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婚然心动强势总裁花样宠妻温念瓷季灏霆小说 婚然心动强势总裁花样宠妻小说章节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温念瓷季灏霆小说叫做《恰逢情深不渝》又名《婚然心动:强势总裁花样宠妻》,作者:花幽山月,在这里提供温念瓷季灏霆小说在线阅读。理智最终崩塌,季灏霆猛地按住温念瓷的肩膀,化被动为主动,吻上了对方的双唇,青涩的回应仿佛在引诱着他更加深入的品尝。季灏霆感受到对方的甜蜜,撬开贝齿,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精选章节:

一听见大婚这两个字眼,温念瓷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把甩开季灏霆的手,脸上也呈现出激动之色。

“不,我不回去!我才不要回那个家,那个家里全都是坏人,我不要回去……”

温念瓷眼底里是深深的抵触,尤其一提到回家,竟像个孩子似的耍起赖来,死活都不肯再走一步。

季灏霆见她这个样子,不禁蹙眉,问道,“你想去哪?”

对面的小女人似是思考了一会,口气里带着一丝央求,“我不要回家,想去喝酒,喝醉了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喝酒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季灏霆声音淡淡。

从一开始他就看的出温念瓷对于这场婚事的排斥,但却没想到她已经排斥到了这种程度,竟然靠买醉来麻痹自己。

可同情归同情,无论如何,他今天都不会任由她胡闹下去,明天就是她和他弟弟昊轩的婚礼,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

正在季灏霆思考时,温念瓷突然抓住他的衣袖轻轻摇晃,好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季灏霆诧异的看向她,“你做什么?”

只见温念瓷眼圈微红,看着他的眼睛里像是汪着一层朦胧的水气,“你知道吗,我明天就要结婚了,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嫁……”

她兀自喃喃着,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在听,说到后来神情愈发的激动。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爸逼的,他说如果我不嫁,他就会断了小瓷的医药费,但是小瓷也是他的女儿,他怎么能这么做?你说我惨不惨?不,我一点都不惨,小瓷才是真的惨,她还这么年轻,我一定要救她……”

虽然话说的颠三倒四,但季灏霆却听明白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温念瓷把平时闷在心里的委屈全都一股脑的都倾倒了出来,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却被主人强忍着不落下。

酒后吐真言,看着面前强忍眼泪的倔强女人,季灏霆眉头蹙得更深,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丝波澜。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所说的小瓷是谁,早在一开始,他就已经把温家还有她所有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只是纸面上的资料终究是冰冷的,比不得亲耳听到来的真切。

温家想要靠着季家获取商业利益,他不是不清楚,但是为了利益可以坐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牺牲的地步,还真是狠得下心。

怪不得那天她想要逃跑,怪不得她对于温家会如此抵触……

想到这些,季灏霆胸口莫名发堵,却也清楚的明白关于季温两家的这门亲事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季家二少季昊轩要结婚的消息如今已经传了出去,许多宾客都收到了请帖,明天的婚礼绝不可能再有转圜的余地。

况且昊轩是他的弟弟,私心里他也不可能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也许换成另外一个人,他也许会帮她,可是这个人却是他最疼爱的弟弟,所以,他无能为力。

“你应该清楚,这件事已经由不得你反抗了。”季灏霆仍是理智的,只是语气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几分。

温念瓷苦笑,“我知道,所以我不过就是想大醉一场罢了。”这么说着,堪堪就要往回走,对方当然不会容许她这么胡来。

“别拦我,难道我想醉一场都不行吗?”她突然吼出声,瞪眼看着拦住自己的人。

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让季灏霆有一瞬间的怔然。

温念瓷用力的挥落了对方的手,一脸的失意,仿佛只有将自己彻底灌醉了,满腹的委屈才能得到片刻纾解。

结果扶着墙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还没两步,脚下一软就栽倒在地上。

季灏霆连忙上前将这一身酒气的女人扶了起来,见她站都站不稳还想着要喝酒,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丝怒气,索性拦腰抱起对方,径直出了酒吧。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要喝酒……”女人极不安分在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莹白的小脸因为醉酒和愤怒染上了一层绯红色。

完全无视怀里女人的挣扎,季灏霆直接将温念瓷抱上了车,一边按住她乱动的手脚,替一边她系安全带,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暧昧。

这边温念瓷也逐渐老实下来,只是嘴里仍然不断的说着醉话,看见自己身上被这人系上一条带子,撅起小嘴刚要转过头说些什么,结果好巧不巧的印上了对方的嘴唇。

这下,两个人俱是一楞。

季灏霆只觉得唇上传来一阵酥麻,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就想向后退去。

然而他还没来及做出动作,就看到对面的女人砸吧着小嘴,喃喃自语道,“味道好熟悉,在哪里尝过……”说完竟然又轻轻啃咬起来。

季灏霆顿时浑身一震,感受到唇上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整个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偏偏始作俑者像是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好像尝上了瘾,稍稍往后退了一些,粉嫩的小舌头又在唇上恶劣的舔了舔,一脸的迷茫神色,说不出来的诱惑迷人。

看着怀里小女人愈加‘过分’的行为,季灏霆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随着鼻尖嗅到的阵阵酒气,不由的想起那天晚上身下女人的娇媚甜美……

那些事后刻意被他忽略的画面,此时全被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别乱动……”季灏霆压抑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嘶哑,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仅存的几分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能碰。

可怀中小女人的好像是故意要折磨他一样,精致的眉眼,干净无暇的气质,以及身上丝丝缕缕的清香都在若有若无的撩拨着他。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会在这个女人面前一再妥协。

理智最终崩塌,季灏霆猛地按住温念瓷的肩膀,化被动为主动,吻上了对方的双唇,青涩的回应仿佛在引诱着他更加深入的品尝。季灏霆感受到对方的甜蜜,撬开贝齿,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车厢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季灏霆按着温念瓷肩膀的手渐渐下滑,情不自禁的揽上对方柔软纤细的腰肢。

那天晚上在酒店发生的一切不断在他脑海里回放着,再加上怀里小女人身上散发着的阵阵清香,更是让他欲罢不能,无法自控。

冰冷的眸子里染上了炙热的火焰,手不由的探进对方的衣物里,慢慢上移。

而温念瓷早就醉的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回应着男人的举动,感受到身上的变化时,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媚的嘤咛。

正是这声嘤咛让沉浸在其中的季灏霆突然停下了动作,一瞬间回了神,同时理智也一丝一丝的被拉回。

仿佛被当头浇了一头冷水,季灏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温念瓷推开。

他在做什么,他竟差点再次要了自己未来的弟媳吗?

季灏霆一时怔然,觉得自己这般举动竟是如此的下流,见不得光。

“我送你回去休息。”声音里的嘶哑还未完全褪去,让他只觉得刺耳,便不再多言。

被猛然放开的温念瓷气喘吁吁,两颊染上酡红,小小的动了动,眯着眼睛,什么也没说便身子一歪沉沉睡去。

季灏霆用余光看到她这般模样,知道她彻底醉了,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心中不由得更加复杂,说到底还是他趁人之危。

想到这里,他捏了捏眉心,一股浓浓的自我厌恶袭上心间。

季灏霆最终将这些想法挥出脑袋,自身的理智告诉他现在首要是要先把温念瓷送回温家。

也许是心情上的烦躁,车速比平时竟快了许多,没多久就到了温家。

季灏霆目光微沉的将温念瓷抱下车后,又把她放在温家的门口处,按了下门铃,便驱车离去。

听到门铃声,温家的管家不一会就出了门,正纳闷是谁这么晚还来拜访,一出来就看到自家大小姐醉醺醺的躺在一旁,心中一惊,赶紧叫人把温念瓷扶了进去。

正在书房处理文件的温立国被这不大不小的动静给惊动了,打算着下去看一看,结果一下楼看见温念瓷喝成这个样子,顿时脸色一黑,气得个半死。

“你这个不孝女,明天就是嫁到季家的日子,竟然还这么不检点,喝成这副样子,要是被季家知道怎么办!”

温立国气的够呛,恨不得上去给温念瓷一记耳光,想到明天就是婚礼,新娘脸上挂彩不像样子,这才作罢。

当然这一切对方是不会知道的,温念瓷早就睡熟了,哪里还会理会他怎么想。

第二天一大早,温念瓷就被家里的佣人喊着起床,因着她经常到厨房帮忙的缘故,佣人们和她关系不错,见她不起来,便直接上了手。

温念瓷裹着被子不耐烦的磨叽了半天,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因为宿醉,她脑袋昏昏沉沉的,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片茫然,只是隐约的记得自己好像被人吻了,然后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被人吻了?等等!

反应过来温念瓷的吓了一跳,赶紧检查自己的身上,发现并没有遭遇像上次一样荒唐的事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不由拍着胸脯给自己压惊,要是再被占一次便宜,她又该去哪里喊冤。

正在此时,温立国顶着一张黑脸走了进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他到现在气还未消,要是换作平时他一定把温念瓷狠狠训斥一顿,只是现在没有时间再去计较这些。

温念瓷看见她父亲这副模样,猜也猜的出昨天家里又因为她闹出了大动静,估计现在还窝着火。

“还不赶紧去洗漱,再有半个小时,化妆师就该过来了,别忘了今天是你的婚礼,不要想着再搞什么幺蛾子!”温立国说着瞪了她一眼,“还有,别忘了你妹妹的医药费!”

“您不用这么给我‘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真可笑,女儿的婚礼,父亲给予的不是祝福而是威胁。

最终在温立国的催促之下,温念瓷只好先去洗了一个澡,这时候脑袋才渐渐的清醒起来,一点点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可惜她只记得昨天和于晓在蓝海酒吧喝酒来着,两个人好像都喝了不少,后来就断片了,一醒来就在自己床上了,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难道是晓晓把她送回来的?可是那个吻又是怎么回事,虽然没吃大亏,但温念瓷多多少少有些介意,生怕昨天做出了什么过火的事情,想想还是问清楚的好。

她虽是喝断片了,但总不至于两个人都不清楚吧。

想到好闺蜜,温念瓷从浴室一出来就赶紧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今天是她的婚礼,之前她已经和于晓打好招呼要对方过来给她做伴娘,虽然新郎是谁她没有办法选择,但起码在伴娘的问题上,她还能做主。

而且她还想着顺便问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免得心里犯嘀咕。

听到对方的声音,温念瓷询问道,“晓晓,你什么时候过来?”

电话那端的于晓似乎也是刚起床,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沙哑,“别着急,我马上过去,绝对不会耽误婚礼的,放心放心……”

“没事我倒不是在意这个,你来的时候还是得注意安全,对了,你知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自己家?”

一听她这么问,于晓顿时没好气的说,“我怎么会知道,明明你自己说是去厕所结果半天没回来,害我担心的半死,后来想着明天是你婚礼,你肯定回家了,我才没继续找下去……”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难道真是她自己回来的,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温念瓷百思不得其解。

正疑惑着,卧室的门被敲响了,佣人小平急匆匆的进来,看见她还在悠闲的打电话,急忙催促道,“大小姐,造型师到了,温先生让你赶紧下去呢。”

温念瓷点了点头,和于晓说了一声,才挂了电话。

还没等她起身,等不及要为她装扮的造型师已经上楼,小平赶紧闪到一边给这些人留出一条通道。

最先进来的是个二十四五岁的漂亮女孩,看见温念瓷的模样不禁愣了一下,喜笑颜开的朝她走了过来。

“温小姐长得可真是漂亮,今天肯定会是全场最美的女人。”

紧接着有人附和,“那是当然了,女人结婚这一天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刻,温小姐皮肤白皙,素颜都这么好看,待会儿化完妆换上礼服一定叫人移不开眼睛……”

这般恭维的话要是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即便面上不显露,心里也一定是欢喜的,可温念瓷听在耳中只觉郁闷。

见她半天不说话,众人只当作她害羞,也不耽误工夫,该化妆的化妆,该盘发的盘发。

温念瓷任由造型师们替她折腾妆容,心思百转千回。

脑海里好像有两个小人在互相拉扯,一个告诉她要坚定决心,另一个正不遗余力的怂恿着她放弃。

可事到如今,就算是后悔也没用了,难道她还能在这节骨眼上逃婚吗?

逃婚?温念瓷不由的嘲笑自己偶像剧看多了,赶紧将这些不着边际的想法通通赶出脑袋。

过了今天她就算正式嫁到季家了,顶着豪门少奶奶的身份又怎么样,嫁给不爱的人终归不会幸福。

一时间心中杂乱,即便是强迫自己停止,也无济于事。

而刚刚赶过来的于晓看见温念瓷这副眼神呆滞的模样,心中酸涩不已。

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早已情同姐妹,想到温念瓷这段时间的状态,于晓打从心底里替自己的好朋友委屈,想要安慰对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负责妆容的女造型师,一边给温念瓷化妆,一边忍不住夸赞道,“温小姐天生丽质,这么一打扮更加漂亮了!”

旁边的几位助手也纷纷称赞新娘子五官精致,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

温念瓷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秀发轻挽,点点星钻装饰其中,婉丽大方中又不失妩媚,明明是不能再好看的眉眼却蒙上一层忧郁。

“晓晓,你看我这样好看吗?”

于晓一愣,这才仔细打量着温念瓷。

素雅又高贵的妆容的确很符合温念瓷的气质,可称赞的话硬是哽在喉咙里死活都说不出口。

她怎么会看不出温念瓷的不开心,这场婚礼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而她闺蜜付出的是一辈子的幸福。

“念瓷,你真的想好了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话还未说完,就被粗鲁的开门声打断了,温父推门而入,面色阴沉,后面跟着一脸看好戏模样的沈素琴和温雨欣。

“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捣乱,温念瓷,你别忘了我之前是怎么提醒你的,想要救你妹妹就别乱来!”

温立国脸拉的老长,眼中尽是算计,早就把父女亲情抛到了一边。只要过了今天,温家和季家攀上了亲戚,到时候有霍氏集团做靠山,其中的好处还用说吗。

站在一旁的温雨欣幸灾乐祸看着这一切,毫不犹豫的在温念瓷的伤口上又撒了把盐。

“姐姐,我可真是羡慕你,今天就是你和姐夫的婚礼,季家这么有钱,姐夫又长的那么帅,将来姐在季家肯定是享福的,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我这个妹妹啊……”

温念瓷听到这番话,不禁冷嗤,“你真是太会抬举自己了,我温念瓷就只有温忆瓷一个妹妹而已,别没事乱认姐姐。”

紧接着眼光又将这一家子扫了一圈,补充道,“顺便说一句,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们要是不想看到我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就赶紧给我滚出去。”

一看见这些人,她心里就来气。虽说为了小瓷,这场婚礼她认下了,但这并不代表她还要平白的受他们羞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说滚,温立国顿时觉得下不来台,想着温念瓷现在已经是季家的人,这才生生忍着没有发作,冷哼了一声便走了。

沈素琴看见温念瓷那态度,嘴角的笑立马冷下来几分,但毕竟还有外人在场,多少得顾及颜面。

“念瓷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继母,这些年来,我对你更是视如己出。即便是你嫁进了季家,那也还是温家的女儿。”接着语重心长的说道,“而且要是你母亲泉下有知,见你如今嫁的这么好,也能瞑目了。”

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受害者。

“我真是感谢你们啊,现在说完了,可以滚了吗?”温念瓷露出几分嘲讽的冷笑,真心觉得她这继母不当演员实在是可惜,在外人面前演得好一出慈母戏码。

沈素琴陪着笑脸,暗暗的咬了咬后槽牙,心里把这死丫头骂了千万遍,这才拽着温雨欣出去。

看着那一家子的离去,温念瓷不由心凉。

“我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念瓷,你没事吧?”将这些人的行径看在眼里的于晓只觉得恶心不已。

温念瓷瞧她一脸气愤,出声安慰道,“我没什么的,已经习惯了,而且我现在也已经结婚了,正好趁机摆脱他们。”

话虽是这么说,可心里的难过与绝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足足又折腾了两个小时,温念瓷的妆容总算是大功告成,换好礼服出来的那一刻,众人眼前一亮。

可惜再多的赞美也终归入不了她的耳。

在温念瓷的魂不守舍中,季家派来接新娘的车已经到了温家门口,直接把她接去了酒店。而原本依照规矩,新娘子出嫁在娘家要行的一些礼节也统统被省去。

另一边,圣华酒店里前所未有的热闹。

来往的宾客繁多,全都是社会上的名流,整个现场装扮的典雅而华贵,彰显着不俗的品味。

季家作为整个北宁市最老牌的豪门,不仅仅是一个有钱就可以形容的,多少人盼着能和季家结交,如今季家二少结婚,这么好的机会,谁会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要?

季家父母,以及温立国夫妇忙着招待宾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谁该巴结的人物,纷纷上前恭贺。

秦如雪见时间差不多了,忙喊过季灏霆,“赶快去看看你弟弟那怎么样了?”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