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听说余生不寂寞虞苼周寂深小说 苍耳听说余生不寂寞小说

2018-04-16 甜文小卖铺

虞苼周寂深小说叫做《听说余生不寂寞》,作者:苍耳,在这里提供虞苼周寂深小说在线阅读。虞苼迟疑了一下:“带我去看看。”周寂深确实是醉了,他闭着眼仰靠在沙发上,领带半扯,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一颗,有种凌乱的美,又透着禁欲的诱惑。

精选章节

姜颖打完一个电话回头发现虞苼不见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坐着出租车把周围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急的要报警的时候,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人已送到风和园。”

姜颖又马不停蹄的赶到虞苼的那个小蜗居,直到看到人好好的坐在飘窗前,才大大松了口气。

“我的小祖宗,你是长了翅膀了还是遇到雷锋了,下次别这么惊魂了好不好!”

虞苼抱膝坐着,对她的话没有反应,嘴里喃喃着什么。

姜颖走进了细听,才发现她在唱歌。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就这么几句。

看着这样的虞苼,姜颖突然眼眶酸涩。

“虞苼,你别这样。”她蹲下身,强挤出笑脸:“咱们想点开心的好不好?今天是你生日,我还没送你生日礼物呢,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什么我都给你弄来,好不好。”

虞苼果真停了下来,偏头看她,将信将疑的问,“真的?”

姜颖忙不迭点头。

虞苼回身往玻璃上呵了口气,又伸出手指在上面勾勾画画了一阵,然后指给她看,语气透着昂扬的兴奋:“我要这个!”

姜颖仔细辨别了一下,忽然有些无言。

满是雾气的玻璃上,歪歪曲曲的写了三个字,周、寂、深。

她忍无可忍:“虞苼,你清醒点好不好!你们已经离婚了,他已经不是你的了!”

虞苼摇了摇头,情绪低落下去,却是执拗的重复:“我要周寂深,只要周寂深。”

……

虞苼手上还有几个跟进中的单子,打算处理完就出国,关于生日那晚的事,没人再提。

这一日,她在兰风会所和几个客户吃饭,酒席散了后,兰风会所的经理找到了她。

“周太太,周先生喝多了,也联系不上他的助理,你看……”

兰风会所的经理是少有的知道她和周寂深夫妻关系的人,可是显然,他还不知道他们的婚姻关系已结束。

不过……喝醉,周寂深会喝醉?

虞苼迟疑了一下:“带我去看看。”

周寂深确实是醉了,他闭着眼仰靠在沙发上,领带半扯,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一颗,有种凌乱的美,又透着禁欲的诱惑。

他肤色有点苍白,此时在酒精的作用下,从脸到脖颈处都泛着薄粉,看上去更秀色可餐了。

虞苼有点生气,他这副样子是勾引谁呢?

她想撂手不管,可就是迈不开脚步,自己跟自己赌气了半天,还是妥协了。

“帮我把他扶到车上。”

车开出会所,虞苼犯了难。

她不知道周寂深现在住在哪。

周家老宅肯定是不可能的,周寂深和周老爷子关系一直不太好。

南山别墅更不可能了,他那么讨厌自己,如今没有婚姻绑着,他怎么可能还会回那个地方。

中途拨了几次秦桓的号码,始终没有接通,这个向来24小时听命的助理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吗?

她气的瞪眼,真想随便在酒店开个房把人扔下算了。

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不舒服……

最终,虞苼把人领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喝醉酒的人格外的沉,虞苼踉踉跄跄把人扶到床上,就疲软的跌坐在地,喘了半天才缓过劲。

床有点小,周寂深躺在上面有种憋屈感,可是他一直蹙着的眉头却悄悄舒展开了,似乎还睡得很安稳。

虞苼瞪着他半晌,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

她没见过酒醉的周寂深,像是筑在他身上的高墙都消失了,睡着的他,没有拒她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也没有相隔万里的疏离。

此时的他,躺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呼吸沉稳,俊容沉静。

这一瞬间虞苼有种错觉,这似乎是她距离周寂深最近的一次,他柔软下来的轮廓仿佛就是他毫不设防敞开的心扉,而她只要往前一步,就能闯入那个她一直渴望征服的领地。

面对这么巨大的诱惑,虞苼却是触电般收回手,站起身就要逃离。

谁知周寂深拧眉喊了句:“水。”

虞苼背对着他停住,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还是倒了杯水过来。

醉的毫无意识的人,自然不指望他还能自理,虞苼半扶起他,艰难喂下去半杯,剩下的全洒到了前襟上,虞苼赶忙拿了毛巾给他擦拭。

白色的衬衫沾水后贴在身上,隐隐能看出肌理分明的胸膛,虞苼擦着擦着红了脸,偏偏这个时候周寂深睁开了眼。

虞苼呼吸一顿,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她、她该怎么解释现在这种情况?

周寂深看了她一会,目光没什么焦距,这让虞苼松了口气,正想偷偷溜走,下一秒天旋地转,等回过神她已经躺在了周寂深身下。

“你……”

虞苼慌乱的挣扎,可手脚都被周寂深压制着,整个人被他禁锢在怀里,他重新闭上了眼,呼吸喷洒在她颈间,“睡觉。”

……

这是个格外漫长的夜,又似乎一眨眼就到天亮。

在陌生的环境醒来,周寂深的神情明显透出怔忪,看着竟然有种别样的反差感。

“醒了?”站在窗前的虞苼转身清咳了一声:“昨晚你喝醉了,兰会所……还记得吗?经理联系不上你的助理,又恰好碰到了我,我不知道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所以就……”

她尽量冷静客观的陈述,尽管实际效果并不那么如意。

周寂深单手耙了耙头发,起身下床,原地又站了一会儿才道:“昨晚麻烦你了,看来我需要和秦桓谈谈,总之……”

他一改惜字如金的习惯,话也不似以往那般有条理,这种种显示出他的内心似乎并不如他表现出的那般冷静。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干脆闭口,边扣袖口的扣子,边伸手去取一边简易衣架上的西装。

然后,他的手僵在半途。

虞苼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衣架的另一侧挂着另外一件男士西装。

她生日那天和邵卓风算是不欢而散,可邵卓风似乎并不这样以为,照旧嬉皮笑脸,照旧时不时出现在她面前。

前几天她和合作方吃饭,因为喝了酒没法开车,邵卓风毫不意外的及时出现,并坚持送她回来。

这件西装就是当时他给她披上的,这几天忙昏了头,忘了还回去。

“这是……”虞荨心下一慌,条件反射的想解释,又不知从哪里解释起。

况且,周寂深也未必在意这些吧。

周寂深将自己的西装取下搭在臂弯,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对,还是一副冷峻模样,只不过比起以往似乎又格外冷了些。

他伸手握住门把,顿了顿,到底什么也没有说,开门离开了。

周寂深走后,虞苼没来得及纠结就匆匆开车去了虞家。

因为虞科良电话里说,虞荨怀孕了。

虞家客厅,虞荨俨然成了众星拱月的对象。

客厅里笑声阵阵,这愉快的气氛甚至连虞苼的到来都没有受半分影响。

要知道,以往每次她出现在虞家,这一家三口再和乐融融也会按下暂停键,空气中除了剑拔弩张,就是冷硬僵持。

他们用浑身的排斥告诉虞苼,她就是个多余的,这个地方不欢迎她。

“你怀孕了?”

虞苼径直走到虞荨面前,视线落到她肚子上。

虞荨被她的目光看的发憷,连忙起身,“姐,我知道你生气,可我也是情不自禁……”

虞苼不耐烦的打断她做戏:“谁的?”

虞荨抚了抚肚子,含蓄的瞥了她一眼:“自然是周寂深的。”

虞苼爱周寂深如命,这个打击足够毁灭了吧。

她期盼着,等待着,等着看虞苼失态、尖叫、崩溃、甚至痛哭。

然而……

“嗤。”

虞苼毫不留情的嘲笑出声:“虞荨,白日梦做多了烧坏脑子了吧,周寂深会碰你?”

眼看女儿被堵得说不出话,汪敏尖着声音插进去:“怎么?周寂深看不上你,还不许人家看上我们小荨了?你嫁进周家那么久肚子都没动静,我们小荨一下子就怀上,这可不就是命吗。我告诉你,周老爷子都认下小荨肚子里的孩子了,你也早不是周家儿媳了,这里没你多嘴的份!”

虞苼心里咯噔一下,“你说周爷爷认下了……”

虞荨挺了挺腰,这才找回了点气势:“周爷爷已经在和寂深商量我们的婚期了,他老人家还说了,等到这孩子出生,他就会宣布……”

即使虞苼打心眼里不相信周寂深会和虞荨纠缠到一起,听到这话,也不由变了脸色。

周家这种家族对后代尤其看重,周老爷子不可能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就认下虞荨肚子里的孩子。

难道这真的是……不,不可能的!

虞苼摇了摇头,脸色一差再差,一颗心直直沉向谷底。

虞荨的目的终于达到,端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姐你别怪我,我和寂深都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呢。”

虞苼像没听清她的话,事实上,她现在确实一片混乱。

她相信周寂深,却又想去找他求证,可随即她又想到,她如今连求证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时,虞科良清了清嗓子。

“这次喊你回来,是有两件事要跟你说。这第一嘛,小荨和寂深的婚事这次是要大办的,这也是周老爷子的意思。虽然你和寂深已经离婚,但姐妹俩先后……传出去毕竟不好听,所以如果有心人询问,你要记得替小荨遮掩一下,尤其我不希望从你这里传出去什么风言风语。”

虞苼看着自己这个精明的父亲,眼里的讥嘲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虞科良就讨厌她这个样子,他在这个女儿面前就像是被扒了皮,毫无尊严可言。

可想到还有更重要的事没说,只能压下心底的火。

“另外一件,我听说最近邵氏的二公子在追求你?邵家国外是老大当家没错,可海外的生意我可听说全都交到了这二公子手里,你把握好机会。能嫁进邵家当然最好,不过你毕竟是离过婚的——进不了邵家也没关系,你只要笼住了邵卓风的心,再赶紧生个儿子,这样即使他以后结婚,也会有你们母子的一席之地,至于怎么笼络……这不用我教你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虞荨竟然还能笑的出来,连她自己都意外,事实上她都要笑出眼泪了。

原来,无耻是真的没有底线的。

……

与此同时,一间密闭的会所包厢里,邵卓风坐在周寂深的对面。

两人之间是厚厚的一叠调查资料。

“我是该叫你周寂深呢,还是该叫你Leon?纽约Bronx第五大道贫民窟爬出来的,血液里都带着罪恶的,L、E、O、N。”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听说余生不寂寞,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听说余生不寂寞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