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赵楠桉隋清扬小说 原来爱情那么伤小说阅读

2018-05-16 甜文小卖铺

赵楠桉隋清扬小说叫做《原来爱情那么伤》,作者:严如白,在这里提供赵楠桉隋清扬小说在线阅读。只要不伤害隋清扬,其他任何人,我都不在意,我可以把股份退还给父亲,我什么都不想要。如果隋清扬冷静后,还是想宰了我,那我死在他面前也值得了。我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精选章节

隋国华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只有他最冷静。

他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生的儿子,嘴角扯了个笑,然后一转身坐在单人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给自己点了根烟,慢悠悠的抽起来。

没人说话,都看着隋国华貌似悠闲的样子。

隋国华狠狠的咂了一口烟,吐出烟圈,嘴角还勾出了些笑意,“你喜欢男孩,可以偷偷摸摸的进行,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闹这么大,是想给谁难堪?”

不知为何,全场就隋国华一个人说话的样子不像生气,可我却觉得危险极了。

隋清扬一点也不怕他的父亲,“我喜欢楠桉,不能让他跟我偷偷摸摸,我要让你们都知道我喜欢他,我不要他受委屈。”

我全身筛抖,心口突然被凿出一个血洞,疼死我了。

隋清扬给我的感情,重到我承受不起。

我以为我对他的喜欢纯粹干净。

可和他的比起来,如此不值一提。

我喜欢他,胆小而怯懦,默默的,偷偷的,因为得不到,就逃避,选择自杀,不敢争取。

他喜欢我,炽烈而勇敢,大胆的,嚣张的,因为想要得到,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迎难而上,只是为了不让我受委屈。

我多想变成一个男孩,不顾世俗的眼光,就算每天有人扔烂菜和鸡蛋,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母亲看到我眼里的光越来越坚定,慌张的冲向我,拖着我往外走,“你跟我回家!你跟我回家!不要再和隋家少爷见面!对谁都好!”

隋清扬紧紧扯开母亲的手,抓住我的手腕,“赵楠桉,我吻你的时候,你虽然拒绝,却没有咬我,你舍不得咬我,你喜欢我!刚刚我说不让你受委屈的时候,你紧紧抓住了我的手!你靠我更近了!楠桉!你喜欢我,我不会放你走!如果你敢去喜欢女孩,我会剁了你们!”

他狠狠的说,白色的眼球因为怒气布满了血丝。

隋清扬就算此时的样子凶狠如狼,可从单人沙发上跳起来一脚踹踏向他的男人,却如一头不容任何人反抗的狮子!

隋清扬已经被他父亲踢翻在地,隋国华并不罢休,抬腿又是一脚,“隋清扬!我倒要看看谁能剁了谁!今天!我就在这间总统套房里面剁了你!”

隋国华是真的气疯了!

这是隋家唯一继承香火的儿子,换了谁都会被气得失去理智。

我扑过去,紧紧的抱住隋清扬,不让隋国华再对他用拳脚,哀求着,“隋叔叔,你不要打他!不要打他!是我!是我勾引的隋清扬!你打我好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是隋家最耀眼的少爷,万千宠爱于一身,自小被捧着长大,哪里受过这样的殴打?

而我不一样,我从小就被母亲打,我能承受!

我疼习惯了,我能承受!

我能!

母亲看到我豁出去的样子,跪在地上不停给我磕头,头发散开,失心疯了一般乱糟糟的,“楠桉,楠桉,妈妈求求你,求求你!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好不好?好不好?跟妈妈回家!”

她从不在我的面前自称妈妈。

多可笑?

她怕我情急之下说出自己是女孩的身世。

其实我并不怕失去一切财富,我只怕隋清扬一时间不能接受,我怕他不顾一切的想要获得认可的决心,会因为接受不了我是女孩而发疯。

隋清扬怕我受伤,翻身把我压到身下,任由他的父亲给他拳脚,一声不吭,紧紧的抱着我的头,护在他的心口。

“爸!你要打就打!我挨了这一顿打!你就发泄够了!你就要承认我和楠桉!我让你打!我要是求饶我就不是你儿子!”

原来,他知道自己会被毒打,但是也这样做了,他知道所有的困难,也这样做了。

他说,他会给我我想要的一切。

我在他的怀里,哭到肝胆俱裂。

隋国华气得声音嘶颤,“隋清扬!你要是敢翻了这个天!我就要你看不到外面的天!”

是隋清扬的母亲唐悠然救了我们。

隋国华有多爱他的妻子,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本名并不叫隋国华,因为妻子当年病重改的名字,他要将妻子和他绑在一起,直到所有人都忘记了隋国华这个名字为止。

可见唐悠然在隋国华心中的地位无人可及。

唐悠然被隋欣瑶带到酒店来,看到地上抱成一团的我和隋清扬,她焦急心疼的扑在我们身上,张开她的细柔的手臂护着我们。

她嘶喊的声音因为心疼而颤抖,“隋国华!你今天要是敢再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就和你离婚!我要跟你拼命!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除了我!谁也不能动他!谁也不能!”

隋国华那样凶狠的一个人,看见自己的妻子后,偃旗息鼓。

唐悠然抱着隋清扬的头,擦着他嘴角的血,哭成了泪人,“儿子,你就跟爸爸认个错不好么?妈妈看见爸爸打你,妈妈的心都要疼碎了!你这个坏儿子!”

隋清扬一直说,“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隋国华咬了咬牙,“今天谁要是敢护着这个臭小子!”

唐悠然转头瞪着隋国华,“要是我敢!你要怎样!”

隋国华脸色胀得难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

唐悠然没有骂我,她扶我们站起来,安抚着隋清扬,“儿子,你让楠桉回家先,我们一家人坐下来先谈好不好?”

隋清扬在他母亲面前,所有的暴脾气都不见了,他拉着我,不肯放手,“不行,赵叔叔要打楠桉的。”

唐悠然整理了耳边碎散的头发,别到耳后,优雅的走到我父亲跟前,“赵先生,是我教子无方,你不要责怪楠桉,你带他回去,不要打他,孩子出了问题,我们做父母的有很大的责任,一定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不要一味的怪孩子,他们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是我们的血肉做出来的孩子,我们不可以伤害他们。只要人活着,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好吗?”

隋国华站在窗边抽烟,不敢对妻子处理问题的方式发出任何质疑。

我曾经羡慕隋欣瑶可以那样自信,因为她的自信是被宠出来的。

这时候我羡慕隋欣瑶,还有隋清扬,羡慕他们有这样好的母亲,如果我也能有……

父亲看着唐悠然的眼睛,他已有苍色的眸子里渐渐动容,他看着我的时候,喉中溢出叹息,眼中闪动的泪光那样清楚。

他第一次抱我,哽咽,“楠桉,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该把跟你母亲的恩怨转嫁给你,你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我怎么可以不和你亲近?爸爸不打你,你跟爸爸回家,咱们回家,爸爸只有你一个儿子,怎么可以不爱你?”

我哭得更厉害,我没有体会过母爱,可这一刻,我居然从心底感受到了父爱,我感受到了父亲的真诚,他是用忏悔的气息在跟我抱歉。

我回了郊区,母亲依然不准我和父亲相处,她无法逼迫父亲和阿姨离婚,只能逼父亲用最快的速度把股份转给我。

否则别想我真的回赵家。

一周时间,父亲给了股份,让我进入董事会,但转给我的股份协议有一项条款把母亲逼疯了。

我的股份若是再转让,除非公司买回,不可流通,或者只能转给我的孩子,且必须在孩子满了25周岁以后,以防止孩子心智不成熟造成的失误。

我看着那项条款,幸灾乐祸的问母亲,“要我签字么?”

她的脸开始扭曲,眼中的光也变得可怖起来,“你和你那个畜生父亲一样!你骨子里跟他一模一样!你们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们都阴险狡诈!”

我可不觉得父亲是狡诈,我由母亲抚养长大,且一直没什么主见,任何事都要问母亲的意见,当然也不敢不问。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父亲又怎么可能不防着母亲?

我对这个母亲早已不存任何期望,她曾经骂我,我可以不回嘴,可我已经大一了。

我压抑太久的叛逆在离开海城后滋长得太过疯狂,我想要和她对抗,甚至想过不惜鱼死网破。

我望着她,故作天真的笑问,“什么地方一模一样?他爱他的妻子,而我爱隋清扬,我和父亲一样专情,不是吗?”

这段话是压断母亲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咬牙看我时,眼中的光都是憎恨。

她憎恨我。

我是她的亲生女儿。

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却因为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憎恨我。

我摇头笑笑,随她吧。

鱼死网破的准备我已经做好,只要隋清扬的心态慢慢趋于平和后,我就会将我是女孩的身世公之于众。

只要不伤害隋清扬,其他任何人,我都不在意,我可以把股份退还给父亲,我什么都不想要。

如果隋清扬冷静后,还是想宰了我,那我死在他面前也值得了。

我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我和隋清扬一起回到B城上学,隋国华只有一个要求,家里的事情不准在外面张扬,家里不反对,外界不可以强调。

这是隋国华最大的让步。

这一切得益于隋清扬有个将他爱进骨头里的母亲,而他的父亲更是爱惨了他的母亲。

隋清扬一生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父母的爱。

而我得到的一切,却是因为母亲的恨。

隋清扬晚上会在校外等我,带我去看电影,划船,吃饭,我们好像最般配的情侣走在街头。

他让我去Q大食堂吃饭,虽然不会像以前那样当众亲我,却会偷偷勾我的手。

那时候我心里的小鹿,欢快的撞着。

夜里B大梧桐树下,我试探着开玩笑问他,“隋清扬,要是我变成个女孩,你还会爱我吗?”

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更长,他低头吻了我,深情的,松开我后,他看着我的眼睛,无比认真,“以后不准说这种破坏感情的话,周末我们去骑马,下周你19岁生日了,母亲说这个生日就我们两家人一起给你过,她会给你准备礼物,母亲爱我,也会爱你。”

他说他会找个我们可以合法结婚的地方移民,他为了我们这种关系花了太多精力。

他说过,他会给我我想要的一切。

我不敢再提我是女孩的事情,可我也越来越怕,总有一天,隋清扬会不甘心于只是接吻。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跟他在一起时间越久,他的情会越深,受到的伤害也会更深,我不能再等。

19岁生日那天,只有赵家和隋家的人。

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和隋清扬爱情的忌日。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原来爱情那么伤,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原来爱情那么伤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