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夏尔若秦延之小说 一只肥猫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2018-03-13 甜文小卖铺

夏尔若秦延之小说叫做《再见,不复相见》又名《我若离去后会无期》,作者:一只肥猫,在这里提供夏尔若秦延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秦延之也不清楚为什么莫名的烦躁,明明之前夏尔若和南辰泽没有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时候,他还期待着,可是当出现了一丝暧昧的情感时,秦延之竟然发现,原来自己也会为了那个女人生气。

精选章节

温依依渐渐感觉到秦延之不再僵硬的身体,清楚的知道现在秦延之已经开始恢复理智了。

于是,温依依轻轻的诱导着秦延之先坐下来听她说。

“延之,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把你渡过难关,再者,我也想让那个女人尝试一下尔曼姐受过的苦。”温依依眼角带泪的模样让秦延之觉得自己真的错怪了她。

“依依,对不起。我……”

“延之,不用道歉,我爱你。”温依依用胳膊勾住了秦延之的脖颈,又主动的吻上了秦延之的唇。

主动回吻的秦延之脑海里突然闪过了昨晚夏尔若诱人的身躯,他身体一僵,猛地蹙起了双眉。

“延之,我要……”温依依快速的解开秦延之的腰带,一脸奢望地看着秦延之。

“下次吧。”秦延之蹙着眉,不耐的推开了她。该死,为什么现在他满脑子装的都是夏尔若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

而后的日子里,夏尔若以为秦延之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才派她去参加南辰集团的设计。

但她不知道的是,其实秦延之开始恨她入骨,而派她去南辰集团只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对于夏尔若的报复,秦延之决定慢慢开始,慢慢折磨。

“尔若,今天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尝尝啊。”

看着一点也没有事情干的董事长南辰泽,夏尔若越发的头疼。

“南辰泽!你没有事情做的么?”

“喂,我做的事情很重要的。”看着突然间严肃起来的南辰泽,夏尔若满脸困惑的看着他。

“什么事?”

“嗯,这个事情非常重要!”南辰泽严肃地点了点夏尔若的鼻尖,“就是照顾好我们的夏大设计师,这样才能好好给我们公司设计出来满意的东西啊!”

“你能不能别贫了啊!”夏尔若好笑地看着南辰泽。

“好啦好啦,来吧,还有清蒸鱼。”南辰泽一把夺过来了夏尔若手里的笔,半推半拖的将夏尔若拖到了餐桌旁边。

“尝尝看!”南辰泽像个希望得到夸奖的孩子一样,将手里的清蒸鱼双手奉送到了夏尔若的眼前。

“好。”夏尔若作势拿起筷子,刚想下筷却没想到闻见鱼味,自己便开始不停的干呕。

“怎……怎么了?”南辰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停地顺夏尔若的后背,还把刚才举起来的鱼远远地推到了一边。

“没事。”感觉好点了的夏尔若,扭过头来对南辰泽笑了笑。

“没事什么没事,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在工作吧。”

“不用了,毕竟我已经结婚了,你送我回去也不好,我自己回去吧。”看着终于肯把工作先放一放的夏尔若,南辰泽连忙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夏尔若。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开我车走吧,这里不好打车!”

“嗯。”明白南辰泽的好心,夏尔若同意了开他的车离开。

上了车的夏尔若,并没有回家,而是把车开向了医院的方向。

夏尔若算了算日子,已经有三个月了,她这段时间嗜睡的很,而且今天又干呕了一次,她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从医院厕所里出来的夏尔若看着测孕棒上的两个红杠,她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了。

一时间,夏尔若竟觉得十分满足,慢慢地感受着自己体内另一个心跳,虽然十分微弱,但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夏尔若掏出手机,想给秦延之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可秦延之的手机声音却在夏尔若身前拐角处响了起来,夏尔若疑惑的走上前,探头过去竟然意外的发现了秦延之和温依依的身影。

“喂?”

“哦,喂,延之你在哪里?”虽然已经看到了事实,但女人的固执还是在夏尔若的心里作祟。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负责工作就可以了。”

“我……”

还没有等夏尔若说完话,秦延之便决绝地挂断了电话。

“延之,是夏尔若?”温依依明知故问地问。

“嗯。”

“那延之,我现在怀孕了,怎么办?”温依依一边说,一边轻抚自己的小腹说道。

“你负责生下来,夏尔若等她这次完成南辰集团的工作,我就跟她离婚。”

“可是……她如果不同意怎么办。”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平稳地坐上秦少奶奶的位置,温依依必须确保秦延之的方法万无一失。

“不同意,不可能。我绝不允许那样的女人做我秦延之的太太!”

温依依看着秦延之变得阴霾的脸色,知道这个话题如果在进行下去,将是再给自己找麻烦。

“好啦,延之,我们走吧。”

夏尔若看着两个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顿时慌了神色,连忙转身跑开。

温依依听到有很急促的声音,好奇促使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但是她却看到了一个和夏尔若一样的身影,看了看那个女人跑开的方向竟然是妇产科,这让温依依这样小心谨慎的女人有了一丝防备。

“延之,你有多久没有见过夏尔若了?”

温依依看着依旧紧锁眉头的秦延之,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是没有看到刚才那个女人。

“好端端提她做什么!”

温依依看着有些愠怒的秦延之也不好继续开口问什么,只能攥了攥拳头,心里开始谋划着什么。

逃离了医院的夏尔若,脑海里充斥着一个比一个令她排斥的消息。

一是温依依竟然怀孕了,夏尔若没想到秦延之竟然真的可以这么对待自己,不顾自己还是他妻子的身份,竟然让别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二是秦延之竟然这般憎恨自己,夏尔若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秦延之记恨她到不允许她怀上他的孩子,而且还要打掉她肚子里,他的亲生骨肉。

想到孩子,夏尔若的手不自觉地抚摸上了小腹,细细地感受着小腹处传来的动静,虽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夏尔若依然很期待这个孩子,可又想到秦延之的想法,夏尔若又开始犹豫。

夏尔若犹豫着要不要跟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离婚,然后带着自己的孩子远走高飞。

夏尔若抬头望了望天空,她实在没有地方可去,想了想她开车不知不觉的竟然回到了夏家。

夏尔若将车开进了夏家车库,看着已经空荡荡的房子,顿时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伸手去开了夏家的大门,自顾自地走进了夏尔曼的房间。

夏尔若看着这个房间依旧崭新的模样,顿时又回忆起了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夏尔曼的时候。

那一天,她原本蹲在楼梯上,抱着怀里的洋娃娃玩耍,一抬头,却看见父亲领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女孩。

父亲朝着她招手,郑重的向她介绍道,“尔若,这以后就是你的姐姐了。来,叫姐姐。”

夏尔若看着一脸胆怯的夏尔曼,将手里的娃娃扔向了夏尔曼。

“我才不要姐姐,她不配。”夏尔若一脸凶色的看着夏尔曼。

“你!”父亲看着如此任性的女儿,直接给了她一记耳光,那次也是夏尔若的父亲第一次,也是平生少有的几次对夏尔若动手。

夏尔若一边捂着高高红肿起来的脸颊,一边恶狠狠的看着夏尔曼,小小的年纪却彰显着自己的倔强。

“她不配,她不配,她不配!”

虽然是一次并不和谐的碰面,但是并不影响两个人日后的相处。

“姐姐,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让你勇敢一点。”夏尔若手指划过她与夏尔曼两个人小时候的合影,低喃着。

夏尔若看着床头姐姐的日记,又再次翻开了一页,然而一页接着一页,不觉之间夏尔若睡了过去。

是梦,梦里夏尔若看到了站在天台上的姐姐,微笑的看着自己。

“姐姐!不要,下来好不好?”夏尔若撕心裂肺叫着,多么希望下一秒夏尔曼就能够从天台上下来,走到自己的身边。

“妹妹?你要替我爱他。”夏尔曼温柔的看着夏尔若,那种温柔是一种无谓死亡的温柔。

“姐姐,我好累,我不爱他了,你快回来吧!”夏尔若满脸泪水的看着夏尔曼,她想要走过去将夏尔曼从边缘拉回来,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

“不,我不配了。”夏尔曼越说,神情越加痛苦。

“姐姐!”夏尔若眼睁睁看着夏尔曼纵身一跃,一声大喊,竟发现自己可以冲过去了,可走到天台边缘的时候只能看见姐姐的尸体了。

突然,天台的门开了,秦延之冲了过来,他恶狠狠地拎起了夏尔若。

“是你!”

“不不不,延之你听我说。”秦延之就像当初那般模样,像是一个来自阴间的厉鬼,巴不得把夏尔若生吞活剥了。

“延之,你别对尔若这么凶,她怀孕了……”后面温依依也跟着来了天台,她坏笑的看着夏尔若。

“怀孕了?不,不能让她这样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秦延之说着就要将夏尔若从天台上扔下去。

“延之,我问你,你爱过我么?”绝望布满了夏尔若的整个神经,她只想知道这个男人有没有爱过自己。

“呵,你不配!”秦延之顺势将夏尔若扔下了天台。

绝望的夏尔若,顿时惊醒,看着熟悉的房间陈设,才发现原来刚才都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就连梦里的秦延之都没有爱过自己。”苦涩的笑在夏尔若的脸上划出了一抹淡淡的伤。

夏尔若再次看了看姐姐的照片,想着姐姐原来那温柔的笑。

快要陷入自己想法中的夏尔若接到了秦延之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夏尔若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喂?”虽然还是有害怕,但是夏尔若也暂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那个男人离婚。

“小南说你昨天没去上班,干嘛去了?”

想起小南,夏尔若明白那个人就是秦延之派来盯着自己的,想通过这次工作,抓到她夏尔若出轨的证据,然后好正大光明的离婚,并且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但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夏尔若心里明白,他和她离婚可以,但是孩子的事情,她必须先瞒着秦延之。

否则,她也不知秦延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依靠自己现在的力量,她知道没有办法对抗秦延之,最终可能连自己的孩子也保护不了。

“嗯,身体有些不舒服,去医院了。”

“行了,快去工作。”

听到她生病了,他这个丈夫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呵,夏尔若更加坚定了离婚的念头。

“宝宝,妈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从此刻开始,夏尔若的隐忍中多了一丝坚定。

然而,夏尔若却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已经被另一个警惕的女人发现了。

温依依脑海里总是闪过妇产科那个很像夏尔若的身影。

温依依仔细回忆着,如果那个背影真的是夏尔若的话,她去妇产科很可能是因为怀孕了,如果她真的怀上了秦延之的孩子,那自己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了。

温依依这么想着,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平扁的小腹,十分懊恼为什么自己怀不了孕呢!

“啊!”愤怒的温依依,推倒了面前的立镜。“不行,我不能让秦延之爱上夏尔若。”

而回到公司的夏尔若收到了南辰泽送来的玫瑰花慰问,但这次不同的是夏尔若选择了收下。

坐在办公室的南辰泽听到了这个消息立马跑来了夏尔若的办公室。

“尔若!”南辰泽深情的凝视着夏尔若。

“小南,你出去吧,我和南辰董事长说点事情。”

小南恭敬的出门,立刻给秦延之打了电话汇报。

秦延之听着小南的汇报,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这个该死的女人。”

秦延之也不清楚为什么莫名的烦躁,明明之前夏尔若和南辰泽没有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时候,他还期待着,可是当出现了一丝暧昧的情感时,秦延之竟然发现,原来自己也会为了那个女人生气。

他的脑海里竟然冒出了一个想要让那个女人回到自己身边的念头,可是很快秦延之便打断了这样的念头,不仅仅因为现在温依依怀上了他的孩子,也是因为要替夏尔曼报复夏尔若。

……

“尔若,你愿意收下我的鲜花,我真是太荣幸了。”

“对不起,南辰泽,我有件事想要求你。”

夏尔若低着头,一点一点的叙述着昨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幕幕,还有自己所做的梦。

“但是,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孩子,南辰,我只信你一个。”虽然听到夏尔若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南辰泽还是会很不开心,但是听到夏尔若很信任自己,南辰泽又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的,我去想办法,相信我,我一定护你们周全。”

夏尔若盯着南辰泽离开的方向,垂下了眼帘,低喃道:“对不起,利用你的感情。”

夏尔若清楚南辰泽对自己的情感,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撑不住再爱一次了。

低下头的夏尔并没有看见南辰泽有一秒的僵硬。

南辰泽清楚夏尔若对自己的情感,也明白夏尔若没有那么快的接受自己,但是他愿意等。

眼看着这次的设计合作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而夏尔若的小腹也有明显的隆起,所以夏尔若每天只能穿着较为宽松的衣服才能够较好的遮挡住自己的小腹。

而秦延这边也收到了小南提供给他的,可以对外造谣夏尔若水性杨花的证据。

只不过秦延之却迟迟不肯出动,这不禁让温依依有些坐立难安,所以温依依被迫选择了主动出击。

应约前来的夏尔若只当是温依依过来向自己耀武扬威,硬着头皮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夏尔若,你是不是胖了?”温依依上下打量着夏尔若。

听到温依依的发问有一秒停顿的夏尔若很快恢复了。“怎么,小南没有向你汇报南辰每天都是怎细心照顾我的么?”

“你……”

“倒是温大小姐,怎么,秦延之最近不带你吃饭么?感觉你好像瘦了。”

知道温依依是在试探自己,夏尔若看着温依依依旧扁平的小腹,还有巴不得踩着二十厘米恨天高出门上街的温依依,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夏尔若的脑海里划过。

“行了,温小姐到底找我什么事?”

温依依凝视着镇定自若的夏尔若,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当初看错了。

那个背影不是夏尔若,再看着夏尔若脚上的鞋,也不是平底鞋……

但是出于谨慎而言,温依依在夏尔若快要不耐烦站起身离开的时候,上前狠狠地推了夏尔若一把。

眼看着夏尔若就要危险的往下跌,南辰泽及时出现,抱住了夏尔若。

站稳脚的夏尔若不敢显示出任何的恐慌,连忙弄好衣服,走到了温依依的面前。

“试我?”夏尔若笑着对温依依说。

“你干什……”温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被夏尔若扇了一巴掌。

“你敢打我!”

“不,重点是还没完!”夏尔若刚说完,反手推了温依依一把。

夏尔若看着温依依摔倒的动作并不是先护住了小腹,瞬间懂了什么。

突然,秦延之暴怒的声音从背后喊了出来。

“夏尔若,你个贱人!”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再见,不复相见,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再见,不复相见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