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金粉醉,媚骨消》小说第2章:我爱你至深,可你恨我入骨

2018-05-16 甜文小卖铺

金粉醉,媚骨消》小说第2章:我爱你至深,可你恨我入骨

严峥看着凌慕兰狡辩,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都已经滴血验过了,这女人竟还不肯承认那孩子不是他的?身为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还生出了孩子,这是他严峥莫大的耻辱,他没有直接杀死他们母子,已经算他足够大方了,她竟还不满意?

“凌慕兰,我看你是死不悔改!”严峥下了床,一把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枪,扔到了凌慕兰的面前:“想救那个野种,那就看你舍不舍得牺牲!”

“什么……意思?”凌慕兰看着那把枪,不解的问。

“想让那孩子活,你就去死!”严峥恶狠狠的说。

凌慕兰的身体一僵,一双清澈的眼睛望向严峥,里面,很快盈满了泪水:“你想让我去……死?”

原来,他竟然已经恨不能让她去死了吗?

“对!你这种不知羞耻的贱货,看到你我都觉得无比的恶心,你这种自私虚伪的贱货,还敢在我面前演母子情深,那我今天到要看看,你到底舍不舍为了那个野种,牺牲你自己的命!你若敢,我就相信你!”

凌慕兰沉默了。

严峥的脸上浮起浅显易懂的嘲讽,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根本没可能为了别人去死,哪怕是她自己的孩子。小雅说的没错,她就是一个惯会演戏的贱货!

“怎么?你不敢了?那就滚!”他不耐烦的说。

“少帅,你相信了我,就会给宝儿请大夫治病吗?”凌慕兰却伸手,将那把枪拿在了手里,抬起另一只的手背,擦掉了那还没有落出眼眶的泪,很平静的反复向严峥确认:“我死了,宝儿就真的能活吗?”

严峥隐隐有些闷闷的感觉,狠心说:“对,只要你去死,那个野种就能活。”

“严峥,”凌慕兰忽然笑了,这一瞬间,严峥仿佛看见雪地里盛开的那一树寒梅,灿烂、耀眼、带着不畏一切的风骨。

“我十六岁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十八岁嫁给你,十九岁生下宝儿,到今天二十二岁,整整爱了你六年。”

“我知道你恨我,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亦不是你期待中那么独立的新时代女性,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年,凌家和严家为我铺了十里红妆,我坐在花嫁里,满心欢喜的嫁给我的爱人,世人皆羡慕我得偿所愿,说你我郎才女貌,唯独不知,我爱你至深,你却恨我入骨。

生宝儿那一日,你刚好带着苏雅进门,小汽车开进来,西装、晚礼,我在产房疼的死去活来,你刻意为她举办了宴会,欢乐无比。

那一刻,我怨过你,我凌慕兰就算没有留过洋,不懂得什么叫做自由民主,可我爱你,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能将这个家打理的一点错都不出,我能将大帅和老夫人照顾的妥妥当当,我能为你生儿育女,我能给你我有的一切。

我怎么就比不上那些只会喊这民主自由,却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肯赡养,连自己的师长都不必尊敬,连仁义道德都不必遵从的新时代女性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金粉醉,媚骨消,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金粉醉,媚骨消小说

上一章:第1章:她的孩子是他的耻辱

下一章:第3章:想救他?那你就去死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