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苏瑾瑜萧子胥小说 督军在上我在下小说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苏瑾瑜萧子胥小说叫做《督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月悠然,在这里提供苏瑾瑜萧子胥小说在线阅读。此时,苏瑾瑜想起刚刚萧子胥的话,心中竟有种臆想:如果自己刚刚答应了他,跟了他……会不会现在的结局会不同?起码……不会像这般难堪,这般绝望。

精选章节

“杀你?”萧子胥拿起了枪,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女人,胡乱猜测别人想法也是一个不礼貌的行为。”

“和我谈礼貌?从见到我那一刻起,你做的哪件事能谈得上礼貌?”苏瑾瑜抱臂站在床边,“你刚刚拿枪时的杀意太明显了。”

萧子胥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的神色,他竟然笑了起来。

“杀你根本用不到枪,而是我听到……”

“咚咚咚——”

他的话音还未落,外面便立刻响起了敲门声。

“少爷,是我!”

萧子胥放松下来:“开门吧,我的家臣来了。”

门一打开,外面立刻冲进了十几个身着便装但是步伐整齐训练有素的高大男人。其中一个长得和萧子胥有八分相像。

为首的人指挥道:“你们几个从前门走,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剩下两个人背上少督军从后门离开,那里有车接应。”

说完,他注意到了衣衫不整的苏瑾瑜,转头征求萧子胥的意见:“这位小姐是一起带走还是……?”

萧子胥被搀扶着站起来,伸手把枪递到了苏瑾瑜面前:“拿着,里面还有三发子弹。你刚刚看过怎么放枪,应该会用。枪是我的,不管你杀了谁,都算我的。”

苏瑾瑜目送着后门那辆黑色的轿车消失在夜色里,那把手枪她谨慎地收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拢了拢头发准备回家。

夜巴黎的负责人经历了这一晚的波折之后早就把苏瑾瑜没有上台唱歌的事情抛诸脑后,还换上一副谄媚的嘴脸为她叫来了一辆黄包车送她。

正要上车时,身后传来一阵对话,尽是阴阳怪气的讽刺。

“呵,还以为她有多清高呢!到头来还不是个出来卖的!”

“现在整个江城谁不知道她的事儿呢!骑在男人身上,叫的整个楼都听得见呢,嘻嘻嘻!”

“呸,真是不要脸!为了抱上大腿什么不敢做?”

……

苏瑾瑜不知道这些做着皮肉生意的女人为什么会觉得高自己一等,她没有生气,转过头来对着她们嫣然一笑:“其实每个人都是卖的,只是身价不一样而已。”

说完,黄包车夫已经拉着她远离了那群人。

因为长期光顾,杨伯与她相熟,劝道:“她们是嫉妒你长得好看又会唱歌,别理她们!”

“我没事,谢谢杨伯。”苏瑾瑜想扯出一个笑容却觉得异常疲惫。

“看您今天是很辛苦了,在车上歇一会吧,到了我喊您就是了!”

到了一条昏暗的小弄堂,口,苏瑾瑜给了杨伯车钱:“您回去吧,不用每次都等我进屋亮灯的。”

“世道乱!我看见您安稳到家才安心。”

于是苏瑾瑜也不再推脱,拿着手提包往自己租住的屋子走去。

这里是江城治安很乱的一片地方,很不适合她一个女子居住,可她没办法,因为这里的租金是最便宜的。

当她和往日一样掏出钥匙刚要打开门的时候,她的头上突然被重物狠狠打中,瞬间眼前一黑险些跪倒在地上。

“救命!”苏瑾瑜下意识地大喊,希望杨伯还没有走远能听到她的求救声。

“救命?”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苏瑾瑜的头顶响起,似噩梦一般居高临下道,“你的命都是我给的!当初从南城逃婚那天就没想过苏家一家老小的命么?”

“家人?”苏瑾瑜忍着头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往下流着,渗进了她的指缝间,不管是用什么钝器,这一下都用了十成力气,若不是自己命大,很可能直接被打死过去,“我母亲去世之后我就是个孤儿了!”

“啪——”

苏瑾瑜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一个尖刻的女声响了起来:“不懂礼数不分尊卑,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我才是你母亲!”

“一个扶正的外室,也有脸称自己是正妻?”苏瑾瑜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笑着朝着弄堂外大喊起来,“杨伯,去十里巷三排门,告诉他们管事的,就说我要死了!”

歌厅早已经打烊,而在江城她根本不认识其他人,如今萧子胥无异于她的救命稻草,只希望杨伯能听到她的请求!

苏向东赶紧让下人出去查看情况,一脸狰狞的笑容在油灯下显得十分恐怖:“不管你承不承认,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儿,我带你回家天经地义!天王老子都管不着!”

“呵,带我回去……难不成,你还打算把我送到孙厅长家给他当续弦来讨好他,以便你升职上位么?”苏瑾瑜想起那个和父亲差不多大的猥琐男人望向她的眼神就不由得反胃干呕。

“婚姻讲究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虽然是民国,老一辈的传统也不能全扔下!”苏向东妻子的刘萱儿惺惺作态地走过来用手帕抹着苏瑾瑜脸上的血渍,“你是苏家的女儿,自然得为家里多做些贡献了。再说了,那孙厅长可是富贵人家,你嫁过去是享福的!”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一样,那你女儿为什么不嫁?装成这样假惺惺的,我看着都恶心,呸!”苏瑾瑜一口唾沫直接啐了过去,当初她也没看出刘萱儿的虎狼之心,直到母亲患病,卧床不起,她才真正看清楚这个人的嘴脸。

刘萱儿脸色一变,跑到苏向东身边依着他哭了起来:“老爷您瞧瞧您的好女儿啊!”

苏向东气不过,走上前又是一巴掌,苏瑾瑜被喉咙里的血呛了一下,大声咳嗽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两个,把她绑起来直接带走!”

苏瑾瑜吐出嘴里的血沫,头发凌乱,表情凄然:“若是逼我回去嫁给那个人,怕是你们愿望要落空了,这几个月我都在夜巴黎歌舞厅工作,不知道孙厅长会不会想要个夜店头牌当妻子?”

话音刚落,苏向东就变了脸色:“夜巴黎?歌舞厅?”

“呵。苏局长在南城有所不知,夜巴黎,是江城最大的歌舞厅呢。”虽然明知道激怒他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皮肉之苦,但是苏瑾瑜看到苏向东惨白的脸色心中升起报复的快感,几乎能忽略掉身上的疼痛。

“你这个不孝女!丢尽了我的脸面!”苏向东气得发抖,果然又上来抽了她几巴掌。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二姨太沈柔走到苏向东身边安慰道,“老爷,您先消消气。”

“消气?这让我如何和孙厅长交代?舞厅出来怎么会是干净的身子!”

“老爷,虽然说是不干净,但也有不干净的办法啊。”二姨太握住苏向东的手,在他手心中轻轻挠了几下。

酥酥麻麻的,直达心底。苏向东立刻明白了二姨太的意思,“你是说……?”

见苏向东的神色,二姨太用帕子掩着嘴角轻笑,“这男人啊,是喜欢纯的,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不喜欢懂事的呀!既是当不了正妻,送过去做个小妾也算不得毁约。想来孙厅长白白得一个十姨太也不会再追究了。”

“对对对!还是柔儿你心思缜密!”苏向东如获大赦般笑了,“只要把她送过去,孙厅长愿意纳成小妾便纳,不愿的话,供他处置便是了!”

这番话让苏瑾瑜感受到彻骨的寒意。如果真的被他们抓回去,恐怕自己会沦为孙厅长那群人的玩物,连个妾都不如。

现在母亲去世了,家已经不成家了,而把她推向深渊的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此时,她想起刚刚萧子胥的话,心中竟有种臆想:如果自己刚刚答应了他,跟了他……会不会现在的结局会不同?

起码……不会像这般难堪,这般绝望。

月光映衬着她惨白的脸毫无血色,不管如何打骂她都没有哭,再多的苦难都不如今日所受这般!她仰起头任凭泪水浸湿脸颊,而紧握着手提包的右手里,攥着的正是萧子胥曾经用过的手枪!

苏瑾瑜颤抖着举起了枪,回想着刚刚萧子胥开枪的样子打开了保险,枪口对着的正是她的父亲和他的妻妾。

“你是不是疯了!哪来的这种东西,快放下!”苏向东瞳孔紧缩,两股战战,“你用枪指着长辈,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不怕。”苏瑾瑜笑中带泪地摇了摇头,“这枪里刚好有三发子弹,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老爷!她要把咱们三个都杀了!”色厉内茬的刘萱儿直接哭了出来、

苏瑾瑜见他们这副模样弯着嘴角,心中带着一丝快意:“不,有一发子弹是我留给自己的,你们三个只需要死两个人,父亲你是更希望哪个人下地狱去陪你呢?”

苏向东知道这个女儿并没有开玩笑,他连忙拉着妻子和小妾挡在自己身前,生怕自己受到一点伤害:“我是你父亲,终究是最疼你的!之前说的那也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的气话!”

而刘萱儿和沈柔更是互相推诿,人性的丑恶都暴露在这个月夜下。

因为失血,苏瑾瑜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拿着枪的胳膊也开始颤抖,算了吧……她心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就算再这样僵持下去,也没有任何结果,而且自己很可能晕过去。

本来对着苏向东的枪口被苏瑾瑜对准了自己额头上的太阳穴:“就送我的尸身去讨好孙厅长吧,也希望他能笑纳!”

这三颗子弹本来是萧子胥的一个人情,没想到此时用在了自己身上,也好,如果没有这把枪,自己恐怕还要吃更多的苦头,受尽屈辱苟延残喘,还不如清清白白地了结了自己!

苏瑾瑜看着凄美的月色,此时,她突然很想自己的母亲。

没关系,马上……自己马上就能见到她了!可以赖在她的怀中撒娇,可以感受到满满的关怀。

苏瑾瑜嘴角带笑地闭上眼睛,食指颤抖着扣动了扳机——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督军在上我在下,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督军在上我在下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