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阮微微陆铭小说 为你蚀爱成瘾小说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阮微微陆铭小说叫做《为你蚀爱成瘾》,作者:苏雅,在这里提供阮微微陆铭小说在线阅读。陆铭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赶紧找了一个借口溜走。阮微微,你有空和商夏周出去游山玩水,却没空签离婚协议书,你果真心中没有我!忿忿走出阮微微的公司大门,陆铭开着车离开。

精选章节

“为什么这么痛!”

天已经大亮,阳光从覆盖了厚厚窗帘的落地窗缝隙中,照了进来。

陆铭捂住眼睛,挡住刺眼的光芒,突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放开手一看,自己竟然未着寸缕,而旁边似乎躺着一个同他一样,没穿衣服的人。

心中顿觉不好,陆铭抬起头一看,竟然是秋澜。

“醒了?”秋澜娇嗔说道,同时脸上还有一抹娇羞的笑容。

“昨天晚上,我们做了什么?”陆铭捂住头,声音沉闷问道。

“这么害羞的事,我……我怎么说呀!”秋澜那副样子,显然表明了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

茫然中,陆铭静静站了起来,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喂……”秋澜看着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恨到极点。

陆铭,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我秋澜要定你了!

“你再休息一下吧!”陆铭突然停住脚步,说道:“我还有些事,先离开!”说完,头也不回离开。

“哼……”秋澜打开手机,看了看昨天晚上的成果,然后全部发给了阮微微。

“我就不信她看到这些照片,还会和你复合!”

阮微微刚到办公室时,手机“嘟嘟嘟”一阵响,打开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不少图片。

“啪”,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阮微微身子颤了颤,差点也倒在地上。

“微微,你怎么了?”坐在前面的同事关心问道。

“没什么,手机掉地上了!”阮微微的声音有些颤抖,说着,她将手机捡起来,然后往自己座位上走去。

刚刚那些照片,全部都是秋澜和陆铭的亲密床照。

心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好闷好难受!阮微微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是要落泪了吗?

不是说好离婚吗,为什么自己还那么难过?

不能哭,微微,要坚强!

“大家停下手中的活!”突然公司部门领导走出来:“现在有一个工作,大概需要出差三个多月吧,你们谁干?”

“不行,我孩子离不开我,我去不了!”很快就有人拒绝。

“我也不行,我爸爸生病了,我得在家照顾他!”

“那我就更不行了……”

大家七嘴八舌说着,都不愿意接这个工作。

“我愿意去!”突然阮微微站了起来,脸色苍白说。

“啊,你要去?”部门领导有些不可思议看着她,随即说道:“那我得和商总汇报一下才行!”

“行,我和你一块儿去说!”阮微微从座位上走了出来。

到了商夏周的办公室,部门主管将事情说清楚后,就知趣的退了出去。

“你为什么想出差?”商夏周询问的语气虽然淡淡,却还是听得出一丝失望。

“我想出去散散心!”阮微微平静说。

“你是想逃避吗?”商夏周直直看着她:“你是不是不想和他离婚,所以选择出差逃避?”

“不是的!”阮微微突然就变的很脆弱:“我只是待在这里很难受,我就想换一个环境,回来我就会和他离婚!”声音越说越低,到最后,竟带着一丝哽咽。

“哎……”商夏周心疼看着她:“好吧,离开一段时间也好!”

当天晚上回去,阮微微就将行李收拾好,第二天便离开了这里。而这一切,陆铭并不知道,此时的他正被秋澜的事情困扰。

......

正在烦恼时,电话响了,是秋澜的父亲,他接通。

“陆铭,下午的时候来我公司一趟,关于澜澜的事情,我要和你谈一谈!”

“是!”陆铭恭敬回答,秋澜的父亲是他的恩人,他不得不给面子。

下午,他如约来到秋澜父亲的办公室里,那个中年男人沉稳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目光威严到让人无法直视。而他的旁边,站着秋澜。

“澜澜,你先出去,我和陆铭有话要说!”中年男人开口说。

“爸爸,您们俩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吗?”秋澜撒娇说道。

“乖,这些事情可不是你女儿家能听得!”中年男人对她极为宠溺。

“出去就出去!”秋澜噘着嘴,露出小女儿家的情态,气呼呼走出去。

办公室只剩下两个男人。

“听澜澜说,你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咳咳......”男人的声音带着沉浮商海的老练和市侩,他停顿了一下,观察了陆铭的表情,“既然这样,你要尽快与你的前妻断干净,我不希望澜澜受委屈!”他就像一只老狐狸,一只猛兽,盯着你,让你无法动弹。

纵然这些年,陆铭已经练得无比强大,在他面前,却还是晚辈。

“是!”极不情愿的回答,可是他必须如此说。

“那就赶紧定一个日子,和澜澜把事情办了吧!”中年男人的声音和缓了一些。

“是!”陆铭仍旧一副恭敬尊重的样子,回答。

突然,中年男人眉一挑,脸色有些不悦:“不要只是敷衍的说是,我需要听一个具体的时间!”

陆铭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心中对和秋澜结婚,有一种抵触感。

“算了,下月十五就是一个好日子,你们赶紧准备准备,把事情给办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女儿带球结婚!”中年男人不容他反驳说道,随即微微眯了眯眼睛:“我困了,你可以离开了!”

陆铭走出他的办公室,门外是秋澜,看见他出来,忙娇媚凑上去:“陆铭,你去哪儿,我跟你一块儿……”

“澜澜,进来吧!”门内,她的父亲开口喊道。

秋澜不情不愿走进去,娇嗔说:“爸爸,我要和陆铭一块儿离开!”

“哎,真是女大不中留,留了是个仇呀!”中年男人无奈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后你要是和陆铭在一起了,岂不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忘了?”

“爸爸,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那样做!”秋澜嘟着嘴,娇滴滴坐到他旁边。

“哎,刚才我和陆铭说,让你们下个月十五号结婚!”中年男人斜睨着她,目光却十足宠溺。

“真的吗?”秋澜简直开心坏了:“谢谢爸爸!”

“这个时候知道谢我了!”中年男人又好气又好笑。

拜别了父亲,秋澜踩着轻快地步伐往外走,整个人快乐的像一只小鸟。

等她走出公司大楼,发现陆铭早就走了。

“没良心的,也不知道等等我!”秋澜忿忿说道,很快有一辆豪车停在她面前。

“大小姐,秋总让我来送您!”秋父的专用司机小张探出头恭敬说。

秋澜站在那儿,眼神轻蔑,俨然一个豪门大小姐的样子:“替我开车门!”

“是!”小张赶紧下来,替她将后座的车门打开。

秋澜身姿摇曳,款款上了车,小张恭敬询问:“大小姐,我们去哪儿?”

“陆铭的别墅!”

小张紧张握着方向盘,车一路稳稳开到陆铭的别墅,秋澜下了车直接走进去,恰好看到张妈提着一个小水壶,出来为花草浇水。

“陆铭回来了没?”秋澜娇声问。

“先生在大厅!”张妈看到是她,神色平淡回答。

秋澜移步进入大厅,看见陆铭坐在手工定制的真皮沙发上沉思,面色忧郁的让人想轻声细语安慰,又想狂风暴雨般蹂躏。

“陆铭,父亲已经和我说了,下月十五是我们的婚礼!”秋澜娇笑着走过来,坐在他身旁,将头依偎在他肩膀上。

陆铭想要将她推开,突然脑海中想到秋父对他说的那番话,忍住了。

“咱们的婚礼在哪儿举行呢?你说是办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呢?”秋澜一脸享受陷入畅想中,可惜陆铭根本不想搭理她。

不过没关系,秋澜一点儿都不介意,反正再过不久,他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她,她有耐心等他想通。

“我喜欢西式婚礼,最好能在沙滩边举行,在余晖脉脉处,你牵着我的手,走在金色沙滩上,看着潮起潮落,互相许诺着一生一世!”

“既然你喜欢,那就按你的想法来吧!”陆铭淡淡说:“近段时间,我会比较忙,婚礼事宜你看着办吧!”

秋澜惊喜,忙保证道:“你就好好工作吧,我会将我们的婚礼准备的十分完美!”

“我有一些累,先进去休息!”说着,陆铭站起来往房间走去,走了几步,他停住脚步,淡淡说:“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叫我!”

秋澜看着他一脸憔悴又绝情的样子,心中不免生了一丝怨气:“一说到和我结婚,就这么有气无力,肯定是因为那个贱人,让你不能全心全意对我!”

既然陆铭不愿意她打扰他,趁着这段时间空闲,秋澜干脆包揽所有婚礼的准备工作。

“小张!”秋澜走出别墅门外,打了一个电话给父亲的司机小张。

“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电话那头的小张,颤颤巍巍问道。

“我刚才跟父亲说了,这段时间你先跟着我办事!”

“是!”刚返回公司的小张心中一片忧伤,谁都知道秋家大小姐有名的挑剔难相处,看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的日子不好过了。

“现在赶紧到陆铭的别墅,来接我!”秋澜说完,便挂掉电话。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小张的车赶到别墅门口,匆匆忙忙下车,为秋澜打开后车门,恭敬邀请她上车。

秋澜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一扭一扭的上了车,坐上柔软的真皮车垫后,吩咐:“去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

“是!”

……

走进房间的陆铭,烦躁的想要将眼前一切撕碎。

在他计划中,根本没有和秋澜结婚这一条。

“阮微微……”强烈的思念慢慢侵袭着他的大脑,就像一根蔓草蜿蜒生长,侵占一切空隙。

陆铭的手不受控制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

“喂……”对面传来他魂牵梦绕的声音。

“你……微微……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陆铭从未像今日这般语拙。

“你是想说离婚协议书签字的事吗?抱歉,我在外地出差,你得等一等了!”说完,对方将电话挂了。

出差,等一等!

莫非,她也是不愿意离婚的,所以才找一个拙劣的借口推延吗?

这般想,陆铭的心瞬间欢喜起来,原来她对我并不是这般无情。

“我得见到她,告诉她我的心意,告诉她我对她依旧有爱!”陆铭喃喃自语,随即从衣柜中挑出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穿戴好打扮好,开着车一路朝阮微微家飞驰而去。

车停在附近,陆铭心情忐忑走到阮微微家门口,小心翼翼敲着门。

没人响应,他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陆铭并未放弃,只是加重了叩门声,持续了半个小时,还未见有人来开门。

“也许在上班!”陆铭自我安慰,然后开着车去阮微微上班的地方。

“什么,她出差了?”陆铭到她的办公室找她,却听她的同事说,她真的出差了。

“商夏周呢?”陆铭沉着脸,表情十分难看,继续问。

“商总也跟过去了!”被询问的人,是阮微微的女同事,看着他恐怖至极的表情,她心中害怕,小心翼翼回答着。

陆铭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赶紧找了一个借口溜走。

阮微微,你有空和商夏周出去游山玩水,却没空签离婚协议书,你果真心中没有我!

忿忿走出阮微微的公司大门,陆铭开着车离开。

……

秋澜将市里所有的名牌店逛了一遍,一辆豪车里堆满了她今天一天的购物成果,才念念不舍意犹未尽的回到陆铭的别墅。

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一个月了,陆铭不愿意陪她,那她只好自己多花点心思,为自己的婚礼做足准备。

原本定在十五号的婚礼,因为阮微微出差,没能顺利签下离婚协议书,导致两人无法离婚,所以婚礼日期又往后延了好几个月。

秋澜知道陆铭心中放不下阮微微,故意拖延两人的婚礼,秋澜不是不愤怒,可是就算她愤怒,就算她心里着急,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是推迟几个月办婚礼,没关系,刚好让她有更多时间来准备,不至于举办一个仓促的婚礼。

秋澜很乐观的想,反正结婚以后,他就属于她,她有自信能俘获他的心,让他彻底遗忘阮微微。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为你蚀爱成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为你蚀爱成瘾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