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终究是爱错了你沐青青陈诺小说 霜舞终究是爱错了你小说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沐青青陈诺小说叫做《终究是爱错了你》,作者:霜舞,在这里提供沐青青陈诺小说在线阅读。“与你无关。”沐青青冷淡道,陈诺动作一僵,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婚了,而且是他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精选章节

不,他哪里是武断,他是关心则乱!

一切关乎于林伊人的事,他都恨不得将所有的罪过强加到她身上……

沐青青咬了咬唇,扯着胸口的衣服,术后不过三天,呼吸过快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疼,“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别一盆脏水泼我身上,你要讨他开心还不如一刀杀了我痛快!”

“杀了你?怕脏了我的手!”陈诺微眯着眼,薄唇浮出冷笑:“沐青青你给我记住了,就算法律没法给你定罪,在我这里你也是十恶不赦的,我迟早都会把你送进来的!”

空气瞬息安静,沐青青从他眼里看到的是恨,是厌恶,是决绝。

蓦然,她笑了。

陈诺权势滔天,想要设计将她送入监狱怎么会做不到?她能防一日,防不了一世。

反正他不是早就想要将她送入疯人院了吗?一个监狱她又怕什么?

“好,很好。”她扶着椅子站起来,眼眶红得似充了血,“林伊人是我谋害的,是我往她点滴里注入酒精!我就是想她死,不止是她,陈诺你总有一天也会死无全尸!”

她咬着牙,从没这么恨过!

为什么要遇见,为什么要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

“你承认就好,也免得我再用手段。”陈诺冰冷的神色冷漠,双手压在桌面,一本正色道:“你记住林伊人要是醒不过来,我要你陪葬!”

“呵,我还怕死?陈诺你杀了我啊!有本事你杀了我,反正你已经杀了我的孩子,再杀我算什么?你是个魔鬼……我恨……”

监狱到底是什么样子,沐青青从没幻想过,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在不足五平米的铁床上,望着铁栏早已忘了外面的阳光有多暖,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2567号,有人探视。”

监狱长的话将她游离的思绪拉扯回身体里,进监狱已经三个月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探监。

牢门打开,她穿着条纹的衬衣,套着橙黄马甲,胸口处有枚小标印着她的编号。

素面朝天,乌黑长发已经剪去,留下清汤挂面似的短发。

林伊人眼见这样的沐青青,心中划过快意,脸上却不显分毫。

“来看我过得有多落魄?”沐青青已经猜想到,来的人不是陈诺就是林伊人,泰然自若的坐在凳子上拿起电话来贴在了耳边。

“当然,我如果不来看看结果,那多没成就感。”林伊人耳贴电话线的另一端,收敛悲天悯人的沉闷,一笑之间,明眸里尽是神采,“怎么样,在监狱的生活还适应吗?”

这样的语气?她总算不伪装了?还真以为是什么白莲花呢!

沐青青垂眼看了看自己的服刑衣,又看了看林伊人CHANEL的定制长裙,一别之下犹如云泥。

就是两个月前每逢见面还尊称她一声嫂嫂的人,转眼就踩着她的头漫步云端。

“好,当然好了,陈太太。”沐青青眸光沉了下去,“自导自演没把自己搭进去,该说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在监狱里,每天除了流水线包装工作,其他时间都在冥思苦想。

为什么那么巧?陈诺对她的报复,再她的“劝说”下,不是以离婚结束了吗?

为什么提出代孕,心脏病复发,流产,捐赠心脏,蓄意谋杀,这些事在短短时间内接踵而至,将她逼得退无可退!

关键是,对酒精过敏的林伊人活下来了!

如果一个人想要杀了她,用量应该是足以致命的,但是很幸运,嫌疑人注入不多,经过抢救林伊人脱离生命危险。

这招苦肉计或许从离婚开始就是一个局,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步入圈套里。

“被你发现了?”林伊人小声的贴着话筒,眉梢飞扬,似筹谋善断的狐媚。

虽然猜得八九不离十,听到林伊人亲口承认,沐青青还是禁不住攥紧手心,“我和陈诺已经离婚了,你也得到你想要的,赶尽杀绝你就不怕来世报吗!”

“来世?我不信这些。”林伊人高傲的神色愈发的不可一世,“也许你并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你爸爸害了他全家,他居然就想把你放入疯人院算了,那可是两条命啊!!!他口口声声说爱我,夜夜缠绵时他却有意无意喊出你的名字!所以,你必须消失得干干净净!”

“只要你还活着……就会威胁到我的地位!”疯人院里又如何,只要活着她就是威胁!

陈诺以为她看不出来,他已经对她心软了吗?他爱她,至少是爱上了她的身体!更何况,她竟然怀孕了,明明受孕困难,她竟然还能怀孕,沐青青还真是好运!

既然如此,她只能给她添一把火,让他们之间再无回旋的余地!

“你嫉妒我?”沐青青啼笑皆非,摊开手瞧着双手的老茧,失笑道:“你不觉得讽刺吗?我嫉妒你,你嫉妒我,为了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我嫉妒你?”林伊人牵起一侧唇角,揶揄道:“我不是你,不会在头顶悬一把刀!”一如她当初引狼入室,林伊人可不会做这种傻事,斩草,就要除根!

三个月的沉淀,沐青青已经冷静了许多,也看淡了许多。也不抬头,只悠悠然道:“这还不是嫉妒,对你来说,我就是那把刀不是吗?蓄意谋杀未遂而已,服刑期一满,你觉得你会有什么下场?”

不温不火的一席话,林伊人犹如万虫噬骨,猛拍桌案而起,“想出狱门都没有!我告诉你,进了这大门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说完,她转身离去,听筒落下,一条电话线左摇右摆。

沐青青捂着听筒好久才站起来,说的容易,被判两年,哪能那么容易见到昔日阳光。

“2567号,调换牢房!”

刚回到房间还没坐热呼,监狱长拿着一本名册走来,“去A区12号,这间被占用了。”

“A区?监狱长你有没有搞错?”沐青青神色凝重,这监狱中A区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那里全是重刑犯。要么是屠杀满门的,要不是杀人放火的,更甚至还是强奸分尸。

“没错,是A区!”监狱长重复了一遍,悉悉索索的打开了牢门。

沐青青收拾着东西,耳边是林伊人恶狠狠的话语。如果猜得没错的话,是林伊人暗箱操作。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对那些极其变态的人来说,她的样子应该太水嫩。容貌姣好在外是自信的资本,在这里是万恶之源。

无论如何,她不能死在这里!

沐青青一咬牙拉开抽屉拿出一把剪刀,她不敢犹豫,尖锐的刀尖刺进额角的皮肤,狠力拉下。

一道血口像是一条艳红的藤蔓,自眉尾到耳廓蔓延,红得触目惊心。

“你,你这是做什么!”监狱长吓了一大跳,见过自残的,没见过对自己这么狠的!

“没什么,走吧。”沐青青放下剪刀,抱起衣服和洗漱用品,为了生存就算是苟且她也要从监狱爬出去!

初秋的清晨,晨曦洒在院子里,银杏树枯黄落了满地的扇面叶子。

男人坐在院中,右手是一杯咖啡,而左手则压着一张B超单。

沐青青,孕周6,血型A。

“涂淘。”他拨通了电话,看着检验单,一时不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撤诉吧,放沐青青出狱。”

耳边全是她说过的话,她说她怀孕了……

可是,他从没相信过。

捐心手术前孩子已经没了,想象不到她那时到底有多恨……

沐青青站在监狱的大道上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她抬起手挡住炽烈的太阳,远处的茂林深篁,似乎空气中还带着淡淡桂花香。

监狱的生活枯燥而无味,夜晚,区域的人会围坐在一起,听些心灵鸡汤。

沐青青一如既往的盘腿坐在角落的位置,百无聊赖的看着监狱长慷慨激昂的灌输正能量。

“2567号。”

突然,监狱长提到这个号牌,沐青青立马站起来,军姿笔挺:“到!”

“鉴于你表现良好,减刑一年,诉讼方撤诉,明天就能出狱了。”

众人投来钦羡的目光,沐青青却有些莫名其妙,讷讷的店了点头坐下。

一整晚,她几乎没合过眼,第二天醒来,正好有人探监。

隔着玻璃看到站在对面的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西装革履,面容深刻,一双墨色的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

一年没见了,陈诺依旧是风度翩翩。

“你来做什么?”沐青青不慌不忙,也不闪也不躲,坐在椅子上,看向他的眼神再没有往日神往的光彩。

“沐青青,你的脸……”

隔着玻璃墙,陈诺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疤痕,明明是一张娇美的面容却落下一道伤,怎么看怎么违和。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指尖压着玻璃,试图触碰她面颊。

“与你无关。”沐青青冷淡道,陈诺动作一僵,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婚了,而且是他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他垂下手来,抽出一支烟叼上。涂滔忙给打着了火,之后又退到一旁。

陈诺的手很修长,夹着香烟的姿态她以前百看不厌。

香烟过肺吐出烟圈,他才不疾不徐道:“孩子流产的事对不起……”

“呵——”闻言沐青青‘噗嗤’笑出声,“我没听错吧?你会说对不起?”

从监狱里披荆斩棘出来,她每句话都带着刺。

陈诺拧着眉,深吸着烟,嘴边变得苍白,“我要是知道你有我们的孩子,捐心脏的事……”

“得了。”沐青青不耐烦的打断,他心疼懊悔的样子太做作!

沐青青瞥了他一眼,接着道:“我老实告诉你吧!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那时候我们一直没有怀孕,我很着急,就和不同的男人做。有多少我是记不得了,孩子的亲生父亲我更记不得。”

“你说谎!”陈诺瞪大了眼,他不信,也不会信。

沐青青嫁给他的日子里,深居简出,哪里有时间和别的男人苟且?

“在你眼里我确实是个谎话精,但是,这次我说的都是实话。”沐青青顿了顿道:“我不会出狱,是我嫉妒林伊人,我伏法,至于减刑的事,就不必陈总发慈悲了。”

说完,她站起来,径直往监狱里走。

她不是玩偶,他狠心的时候可以把事情做绝,心软的时候稍加施舍。

“沐青青!沐青青!”

陈诺大声喊着,却不能撼动沐青青分毫,直到她瘦弱的背影在眼前消失,他狠狠的一拳捣在了玻璃墙上。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终究是爱错了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终究是爱错了你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