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情深似海君不知姚素儿皇甫珩小说 情深似海君不知小说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姚素儿皇甫珩小说叫做《情深似海,君不知》,作者:南方的知了,在这里提供姚素儿皇甫珩小说在线阅读。姚素儿雪白的脸浮现一缕笑意,仍在絮絮叨叨,宛若交代遗言,“珩哥哥,素儿...还想求你,最后一件事...”皇甫珩目眦欲裂,呼吸也浓重了几分,眼眶里像是有什么在强行发酵,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精选章节

仿佛鬼门关走了一遭,姚素儿再次醒来,已是三日之后了。

她一睁眼,便要求见皇甫珩,而皇甫珩也是立刻赶来。

“求陛下,放过大将军宋逸尘!”

只是皇甫珩没有想到,自己舍弃重要公务、晾下一众群臣急促而来,第一句听到的,便是她捂着小腹、艰涩下跪的请求。

她没有看他一眼,甚至也没关切腹中胎儿的情况,而是急急忙忙,为另一个男人请罪!

在她心中,宋逸尘便这般重要!

似有千蚁啃噬胸膛,他俊美的凤眸,一片阴鸷。

将她尖翘的下巴掐在食指与拇指之间,皇甫珩忍着要将她捏碎的怒火,“起来。”

姚素儿眼眶泛红,一动未动,痛声道:“陛下,放过逸尘大哥吧,他是皇朝的大将军,戎马一生,为陛下征战多年。他是英雄,你怎么能给他扣上‘淫乱后宫’这样肮脏的罪责!”

“姚素儿,你当真铁了心,要为他求情?”

她悲凉一笑,“求情?臣妾只是,在陈诉事实罢了。陛下,如果您执意如此,为何不把臣妾也给扣押起来?他是在臣妾的宫中被带走,既然如此,臣妾与他,亦有等同之罪!”

“够了!”

皇甫珩猛地将她甩开,目光冰凉,攫在她泪水涟涟伤心的脸上。

攥紧的拳心,是失望、沉怒。

“姚素儿,你以为你怀了朕的孩子,就可以威胁朕了吗!朕命令你,马上起来,如果你腹中胎儿有任何闪失,朕便立刻叫人去天牢里杀了宋逸尘!”

她面色一白,呼吸紊乱。

皇甫珩留下这句话,已经迈步离开。脚步顿在门玄,又说:“姚素儿,记住,他的命,在你手里。”

言下之意,她能护住孩子,宋逸尘便能,安稳现下。

姚素儿虽为皇甫珩的绝情感到悲戚,但终究,是暂时保住了宋逸尘,她又哭又笑,满心苍凉。

她温柔抚上腹部,“孩子,多亏了你,如今,你父皇只看在你的面子上,暂且绕过了娘亲与你宋叔叔。他日,你必定是,多福之人。”

接下来的日子,姚素儿都在紧张的养胎中度过,上次请太医之事,她也听重伤痊愈的翠青讲了。原来都是淑妃暗中阻拦,但这事皇甫珩知道了,却并未拿淑妃怎样,明明是意料之中,可姚素儿听罢之后,心脏仍是止不住的痉挛苦疼。

他真的对那个女子上了心,不然,又岂会原谅淑妃这样的恶行?

一个月后,太后生辰,天子孝名世人皆知,自然是为母亲大肆操办生辰宴。姚素儿万万没有想到,帖子竟会送到了她的凤栖宫中。

太后设宴,她自然不能拒绝,只能让翠青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前去赴宴。

夜,百官携家眷为太后贺寿,场景热闹。

天子与淑妃一左一右端坐在太后身边,温声浅笑,一派家庭和融的画面。

“素儿来了,快,到母后跟前来。”

太后远远的就瞧见了小腹微隆的姚素儿,忙慈爱召唤。皇甫珩的视线只在她身上顿了片刻,淡漠离去,冷漠至极。

她掐了掐掌心,若无其事地朝太后走去,可眼底深处,却满是警惕。

太后待她仍是从前,好似她仍然是儿子宠爱的媳妇,握着她的手,关怀备至。

可就在姚素儿狐疑太后到底要拉她至跟前做什么的时候,原本和乐的宴会,突然闯入几十名黑衣人,手持冷剑,肆杀群臣。

众人大惊,女眷们惊叫连连,那群黑衣人,竟直冲高席而去。

“保护陛下!”

“保护太后!”

“保护淑妃!”

侍卫们大喊着要护卫这三人,而姚素儿却捧着腹部,骇然地望着眼前的无情的刀剑。明明很多人,她却孤立无援般,身姿单薄站在血雨腥风之中,唯一能做的,只是小心翼翼,不让他人撞到她的小腹。

皇甫珩眼眸一沉,剥开众人,不顾安危朝着那纤细身影疾步而去。

一把将人扣进怀中,他大怒:“你想死么,这么危险的时刻,你就不知道,跟在禁军身后,一个人在这里横冲直撞做什么,伤到了龙子,朕饶不了你!”

他的动作虽是粗鲁,甚至还抓痛了她,却奇异的让她稳住紊乱的心跳,眼眶有些发红,“皇甫珩...”

像是从前,她害怕时,带有的委屈,让人忍不住心怜。

他低咒一声,揽着她后退。

可就在这时,太后与淑妃那处却惊起了尖叫声,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一名黑衣人竟以刀抵在了太后脖颈上,将她擒获。

众人惊骇。

黑衣人高呼:“都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太后!”

皇甫珩震怒:“母后!”

连忙抬手,示意所有侍卫住手。

一时间,气氛冷滞又紧张。

太后吓得面色苍白,颈间溢出一道鲜血,慌乱地望着他,“皇儿,快救母后...”

皇甫珩太阳穴突突直跳,“放了太后,你们想要什么,朕统统允了!”

黑衣人一指他身后的姚素儿,“将她送过来!另外,安排一辆马车,让我等安全离开!”

竟是,为了姚素儿。

她心口一顿,隐隐不安。

皇甫珩睐了她一眼,凤眸微眯。

黑衣人似等不耐烦了,“快点,把姚姑娘仔细的送过来,不然,我可是杀了太后了!”

说着,薄刀又往太后脖颈送了几分,血丝弥漫,太后吃痛大叫。

他猛地一捏拳,“好!”

“皇甫珩...”

她惊呼一声,人已经被他拽起,朝着黑衣人走去,要将她换太后的命。

“我不认识这些人,你别将我交给他们...”

她不能确认这些人的身份,只觉得哪里不妥,像是一场诡异的阴谋。

皇甫珩却冷冷睨了她一眼,不顾她的恳求,将她交给黑衣人。

她摇着头,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推入了莫名的深渊。

黑衣人伸手,就要扣住她——

就在这时,天子另一只手极快出掌,在黑衣人准备去接姚素儿之前,猛然袭上,一击毙命。

没了人质,黑衣人们很快就被制服。

侍卫检查尸体,惊呼:“陛下,这些人是宋将军的人!”

众人心惊。

又有监狱之人传报而来,“陛下,不好了,宋逸尘越狱出逃了!”

宋逸尘越狱出逃,然后第一时间,安排自己的人,进宫带走姚素儿!

稍一想,许多人就清楚了这其中的猫腻。

天子面色猛地一沉。

姚素儿此刻也白了面色,她慌乱摇首,对上了皇甫珩阴沉、愤怒、失望至极的眼眸,只觉得呼吸都好要被冰封了般,“皇甫珩,这不可能,逸尘大哥不会这么做的...”

“够了!”他冷呵一声,雷厉下令,“将罪臣宋逸尘尽快捕获,他若不从,格杀勿论!将罪后抓起来!”

“是!”

无数把冷剑,抵上她的脖颈,她血液骤凉,不敢置信地对上他冷漠冰霜的眼眸。

心口,遽沉。

太后因宴会遇袭之事受到了惊吓,晕死了过去,听闻是生了一场大病,终日浑浑噩噩,叫天子担忧痛惜。而姚素儿也被皇甫珩彻底囚禁在了凤栖宫中,不得迈出门一步,她深感不安,不知外界到底是何情形,宋逸尘那边又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她用惨烈、近乎自残的极端方式求见天子,却每每未果,日复一日,她就像被压抑在一股正在酝酿暴风雨的平静中,惴惴不安,连带着身形都瘦了大圈。

这日,凤栖宫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皇甫珩阴沉着面色向她走来,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嗓音如冰,“跟朕走!”

他蛮横地拽着她走,根本不顾忌她跄踉的脚步,甚至是她身怀六甲的身子。

姚素儿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步伐,慌乱询问:“你要带我去哪?”

凤栖宫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她被皇甫珩强行塞入车内,而他们的身后,跟随着一群佩刀侍卫,面色冷酷,气势肃杀。

马车行驶的方向,俨然是出宫。

一缕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果然,他俊美的五官笼罩着滔天的震怒与恨意,“去宏山,抓逆臣宋逸尘,朕要亲自去取他的项上人头!”

每一个字,都似掺着血的凌厉与严寒。

姚素儿面色惨白,连忙道:“不是的,皇甫珩你冷静点,刺杀太后之事绝对不会是逸尘大哥所为!”

谁想,她的一番劝解,换来的却是他更甚的怒。指尖钳住她的下颔,力道之重,似要捏碎她的骨。

她痛的变了面色,眼眶潮红,痛苦地望着眼前的人。

皇甫珩一双墨眸似燃着熊熊烈火,恨不得将她焚尽,将整个世间都焚尽的骇人绝情。“冷静?他为了救你,不惜伤了朕的母后,姚素儿,你告诉朕,朕要如何冷静?那是朕的母后,生命垂危的也是朕的母后,你不担心也罢了,既然还与朕给那个逆臣求情?姚素儿,朕才是你的丈夫,你把朕当什么了!”

每一声斥责,都像一把凌厉的刀锋,凌迟着她的心瓣,血肉模糊。

她一双眼眸已经布满了水雾,摇着头,神情凄楚。

皇甫珩,相信她一次好不好,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他却扭过头,不看她泪颜,嗤笑一声:“姚素儿,今日,朕便让你亲眼看着,朕是如何取下宋逸尘的首级!”

姚素儿双目睁大,“不要,皇甫珩,他不会的...”

“闭嘴!”

他不想再听到从她嘴里溢出的任何哀求,怒吼一声,居然往她嘴里塞了布条封住她的声音,甚至还用绳索将她的双手捆绑与身后,无法自救。

“唔唔唔...”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内心惊恐又绝望,仿若陌生般的看着面前冷酷男子。

寒风簌簌,皇甫珩等人的马车停在了宏山一处的悬崖边,那里,正进行着一场血腥的厮杀。

姚素儿看到宋逸尘一身血染的囚衣,在无数的刀剑之下,奋力的做着困兽之斗。

谁能想到,昔日保家卫国的皇朝英雄,却被自己的同胞,残忍残杀!

“唔唔唔唔!”她拼命的想要挣脱开皇甫珩的束缚,望着鲜血淋漓的宋逸尘,泪水涟涟。

皇甫珩看了眼情绪心痛到激动的她,眼眸一眯,高扬一声,“住手!”

顷刻间,所有刀剑碰撞的声音消散,寒风中,只有浓烈的血腥味。

宋逸尘终于得以喘息,他宛如脱了所有的力,身子猛地滑下,半跪在地上,用血剑支撑着自己不倒。

“素儿...”他看到她了,苍白的面色瞬间浮现一抹心疼,温润的性子,第一次怒视自己尊敬的天子,“皇甫珩,你怎么能如此待她!她是你的皇后,肚里子还有着你的孩子,你现在在做什么,像犯人一样绑着她?!”

皇甫珩冷笑,将姚素儿丢给侍卫守着,抽出一把寒剑,朝宋逸尘走去。

剑抵着他的眉心,睥睨斜他,“怎么,心疼了?宋逸尘,你还知道她是朕的女人?所以,你又凭什么越狱出逃,派人袭击太后宴会,试图掳走她?嗯?”

随着每一个字的加重,锋利的剑尖便往里丝丝,直到那眉心之中,破出了血来,残忍至极。

“唔唔唔!”姚素儿泪水涟涟,嘶吼的绝望,却发不出任何阻拦的声音。亲眼看着,她最爱的男人,一点一点,折磨她最好的朋友!

宋逸尘闷哼一声,坚毅地咬紧牙,“我没有越狱,是有刺客要在狱中杀我,我为求自保,逃出来的!”

“呵,理由倒是找的冠冕堂皇的。”皇甫珩眉眼冷酷,倏地,他将剑收回,睐了身后女子一眼,冷声道:“朕给你机会,拿起剑来,咱们新帐旧账,一块算!”

言下之意,是谁都不许插手,只有他们二人的决斗,生死不论。

形式上,宋逸尘本就是败方了,可天子却仍旧,给予他做最后一次逃脱的机会。

或许,是仍顾念昔日友情。又或许,无非只是想让那女子亲眼见着,他是如何,一点一点,将宋逸尘杀死!

皇甫珩从未有一刻,像此时这般产生嫉妒的恨意,所以,他要她亲眼看着,背叛他的后果,是什么!

凭什么,她要别其他男子痛哭求情,凭什么,她要变了心!

疯狂的嫉妒,快要挤爆他的胸腔,皇甫珩承认,他恨宋逸尘,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是太后受伤之事。而是姚素儿她竟敢不吃不喝,跪地不起,只为见他,替宋逸尘求情!

宋逸尘本就受了重伤,可是他知道,这是一线生机,沉沉地望了一眼远处哭红眼的女子,他温柔一笑,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可不想,她却哭得更甚,神情哀恸。

“起来!”皇甫珩猛地低吼一声,率先出招,向他袭去。

宋逸尘握着刀在地上滚了一圈,堪堪避开了皇甫珩的袭击,二人搏斗,宋逸尘少年一战成名,虽此刻多少体力不支,但实战经验比养尊处优的皇甫珩多的多。不靠武力,他靠着多年累积的技巧,多次有惊无险的避开皇甫珩的杀招。

却也知道,对方对自己,的确存了杀意。

他拧拧眉,手中招式也凌厉了几分。

那边,看着二人越发凌厉厮杀的姚素儿双目瞪大,用力嘶吼,也许是侍卫疏忽,又也许是侍卫怕伤到她的孩子,一个分神间,竟叫她挣脱跑了。

不由分说,就要往他们二人跑去,试图阻止他们兄弟残杀。

“皇后娘娘,危险!”侍卫大惊,高呼一声。

场上,背对着姚素儿的皇甫珩闻声,本能的转过身来去看姚素儿,然而身后猛然发力的宋逸尘竟不想天子会突然停下,一时收不住动作,厉剑笔直朝着他的背影刺去——

“陛下小心!”众人惊呼。

而皇甫珩根本已经来不及转身抵挡。

眼看那剑快要刺入天子,千钧一之际,一抹素影却迎风而上,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挡住了身后那人——

‘呲’——

最后的声响,是冷剑刺入肌肤的声音,尖锐而又惊心。

刹那间,世间万物,都仿佛静了所有的声音,唯有那胸膛流着血的女子,僵滞喘息。

她吃力低头,看着胸口处的血花,却轻轻笑了。

“素儿!”

手中的剑脱落,宋逸尘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他,杀了她...

“姚素儿!”

皇甫珩额上青筋崩起,所有的怒火,在触及那女子含泪的眼眸时,却无法发泄。他甚至僵在原地,不敢向浑身是血的她走近。

为什么,你要来救他....

你不是向着宋逸尘的吗,又为什么替他挡剑!

心脏的位子,像是被什么抽动着,难受的厉害。

他所有的情绪,近乎崩溃。

她凄楚地望着他,似想求他再抱一下她,可是他却僵着没动,她苦笑一声,身子软软跌倒在地。

宋逸尘却向她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跪在她的身边,泪流满面。

身上的束缚被摘除,她终于能发出声响,“皇甫...珩....”

那人似这才震醒,快步向她而去,嗓音紧绷,“你,你为何为朕....”

宋逸尘若是杀了他,她就能跟宋逸尘远走高飞了,还管他做什么!

她轻笑一声,唇瓣惨白,“因为,你是素儿的...丈夫啊...”

因为,她爱他。

皇甫珩眸色一深,像是刹那间明白过许许多多,牙间打颤,“姚素儿,你坚持住,朕这就带你回宫,去找太医医治!”

谁都看的出来,天子那双运筹帷幄的手,此刻,却是在颤抖。

他咬牙,将她从宋逸尘怀中夺了过来,抱起她就往回跑,步履蹒跚。

她咳了一声,鲜血从喉间溢出,她虚弱地摇头:“来不及了...”

那一剑,刺入胸膛,她能感到生命的流逝。

时间,来不及了...

他抱紧她,呼吸紊乱,“朕不会让你有事的,姚素儿,你坚持住!”

她掐了掐指尖,挡住那忍不住的眩晕,坚持着说话,“皇甫珩,不要杀...逸尘大哥...拜托你,冷静下来,宴会一事,必定..另有他人....”

皇甫珩目光猩红,嘶哑的声音,竟字字带着哀求:“好,朕答应你,朕不杀他。你别说话了,乖一点,我们很快就回宫了,朕不会让你有事的,素儿,相信朕!”

他不嫌她污秽,胡乱的吻着她冰凉的额头,试图给予她温暖与力量。

可他的唇,却比她的肌肤,还要冰凉。

姚素儿雪白的脸浮现一缕笑意,仍在絮絮叨叨,宛若交代遗言,“珩哥哥,素儿...还想求你,最后一件事...”

他目眦欲裂,呼吸也浓重了几分,眼眶里像是有什么在强行发酵,模糊了眼前的视线,“朕不答应,有什么话,等以后再求朕!”

眼帘越发沉重,她躺在他的怀里,在意识消散之前,轻轻呢喃:“让逸尘大哥...告诉你...一年前的事...然后你们去....去查....太后...她...”

珩哥哥,素儿,有好多的话,想与你说....可是,来不及了...

女子美丽的蝶翼中溢出泪水,那双纤细苍白的手眷念伸起,似想再抚他的容颜,可最终,她却什么都没碰到。

就像凋零的花朵,向下垂落,孤零零的,摇摆在空气中....

他僵了脚步,竟不敢低头,去看怀中的人一眼。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情深似海,君不知,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情深似海,君不知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