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宋之钦剪秋白骨惊梦小说 宋之钦剪秋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2018-02-12 甜文小卖铺

剪秋宋之钦小说叫做《白骨惊梦》,作者:几回春,在这里提供剪秋宋之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剪秋感到一阵无名的恐惧,她环顾四周,发现茯苓竟拿着一把滴血的剪刀,正阴测测地望着她。“你……你干什么……”剪秋慌乱地退后,茯苓却步步紧逼:“少奶奶派我来杀了你!”当着宋之钦的面,魏若水不好下手,现在正可以神不知鬼不觉除了这个祸害!

精选章节

大红的喜烛,映照出床上交叠在一起的人影。

剪秋跪趴着,任身后的男人在她身上撞击。

今天,她终于名正言顺嫁给了心爱的人。

三年前,少爷把卖身葬父的她带回宋家,对她百般呵护照顾,她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

原本,只要能陪在少爷身边,只是作为一个暖床的下人她也愿意,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有机会嫁给他,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剪秋幸福得几乎以为在做梦,忍不住主动迎了上去:“少爷……”

宋之钦也深情地回应她:“秋儿……”

他等了三年,想了三年,把这里布置得和三年前一模一样,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失而复得!

宋之钦一把扳过剪秋的脸,着迷地望着她。

就在两人忘我纠缠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袭来,烛光晃动两下,灭了。

剪秋迷离地抬起头,瞟到一旁的镜子,突然!“啊!”的一声尖叫。

那镜子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大红喜服七窍流血的新娘,正站在窗边,直勾勾地望着他们!

剪秋吓得魂飞魄散,颤抖着向宋之钦靠过去。

宋之钦已经僵住了,怔怔地望着镜子里那个红影子,喃喃唤道:“秋儿。”

他魂不守舍的样子让剪秋觉得有些不对劲,赶紧上去抱着他说:“少爷,我就在这里,你看着我。”

但宋之钦看也没看她一眼,一把甩开她的手,径直朝镜子走去。

耳边响起一声女人的轻笑,镜子里的影子一晃,不见了。

宋之钦急急地转头,果然,那七窍流血的新娘子已经到了他身后。

剪秋这才看清楚,她根本没有眼珠子,那双眼已经变成两个黑洞洞的窟窿,缓缓流下两行血泪!

她吓得说不出话,宋之钦却喜不自胜地上去一把将那新娘抱进怀里:“秋儿,我好想你!”

宋之钦爱怜地抚摸着怀中人的脸庞,他的秋儿,和三年前一样,如花似玉,穿着大红喜服,准备嫁给他……

剪秋害怕又慌乱,眼睁睁看着宋之钦朝着那张恐怖的脸吻了上去……

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宋之钦看到的,是这三年来,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但是在剪秋眼中,那分明就是个七窍流血的女鬼!

少爷这是怎么了?被迷惑?还是根本就看不见?

眼看着宋之钦就要跟着那新娘往外走,剪秋急急地爬下床拉住他:“少爷,你醒醒……”

宋之钦却直接将她一脚踢开!

他看了看怀里的新娘,又看了看地上的剪秋,突然像清醒了一般,眼神瞬间变得冰冷彻骨:

“你不是她,你终究不是!”

剪秋不明所以,只是执着地想要抓住宋之钦。

这时,那道红色的影子一晃,又不见了,宋之钦赶紧追了出去:“秋儿……!”

剪秋趴在地上望着宋之钦毫无留恋的背影,心撕心裂肺的疼起来。

新婚之夜,新郎就这样抛下她走了,原本满室喜庆旖旎,突然变得一片冷清。

离奇诡异的一幕真真切切发生在她眼前,旖旎的美梦变成了恐怖的噩梦!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秋儿”,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出现?

她究竟是人……是鬼?!

想起宋之钦那丢了魂的样子,剪秋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外追。

那女人来历不明,谁知道会不会伤害少爷?

对少爷的关心盖过了恐惧,剪秋壮着胆子往外走,果然看到一抹红影从拐角飘过。

剪秋赶紧追着那道红影,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废弃的院落前。

再环顾四周,哪还有那红衣的影子?

夜已深,宋家大宅静如死水,一阵冷风吹醒了剪秋心里蛰伏的恐惧。

她害怕了,想沿着来路返回,但脚却不受控制一般,向着那破旧的院子走去。

院子的大门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锁,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

剪秋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听下人们议论过,这宋家大宅里面,有一处怪地方,发生过不干净的事,平日里没人敢靠近。

难道说的就是这里?

剪秋按捺着“砰砰”的心跳,伸出手,握住了那把生锈的大锁……

“你在那里做什么?”

一阵呵斥传来,剪秋吓得赶紧收回手转过身,是巡逻的管家。

管家看到是她,脸色一变,又看到她身后的院子,“唰”的一下脸就白了。

“你……你……”管家颤抖着指着她,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逃一般地跑了。

剪秋愣在原地,从第一天进宋家她就能感觉到,这些下人们厌恶她,鄙视她,但是更多的,是恐惧。

剪秋不知缘由,只觉得这宋家大宅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难道是和这座院子有关系?

剪秋怔怔的盯着眼前的院门,突然,耳边拂过一阵气息,像是女人的轻笑,又像是叹息。

她吓得陡然惊醒,赶紧拔腿跑回了房间。

剪秋心惊胆战的过了一晚,什么也没发生,宋之钦也没有再回来。

按规矩,新妾刚过门,是去给大房敬茶。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剪秋只能暂时按下心里的疑惑,去大少奶奶房里请安。

昨夜少爷扔下新婚的她独自回房的事已经传开,那些下人看她的时候脸上都带了几分戏谑,剪秋一路硬着头皮到了大奶奶屋里。

没想到宋之钦也在,两人正在用早膳。

宋之钦面色如常,好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剪秋见他没事,不禁松了一口气,却又忍不住疑惑,昨晚少爷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

她不禁多看了少爷几眼,就听见身旁有人清咳了几声。

剪秋连忙回神,斟了一杯茶跪在魏若水面前,低眉顺目的说:“给少奶奶请安。”

大少奶奶魏若水是魏司令的掌上明珠,平日里没少欺负剪秋,只是碍于宋之钦护着,又不好下狠手,所以早对这个夺走宋之钦的下人恨得牙痒。

此时她一伸手,那杯滚烫的茶水直接就泼了剪秋一头一脸!

剪秋还未反应过来,魏若水就给身边的丫鬟茯苓递了个眼色,茯苓上来对着剪秋就是一巴掌:“不长眼的东西,差点烫到少奶奶!”

满头满脸火辣辣的疼,剪秋咬着下唇不敢出声,只是求救一般的望向宋之钦。

从前魏若水也这样明里暗里陷害过她,少爷都会帮她撑腰!

但是这一次,宋之钦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仿佛当她不存在。

魏若水见状,赶紧说:“少爷,家有家规,你看这……”

宋之钦直接打断:“随你处置。”

魏若水心头一喜,对茯苓说:“给我掌嘴!”

很快,铁似的巴掌一下下落在剪秋脸上,打的她鼻血横流,脑袋嗡嗡作响,高高肿起的脸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

魏若水在一旁看着,觉得解恨极了!

从前,有宋之钦的庇护,她不能真的对这个贱人怎么样,忍了三年,现在宋之钦终于厌弃了她!

她终于有机会好好教训她,弄死这个三年前就该死的贱婢!

剪秋已经被打得跪不住了,但很快又上来两个下人驾着她,让她接着受刑。

宋之钦就坐在一旁无动于衷的目睹着一切,剪秋在血泪模糊中望着他冷若冰霜的脸,心像刀割那么疼。

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从前那个对她深情维护的少爷去哪了?少爷是不会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的!

在剪秋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魏若水抬手:“够了。”

那几个丫鬟把奄奄一息的剪秋扔在地上,她还没缓过气来,就听见魏若水抓起她的手幽幽的说:“这双手连斟茶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还能要吗?”

话音刚落,茯苓就拿过一把剪刀,直接就往她的小指头剪去!

剪秋惊吓得拼命挣扎:“不要!少奶奶,求求你,饶了我!”

又转向宋之钦:“少爷救我!救我……啊!”

话还没说完,那把剪刀已经狠狠对着她的小指剪了下去!

十指连心,剪秋痛得几乎要晕过去。

寻常的剪刀根本剪不断手指,那刀刃就不停磨着她的肉她的骨,剪秋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肉是怎样被一点点撕开的。

眼前是宋之钦冷漠的脸,魏若水得意放肆的笑,剪秋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她是被痛醒的,左手的小指已经被剪断,没人为她包扎,伤口参差不齐,血肉模糊。

剪秋望着自己残缺的手,忍不住落下泪来,她不敢去照镜子,不知道自己被打成了什么样子?

少爷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他应该很厌恶自己现在的模样吧。

这时,一阵冷风将她的思绪从悲伤中拉回来。

剪秋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的院子里,这院子中央,伫立着一口井。

夜色深沉,但还是看得出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

这是哪儿?

剪秋感到一阵无名的恐惧,她环顾四周,发现茯苓竟拿着一把滴血的剪刀,正阴测测地望着她。

“你……你干什么……”

剪秋慌乱地退后,茯苓却步步紧逼:“少奶奶派我来杀了你!”

当着宋之钦的面,魏若水不好下手,现在正可以神不知鬼不觉除了这个祸害!

剪秋挣扎:“你们不能杀我,少爷会追究的!”

茯苓不屑的大笑:“还以为自己得宠呢?少爷现在已经厌倦你了!”

说完,她一把掐住剪秋的脸,刀尖在上面游移:“到底还是个赝品,比不上真的……”

剪秋一惊:“什么意思?”

但茯苓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朝着她的脸高高举起了剪刀!

剪秋大叫一声,她还不想死!不能死在这里!

挣扎中,剪秋一把夺过剪刀,向茯苓的喉咙扎去!

茯苓失声尖叫,偏头躲开,但是颈侧还是被划伤了,她显然没想到剪秋竟然会反抗,指着她大骂:“你……你这个贱人,不要脸的婊子……”

在叫骂声中,剪秋心底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恨意,她从没害过人,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放过她?

一瞬间,她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捉住茯苓的手:“我没想过要害你们,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逼我?!”

说完,她狠狠用力,直接剪下了茯苓的手指!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白骨惊梦,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白骨惊梦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