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为你蚀爱成瘾》小说第2章:囚爱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为你蚀爱成瘾》小说第2章:囚爱

客厅里的两人自然也看到了阮微微,陆铭微顿,眯起狭长的眼睛不着痕迹地打量了阮微微片刻后,若无其事地转开目光。

陆铭身上的女人见状愈加放肆,她故意往陆铭怀里钻了钻,手臂如水蛇一样缠上他的脖子,眼里挑衅的意味不言而喻。

“啧啧,这不是阮小姐吗?”秋澜斜着眼睛,用眼角撇了阮微微一眼,“怎么这么狼狈啊?真可怜……”

阮微微僵硬地站着,脑子里混沌不堪,许久,慢慢转了一样眼珠子,迷茫地看着陆铭的脸,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她浑身都是雨水,胸口还在上下起伏,额头上垂下一撮滴着水的发,粘在脸颊。

陆铭紧紧地抿着双唇,幽深的眼睛像深潭一样,叫人越看越心惊,面上却一丝表情也不肯透露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阮微微咬牙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明明还是夏天,她却只觉深处寒冬冷的牙齿都开始打颤。

秋澜挑着眉角,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来的话比蛇信子还可怖,“你说我们在干什么?这不是很明显吗?”

她顿了顿,伸手抚上陆铭的胸膛,一寸寸地缓缓移动,“陆铭现在是我的了,他从来就没来爱过你,你不过是他复仇的一枚棋子而已罢了……”

“你闭嘴!”阮微微猛地大喝一声,她死死地盯着陆铭的脸,双眼猩红,“她说的都是真的?”

阮微微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平静下来,声音轻的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陆铭,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铭眼底闪过一抹怨恨,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初,但却没有逃脱过阮微微的眼睛。

阮微微心里一凉,就听秋澜尖利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当年你爸害死了陆铭的父母,幸亏陆铭他命大,逃过一劫,现在才能以牙还牙,让你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秋澜说到这里突然停住,抬起头去看陆铭的反应,陆铭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眼中却压抑着狂风骤雨。

秋澜的话仿佛又让他回到了当年那个时候,他父母天天被人追着讨债,日日夜夜都活在惊恐之中,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如惊弓之鸟一样,直到神经绷到极致,开车躲债时发生意外……

想到这里,陆铭的脸色蓦地惨白,他抬起头,迎视阮微微的目光,眼中寒冷如冰,却又带着一丝扭曲的快感。

阮微微头皮一麻,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秋澜见状更加得意,她冷笑一声,话锋一转,道,“你以为陆铭是真心爱你吗?哈哈哈哈,我天真的大小姐,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有什么值得他喜欢你的地方?连顿像样的话都烧不好,更别提其他的了。”

她说着身后朝身后指了一下,阮微微跟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饭厅的垃圾桶内,装着她昨日做的东西,空盘子七零八落地堆在饭桌上,垃圾桶里散发出阵阵恶臭。

阮微微捂住胸口,忍住几乎抑制不住的呕吐感。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做饭,却被人像垃圾一样直接倒掉。她微微弯下腰,只有这样胸口的疼痛才不能那么明显。

原来,被人糟践是这种感觉。

“陆铭之所以会跟你在一起,不过是想要利用你接近你父亲,这样他才有机会进入阮氏集团,才能够把当年你父亲加诸在陆家的一切,全部奉还。”

秋澜的声音越来越尖,仿佛利刃一样,切割阮微微的五脏六腑。

阮微微深吸一口气,胸口已经痛到麻木,她甚至可以毫不在意地扯出一抹笑,尽管笑得很难看,“陆铭,”阮微微一字一顿,“她说的都是真的?”

一向生动的眼中古井无波。

陆铭从未在她脸上见到过这种表情,他甚至不会形容她现在的样子,明明嘴角是勾着的,眼睛里的绝望却铺天盖地。

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心脏猛地刺痛了一下,陆铭却像没有知觉一样,直勾勾地看着阮微微的眼睛,冷道,“是!”

轰!

阮微微的脑子毫无预兆地炸开,过往的一切如白驹过隙一样在她脑海中一一闪现,被绑架时像英雄一样将她救下,一次次不经意地偶遇,像蜜糖一样甜的冒泡的爱恋,托付终身的婚礼……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他为了报复阮家的手段。

阮微微抬手抱住脑袋,她爸爸盖着白布被推进太平间,她妈妈在她面前从楼顶跳下,她的丈夫冷冷地对她说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圈套……

“啊——”

阮微微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如幼兽的哀鸣。

陆铭心底一颤,条件反射地想去抱她,阮微微却在前一秒抬起头,眼睛充血,状若颠狂。

“我跟你们拼了……我跟你们拼了……”她低吼着朝陆铭扑过去。

手还没碰上陆铭,秋澜突然坐起来,猝不及防的推了她一把,阮微微踉跄几下,脸上愈加凶狠,挥着手正要再扑上去,秋澜已经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臂狠狠一甩,阮微微竟直接被她甩了出去。

吭!——

脑袋传来剧痛,阮微微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觉眼前一黑,已经没有了知觉。

晕过去之前,她似乎看到陆铭紧张的脸。不过,这些全都是假的。

阮微微茫然地站在一片空地上,周围迷雾重重,她使劲揉着眼睛,却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心里的疑惑慢慢转为不安和恐惧,层层泛滥开头。

“有人吗?有没有人……爸?妈?陆铭……”

迷雾裹挟着她的声音来回撞荡,漾开一波又一波回声,像是从深谷里发出来的邀请一样,带着神秘和让人心慌意乱的力量。

阮微微抖了抖,脊背笔挺,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过了许久又紧张地叫了几声。

还是没有人回答,周围空空荡荡,除了迷雾还是迷雾,她仿佛是一只迷失的麋鹿,被所有人遗忘甚至丢弃。

眼泪不自觉地从眼角滑落,恐惧终于没顶,阮微微“哇”地哭出来,疯了一样跑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是想脱离这种让人绝望的境地。

不知道跑了多久,前方突然一片空旷,阮微微还来不及高兴,便惊诧地发现脚下俨然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她来不及收住脚,一头扎了进去……

“啊——”

失重的感觉仍在,阮微微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捂着胸口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那阵心悸许久才缓过来,阮微微一下子瘫软下来,脑子一片空白,她扭头看了一下四周,是熟悉的家具和布置,正是在她和陆铭的房间里。

陆铭……

阮微微艰难地转动一下脑子,昨天的一切一下子疯狂地涌过来,几乎将她湮灭,她神经质地挥动双手,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一样。

房门突然被敲了几下,一个声音传进来,“小姐,您醒了吗?”

阮微微受惊一般停住,过了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是张妈的声音,她张了张口,喉咙干涩的厉害,最后只能低低地“嗯”了一声。

“咔哒”一声,房门从外被推开,张妈像往常一样走进来,手里端着饭菜,“快吃点东西吧,您都睡了整整一天了。”

阮微微透过她的肩膀看过去,外面一片安静,什么人都没有,她机械地目光转回来,面无表情地问道,“我爸妈呢?”

“小姐……”

不等张妈说完,阮微微就一口打断,“我想去看看他们。”

她说着掀开被子,才动了一下就软下去,连日的折腾令她虚弱地站都站不起来,张妈急忙将手里的盘子放下,一把按住她,“小姐,您现在太虚弱了,先吃饭再说吧。”

阮微微咬牙摇摇头,再一次试图起身,张妈的手却像钳子一样卡住她的肩膀,怎么也不让她动弹,两人僵持许久,阮微微终于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陆铭呢?他在哪里?”

张妈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没有逃脱阮微微的眼睛,“少爷有事出去了……”

“那我去找他。”

“小姐,您别为难我……”

阮微微皱起眉头,她坚决地推开张妈的手,一言不发地跑出去,张妈跟在她身后,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阮微微径直跑到门口拧下门把,然后无论她怎么用力,大门一直纹丝不动,像牢门一样将她与世隔绝。

阮微微全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整个人跪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妈,张妈的表情间接证实了她的想法。

她被陆铭囚禁了!

阮微微爆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笑着笑着,眼泪就猝不及防地流下来。

往后的几天,阮微微一直试图跟外界取得联系,但是她的手机被陆铭拿走了,他甚至不放心地一并收走张妈的手机,阮微微一直不知道,陆铭狠起来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她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她爸妈的后事怎样操办都没有人通知她,陆铭已经三天没有露面了,她也被整整关了三天。

张妈每天变着法儿做一些好东西给她吃,但是她什么也吃不下去,她没有要绝食的意思,只是胃部自动自发的发出抗议,耐不住张妈央求的时候,她也会试着吃一些东西下去,但是不等咽下去,她就开始翻天覆地地吐起来。

几天而已,她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

陆铭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的阮微微,没有一丝生气,仿佛一个死人。

他面无表情地听着张妈说阮微微这几天的表现,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张妈终究也只能叹一口气,小心劝道,“先生,放手吧。”

陆铭脸色突变,他伸手覆住双眼,许久才挥挥手,将人打发出去,慢慢向卧室走去。

阮微微躺在床上,双眼瞪得大大的,里面却没有一点光芒,听到声音也没有丝毫反应,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陆铭心脏骤然痛了一下,猛地上前一步,拽着阮微微的手把人拉起来,“你想怎么样?”

他以为这样折磨阮微微他就会开心,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曾经幼小的自己经历过得一切,他要原封不动地还给她,可是为什么看到这样的阮微微,他还是会心痛,会无可奈何?

阮微微好像才意识到房间里面进了一个人,她缓缓地转了一下眼球,看到陆铭时眼睛闪了闪,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肯吃饭?”陆铭钳住他的下巴,眼睛紧紧地盯住阮微微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阮微微细细皱起眉头,这个姿势弄得她很不舒服,她却没有反抗,只是冷冷地说道,“走,让我走……”

陆铭脑子轰地炸开,幽深的眸子里升起两簇火苗,几乎能把人烧着,“不可能,”他咬牙切齿地重复,“不可能的,你想也不要想。”

阮微微的脸被掐的变形,两颊深深地凹陷进去,她呜呜地叫着,陆铭却卡着她的下巴不让她开口。

阮微微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一把推开陆铭,连滚带爬地滚下床,慌乱地朝门口跑去。

陆铭脸上的怒气更盛,他一把拉住阮微微的手臂,生生将人甩到床上,阮微微弹了一下又落下,陆铭不可撼动的身躯随之覆下。

他紧抿着唇,恶狠狠地撕扯阮微微的衣服,眼神凶狠地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

“滚,你给我滚!”阮微微哭喊着挥打他,却只能换来他更加凶残的动作。

从她说要走的那一刻起,陆铭就已经失去了理智,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她碾碎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陆铭一只手压制住阮微微的双手,一手分开他的双腿,毫不犹豫地沉下身体,闯进她的身体里。

“唔——”阮微微闷哼一声,脸色一下子惨白。

所有的哭叫和反抗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下子没有了,阮微微眼神空洞地瞪着天花板,随着陆铭的动作起起伏伏。

大概,哀莫大于死心就是这种感觉。

陷入疯狂的陆铭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为你蚀爱成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为你蚀爱成瘾小说

上一章:第1章:背叛

下一章:第3章:逃离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