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谁拿流年乱浮生宋清如苏莫白小说 布七谁拿流年乱浮生小说章节目录

2018-02-07 甜文小卖铺

宋清如苏莫白小说叫做《谁拿流年乱浮生》,作者:布七,在这里提供宋清如苏莫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莫白冷酷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宋清如泪水打湿了睫毛,她在朦胧中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心碎的声音愈演愈烈。她当他是宝,他却拿她当妓。

精选章节

很快,脱水过度的苏莫安被两个士兵拖进来。

看到这里,宋清如激动的要扑过去,只是还没来得及迈开脚,就被苏莫白拽住了衣领,她气急的怒吼:“你怎么能这样对你亲大哥,你疯了吗!”

“疯的人是你,你他妈这么有本事,把我一家三口男人全勾引了!”苏莫白头上青筋疯狂腾起,抓着宋清如手臂的力道不禁加大,怒指着苏莫安质问:“肚里的野种到底是不是他的!”

“是!”宋清如一口应下。

如果这样说能让苏莫白极端的心情平静下来的话,那这些无所谓的话她也不用执着。

反正在苏莫白心里,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背着我嫁给我爹,却跟苏莫安有了野种,你他妈把我当什么!”苏莫白双手紧紧将宋清如钳住,全身的血液在听到答案后,彻底沸腾暴走。

“苏莫白你放开清如,你把她弄疼了!”苏莫安看到这一幕,气得要冲上去算账,却被身边的两个士兵制住。

苏莫白愤怒之余,冲上来一拳重重的打在苏莫安脸上,指着他怒道:“我有一千种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

“苏莫白,你放了大哥,我已经来了。”宋清如虚弱的扑在苏莫白身上,防止他再次对苏莫安动手。却被苏莫白一下子扛在了肩上,突来的变化,吓得她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

“你们不是相爱吗?我今天就让他亲眼看看你被我干的场景!”苏莫白在她臀部重重拍了一下,指着被惊呆的苏莫安,“把他带进来!”

“苏莫白,你这个疯子!”宋清如只是停顿了片刻,便再次挣扎起来。

“本少帅就看看,我这个疯子是怎么把你弄死在床上的!”

苏莫白说话间,一脚将房门踹开。将她摔在了床上便即刻欺身压下,一把扯开了宋清如上衣的纽扣,雪白的肌肤呈现在空气中,散发着诱人的体香。

宋清如被这一句话吓得面色铁青,她拼命去推搡身上的男人,一只手紧紧护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我还有孩子,你不能这样——”

“住嘴!”苏莫白怒喝的同时,大手从她裙底探了进去,将她里面的遮羞裤扯到了小腿上。

看到这一幕的苏莫安,发疯般的冲过来。身上的血脉都在此刻喷张,“禽兽,你不是人!”

苏莫白狞笑一声,俯身封住宋清如的唇瓣,大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同时也迫切的解开了自己系在身上的皮带,嘴里忽然一疼,血腥味传递到喉咙,他猛地起身擦了一下刚才被咬出血的舌头。

愤恨的掐住宋清如脖子,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平时不是变着法跟我求欢吗?今天一看到这男人,就从荡妇变成贞洁烈女了。你不要,本少帅今日偏要!”

“啊——”身体被狠狠贯穿,那瞬间的疼痛让她恨不得就这样死去。可身上的男人却不这样想,他大手在她身上用力揉捏。

“苏莫白——”苏莫安双眼被气得愤红,望着宋清如求救的眼神,胸口比中了无数枪还要疼。

“把他带出去!”苏莫白终究是无法将这场承欢坦诚在别人眼皮底下,一声令下,苏莫安被强行带了下去。

“大哥,救我——”宋清如手伸向苏莫安消失的方向,眼泪痛苦的无声划落。

“别做梦了,是个男人亲眼看到你被我干,都不会再想要你。”

苏莫白冷酷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宋清如泪水打湿了睫毛,她在朦胧中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心碎的声音愈演愈烈。

她当他是宝,他却拿她当妓。

这一次的苏莫白比往常更加可怕,就好像正应了他那句,要把她活活干死的话。

身体被凌迟一般的疼痛,无法感觉到半点缠绵时的快乐,唯一有的就是痛。

折腾了许久,苏莫白才从她身体释放出来,凶器抽离的那刻,清楚看到她下体一点点浸出鲜血。

他脑中嗡嗡响个不停,让下人叫来了郎中给宋清如瞧。郎中诊脉过后摸着山羊胡须,“孩子还在。”

得知这个消息的苏莫白,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望着如破碎成布娃娃般的宋清如,冷酷的声音带了些许温度,“弄几贴药给她服下,过几天再来瞧,一定要确定大人平安。”

“是。”郎中走后,房间再次剩下他们两个。

苏莫白看了宋清如一眼,心情复杂的开口:“你好好休息。”

“不是说要把我干死在床上吗?你就这点功夫?”全身被撕扯千万遍一样的疼,听到郎中那句孩子还在的时候,她心里却没有之前的高兴。

“怎么?刚才没满足你,还想来?”

苏莫白将她摁在身下,胸腔的怒火,在看到宋清如那憔悴的面孔时逐渐平静下来。

他冷哼一声,负手立在床前,“这个野种我不可能留着。”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宋清如眼泪如决了堤的湖水,不停的往下流。

果然,苏莫白还是要打掉孩子。

苏莫白走后的第二天,紧关的房门再次被人打开,率先走进来的是两个穿着戎装的士兵。

“你们要干什么?”宋清如紧张的问。

“大帅吩咐过,你这个孩子不能留,已经联系好了医院准备流产手术。”

嗡——

宋清如耳边犹如雷声炸响,发呆之间被他们塞进车时,突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我不要,你们放开我,我要见苏莫白!”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迎面打来,她错愕的看着面前的丁玲,眼泪陡然从眼眶落下。

“少帅不会来见你的,别再自以为是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荡妇呢。这次堕胎就是他的命令,乖乖把胎打了,大家才能相安无事。”丁玲捏着宋清如下颚,嘴角浸出冷酷的笑。

“不要,我要见他!”宋清如不死心的挣扎着,眼泪却没自信的从眼眶率先坠落下来。

她比谁都清楚,为了让她打胎,苏莫白一直煞费苦心。今天这一出,从昨天开始她就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想起来还是会痛。

“见他你是见不着了,不过朋友一场,我今天就让你彻底死心。”丁玲带着宋清如去了医院,从前台拨通了苏莫白的电话,拨出一串号码过后,对方响起了说话声。

“苏莫白,你真要打掉我的孩子吗?”宋清如说这话时,握着话筒的手都在发颤,眼泪在眼眶打转。

“孩子不能留。”

听着苏莫白坚决的话,握在手中的话筒无力的垂落在地。

宋清如眼泪顿时从眼眶滑落,浑浑噩噩间连自己怎么进的手术室也不知道。

明亮的手术灯光下,她看到丁玲那张冷笑的脸,“不用觉得难过,朋友一场,我会送你跟你肚里的野种上路的。”

“你什么意思?”

丁玲俯下身紧贴着宋清如脸颊,彼此距离近的可以看清对方的毛细孔,她噗嗤讥笑一声,“还指望这次进来能出去吗?我跟少帅已经决定下个月就结婚,这个荡妇活在世上只会是一种耻辱。死了,就干净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宋清如激动的想要坐起来,手臂却忽然一疼,银白色的针头扎进了她血管之中,冰凉的液体传递到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一针下去,整个人无力的瘫在了手术台上,眼中清楚看到丁玲那张残忍的脸。

“宋清如死后变成鬼你可别怪我,要怪也该怪少帅,是他将你交到我手中的。”

丁玲说完,挺直了背脊,跟这些医生命令道:“我要这女人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做事干净点。”

宋清如无力的躺在手术台上,不甘心的死死盯着丁玲走出去的背影。

她好恨,恨自己无用,恨自己的傻,更恨苏莫白的无情。

连自己亲生孩子都能毁灭,正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呢。

接到丁玲打来电话的苏莫白,再三犹豫之后,带着副官赶到了手术室门口。看到站在门口的丁玲,他焦急的冲上前问:“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刚进去不久,少帅你不用担心,这只是个小手术。”丁玲细声安慰着,眼底却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狠光。

苏莫白推开丁玲走近手术室,流产听说只是一个小手术,可他却总觉得心神不宁。

转眼过了一个多小时,他焦急的在手术室外面来回踱步,额头上紧张的冒出一层层细汗。

手术室的门被突然打开,他刚迎上去就跟慌里慌张的护士撞了个正着。

“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产妇不行了,流产期间忽然大出血,怎么都止不住。”护士着急的语无伦次,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

耳边‘轰隆’一声巨响,苏莫白身子巨晃了一下。

推开护士疯狂的冲进手术室,一眼看到了血粼粼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

鲜红的血将她身下垫着的白布浸红,一滴滴流淌在雪白的地板上,犹如一朵朵娇艳的玫瑰。

他踉跄着走过去,温热的手掌触摸到她冰凉的脸颊,身子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站在尸体堆上的他从来都不知道,人死之后会冰凉到这种程度,冻得他心阵阵剧痛。

不是说只是一个小手术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死……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谁拿流年乱浮生,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谁拿流年乱浮生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