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心头血换心上人玉秋姿顾月华小说 锦绣多多心头血换心上人小说章节目录

2018-03-13 甜文小卖铺

玉秋姿顾月华小说叫做《心头血换心上人》,作者:锦绣多多,在这里提供玉秋姿顾月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颜淡对妖怪从不手软,自然有许多仇敌,此次他肉身没有魂魄,最怕妖怪偷袭,是以他施法做好屏障,这才进入顾月华的识海。玉秋姿担忧的坐在一旁,确定顾月华真的只留下躯体在旁,才扑到顾月华身旁,将手抚摸着顾月华的脸颊。

精选章节

寒来暑往,玉秋姿从桃花盛开的春天离开顾月华,到现在大雪纷飞,梅花在寒风中凛冽绽放,她见了他十次,可每一次他都对着许涟漪温柔的笑。

玉秋姿心里渐渐变得麻木了。

不知不觉中,颜淡发现自己会不自觉的记住了玉秋姿的喜好,对她也不自觉的好了许多,从最初的冷言冷语,常常威胁到如今的和平相处,习以为常。

明明玉秋姿答应了他的要求,抹去了顾月华的记忆,也承诺不会私自出现在顾月华面前。

颜淡出门去降服山精妖怪他会带着玉秋姿,起初他是杀鸡儆猴,给玉秋姿一些教训,让玉秋姿知道他的手段,后面他习惯了不再是一个人应对白天黑暗,杀戮血腥,而是有一个人跟在身边。

哪怕这个人会偶尔嘲讽他,给他白眼,甚至挖苦他冷血无情,他觉得世界不是只有白天和黑夜,还有另外的声音和色彩。

颜淡以各种理由管束着玉秋姿,就连一个妖怪对玉秋姿流露出觊觎的神情的时候,他都会怒火中烧将那些个妖怪即刻处死,扒皮抽筋。

“那个狐狸不过是变作人样讨好我,给我送了许多梅花,并没有害人,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他?”玉秋姿跪在地上,看到那个白狐的魂魄一点点消散不见。

颜淡将法器收进储物袋,将染血的长剑插入剑鞘,那剑鞘像活的一样,喝光了剑上面的血渍。

“不过是个妖怪,怎么,你的心这么轻易就变了?”颜淡嘴角挂着冷笑,俯身看着她。

“妖怪怎么了,妖怪也有生存的权利,他没有危害任何人,你凭什么眼睛都不眨就要了他的性命?”玉秋姿并不喜欢这个白狐,可是这个白狐却是第一个送花讨她欢心的人,还是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

“我在你眼前杀了那么多妖怪你都无动于衷,现在一个讨好你的白狐就收买了你的心,你未免也太好骗了。”颜淡伸手,想要将她拉起了。

玉秋姿抬手用劲打在了颜淡手上,冷笑一声,“我的事不用你管。”

颜淡看着自己被打得通红的手背,他也不恼火,反而用双手将玉秋姿从雪地里面拉了起来。

玉秋姿站了起来,就要拿手打他,颜淡一把握住她的手,笑道:“你为了一个到处留情的白狐还要再打我一下?你要是敢再不听话,顾府的喜酒我就一个人去喝了。”

玉秋姿马上瘪了气,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眼里已经没有了半分憎恶,只要满满的哀伤。

“求求你,带我去,我保证听话。”玉秋姿低声哀求。

颜淡不觉神色缓和了几分,他低头看着玉秋姿,只觉得她美得夺人心魄,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妖怪还要美上几分,他从来都知道她生得美丽,可却是第一次觉得她美的令他倾心。

玉秋姿见他久久不说话,脸上又不带表情,两眼深深地看着她,她觉得身上直冒寒气,“法师,我们赶路吧!我很冷。”

颜淡收回手,心里暗暗吃惊,这玉秋姿不会在迷惑他的神志吧!

妖怪果然是妖怪,动不动就勾人。

“你刚刚是不是对我使用了妖法?”颜淡质问道。

玉秋姿觉得无语,“我不会这么不自量力的,你多虑了。”

颜淡有点心虚,他舔舔嘴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异常,“谅你也没那个胆子。”

顾府张灯结彩,顾月华准备成亲了。

颜淡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给玉秋姿弄了个暖手炉子暖手。

玉秋姿一路捧着火炉,一路跟着颜淡狂奔,冻僵的身子有了几丝汗意,可看到眼前顾府喜气洋洋,红绸缎红灯笼晃花了她的眼睛,她只觉得那寒意从心底扩散到四肢百骸,不自觉打了几个寒战。

顾月华要成亲了。

她该彻底放下了。

以后她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一年出现十二次的过客,顾月华甚至从来都没有问过她叫什么名字。

脑袋里一个声音在疯狂的说:“玉秋姿,你现在的义务就是一个无名无分的药引,你不能奢求太多,你只能远远祝福他,守护他长命百岁。”

另外一个声音在争辩:“玉秋姿,你明明那么喜欢顾月华,你难道愿意顾月华娶别人为妻吗?如果他取了妻子,你们这一辈子都不肯能了,你甘心吗?”

“你要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你没有做到。”

“他说一辈子只对你一个好,他也没有做到。”

“你不能爱他,你爱他会害死他的。”

“他爱你,不然他就不会给你弹琴,还对着你那样温柔的笑,还主动亲吻你。”

“他娶了妻子,以后就只会对那个女子柔情蜜意,深情缱绻,你守他长命百岁又如何?他根本就忘了你。”

玉秋姿痛苦的捂住耳朵,暖炉“砰”的掉在地上,里面的火星子溅到了她的脚上,她浑然未觉。

“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啊……”玉秋姿倒了下来。

颜淡长臂一伸,将她揽住,低头看到她雪白的面色,额头上冷汗淋漓,他将她抱进了客房,房间里舔了暖炉,瞬间驱走了许多寒意。

颜淡伸手去扯玉秋姿的外衣,玉秋姿悠悠转醒,她护住胸口,戒备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颜淡也没有好脸色,他凉凉的说道:“不想死就闭嘴。”

“死死死,一天到晚你就会把死挂在嘴边威胁我,有本事你杀了我啊!反正贱命一条,要杀便杀,悉听尊便。”玉秋姿梗着脖颈,凑到了他的面前。

明明那样虚弱,却那样不服软,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颜淡就这样和她僵持着。

等了半天,没有反应,玉秋姿微微睁眼看了看他,小小声音说道:“给你机会你不杀,那就当我没有说过,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颜淡扯了扯嘴角,冷笑道:“还是那般怕死。”

为了防止玉秋姿再喋喋不休,他点了玉秋姿的睡穴,玉秋姿头一歪,便昏睡了过去。

她看到颜淡在扯她的衣服,想要阻止,却发现神识疲倦,不省人事。

毕竟玉秋姿是个女妖怪,颜淡虽然修炼了三十年,可面容却停留在了二十岁的样子,他生平杀妖无数,却是从来没有为妖怪疗过伤,更没有见过妖怪赤裸的身体。

他秉去心中杂念,将玉秋姿的衣衫扒拉到了肩膀下面,他看到玉秋姿心口伤痕累累,新伤旧伤不计其数,有的已经愈合长出粉嫩的新肉,有的却还掺杂着新鲜血液皮开肉绽。

这鲛人自行愈合伤口的能力不强啊!距离上一次取血,已经二十八天了,为什么伤口还没有结疤?

他将法力聚集在了掌心,朝着玉秋姿心口按了过去,那伤口用肉眼可观的速度逐渐愈合,生出了粉色的新肉,看起来光滑了许多,也不再那么丑陋难看了。

颜淡喃喃自语:“情之一字,当真是苦不堪言,你竟然为他不顾性命,牺牲至此。”

玉秋姿觉得心口的热源照得她前所未有的舒服,不自觉的唇角上扬,脸上露出了笑意。

她觉得心口暖烘烘的,不疼了,不冷了,情不自禁伸出手臂抱住了那热源,将颜淡的手紧紧地按在了心口上。

“唔,抓住了,这下你跑不掉了,真舒服。”玉秋姿像吃到了梦寐以求的美食一样,心满意足的感叹道。

颜淡脸上神色变幻,他想抽挥手,可玉秋姿抓得太紧了,他的手贴在她玉雕的肌肤上,感受着她心脏的跳动,只觉得那种感觉很是奇妙。

颜淡本来黑炭一样的脸慢慢转白,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脸慢慢白里透红,染上艳色。

颜淡觉得手心发烫,耳尖发热,脸上如同火烧,这些感受他之前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现在初次体验,只觉得备受煎熬。

挣脱吧!心里又有几分不舍。

不挣脱,心里又奇痒无比。

晚间宴席上,玉秋姿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顾月华。

顾月华身形健壮了许多,眉宇间的朝气挡也挡不住,日月星辰皆不如顾月华展眉一笑。

“颜淡法师,你的这位小弟子看来胃口不佳啊!”顾月华见玉秋姿一直拨弄碗里的饭菜,却并不吃东西,不免关心询问。

他只知道这个女弟子每次给他送药都会看着他把药喝得一滴不剩,看着他的时候小心翼翼,极其专注,那双眼睛像林间的小鹿一样清澈,好像藏着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每次他投去目光,玉秋姿都会急忙垂下眼帘,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玉秋姿听得顾月华的询问,手一抖,筷子滑落在了桌子上面。

颜淡将筷子重新递到玉秋姿手上,温言说道:“许是天冷,生病了吧!”

顾月华听完,一怔,微笑道:“那更要努力多吃点,这样病才会好得快一点,是吧,小法师。”

玉秋姿急忙点头,大口大口的吞食起了饭菜。

许涟漪不停的给顾月华夹菜,顾月华都含笑着吃了,两人甜蜜般配,玉秋姿不敢再看,只想颜淡快点吃完,两人早点回到住处。

眼不见,心不痛。

顾如剑和许胭脂斟酌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邀请颜淡参加儿子的婚礼。

不为别的,就为了安心,毕竟这是一种仪式,一种象征,得到见证,就像吃了定心丸。

颜淡没有拒绝,点头应允。

顾月华的婚期就定在了腊月二十八,新年前夕。

许涟漪日日陪在顾月华身边,贴心至极,温柔贤惠,偶尔还会和他琴瑟和鸣,一起看书写字,可他努力又努力的尝试去接纳和喜欢许涟漪,这一年的时间他竭尽全力尝试着喜欢许涟漪,表面上他能够和许涟漪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可心里就是生不起半点喜欢,甚至许涟漪投怀送抱的时候,他心里极度排斥,能够闪躲的时候他尽力闪躲,不能闪躲的时候他直接将许涟漪推倒在地。

好在许涟漪并没有介意,总是鼓励他,安慰他。

经过努力,他虽然不排斥许涟漪了,甚至接受许涟漪的讨好和关心,但那不是爱,顾月华知道,那根本就不是爱,他只把许涟漪当作姐姐。

父母期盼他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许涟漪说此生非他不嫁,他二十一岁,却没有娶妻纳妾,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这一晚,再次肯定了要成亲这件事,顾月华失眠了。

他坐在书房里,拿出画纸,看着院子里傲雪绽放的寒梅,却迟迟没有动笔。

久坐无聊,顾月华翻起了书柜,他蓦地从抽屉的夹层里面拿出一个漂亮的长方形锦盒,那锦盒包装得像一件精美绝伦的礼物。

谁送的呢?顾月华有些好奇。

他打开锦盒,看到里面是一副卷起裱好的画作,他打开卷轴,入目是一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倾世佳人。

这佳人发丝如瀑披散在肩上,秀雅绝俗的脸上挂满笑容,眼珠神采奕奕,有一股清灵之气,两颊晕红,肤白胜雪,眉目如画,红唇微张,露出了几颗圆润的牙齿,她一袭水蓝色广袖留仙长裙,将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美而不媚,娇而不艳。

顾月华盯着这画,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他细细注目,发现这画上的女子竟然是在害羞。

心脏竟是有所感应般“砰砰”乱跳,让他无端生出一种喜悦。

那画卷上提了几个字: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这几个字写得非常显眼,飘逸潇洒。

再细看,顾月华就看到了一行小字写在了旁边。

玉秋姿第一次夸顾月华好看,留存。

顾月华心神一震,他一眨不眨的盯着画卷。

画上人是谁呢?

这字是他的字迹毫无疑问,那他画的女子是谁人呢?为什么他一点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提起笔,在空白的纸上将玉秋姿三个字一笔一划的写了下来。

玉秋姿。

不知不觉,他竟然写了百多个玉秋姿,可还是毫无记忆。

没有人跟他提过他失忆了,他也没有受外伤失忆,可事实确实是他忘记了一些事情。

顾月华将画卷上的女子记在心里,又将画卷收进锦盒,将锦盒妥善放进抽屉夹层。

在他的记忆里,但凡他放进抽屉夹层的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都是不想让任何人知晓的东西。

这幅画保管得如此小心翼翼,包装得如此好看细致,想必是拿来送人的礼物。

只是礼物为什么没有送出去?他为什么不记得画卷上的女郎?

顾月华心里很多疑惑,可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任何人,他本想将刚刚书写的玉秋姿仍在火盆里面烧掉,可内心滋生出强烈的不舍,他又不厌其烦的将那两张纸装裱好,找来一个锦盒,装了进去,连同那副画一起放在了夹层里面。

梦里,顾月华听到有人在说话。

“顾月华,你说字怎么那么难写,我的手都写酸了,不写了,我要休息。”

“你就是笨,我到现在才发现还有你这么笨的鱼。”

“不是鱼,是鲛人,我们可比那些水里游的鱼珍贵千百倍。”

“那不差不多,都有尾巴,不过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鱼,也是最笨的鱼,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真叫人头疼。”

“我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没关系,你会写不就行了。”

“为了公平起见,我会写你的名字,你也必须得会写我的名字。”

顾月华想要努力抓住梦里的人,可那人却滑不溜秋,他怎么都住不住,不由得急得直冒汗。

不行,他一定要在梦里抓住她,问问她为什么来过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玉秋姿遥遥望着顾月华的福寿阁,一夜未睡。

新的一天到来,顾月华却沉睡不醒,一屋子的人都急坏了。

颜淡带着玉秋姿赶到的时候,顾月华仍旧长睡。

既没有发烧也没有其他危害生命的特征,就是不醒。

颜淡看过,瞥了一眼玉秋姿,这丫头昨天晚上在他眼皮子底下站了一宿,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找顾月华,这顾月华沉睡不醒,只怕是心魔困住。

“他被梦境困住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颜淡陈述事实。

玉秋姿非常担忧顾月华,可只能立在一旁看颜淡脸色干着急。

顾如剑问道:“可有危害?”

颜淡道:“暂时没有危害,但是时间不得超过三天,过了三天就容易回不了魂。”

许胭脂焦急道:“那法师可有办法渡劫?”

颜淡笑道:“方法自然是有,只是需要其余人等回避。”

“还有,任何人不得打扰。”后面一句颜淡说得极其重。

屋子里只留下了玉秋姿和颜淡,还有沉睡的顾月华。

颜淡看着玉秋姿,薄唇轻启:“我现在施法进入顾月华的神识内,你为我护法,如果一炷香的时间我没有回魂苏醒,你就将这个符纸烧掉。”

玉秋姿听话点头。

颜淡对妖怪从不手软,自然有许多仇敌,此次他肉身没有魂魄,最怕妖怪偷袭,是以他施法做好屏障,这才进入顾月华的识海。

玉秋姿担忧的坐在一旁,确定顾月华真的只留下躯体在旁,才扑到顾月华身旁,将手抚摸着顾月华的脸颊。

“顾月华,三百多个日夜,你可知我一直都在想你,思念犹如利刃,日日切割着我的身心,让我疼痛难忍,让我时刻清醒,让我永远记得爱你这件事。”

“爱你,虽不得,但不悔相思。吾此生此世,唯爱顾月华一人而已。”

“顾月华,我爱你,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所以,你千万不要有事,答应我。”

颜淡进入了顾月华的神识,他没有找到顾月华,却看到了顾月华被抹去的记忆。

那记忆明明被玉秋姿在他面前抹除得一干二净,此时却在一处角落闪闪发光。

颜淡施法想要打破记忆,去搜寻顾月华的身影将他带回,可那记忆竟然刀枪不入,他只能远远看着,怎么也靠近不了。

尝试了各种方法他依然没有突破,最后只得坐等玉秋姿焚烧符纸,他离开顾月华的识海。

那片记忆像闪闪发光的水晶球,上面倒映着玉秋姿和顾月华所有的曾经。

栩栩如生,颜淡觉得一切就像在眼前发生一般。

一颦一笑,一句一语,都似在耳边盘旋。

玉秋姿看着香焚烧殆尽,颜淡还没有归来,将符纸丢在活里,颜淡得到召唤,魂魄回到了肉身。

颜淡一把掐住玉秋姿厉声质问:“当初你是不是假装抹去了他的记忆,为什么他的识海还能够看到你们的过往?你当真狡诈。”

他气得简直要吐血,他们美好的过往令他嫉妒无比。

有多嫉妒,就有多想杀了这个可恶的妖怪。

玉秋姿一脸无辜,这个颜淡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当时亲眼所见,我怎么可能欺骗过你的眼睛,你不要在这里发神经。”

颜淡咬牙切齿,他都对她好了,她还是一副凶巴巴,憎恶他的样子,他寒声道:“信不信我即刻杀了你?”

玉秋姿急忙摇身一变,缩进了净心瓶中。

她在心里小声诽腹道:“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频频喊打喊杀,简直有病,才和平相处了百来天,这脸真是说变就变,有毛病。”

任何一个令玉秋姿投去目光注视的男人,颜淡都会不自觉绷紧了神经,想将玉秋姿藏进净心瓶揣在手心里,而玉秋姿的喜怒哀乐全和顾月华有关,每当玉秋姿因为思念顾月华在黑夜痛苦流泪的时候,他都看在眼里,久而久之甚至有种冲动会忍不住想冲上去,将玉秋姿搂在怀里,紧紧拥抱,若是玉秋姿吃不好,睡不好,他还会辗转反侧,他明明对玉秋姿比之前好了千百倍,可玉秋姿眼里依然没有他。

颜淡害怕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令他头脑失控,理智全无。

“你是鲛人,你肯定有办法将顾月华从他的梦境中带出来,对不对?”颜淡看着净心瓶,语气肯定道。

“对,我有办法。”玉秋姿见他恢复理智,脸色好转,从净心瓶钻了出来。

“一炷香的时间,不要做与你承诺相违背的事情,否则你会为此付出代价。”颜淡坐在一旁闭目打坐,说出来的话暗含警告,寒冷刺骨。

玉秋姿点头,甚至带了几丝笑意,“不用你时时刻刻提醒我,我比谁都清楚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会尽快让他苏醒。”

进入了顾月华的识海中,玉秋姿看到顾月华躺在一片粉色的桃花雨中。

此时寒冬,哪有桃花,这是顾月华编织的梦境。

玉秋姿急忙奔跑过去,她跑到他旁边,想要叫醒他,可看到朝思暮想的心头挚爱,玉秋姿哽咽得说不出话话来。

她颤抖着手去触碰顾月华的脸颊,又害怕惊扰了他,动作轻柔无比。

顾月华猛地睁开眼睛,他定定看着她,露出了孩童般天真的笑容,“是你,对不对?”

玉秋姿被他突然睁眼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呆呆看着他。

“你说话。”顾月华爬了起来,凑在玉秋姿眼前,认真的问道。

“哦,说什么?”玉秋姿有点紧张,她不知道顾月华认不认得自己。

顾月华伸手抓住了玉秋姿的肩膀,温柔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玉秋姿的是字卡在喉咙里面,吞吐不出。

“你干嘛突然问这个?我来这里是带你出去的。”玉秋姿两手指头互相戳着,她闪躲的看着顾月华熠熠生辉的目光。

“我喜欢你。”顾月华揽住她,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玉秋姿有些难以置信,她瞪大了眼睛,嘴唇哆嗦道:“你说什么?”

顾月华嘴唇贴在了她的耳边,他情意绵绵道:“我说我喜欢你啊!”

蓦地,玉秋姿的唇被他含住,开始还只是轻描淡写,柔情缱绻,后面越发攻城略地,汹涌澎湃,销魂蚀骨。

玉秋姿不觉沉醉其中,她忘记了颜淡的警告,她忘记了那些承诺,她只有浓得化不开的思恋和爱意。

桃花雨纷纷落落,洒满他们的发间衣上。

玉秋姿在这一刻多么希望时间静止,她主动回吻了顾月华,没有技巧,只有心底深处的爱恋。

她如痴如醉,心里甜滋滋的,一切的疼痛都被治愈,一切的害怕都被驱走,天地间只有她和他。

玉秋姿知道这只是顾月华的神识,并不是真正的人,但她是真的,她的爱和思念是真的。

顾月华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地方被甜蜜的滋味填满,他想要更多。

顾月华开始在玉秋姿身上摸索,他的唇也不再只停留在玉秋姿的嘴上,他开始到处摸摸,到处亲亲,玉秋姿只是笑着抱着他。

只是这亲亲和抱抱渐渐有些令她招架不住,玉秋姿只得抓住顾月华的手,好声劝导:“月华先跟我出去好不好?”

顾月华像个吃到糖果不肯撒手的孩子一样,倔强说道:“那我跟你出去,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亲亲你?抱抱你?摸摸你?”

玉秋姿想了想,她并没有看到颜淡所说的那个有着她和顾月华所有记忆的水晶球,她就想,反正这是顾月华的梦境,她在梦里来的主要目的是唤醒顾月华,所有梦里的一切并不能当真,顾月华醒来也会忘记。

“嗯。”玉秋姿摸摸他的脸,笑着说道。

顾月华从她身上爬起来,还将她拉起了,笑眯眯的望着她问道:“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吗?你得说真话,不然我就把你留在这里,在这里永远陪着我。”

玉秋姿牵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她无比深情地说道:“你听,我的心在砰砰为你跳动,我喜欢你,我比你知道的还要喜欢你。”

顾月华嘴唇弯了弯,他将玉秋姿的手指牵引到嘴唇边,在她的掌心映下一吻,“有多喜欢我?”

玉秋姿手心一热,心里一烫,想到这份喜欢从今往后只能止于唇齿,存于心间,她鼓起勇气,大声喊道:“我爱你,我爱顾月华,永不改变。”

顾月华紧紧抱住她,在她耳畔说道:“我也爱你,很早很早我就爱上了你。”

玉秋姿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未免颜淡生气,她哄道:“月华跟我走好吗?”

顾月华点头,“好,天之涯,海之角,我都陪你。”

玉秋姿抱着顾月华飞了起来,她用法力,将漫天的桃花雨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粉色爱心,“看,那就是我对你的爱。”

顾月华想要说他也为她准备了礼物,可话未出口,他就醒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心头血换心上人,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心头血换心上人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