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林音音郑昊之小说 许你一场刻骨伤恋小说阅读

2018-04-16 甜文小卖铺

林音音郑昊之小说叫做《许你一场刻骨伤恋》,作者:佚名,在这里提供林音音郑昊之小说在线阅读。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音音转身就看见郑昊之满脸怒容,像是随时都能把她撕了。林音音颤抖着唇,“郑昊之,朵朵呢?你把她带去哪啦?”“死了。”凉薄的唇淡漠的吐出来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林音音一口甜腥喷了出来。

精选章节

郑昊之离开后,林音音靠在墙壁上,背部摩擦着冰冷的墙壁往下滑。

身后忽然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林音音还未反应过来,咔嚓咔擦的镁光灯瞬间笼罩着她,刺的眼睛生疼。

“快来,她在这!”率先过来的记者都要把摄像机怼在林音音脸上,她慌忙捂着脸,可根本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

“林小姐,请问你三年前未婚生子,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林小姐,你是不是嫉妒你姐姐林水嫁给了郑昊之总裁,所以才找人强奸她导致她流产!”

“昨晚有人看见你被一个男人抱着衣衫褴褛的进了医院,请问是否你们玩的太过激烈需要进医院了呢?!”

“林音音,请你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

字字泣血。

林音音被他们问的喘不过气,这些人,是郑昊之安排的吗?他就那么恨她,恨到——想让她死。

抓心挠肺。

林音音慌乱的想要推开他们,可那些记者像是吃人的怪兽似得一句一句喋喋不休的发问,把她说成了十恶不赦的恶女。

“你们让开!”林音音忽然大吼一声,嗓音沙哑:“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此刻,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铃声。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是她给朵朵配的儿童智能手机。耳边嘈杂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林音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推开人群,踉跄了几步,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等她扶稳了栏杆,却听那边传来陌生的嗓音。

“你好,请问是朵朵的母亲林音音小姐吗?您的女儿从三楼摔下来,目前在我们医院急诊室——”

耳边满是靡靡之音。

朵朵。

她最宝贝的女儿!

林音音眼睛顿时空洞,扒开人群往急诊室跑,殊不知刚刚她和郑昊之说话时,那张病床上的朵朵正喊着妈妈。

“她的女儿出事儿了?快去,这可是独家新闻!”

“快跟上!”

……

急诊室,朵朵右眼上裹着重重纱布,衣服上满是鲜血,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林音音只看了一眼,心就不能呼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捉着朵朵的肩膀。

“朵朵!你怎么会从阳台上掉下来?快点让妈妈看看,疼不疼,还有哪里受伤了?”

“呜呜呜。妈咪,是朵朵不好,妈咪不哭。”

朵朵哭着伸出肿胀的小手给林音音擦眼泪,林音音把她抱在怀里,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是、是她自己掉下来的,可不管我的事。”

身后,孟欣尴尬的说。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她以为随随便便放在家里就成了,谁知道这个小贱种居然自己跑到阳台上摔下来!

“妈!朵朵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家?!”林音音激动的将朵朵抱起来,心中是无限冷意:“朵朵我带走,既然你这么嫌弃我和朵朵,我们以后搬出来住!”

“走啊,我看你带着这个拖油瓶能走到哪儿去!”

绕过多事的记者,从医院出来,林音音得知那个沈怀远已经将将医药费付完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她有了钱,一定要还给她。

抱着朵朵,她将能联系到的人都联系了。

“喂?……杉杉,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现在被家里赶出来了,我和朵朵没地方可以去。我……”

“啪嗒。”

是被挂断的声音。

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好友思思犹豫地说:“音音,你也别怪我,你和郑昊之闹得那么厉害,他放了话出来如果帮你就是跟他作对,我……我也不敢跟他作对啊,你还是找别人吧。”

又是他。

他真的想要逼死她吗?

喉咙沙哑,林音音想去买瓶水喝,可想到钱包里为数不多的钱,只好吞了几口吐沫。朵朵趴在她的怀里哭累了睡了过去。

天空又下起了雨,林音音毫无办法。最后咬了咬牙,她花了五十块钱,找了个小旅馆抱着朵朵委屈了一宿。

第二天,出来时却被指指点点。

“那个林音音好贱啊。林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还勾引自己的姐夫!”

“这种女人别让我看见,要不我见一次揍一次!简直是女人的耻辱!”

一张报纸砸在脸上,林音音把它抓了下来,只见上面标红的大字:林家二女未婚先孕,竟还妄想勾引姐夫。

“也不看看自己长得那副样子。”

报纸上,是她在医院的模样,眼圈浓重,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

林音音用报纸挡着脸,天色已经渐渐黑了,她的钱已经不够住宾馆了,带着朵朵也没法去找工作,朵朵牵着她的手,眨了眨眼:“妈咪,照片上那个好像是你啊。”

“你看错了,只是长得像而已,朵朵,妈咪带你……去找叔叔好不好?”

“昊之叔叔吗?”

“嗯。”

昊之叔叔。难为朵朵还记得他。林音音自嘲一笑,怕是这辈子,郑昊之都不会承认朵朵是他的孩子吧。

公交车摇摇晃晃,朵朵缩在她怀里,他们孤儿寡母,也不知道今晚怎么过。

看着怀里的朵朵,林音音只觉得特别对不起她。如果不是自己和郑昊之那个迷乱的夜晚,朵朵也不会跟着自己颠沛流离……

到了翠竹苑,任凭林音音怎么喊,郑昊之都不出来。

杨彦烦了,直接拉着那条藏獒出来,那么大只,林音音立即将朵朵紧紧抱在怀里。

“还不滚?总裁和夫人不想见你!快滚!”

林音音摇头:“你让郑昊之出来,我有事情跟他说!”

“啧。”

杨彦直接将门关了,屋子里传来狗吠声。

雨,越下越大。

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林音音抱着朵朵蜷缩在门口。朵朵脸色惨白:“妈咪,我好冷,好冷……”

“朵朵不怕!”

林音音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盖在朵朵身上,拼命地拍打着别墅的门。门口四处漏风,雨水溅落在她的身上。

“郑昊之,你出来!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出来!”

她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拼命的敲打着坚固的铁门。

吱呀。

门被推开,郑昊之身上穿着绒绒的灰色睡衣,和她们狼狈孤儿寡母对比起来……

“昊之,朵朵病了,她发烧了,你请医生救救她好不好?”

“呵,一个野种,我为什么要救?”

朵朵已经昏迷,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喊着妈咪,林音音心疼的五脏六腑都揪在一起,抓着他衣服的手指尖泛白:“求求你,朵朵,朵朵她不是野种……”

“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郑昊之瞥了眼地板上的小丫头,烦躁的将手放在门把手上:“要死死远点,别脏了我的地方”

“郑昊之!”

眼看着门都要缓缓关上,林音音一把将胳膊塞了进去,胳膊被门夹住了,疼得她撕心裂肺,可硬是咬着牙没有发一言。

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

郑昊之拉开门,眼中厌恶昭然若揭:“林音音,你不要命了!”

林音音双眼通红,脸色惨白,这几天的疲惫让她仿佛随时都能倒下去,她薄唇动了动,拳头攥紧了,忽然“扑通”跪在地上。

膝盖的伤,似乎裂开了。

透过黑色的铅笔裤血迹隐隐染红了地面。

“郑昊之,朵朵,她是你的孩子,你帮我救救她。”

“呵!随便一个野种就说是我的孩子!林音音,你当真以为我傻!”

把他当成什么了?便宜父亲?郑昊之对林音音的厌恶更加深了,可她却死死的拽着他的裤脚。

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我答应你。我给林水捐肾。我的肾给她!你想要什么你都拿去。只要你救了朵朵……”

说完这句,直到坚持到郑昊之点头,林音音才倒了下去。

朵朵,你要好起来。

再次醒来,映入眼帘是阔气的水晶吊灯,林音音立刻爬起来下床,佣人过来,她抓着人肩膀就问:“朵朵呢。朵朵怎么样?!”

“林音音,你找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音音转身就看见郑昊之满脸怒容,像是随时都能把她撕了。

林音音颤抖着唇,“郑昊之,朵朵呢?你把她带去哪啦?”

“死了。”

凉薄的唇淡漠的吐出来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林音音一口甜腥喷了出来。鲜血染红了郑昊之的白色衬衫,她嘴角挂着一抹鲜红,疯了似得伸手去揪着郑昊之的领子。

“你混蛋!郑昊之你不是人!朵朵只是发烧,她只是发烧!怎么可能会死呢,是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延误了治疗,她肯定不会死的!”

凄厉的哭声震天动地,林音音第一次发现眼前的男人就是地狱里走来的恶魔,而她竟然还爱了他那么久!

她扬起巴掌就要打在她的身上,可却被郑昊之攥着手腕一把按在床上。

他眼神幽暗,嘴角挂着嗜血的笑,将检查结果扔在林影音身上:“我的孩子?呵呵,你看看DNA鉴定,林朵朵跟你一样是个贱种,居然还敢说她是我的孩子!”

林音音慌了,她抓起简单的几张白纸,可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林朵朵和郑昊之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怎么会这样,朵朵真的是你的孩子!”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许你一场刻骨伤恋,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许你一场刻骨伤恋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