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暖烟秦政小说最后的宠妾 最后的宠妾小说在线阅读

2018-07-11 甜文小卖铺

暖烟秦政小说叫做《最后的宠妾》,作者:宠爱女王J,在这里提供暖烟秦政小说在线阅读。暖烟顿时想起了秦王威严的脸。她不能,她已是秦王的女人,哪怕是被迫的,哪怕什么名分都没有、哪怕随时都会被他丢弃,但是她已在被秦王占有的那一刻就被剥夺了躺进另一个男人怀中的资格。

精选章节

十五年前,艳陵宫。

偌大又富丽堂皇的皇后寝屋内,妖艳妩媚的艳后正情难自控的双腿缠绕在她的宦官的腰间,她在爱吟,是那样的沉迷无法自拔。

那一切都透过门缝映入了才十三岁的秦政的双眼——母后她在做什么?!

与她欢合的那人并非父王。

“我的娘娘,我的娘娘。”

宦官侵入在艳后的身子呻吟。

两人抵死纠缠。

“落公公!”

秦政认出了那声音 ,满目血丝得闯了进去一把揪住那男人的头发——

“滚。”

从心深处爆发的怒吼。

才十三岁的秦政比起父王秦雍更具帝王气魄。

落公公吓得掉下床来。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落公公浑身颤抖跪在地上重重磕头。

秦政握紧了双拳,若非不想鲜血弄脏母后的寝屋,他敢保证他早就拔剑杀了这伪宦官。

“滚,给我滚。”

深邃的双目藏着无尽的怒火。

那声让人敬畏的嘶吼已经足够让落公公吓得顾不上捡起掉落的衣衫,赤着身子就跑出了艳后的寝屋。

身后传来落公公仓皇逃走,东撞西倒的声响。

秦政俊美的小脸上依旧怒火满面。

他不能原谅、绝不能原谅——

然而……

“呵呵,呵呵。”

床上的女人竟然在笑。

被亲子撞见了自己这般的丑态,但是艳后丝毫不觉得羞耻。

那猖狂的笑还不停的放大。

秦政气得脸色发青,他的母后,他的娘亲,怎会如此不堪?

“我会上奏父王。”

秦政以为自己的警告有用,但是——

“政儿,你若真那样做了,你知为娘的下场定必死无疑 ,所以你忍心吗?!我可是你的亲娘。”

艳后双眉一挑。

秦政反而成了被威胁的人。

“砰”的一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后便是秦政跑出了她寝屋的愤怒破门声。

随后便是艳后继续上演的猖狂又得意的大笑。

因为她赢了。

秦政懊恼极了。

紧闭的双眼前为何会出现十五年前那些不堪的画面?

女人都是下作的,不齿的。

就连亲生娘亲都不例外,他又怎么能相信别的女人?

只不过身下睡梦里的女子竟然流下了泪,秦政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泪,但是这一刻他竟然心生怜爱起来?

不。

他怎么能对女人产生怜爱这种愚蠢的情愫。

“滚,给我滚!!”

晕厥过去的暖烟生生被吓醒。

她不得不支撑起乏力的身子下了床。

但是她又犹若昨日一般逗留在床边,“陛下小心着凉,暖烟告退。”

暖烟又为秦政轻轻的盖上了被褥 ,而那一声跪地叩首才让秦政回过神来。

凶狠的眼孔中是暖烟步履蹒跚的背影。

这个女人既不会撒娇又不会讨好,明明被他折磨得体无完肤,竟然还关心着他?

他的心好似硬生生的被揪疼了。

只因低头,他就看到她走过的地方都染上了殷殷红血。

秦政知道那都是他粗暴掠夺的结果。

他一直凝望着暖烟走了出去——那娇小的身躯就像是用一抹凄美勾勒出来的……

凄美……

为何又是凄美 ?!

为何她的背影总是带着解释不清的凄凉与美……

与荒诞无度的母后不同,丝毫都不相同。

暖烟好不容易回到了奴婢房,本以为磨难过去了,没想到华妃竟然等着她,又为她准备好了热水要亲手给她沐浴。

暖烟脱掉衣裳不得不坐了进去。

“瞧这身子一定得到了秦王不少的‘宠爱’吧 ?!”

华妃舀着水,美丽的脸庞上不再笑意盈盈 ,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妒意。

暖烟只觉得华妃的眼神就像一把刀子,恨不得扎进她的胸口,要把她的心脏给剖出来。

“呵,连着两夜侍寝秦王,暖烟,你是想要就这样继续下去吗?”

华妃伸出纤纤玉手舀起一瓢滚烫的水儿就往暖烟的肩头浇了下去——

暖烟稚嫩到纯白如玉的肌肤当下就红肿了起来。

华妃还问她:“痛吗?”

暖烟只得摇头,人善被人欺——记得了 ?

莫名的,暖烟想起了烟飘渺,为何自己狼狈的时候,她总会想起他。

她不自觉地握紧脖子上的那枚白玉,哪怕是浸在了滚烫的水中,它竟然还是冰凉凉的。

“呃——唔。”

肩膀被烫伤,华妃突然狠命地在那之上使劲揉搓,恨不得要活活扒了暖烟一层皮。

“我的暖烟,这样活着你是不是觉得很‘欢愉’ ?”

暖烟知道华妃善妒,如果她可以选择,她绝对不要秦王的“宠爱”。

“华妃娘娘,暖烟是你的奴婢,一辈子都是。”

暖烟了解华妃的性子,在她跟前卑卑微微才能存活下去。

华妃岂是随便糊弄的主儿。

“奴婢,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奴婢?”

华妃像发疯一般,舀起一瓢滚烫的水索性朝暖烟的脸上泼去。

暖烟叫了一声。

“叫得可真叫人的心都要‘软’了呢,在秦王的床上你就是这样叫的吗?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就能迷得秦王喜欢上你,你便可以取代本宫的位置?”

“娘娘,相信暖烟说的,暖烟从入宫后就是您的奴婢,暖烟很感激您的照顾,暖烟愿做您一辈子的奴婢,是真的——秦王不喜欢暖烟,秦王绝不会喜欢暖烟的,娘娘您才是秦王最爱的妃子,请求您娘娘相信暖烟。”

暖烟说得声泪俱下,华妃总算柔和了一点表情。

“总算你还有些脑子,像你这种人能做我的奴婢已经是你的福了。”

“对,是福,是福。”

华妃非常了解暖烟心地善良的性子。

她分明是个孤儿,还是个被养父母为了区区几十两就卖入后宫为奴的孤儿,可她却傻到每个月得到俸禄还全数交给了那对贪念重重的养父母。

所以就这么个笨丫头哪怕是被秦王瞧上了眼也不懂和别的后妃争宠。

只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人心终究隔着肚皮。

“既然你知道这是福,想要这‘福气’长长久久就别再做出让本宫生气的事了,秦王若再召你侍寝,你可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去摘柳云间的君兰可都是你的错,与本宫丝毫无关,懂不懂?”

暖烟明白华妃话中的意思。

她要她全数背上偷君兰的罪责,可是从一开始她就揽上了身,将自己逼入了被摧残的境地,不是吗?

向秦王乞求不要迁怒于身为自己主子的她吗?

可秦王是傻瓜吗?

他若真的相信自己这么个小小奴婢有胆量偷柳姑娘的君兰的话,他又为何再也不来这华妃殿同她欢好了呢?!

秦王连着两夜召自己侍寝就是在向华妃警示,警示她目中无人,警示她竟敢去招惹他最爱的女子柳月。

暖烟心里都清楚,自己不过就是秦王用来教训华妃娘娘的工具而已。

“暖烟知道了,所有的错都是暖烟的错,暖烟会向秦王解释,暖烟绝不会让秦王再迁怒于娘娘您了。”

其实别说是解释了。

秦王连听她开口说一个字都觉得厌烦。

“滚。”

那是秦王对她说过最多的一个字。

暖烟一手无力的落入水中,紧紧握住那枚白玉,她的心在呐喊——救我,救我,烟飘渺,求你救救我。

“知道都是自己的错就好,泡够了没?还不出来,穿上那些你该穿的——滚 !”

目的达到,华妃把暖烟给撵了出去。

暖烟拿起华妃扔在地上的脏衣服快快穿上身,“娘娘安,暖烟告退。”

她走得急,一路小跑,突然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毫无防备的跌坐在地,天虽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却借着一缕微弱的月光,暖烟看清了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一把纸扇?

暖烟伸手捡了起来。

“暖烟姑娘是在‘睹物思人’ 吗?”

一道犹如世外仙音的说话声响了起来。

烟飘渺来了?!

暖烟又惊又喜地四周环顾,可四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刚才是幻听,对不对?

“在这儿呢,我的小美人儿。”

“哪儿?”

暖烟朝院墙那边抬起头,烟飘渺竟然坐在了院子的围墙之上?

在朦胧的月光下。

烟飘渺的周遭就好像亮起一轮轮白色的微光,哪怕是在这漆黑的深夜也夺目得令人挪不开眼眸。

晚风恰逢事宜地吹乱了原本就凌乱的刘海。

片刻后依旧错落有致地落在那俊美脸庞的两侧。

烟飘渺。

暖烟痴痴凝望,心中一遍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她一时忘了站起身就这样傻傻地看着他。

他在笑吗?

美若樱花瓣的嘴唇微翘,他坐在墙边摆下了双腿就好像坐在千秋上似的,如同孩子般欢笑起来。

“我的小美人,你是想我了吗?”

烟飘渺说着便从墙上一跃而下,缓步过来。

他伸出食指点在暖烟的下颚习惯地暧昧道。

暖烟的心跳就这么乱了。

“飘渺……大人……”

暖烟有些结巴。

如此暧昧不清的距离不足一指。

就连他的喘息她都能感觉到——暖暖的都飘向了自己滚烫起来的脸颊。

所以烟飘渺竟然更加靠近过来。

就要碰上她的唇了?

“不可以。”

烟飘渺停止了靠近的动作,“在期待我吻你吗?”

男人嘴角的笑多少显得暖烟有点难堪。

他不过是在戏弄她,对吗?

暖烟一时气急伸手竟然把烟飘渺给推倒在了地上。

烟飘渺被推倒,索性躺了下来冲着夜空放声大笑。

他在做什么?

是想要吵醒华妃殿里的所有人侍女同奴婢吗?

暖烟惊得顾不上男女之别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烟大人,你轻一点。”

暖烟话音未落,烟飘渺竟出人意料地伸手攀上了她的臂膀将她拉向了自己,他们之间的距离又停顿在了彼此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喘息之上。

暖烟俯下的鼻尖碰到了烟飘渺的鼻尖,“放开我,放开我。”

暖烟顿时想起了秦王威严的脸。

她不能,她已是秦王的女人,哪怕是被迫的,哪怕什么名分都没有、哪怕随时都会被他丢弃,但是她已在被秦王占有的那一刻就被剥夺了躺进另一个男人怀中的资格。

若是被秦王知道了,他们都是死罪。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最后的宠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最后的宠妾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