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恰逢情深不渝温念瓷季灏霆小说 恰逢情深不渝小说章节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温念瓷季灏霆小说叫做《恰逢情深不渝》又名《婚然心动:强势总裁花样宠妻》,作者:花幽山月,在这里提供温念瓷季灏霆小说在线阅读。这边没来及做出反应,只见温念瓷撩起裙子就要蹲下,明白过来她要做什么的季灏霆几乎是瞬间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

精选章节

第二天一早,温念瓷被一阵闹铃声吵醒。

她皱了皱眉,头疼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和于晓竟然在地上睡着了。

而且,地上一片狼藉,不仅空酒瓶摆了一地,还有好多没吃完的零食。

她揉了揉脑袋,推了于晓一把,将她唤醒。

于晓醒后,看见这番景象,比她还震惊:“发生了什么?我去,我们到底喝了多少啊,惨了,现在几点,我还要上班啊!”

她连忙爬起身,冲去卫生间。

温念慈收拾客厅,才收拾到一半,见于晓又匆忙从卫生间钻了出来。

“念瓷,冰箱里有吃的,你在这休息够了再回家,要是不愿意回去就住我这也可以。”

“好啦,我知道,你快去上班吧。”

于晓去上班了,温念瓷闲着没事,收拾完毕后,窝在沙发里休息。

她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上几十个未接来电,几乎全是家里打来的。

不过就是催促她赶紧回家罢了,至于催她赶紧回家的目的,她不愿深想。

她将手机扔在一边,又有些昏昏欲睡,以至于,她根本没看见未接中还有几个陌生电话。

闭上眼,却睡不着,温念瓷决定振作起来,去医院看看妹妹。

到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医生在查房。

温念慈走过去,轻声询问:“医生,我妹妹怎么样?”

“温小姐放心吧,你妹妹正在一点点好转,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醒过来的。”

温念瓷听到这话,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尽管她很后悔答应季家的婚事,不过既然妹妹一点点康复了,她也能心甘情愿一点。

就在温念瓷陪着妹妹的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以为还是家里的电话,想都没想得就给按了。

可是过了两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这让温念瓷有些心烦了。

她想,父亲还真是锲而不舍,这么怕她出事,真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关心自己。

刚想拿起电话和他理论一下,就看到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温念瓷心里疑惑,但又担心是季家人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敢挂我电话?”

季灏霆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温念瓷心底一震,吓得差点把电话扔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会是季灏霆的电话。

如果知道是他,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挂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是我爸又来烦我,所以才会挂的,再说了我没有电话号,手机显示是个陌生电话,我才不接的。你也知道现在诈骗电话太多了……”

温念瓷叽里呱啦,就是一顿解释。

季灏霆哼了哼。

这世上,还是她第一个敢挂他电话的!

“在哪?”

“医院。”

温念瓷老实的回答道。

季灏霆没有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温念瓷听着对面滴滴地忙音,愣住了。

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其妙,打了电话还不说有什么事。

过了五分钟,电话又响起来了。这次温念瓷一秒都没敢耽误地接起了电话。

“出来,我在外面。”

说完,就又挂了电话。

温念瓷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个人还真是没有礼貌,一边又不敢不往外走。

温念瓷离老远就看到了季灏霆站在车外。

还真别说,这男人就是个人间极品。

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那就像个模特,一双笔直地大长腿迷人得都快要突破天际了,今天他穿了一件休闲的polo衫,整个人更是英气逼人,高傲且冷漠。

温念瓷连忙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瞧见他皱起了眉头,眼神里充满了嫌弃。

看到他的眼神,温念瓷赶紧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就知道他在嫌弃什么了。

“我昨天去我朋友那了,没回家,就在她那随便拿了一件衣服穿。不好意思,要不我回家换一件再去找你?”

温念瓷赶紧解释,昨天季母刚刚说过,做什么事都要顾着季家的形象和面子,今天她就这么丢人,也是有些尴尬。

季灏霆可没功夫管她,只是声音低沉地说了句:“上车。”

“去哪?”

温念瓷疑惑的问。

季灏霆很是奇怪的看她一眼:“婚礼不是定在下个月中么?现在两家都在筹备这件事,今天带你去试婚纱。”

说罢,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后座。

直到这时,温念瓷才看到后座上的季昊轩。

他还是那样傻呵呵的模样,但却对他笑得很热情:“念瓷老婆,我们又见面了,快上车,哥哥要带我们去玩……”

温念瓷一脸无奈。

他到底知不知道‘老婆’是个什么意思?

还是只是觉得,多了个人陪他玩而已?

心中暗暗腹诽着,一边硬着头皮上车。

这季灏霆他对弟弟还真是好,又不是他自己结婚,居然还这么上心。

看来季家对于季昊轩还真是不一般的疼爱啊,季母看着也不是好惹的人,她现在可真是一点回头路都没有了。

季灏霆早就注意到温念瓷在念叨着什么,也没去猜她的想法,但还是能清晰感觉到她对这桩婚事的排斥。

待温念瓷坐好,他脚踩下油门,直接就奔着婚纱店开去。

在去的路上,季昊轩似乎非常开心,拉着温念瓷的手左摇右晃,嘴里还不断的喊:“念瓷老婆,念瓷老婆……”

温念瓷被他摇的有些头疼,而且他的称呼方式,她也是有些接受不了,只好耐着性子,告诉季昊轩,“以后叫我念瓷就可以啦。”

“为什么?”

季昊轩不解。

温念瓷道:“因为……呃,不好听。”

“会吗,那我以后叫你念瓷妹妹吧!”

季昊轩歪着头,想了会说。

温念瓷撇了撇嘴,男人就是男人,傻了也不忘占人便宜。

不过她也满意了,妹妹就妹妹吧,怎么也比一直叫老婆好。

前座季灏霆见状,嘴角细不可觉的勾了一下……

很快,他们到了婚纱店。

这家店叫做SoulMate,这里的婚纱全是出自国外著名的设计大师之手,件件价格不菲。

温念瓷站在婚纱店内,左看右看,简直目不暇接。

每一件婚纱都有自己的显示柜,在灯光的照射下,每一件似乎都在闪闪发光。

穿上一身洁白的婚纱,画着美美的妆一步步走在红毯上向着幸福走去,这是多少女孩的梦想啊!

温念瓷自然也不例外。

她也曾渴望穿着这样的婚纱,嫁给自己爱的人。

可是现在,她却要穿着这么漂亮的婚纱,亲手断送自己的幸福。

想到这里,她眼神不由黯淡了下去。

“季家之前订的婚纱到了没有?”

季灏霆的话打断了温念瓷的思绪,也偏头看向店员。

经理一看到是季灏霆,立刻换上十二分尊重的态度回答道:“季总,早就到了。”

温念瓷和季昊轩跟着经理去试婚纱,她刚一穿上就感觉不是很满意。

不管是样式还是尺寸,都有些不合适,但她还是穿着走了出来。

她提着婚纱的裙摆,刚走到外面,就看见换好西装的季昊轩,不由一愣。

他穿上这套西装,简直像换了个人,眉目清俊,身姿挺拔。

不得不承认,季家的基因相当强大,季昊轩虽然傻,但是长相却是没得说的。穿上西装后虽然依旧比不上季灏霆的气势,但单纯看脸的话,也不输什么。

“怎么样?”季灏霆扬了扬下巴,问她。

温念瓷想了想,还是说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她对这件婚纱不太满意。

本以为会被他的训斥,可没想到,季灏霆只是让人给她重新拿了几件。

原来还有后备的,温念瓷欣慰,把几套婚纱试了个遍,很可惜,竟然没一件合适的。

季昊轩待不住了,等待太久,开始闹起来,非要温念瓷陪他玩。

季灏霆一向拿他没有办法,又不能骂他,只能先给他拿了零食,让温念瓷陪他玩。

温念瓷无奈,陪他玩了会,见他情绪稳定,便起身接着去试婚纱,可是她刚离开,那小傻子又开始闹起来。

店里员工伺候在边上,经理看着季灏霆的身形,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

“季总,您和二少爷身材都差不多,长相也有几分神似,不如您替他试?”

温念瓷听了这话,顿时心生忐忑。

她想季灏霆应该不会同意。

可没想到,季灏霆想了下,居然点头同意:“也好。”

然后,就拿了套西装进试衣间。

温念瓷呆在当场,好半晌后才回过神来。

而这时,季灏霆也出来了,来到她身边,并肩站在镜子面前。

两人身高相差不少,而且郎才女貌,说不出的养眼。

温念瓷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装作在看自己的婚纱,实际上,视线却总是忘季灏霆身上瞟。

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妖孽,竟然可以把西服穿得这么迷人。

“太完美了!”

经理站在边上,忍不住拍手叫好:“二位看起来就是天作之合呀!”

说完,他意识到季灏霆只是替自己的弟弟试衣服,脸色一变,改口道:“我是说,这两套衣服实在是般配!”

经理说完,温念瓷都替他尴尬。

这解释,太瞎了吧?

不说,刚才她脑海也闪过一个念头。

仿佛他们才是一对一样……

温念瓷双颊不禁有些绯红,瞬间低下头,假意去看自己的裙子,同时警告自己,不该有那些遐想。

她和季灏霆……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呢!

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驱离出脑海,温念瓷却觉得心里有些苦涩。

季灏霆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

她穿上婚纱,就像个仙女一样,白衣胜雪,性感无比,尤其是她害羞低头的时候……

他脑海不由浮现那晚在自己身下娇喘的人儿,心里不由起了一丝涟漪。

不过他还是很快回神,告诉自己,她是自己的弟妹,那晚的女人……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选了婚纱又选礼服,折腾了好半天,温念瓷昨天喝了一夜酒,完事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出来后,就第一个钻进了车里。

偏偏季昊轩不肯放过她,上车后还是缠着她玩,温念瓷不想理他,可是碍于季灏霆在这,什么也不敢说。

“昊轩,老实一会儿,不要闹了。”

季灏霆看出了她的疲倦,发了话,季昊轩才老实下来,转头去玩自己的玩具了。

温念瓷刚感谢季灏霆帮她解围,却听到他问:“回家么?”

温念瓷很想说不想回家,可是现在不回家还能去哪儿?婚纱已经试完了,她只能乖乖地在家里等着当个新娘子了。

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季灏霆一直用余光看着温念瓷,见她忽然失落的神情,心里似也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车厢内一时安静下来,待到了温家门口,季灏霆才出声,“婚礼方面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你可以提出来。”

温念瓷知道他是好心,心中不由感动,于是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要求可提,而且以季家对季昊轩的重视程度,也绝对不会在这方面亏待她。

“念瓷妹妹,你要走了么?”季昊轩手里还捧着玩具,见她下车,眨巴着眼睛问。

“嗯,我已经到家了。”

经过半天下来的接触,温念瓷虽然不像一开始那样感到尴尬,却还是觉得很不适应,身上的疲倦让她此刻只想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然而季昊轩却似乎很喜欢缠着她,一听说她要回家整个人不安分起来,“去玩,去念瓷妹妹家里玩……”

“昊轩,乖,我们该回去了。”季灏霆安抚了一下季昊轩,又转头看了她一眼,“好好休息。”声音依旧清冷。

温念瓷心里很感激他一再替她解围,低声说了句谢谢,也不管对方听见没有,径直上了楼。

回到家以后,温念瓷一头就扎进了自己的房间,丝毫没理会沈素琴和温雨欣一打她进门就露出的鄙夷眼神。

她实在是累坏了,没有精力再去分给那些不相干的人。

嫁到季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都无力改变,温念瓷不是没有一丝委屈,可只要一想到躺在医院的小瓷,心里的决心就坚定起来。

为了这唯一的妹妹,她必须得坚强。

接下来的一个月,温念瓷待在温家,静静的等待着婚礼的到来,唯一的几次出门也是去医院看望妹妹。

只是越是临近婚礼的日期,她的心里就越是压抑烦闷,人都说结婚前多少会有焦虑症状,可她这种情况大概不在其内。

要嫁的人不是她真心爱的,整场婚礼也不过是场交易,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惨的新娘吗?

时间就在这浓浓的愁绪中慢慢过去了。

这天清晨,温念瓷正捧着一杯牛奶发呆,托她继母和继妹的福,她一刻也没忘记明天就是她和季昊轩结婚的日子,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苦笑。

这失魂落魄的模样被正好下楼的温雨欣看的一清二楚。

“恭喜你啊,明天就要嫁进季家了吧,我可是听说季家那边可是为你和姐夫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说完了吗?”温念瓷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嫁人是我的事情,你要是羡慕,可以叫你妈把城南李家的大少爷李东,以及宋氏的宋豪介绍给你,听说这两家可都是名门望族,配你不正合适吗?”

温雨欣顿时气结,她怎么会听不出温念瓷这是在讽刺她,竟然把那种人和她安在一起,她温雨欣要嫁就要嫁最好的,只有季灏霆才能配得上她!

“你……”温雨欣气的刚想开口辱骂一番,但转眼想到对方嫁的是个傻子,脸上又挂上了嘲讽的笑。

“温念瓷,你装什么高贵,说到底不过是嫁的是一个傻子罢了。”

“一个傻子?你猜我要是把你刚刚的话转述给季家,他们会怎么想?”

温念瓷看着这个继妹被她怼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深感无趣,刚要回房间就被温雨欣拽住了。

“你别以为攀上了季家这个高枝就成凤凰了,灰姑娘就是灰姑娘!”

“雨欣,和你姐姐吵什么呢,人家明天可就是最‘风光’的季家新娘了。”

沈素琴嘴角噙着几分冷笑走了过来,刚刚的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竟敢这么欺负她的宝贝女儿,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用处,她指定撕了小贱人的嘴!

听着母女二人明里暗里的讽刺,温念瓷心中更是烦躁,这几天沈素琴和温雨欣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的负面情绪早就到了临界点。

不想在留在这里一分钟,温念瓷拿了包直接往外走。

“站住,你去哪?”一直站在沈素琴旁边没说话的温立国开了口。

“医院。”温念瓷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对于温家,她的心早就凉透了,也许早一日嫁出去就早一日解脱,如果她明天要嫁的人是她真心喜欢的,或者此刻就不是这般悲伤的心情,可她偏偏嫁的是仅有几面之缘的季昊轩。

温念瓷心既烦闷又难过,只想有个人陪她大醉一场。

思及此处,就给闺蜜于晓打了个电话。

于晓接到电话后没多久就赶了过来,看见自家闺蜜神色倦倦,鼻子也是一酸,上去便勾了温念瓷的肩膀。

“晓晓,陪我喝酒。”

知道她心情不好,于晓二话没说,“走,蓝海酒吧,今儿不醉不归!”

两个人在蓝海订了个包厢,你一瓶我一瓶的喝了起来,酒到微醺,温念瓷的眼眶渐渐泛红。

“晓晓,你知道吗,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别说了,别说了,念瓷,你一定会幸福的!”于晓早就憋不住了,眼泪直往下掉,一把抱住温念瓷。

温念瓷拍了拍对方的背,“怎么我还没哭,你就哭了……”说着说着自己也控制不住的啜泣起来。

哪个女人不希望嫁给自己爱的人,可是她没得选择。

“我想我妈了,是不是太矫情了?”要是母亲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委屈的。

于晓拼命摇头,不知道怎么该安慰自己最好的朋友,只是抱的更紧了些。

两个人不知道又喝了多少,温念瓷扶着墙进洗手间的时候已经有些迷糊了,竟把男厕看成了女厕,大剌剌的就闯了进去。

正在解手的男人看见她进来,明显愣了一下,这似乎是他的准弟媳温念瓷?

这边没来及做出反应,只见温念瓷撩起裙子就要蹲下,明白过来她要做什么的季灏霆几乎是瞬间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季灏霆浓眉紧蹙。

温念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人一恍惚就要跌倒,幸好被男人及时扶住。

醉了酒之后的她和平日里简直就像两个人,竟然直接就扑进了对方的怀里,鼻子在他衣间拱了拱,像只小动物。

“你这味道好熟悉啊,唔……我在哪闻过呢……”一边嘀咕,小手还在季灏霆的胸膛乱蹭。

季灏霆听见怀中女人的话,心中一动,同时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划过心间。

这种感觉让他无法分辨更无法把控,只得先将女人从男厕所拎了出来,朝酒吧门口走去。

温念瓷不满的挣扎,抓着他的袖子,瞪着那双水雾迷蒙大眼睛控诉,“快放开,你要带我去哪?”

“回家。”季灏霆无视她的举动,冷声道,“明天就是大婚之日,喝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恰逢情深不渝,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恰逢情深不渝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