着在滴血的手术刀,安然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死?

呵!

她早就不怕了!

不过,就算死,她也要带上林婉,要林婉给她的宝宝陪葬!

安然眸子一眯,眼底泛上一抹危险的气息,挥手直接将手中的手术刀扎向林婉。“去死,给我的宝宝陪葬!”

手术刀眼看扎到林婉的心脏,安然的手却被一双大手扼住手腕,手术刀在距离林婉身体两公分的提防戛然而止。

安然皱眉,心有不甘的愤怒挣扎。

可是她拼尽全力,手术刀都未能再前进分毫。

就在这时,一个强劲的力直接将她甩在冰凉的地板上。

啪的一声,她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

身子被摔的生疼,她不由闷哼一声,手里的手术刀也摔了出去。

手术刀乒乓,乒乒乓乓弹落到一双乌黑锃亮的皮鞋下,安然微微一怔,顺着那双皮鞋往上而去,眸底映着傅景深吃人般的面孔。

“安然,你疯了!”

“疯?呵呵,呵呵……对我疯了,我就是要杀了林婉!她伪造了我的B超单,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她偿命,偿命。”安然坐在地上,凄凉一笑,眼底尽是愤怒。

林婉见傅景深来了,眸子中闪过一道欣喜。

不顾身体的疼痛,赶紧爬了起来,躲到傅景深的身后。“景……景深,我进去安慰安然,她疯了一般要杀我,景,景深!你说的对,就应该就让她把牢底坐穿。”

“景深,把送回监狱,她就是杀人犯,杀人犯!”

“我要她一辈子都待在监狱!”

林婉揪住傅景深的衣服,双眸赤红的低吼。

这样歇斯底里的林婉,与之前的温婉大气截然相反,傅景深一怔,眼底尽是惊愕,像是不认识林婉了一般。

“景,景深!”

见他没回应,林婉一脸疑惑。

似乎意识到情绪太过激动,她连忙收了收疯狂,故作乞求。“景深,答应我,不要放这个女人出来!让她一辈子都在监狱了,不然她会杀了我的,我害怕,我真的好怕,我……”

林婉话说道一半,她眉心一皱,身子直直栽了下去。

傅景深见状,一把抱住林婉。

瞥了一眼脸色苍白,胸口鲜血直冒的林婉,他墨眉簇成一团。

打横抱起,抬腿便要冲向急诊室。

但走了几步,他脚步微微一停,回头望向安然。

那目光,冷到让人头皮发麻,安然身子不由一紧,背后尽是冷汗。

即使害怕,但在傅景深面前,她依旧不肯示弱,凄冷一笑:“放心,我会自首!我将牢底坐穿,呵!”

“坐牢?呵,你不觉得这点惩罚太轻了么,伤了我的女人,我要你生不如死!你扎了小婉几刀,我要十倍扎回去,小婉流了多少血,我要你百倍奉还!”傅景深冷哼一声,眼底尽是厌恶。

随后,瞥了一眼身后的保镖冷冷道。“去,把她关起来,等我闲着了,再来清算跟这个贱人的旧账!”

傅景深的话,犹如一把刀狠狠插在安然的心脏上,瞬间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她将身子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瞥了眼他冷情的背影,冷然一笑。

真是可悲!

真是可笑啊!

傅景深竟然要因为林婉这种阴险的女人,折磨她!

呵!

傅景深,你对林婉真长情啊!

痛,心痛道无法呼吸!

如果可以,她真想将心脏切掉,或许只有这样才不会痛吧。

被保镖拎着走出医院,她被关进一间房子。

房子没有窗户,而且潮湿无比。

因为没有阳光,她不知道白天黑夜,只是简单的睡了吃,吃了睡。

其余时间便是像现在一样,瑟缩在角落中,在黑暗中发呆。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她就像是被遗弃了一般,无人问津。

而这时,门缓缓打开。

随后,啪的一声,房间的灯被打开。

灯光刺的安然连忙将眼睛闭上,手挡在眼前,这才敢将眼睛睁开,良久才适应了这光亮。

逆着光望去,傅景深冷若冰霜的站在门外。

他来了?

呵,来为林婉报仇么?

她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怎么没带刀么?”

“刀?”

“不是要替林婉扎回来?来吧,瞧准了,扎这里!”安然小手握成拳头重重的锤了锤心脏的位置,一字一顿道。

安然这心若死灰的模样,让傅景深墨眉一皱再皱,僵愣在原地。

她这是在求死?

不知道为何,眸底映着她面黄肌肉的样子,他心里竟然泛上心疼。

但很快,这抹心疼便被厌恶所代替。

走上前,大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冷哼一声。“想死?做梦!我告诉你安然,就算你死了,我也会从地狱中把你捞回来折磨!安然我也要让你尝尝,与心爱的人被迫分开滋味!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更不可能让你跟陆恩泽在一起。”

一想到陆恩泽说他们要离开,他手上的力道便大了一些。

心爱的人?

他不会真认为她爱上陆恩泽了吧?

呵,无所谓了!

她懒得解释了,因为解释了他也不信,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安然吃痛的眉心皱了皱,但瞥了他,嘴角勾起讥讽。“你想关我一辈子?呵,那你做梦!出不去,我可以选择死,撞死,饿死,渴死!死了我也要跟陆哥哥在一起!”

最后一句话,刺的傅景深眸子一眯再眯,眼底犯上一抹危险的气息。

他招招手,示意保镖将粥端了进来。

接过粥,他由上至下俯视着安然,冷漠如斯:“按住她!”

“傅景深,你……你干嘛!放,放开我!”眸底映着他的阴冷的面孔,安然愤怒低吼,即使拼尽全力挣扎,但是奈何背后还是被保镖按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傅景深见她一动不动,只能愤怒瞪着她,他这才满意勾起嘴角。

他俯身,大手用力捏住掐住她的脸颊,迫使她将嘴巴微微张开,随后直接将碗里的粥硬生生灌了下去,“渴死,饿死?呵,我不介意天天来灌你!”

温热的粥一股脑全部倒入她的口腔,甚至涌出嘴边,流淌到脖颈上。

她被迫一口一口的下咽,但是眼眶却依然赤红无比。

被保镖按住的双手,愤怒的握成拳头,指甲都嵌入肉里!

直到她将粥全都喝完,傅景深这才松开的她的嘴巴。

瞥了一眼旁边的保镖,冷凝道:“找人一天二十小时监视她,决不能让她撞死,她要是死了,我拿你是问!”

“是!”

听保镖响亮的回应,傅景深这才微微舒展开眉头。

他将碗扔给保镖,抬腿离开。

走出别墅,驱车离开。

而看着傅景深离开,躲在对面车内的林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傅景深,我就知道你不肯将安然送去监狱,你可是将安然藏得够深的啊!呵,不过,我还是找到了,既然你下不去手,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一落,林婉打开车门,径直走向对面的老房子……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