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姚素儿皇甫珩小说 情深似海君不知小说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姚素儿皇甫珩小说叫做《情深似海,君不知》,作者:南方的知了,在这里提供姚素儿皇甫珩小说在线阅读。皇甫珩倏地爆呵一声,眸色浓郁幽深,像是隐忍极致的痛苦。是的,姚素儿以为自己偷偷诞下的孩子无人知晓,但这是他的后宫,她怀孕之事,他岂会不知!

精选章节

“陛下,宋逸尘闯了凤栖宫。”

行宫内,一太监神色匆匆而来,覆在皇甫珩耳畔告知此事。皇甫珩面色一怒,猛地将面前桌椅摔翻,“回宫!”

....

“素儿乖,起来把这碗药喝下,便好了。”

梦中的声音如此温柔,低声细语,关怀备至。姚素儿艰涩地抬起眼眸,朦胧之中,依稀只能辨别出是一个男子温柔的轮廓。

“珩哥哥...”

宋逸尘面色一痛,掌心暗暗捏成了拳,最终只能叹息一声,“素儿,喝药。”

他虚扶着姚素儿,一边细心安抚,一边慢慢地将药汁喂入她苍白的唇瓣间。

“咳咳...”

见她咳嗽,他横出一只手来,怜惜地去拍她的背。

就在这时,大门被一只脚猛然踹开,发出巨大的一声‘嘭’响。

皇甫珩脚步匆匆,面色阴沉似水,盯着宋逸尘的手,额上青筋迸出,“松手!宋逸尘你竟胆敢私闯朕的后宫!”

“陛下!”宋逸尘面色复杂,不吭不卑地解释:“陛下,臣情非得已,是娘娘她病了,臣才会不顾尊卑礼仪闯进这凤栖宫,还请陛下明鉴!”

“朕的女人病了,自然有朕的人顾着,宋逸尘,你算什么东西!”

昔日君臣似兄弟,这一刻,却更像宿敌。

当看到二人相拥的身影,皇甫珩恨不得将这一对狗男女都碎尸万段!

好啊,他才一离宫,宋逸尘就明目张胆地进了他的后宫!

皇甫珩双眸被背叛的怒火充斥着,他根本没有去注意到姚素儿惨白的面色,脑海里回荡着的,全是她软软卧在宋逸尘的胸口,而他温柔地拍着她的背!

温情蜜意!

“一年前的事朕放过你了,没想到你竟还如此不知悔改,就休要怪朕不念旧情!来人啊,传朕旨意,大将军宋逸尘私闯后宫,意图淫乱不轨,当场擒获!现如今革去皇朝大将军一职,收押天牢,择日处斩!”

天子怒,伏尸百万,昔日手足之情,在天威面前,仍是毫不留情。

宋逸尘俊朗面色依旧刚毅,双拳紧握,眼底却是不甘。

侍卫们很快进来,将他擒获,强行扣押离去。

临走之前,宋逸尘却只是淡漠地对皇甫珩道:“陛下,臣不知您所谓一年前的事究竟指什么,但还请陛下看在素儿痴恋您的份上,好好待她,而不是将她不闻不问的丢在这冰冷的宫殿,任由她半死不活!”

他没有为再为自己辩解一句的话,而是满满的,都是对那个女子的怜惜与不忍。

姚素儿不知什么时候转醒,目光凄楚地望着宋逸尘的方向。她吃力地抬起手,似想救他,可喉间沙哑,道出的声音却那般轻微:“不要....”

大将军宋逸尘肝胆一生,他本该是荣誉的,怎么能扣上,淫乱这样肮脏的字眼!

不可以...

逸尘大哥,又是素儿,害了你么...

她悲恸万分,体内气血涌动,望着他早已消失的方向,喉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她含泪阖上眼眸,只觉得满心疲倦,好累,好累。

“姚素儿!”

混沌中,只感觉一双大手死死掐着她的肩胛骨,力道大到,仿佛要将她的骨头碾碎。

是蚀骨的怒,隐隐的,还有一丝,她感受不真切的颤。

皇甫珩,此刻的你,又在怕什么呢?

你将我们都抛弃了,不要素儿了,也不要逸尘大哥了,若这世上会有后悔药,我....

凤栖宫外,一片冷肃血腥。

皇甫珩手提冷剑,亲自动手,斩断一名侍卫手肘,嗓音冷酷:“主子生病了,为何不请太医?”

侍卫伤口失血,满脸惊恐地望着震怒的天子,颤声道:“陛下...是您吩咐过,不许人进出....凤栖宫,而且微臣不知道到娘娘...重病...”

“还不肯说实话么?”天子眉眼一冷,让人去牵来几只恶犬,冷眼睨着面色青白的侍卫们,道:“朕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不然,便让这几只畜生,活活撕了你们入骨!”

凶神恶煞的恶犬闻着浓郁血腥的味道,嘶吼的声音越发嚎亮,不断想要挣脱脖颈绳索的束缚,要朝那群留着血的侍卫们冲去。

每一声嘶吼,都似咬着人的心尖,骇人惊心。

侍卫终于忍受不住恐惧,大叫道:“微臣招了,是淑妃,是淑妃娘娘吩咐的,不许给凤栖宫的这位主子请太医的,陛下饶命啊,饶命啊!”

淑妃!

皇甫珩眸色一沉,下一瞬,抬步离去,临走之前,丢下几个字,“全部处理了。”

“诺。”大太监应声,一挥手,让人将这群不长眼的侍卫统统击杀。

鬼哭狼嚎,宛如地狱。

而那离开之人,明明是这天下君主,此刻却更像踏着烈狱离去的魔鬼。

狠辣,又冷酷。

这一切,只因凤栖宫中那女子....

皇甫珩来的时候,淑妃像是早已知晓一切,一身素衣黑发,站在冷月下,自行请罪。

她跪了下来,面色却无一丝慌张,“陛下。”

“为什么?”他垂眸睨她,语气低沉。

“为什么?”她轻笑了下,美眸中落了泪,“臣妾这么做,也只是想帮陛下试探一二罢了,陛下难道忘了,一年前罪后与大将军宋逸尘过密来往,不清不楚,她其实早就背叛了您!上次,她能偷偷怀上宋逸尘的孩子,这一次,陛下您就确保,肚子里的,一定是您的吗?

您看,她与她肚子的孩子快死之际,宋逸尘可是比谁都紧张呢。”

“闭嘴!”

皇甫珩倏地爆呵一声,眸色浓郁幽深,像是隐忍极致的痛苦。

是的,姚素儿以为自己偷偷诞下的孩子无人知晓,但这是他的后宫,她怀孕之事,他岂会不知!

当初他遇难、带淑妃归来之际,太医却把出她有喜脉,可笑的是,那时日竟是他出宫在外时怀上的!

那个孩子,自然不是他的,而是宋逸尘的!

若不是他一直顾念,一直不忍,一直不舍...他们,又怎能还活到今日!

他皇甫珩待他们,仁至义尽!

“这个孩子,是朕的!”良久,他冷硬道:“彩月,朕只说一遍,不许伤她,知道吗!”

淑妃泪流满面,“陛下,臣妾知道,您待她心中仍有余情,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背叛过您、心狠手辣的女人,您又何必呢!当初您在宫外受袭,是臣妾不顾性命,将您从歹人手中救出,您身中媚毒,是臣妾将清白交付,无怨无悔地救您。您也曾承诺过臣妾,会看在这救命恩情之上,待臣妾好,可如今呢?允她害死了臣妾的孩子,还不许臣妾,对她生恨吗?

陛下,您看清楚啊,她早就背叛您了,不值得啊!”

她悲痛哭泣,一字一句,沉淀压在皇甫珩的胸口。

一年前他出宫受袭,对方竟恶劣的在他身上投入毒性甚强的媚毒,模糊中,他只知道有人救了他,翻云覆雨一夜。第二日醒来,是淑妃泪眼婆娑,横卧在他身侧。

救命之恩,他说,报。

所以,他违背了对姚素儿的承若,将她带回宫中,给予名分,封了妃。

本想与她好好解释,却不想她与宋逸尘,送了他好大一个惊喜!

所以,渐渐的,他冷落了她。

皇甫珩攥着拳,薄唇紧抿,喉间滚动,最终无言离去。

跪在地上的淑妃缓缓起身,又爱又恨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唤来贴身侍女,“去与太后说,陛下对那贱人,仍是藕断丝连,让她老人家尽快想办法除之!在这样发展下去,一年前事,怕是要瞒不住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情深似海,君不知,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情深似海,君不知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