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白枫方九小说 醉红颜小说阅读

2018-06-13 甜文小卖铺

白枫方九小说叫做《醉红颜》,作者:相笙,在这里提供白枫方九小说在线阅读。方九刚开始不是很懂,为什么那姑娘非要拽自己一下,也不是很懂,自己不过就是往回拽了一下袖子,那姑娘怎么就摔了。

精选章节

方九轻蔑一笑:“白枫,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听说你以杀人为乐……”她双脚悬着被提在半空中,摆正了脸看着他,“杀了我吧。”

白枫的牙咬得一阵响,然后,他用力将方九扔到床上,没有给她躲避的机会,一把撕开了裙子,然后腰下一沉,没有一点点预备,方九痛得皱眉,紧紧蜷缩在一起,白枫压着她的肩膀,像野兽一样攻城略地。

沉寂已是很久以后,白枫穿好衣服,转身踹翻了一把椅子,上面的茶盏茶壶乒乒乓乓滚落一地,一只苹果滚到白枫身边,他一脚踢飞,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方九趴在床上,半边雪白的肩膀露在外面,布满了青紫的痕迹,及腰的长发散落在一边,睁着眼睛看着满地狼藉,清儿原本已经在隔壁睡下,听到剧烈的响动,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慌忙跑过来看,就看到桌椅乱七八糟倒成一片。

方九闭着眼睛,轻轻咳嗽着。

好像还能感觉到炽热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白枫用力扣住她的十指,男人好听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说:阿九,我爱你,阿九,我爱你。那么轻那么轻,仿佛是幻听一样,可她到底还是听见了,一遍又一遍。

为什么呢,只要白枫说出他讨厌她,方九可以立马就消失,可是偏偏,似乎,还能够感觉到,白枫对她的感情,哪怕细若蛛丝,她也舍不得放手。

“娘娘?”清儿小心地唤了一声。方九一动不动,清儿扑过去跪在床边,抱住方九:“娘娘,您别吓我,您别吓我。”

方九微微皱眉,可能是清儿碰到了痛处,她努力勾起嘴角,说:“放心吧,我没事。”清儿恐怕是唯一一个待她好的人了,总不能让她难过。

白枫出了青玉轩的门,气冲冲往明治殿走,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带,回去的时候连个打灯的人都没有,一路上乌漆墨黑什么都看不见,不小心绊了一个踉跄,回头看看,连自己被什么绊住的都不知道,于是更气,气到原地跳脚。

白枫觉得如果怒气可以具体化,那么一定可以看见他的头上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还得是冒烟的那种。

遥遥看见明治殿匾额的时候,身后传来急急的脚步声:“皇上,皇上!”

“什么事?”

并没有停住脚步,临风小碎步跑着跟在后面:“镇远侯回来了。”

“哦,怎么样?”

“很顺利,现在西南边角差不多都已经平定,剩下西北一支孤军,胜利在望。”临风看了一眼白枫的后脑勺。“镇远侯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杀掉所有俘虏,将头插在杆上立在西南边界了。”

“哦,对面怎么说?”

“说……说您是个没有心肝的,说什么,宁惹小鬼十个,不……不惹……不惹白枫……一人。”

“嗯,做到很好。”白枫面不改色。

“皇上……皇上……”

“有事就说,不要吞吞吐吐,镇远侯说,这次给您带了礼物,希望等您有空的时候,亲手交给您。”

白枫已经进了明治殿,一屁股坐在美人靠上,疲惫地闭上眼睛:“那让他明天午时送过来吧。”

“皇上!”

“又怎么了?”白枫不耐烦。

“镇远侯说了,他就在书房等您,已经等了四个时辰了。”

白枫停下脚步,眼神里倒映着月光,一片寒霜,他这个弟弟,看着客客气气,实际上做什么不做什么,半点不由别人,就连跟他这个皇上,也是无所畏惧的模样。

想了想,白枫还是临时拐去了书房,每一次都是这样,深夜来访,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从茶杯后面挑起来。

可是这一次,当白枫推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了另一张脸,是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臣女参见皇上。”

细挑的眉,一双狐狸眼,尖瘦的下颏,分分明明,又是一个方九,只不过跟方九到底还是有点不一样,细细看起来,倒更像是另一个人。

白枫一开始喜欢方九,说起来,也跟这个人不无关系。

眼前的女子浅笑盈盈,像,实在是太像了,比方九跟她还要像,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她又活过来了。

白君正立在屏风面前,细细打量上面的工笔画,听到声音,浅笑着转过头来:“皇兄,我这份大礼,你喜欢吗?”

白君是白枫同父异母的弟弟,莫说是生在帝王家,便是生在只要有点闲钱讨媳妇的人家,有个把兄弟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上一任皇上在生孩子方面力不从心,统共三个儿子,十年前还死了一个,如今就剩下这俩。

他跟白枫长得像,尤其是眼睛,也许是继承了先皇的风韵,可是论棱角,要数白君更加锋利。

白枫抬头看着女子:“你叫什么?”

“臣女生在贫家,父母去得早,没有名字,皇上若不嫌弃,就给臣女赐一个。”

“好。”白枫的喉结动了动,“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容妃。择日,给你办册封典礼。”

女子谢恩,白君一把扇子挡住脸,笑得意味深长。

屋子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清儿给方九清理身子,刚刚欢爱过的身体,伤痕累累,很疼吧?看上去就很疼,清儿用帕子沾了热水,一边哭一边一点一点将鲜血清理干净,方九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很木然,木然到像一个死人,如果这时候大家一起玩木头人不许动,方九肯定能赢。

她不肯动,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上厕所,基本全在躺着,梳洗打扮,清儿怎么摆弄怎么是。也吃饭,给什么吃什么,全由清儿端过来,她再一声不吭地吃下去。清儿着急的时候,她就笑,轻声安慰说:“放心吧,我没有事。”

可就是这样一动不动,胖没见胖,那脖子上的青筋反而更明显了。某一天清晨梳头的时候,清儿从方九的头顶发现了一根白头发,再仔细找找,发现白头发很多,大多都是在鬓角,梳上去的时候,很是扎眼。

方九心里有愁,清儿很着急,故意将辣子倒了一堆铺在饭上面,端给方九。

方九从前从不吃辣,她希望她能生气,能摔碗,打也好,骂也好,只是不要这样呆呆坐着,不要只会笑。

可是方九看了一眼,照常吃下去,没有丝毫犹豫,这么多天,她吃鱼吃肉,吃甜吃辣,甚至清儿怀疑就算给她吃屎,她都是一个表情。

最后还是清儿怕辣子会烧坏她的胃,才哭着抢过碗,然后又给她催吐,方九也不挣扎,任凭怎么摆弄,都乖乖听话。

清儿抱着她:“娘娘,娘娘,您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方九还是笑:“你这丫头,人家宫里的丫头都是想法逗着主子笑,怎么你这么想让我哭?”

好久了,方九不再受宠,就连下人也都只会捡高枝飞,青玉轩门可罗雀,只有风过庭院,落叶的沙沙响,萧瑟,凄凉。墙外有谁在议论,却很大声:“听说明治殿里住了一位新主子?”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下来,鸟儿吱吱喳喳,那些议论声就随着莺啼婉转一起传入方九的耳朵里。清儿想出去算账,被她拉住了。

“可不是,荣宠得很。”

“嘘,我听说,跟这院子里这位长得可像呢。”

“嗨,什么像不像的,都是替代罢了,这一个又不知能荣宠到几时。”

“哎呦你可小点声说吧,被院子里这位听到了不打紧,让那一位听到了,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不是,”忍笑的声音,“我看院子里这位啊,时候也不长啦……”

议论声渐渐远去,清儿痛哭失声。

这个时候,方九听清儿的话,清儿让她多晒太阳,于是她自己端了个小马扎,放在门口,然后闭着眼,挺着腰,脚规规矩矩收在裙子下面,两手放在膝盖上,端端正正晒太阳,任太阳从东边晒到西边,一直到清儿说:“娘娘,天凉了,您早点回去吧。”

于是方九一言不发,起身端起小马扎,准备回去。

垂花门晃过一个窈窕的人影,方九转身的瞬间,眼角瞥到那个人影,身形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拎起小马扎走回去了。

身后一个稚嫩的喊声:“喂,站住!”

方九充耳不闻,那个看上去年纪很轻的小女孩跑过来拽住她的袖子:“说你呢,你是聋子吗?我家娘娘叫你,你怎么听不见?”

方九被扯住了袖子,走不得,半回过神,女孩比她矮很多,阴翳的眼光从自己的袖子上,移到那双手上,再移到女孩子的脸上。

女孩被那双眼睛看得发毛,手上情不自禁松了力道,方九将自己的袖子抽出来,就听见另外一个略微沉稳的声音说:“阿希,不得无礼。”

叫阿希的小孩瘪着嘴往后挪了挪,方九懒得说什么,就算是在自己门前,也无所谓了。刚抬腿准备走,那个女子就已经绕到跟前挡住了路,深深施了一礼:“阿希不懂事,还请姐姐原谅。”

简直一模一样的一张脸,连狐狸眼的弧度都那么相像,方九打了个手势,清儿早就看不过眼,上前一步:“我家娘娘是个哑巴,她说她就不招待了,娘娘请回吧。”

方九刚开始不是很懂,为什么那姑娘非要拽自己一下,也不是很懂,自己不过就是往回拽了一下袖子,那姑娘怎么就摔了。

但是在白枫的身影出现在垂花门的那一刻,她就都懂了。

老套路嘛,方九笑,看着眼前小姑娘梨花带雨的脸,她突然觉得非常有意思。多少天面无表情,突然笑这么一下,清儿在旁边看得毛骨悚然。

白枫大踏步走过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容妃,并没有去扶,而是沉声质问:“你在做什么?”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怒发冲冠,那是他最宠爱的容妃,可是王者有王者的体面。容妃看到白枫来了,忙使了个眼色,阿希小心翼翼将她搀起来,刚扑到怀里,就听见背后冷冷的嗓音:“我推她了。”

一个陈述句,非常非常平稳的语气,只不过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嗓子有点干涩,声音听上去很陌生。硬生生将那句“臣妾只不过是想来看看皇后娘娘,结果就被皇后娘娘狠狠退下了台阶”硬生生噎回去,容妃一个踉跄,白枫将她抱住,揽到自己怀里,皱着眉:“为什么推她。”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醉红颜,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醉红颜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