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流年不羁乱情深章昕妍明烨小说 流年不羁乱情深小说在线阅读

2018-07-20 甜文小卖铺

章昕妍明烨小说叫做《流年不羁乱情深》又名《谁的情深乱流年》,在这里提供章昕妍明烨小说在线阅读。徐岚不管不顾的打骂着章昕妍,这些年,看在明烨一直都在折磨她的份上,她都很少来找她的麻烦,但是现在明烨竟然敢重视她肚子里的孽种,这一点,她绝对不允许!

精选章节

“明烨,你混蛋你混蛋!”

章昕妍连打带踢的打在明烨身上,所有的委屈、羞耻全都暴露出来,明烨难得的没有跟她计较,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你们在做什么!”

章雪丽一推开门就看到这一幕,心里瞬间不是滋味,两人衣衫凌乱,姿势暧昧,一看就知道他们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也就算了,最让人生气的是,章昕妍那个贱女人竟然打她的明烨哥哥。

他们两人是夫妻,发生这种关系也在常理之中,但是她一直以为明烨讨厌这个女人肯定是不愿意碰她的,可没想到他不仅碰了,还任由这个女人对他拳打脚踢,这若是换成别人,还不知道是怎样一个悲惨的下场。

本来她是在家里的,一想到这个贱女人应该会过来找明烨,为了能看一出好戏,她还是来了,没想到好戏没看到,却看到这么扎心的一幕。

“你快放开明烨哥哥!”

她受不了这样一个视觉冲击,张牙舞爪的过去想要把他们两个人分开,明烨也没有阻拦,任由她胡闹。

章雪丽胆子一大,拉开明烨就连续扇了章昕妍两个响亮的耳光:“章昕妍我警告你,不准你伤害明烨哥哥!”

章昕妍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像发了疯一样,整个人扑向章雪丽,将她扑倒在地上骑在身下,双手不停的朝她扇耳光。

她现在真的特别想杀了这个女人,一切的源头都是她,所有的罪恶都是她造成的,可她却一直逍遥法外,而且还得到了明烨的垂爱,凭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要不是因为你,这一切有不会变成这样!我要杀了你,要杀了你!”

她既然都敢打明烨了,也就更不怕章雪丽,她隐忍了五年的怒火,终于在这一瞬间倾泻出来,她恨,她恨这里所有人,恨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一切罪恶的后果都要让她和她的家人来承担?

“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明烨哥哥快救我!”

章雪丽根本就没想到章昕妍敢这么对自己,更没有想到明烨竟然会就这么在一旁袖手旁观,心里一阵害怕。

明烨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把她从章昕妍手里揪出来,但并不关心她,把身上的西装扔给章昕妍让她穿上,不至于走光,这才说道:“想见你父亲最后一面,就乖乖回去等着,否则……”

“我去,我回去!”

话没说完,章昕妍就急急忙忙把西装外套裹好,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走,父亲去世,已成事实,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看他最后一面,尽身为人女的最后一点孝道。

章昕妍走了之后,他看向章雪丽,眼里有些不耐烦:“你还不走?”

“明烨哥哥,你怎么能任由那个贱人这么对我?”

章雪丽跺跺脚准备撒娇,她这一套一向是最好用的,每次只要她一撒娇,明烨都会服从。

“滚!”

明烨突然暴躁起来,桌上的文件摔了一地,有些直接摔到章雪丽脚边。

章雪丽一阵委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今天明烨哥哥到底是怎么了,跟以往完全就不一样。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胆子在明烨面前撒泼,把所有的罪过都怪在章昕妍身上,心里滋生起更加浓烈的恨意。

她不傻,一个男人愿意被女人拳脚相向,不是软弱不是怂,是他心里有这个女人,或许现在明烨对章昕妍那种感觉还不算太强烈,但是她却能强烈的感受得到明烨对章昕妍不一样了。

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要趁明烨对章昕妍还没有那么明显的时候,把那种感觉,掐断在摇篮里。

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不管外面那些人看热闹的目光,她要回去想个办法,让章昕妍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章昕妍刚刚回到家不久,就有人来敲门,她以为是明烨让人过来带她去看父亲,激动的跑过去,打开门一看,竟然是秦子凡。

秦子凡是明烨的好朋友,也是他的私人医生,这五年来,秦子凡没少为她看过伤病,他突然出现,应该是明烨安排的。

“明烨说你脚受伤了,让我来看看。”

一进门看到她满脸的泪痕还没有干,不知怎么的竟然一阵心痛。

五年来,他见证了她的一切,每次来要么都能看到她以泪洗面的样子,要么就是被明烨弄晕了过去,这样小小的一个柔弱的女人,怎么能承受这么多?

“秦医生,我没事的。”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高跟鞋磨破的脚,很痛,但是她不在乎的,一个人心死了,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引起她的重视。

“我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白来一趟吧?”

秦子凡眯着眼睛,笑得很是和煦,章昕妍一阵恍惚,要是明烨能对着她这么笑就好了,可惜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

“好吧。”

她乖乖坐下,脱下了高跟鞋,一双小脚红肿不堪,脚后跟那里有一片磨出了水泡,水泡破了之后流出黄色的脓水,秦子凡看着,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早就掉眼泪了。但是章昕妍却一声不吭,安静的任由他帮她清洗伤口。

“这样的日子。你还想过到什么时候?”

他突然抬头看着她,章昕妍一阵错愕,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要为当年的事情赎罪,这么多年,也该结束了,你的人生还很长,不应该一直窝在这里,受尽欺凌。”

秦子凡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女人动了心,他可以不在乎她的过去,也可以不在乎明烨的看法,他有足够的能力跟明烨抗衡,只要她愿意跟他走。

“不,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的命就已经不属于我了。”

她呆愣着摇摇头,或许是她犯贱,直到现在,她还觉得能够嫁给明烨是她最大的幸运,但同时也是她最大的苦难,尽管如此,她还是舍不得离开那个男人,除非她死了。

秦子凡似乎在极力隐忍着情绪,他不明白章昕妍怎么就对明烨有这么大的执念,那个男人明明对她并不好,甚至各种欺凌伤害她,她为什么就非他不可了?

“为什么?”

“有些人,爱就是爱了,不管是错还是对,这是已经改变不了的事实。”

章昕妍淡笑着摇摇头,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愿意栽在这个男人身上,但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那年夏天一眼万年,这辈子她注定逃不出这个漩涡。

秦子凡没有再说话,沉默着帮她清洗完伤口包扎好,拎着自己的医药箱离开。

他不会轻易放弃的,如果他放弃了,章昕妍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他不想再看到她受苦,所以即使她不愿意,自己也会努力一把。

章昕妍一直等着明烨回来,可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早上。

明烨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人,是他的助理,手里抱着一个黑木盒子,章昕妍心里一凉,愣在原地,迟迟不敢向前。

助理把盒子放在地上就转身离开,留下他们两个人,气氛一度冷到极点,

“你……不是说带我去见爸爸的吗?”

说话的时候,章昕妍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撇向地上的盒子,四肢开始颤抖,不,不要是她想的那种结果……

“那不就是?”

明烨扬了扬下巴,目光看向地上那个朴实无华的黑木盒子。

章昕妍再也忍不住对着盒子直直跪下,明烨恨她,却报应在她父亲身上,父亲一世英名,死后却如此凄凉寂寥,廉价的骨灰盒,明烨还让人把它放在地上,这是对父亲的侮辱。

明烨觉得,章家人的骨灰,根本就不配被放在他家里的桌子上。

“明烨,有多少仇多少恨,你可以冲我来,我爸爸并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他?”

眼泪再次倾盆而下,章昕妍觉得自己真的好无能,爸爸莫名被人害死,她身为女儿却不能为他伸张正义,讨回公道。

“怎么就没有得罪过?当年要不是他从中阻拦,你以为你现在能这么逍遥快活?章昕妍我告诉过你,只要是你们章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明烨笑得很是邪魅,魅进骨子里,却让章昕妍后背发凉,明明已经伤心到极致,他却还要这样刺激她。

“我跟你拼了!”

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她承受不住,既然他不让她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冲着明烨刺过去,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他们两个人,既然不能同生,那就共死吧。

她的动作不像想象中那么快,明烨早就防备,一把抓住她的手,把水果刀抢过来扔在地上,顺手把章昕妍甩出去,这一甩,她的额头正好就碰到了桌角,瞬间就流出血来。

“章昕妍你疯了!”

明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情绪晦暗不明,他能够感受的到,章昕妍刚刚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章昕妍整个人就像失了灵魂的木偶,呆呆的坐在地上,任由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流,突然,她大笑起来,像真的疯了一样,泪水混着血水流淌,明烨只觉得这一幕刺眼,不再管她,转身摔门而走。

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章昕妍每天犹如行尸走肉的活在在这房子里,本想就这么饿死,但是明烨却又偏偏每天都派人给她送吃的,强制性的让她吃下东西,或者,让秦子凡过来给她输液。

“你怀孕了,不要再这么折腾自己,对孩子好一点。”

秦子凡再次来给她输液的时候,她还是像以往那样挣扎反抗,但是这一次,秦子凡有了让她安分下来的理由。

他是最优秀的医生,简单的把脉是难不倒他的,刚刚她挣扎他去拉她的手,他摸到了她的脉象,虽然两条脉象都很微弱,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真的怀孕了。

她有了明烨的孩子,秦子凡心里说不出的苦楚,这样一来,想要带她走就更难了。

“你说什么?”

本来挣扎不停像个疯子的女人听到这句话突然就安静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子凡,这反应就像当初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般。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有了孩子?上天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每次过后她都会吃药的,唯一一次没有吃的……是上次在他办公室……

回来后她着急父亲的事情,完全就忘了这件事,可才那一次,她竟然就有了孩子了吗?

早已枯死的心脏突然跳动了一下,那种死灰复燃的激动感传遍全身,父亲死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跟她血脉相连的亲人,但是现在,她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那是多么神奇的事情。

双手缓缓的附在小腹上,整个人激动而不知所措,这里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吗?她要当妈妈了吗?

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的种种行为,章昕妍心里一阵后怕,也是这孩子坚强,她每天这么闹腾还是保住了他,实在是不容易。

“宝宝,对不起,妈妈以后一定不闹腾了,你一定要健康的长大……外公不在了……妈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

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说话的语气都柔和下来,生怕自己声音太大吵到孩子,母性的光辉瞬间将她笼罩。

“秦医生,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些滋补的饭菜,我要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她急忙从地上站起来,一手护着肚子坐到沙发上,地上太凉,对宝宝不好。

秦子凡看着她的改变,心酸的不行,以明烨对她的恨意,绝对不会让她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的,到时候,只怕她真的会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好。”

秦子凡笑了笑,转身去了厨房,现在他当然不会跟章昕妍说这些话,想让她保住孩子,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带走,否则明烨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孩子。

章昕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装有父亲骨灰的盒子,轻声地说着:“爸爸,你有小外孙了,只可惜你不能看到他来到这个世上,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跟他讲他有一个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外公,而且很爱很爱他……”

秦子凡出来的时候就来到这一幕,女子瘦弱的脊背轻轻靠在沙发上,一个人对着骨灰盒自言自语,这样的场景突然让秦子凡觉得心里酸酸的。

明明被那个男人各种欺负凌辱,知道怀了他的孩子,竟然还能这么高兴,她对那个男人的爱,究竟深到什么程度?

“秦医生,我怀孕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他……”

看到秦子凡出来,章昕妍把骨灰盒放在桌子上,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眼里满是恳求。

她知道明烨恨她,也觉得她没有资格怀上他的孩子,要是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肯定会不高兴的。

如果明烨像现在这样很长时间不回来的话,她可能还有机会顺利生下这个孩子,但如果明烨知道这件事情,她根本就不敢想象后果。

秦子凡点点头,抿着唇没有开口说话,即使他不说,明烨也会知道的,毕竟这别墅里安装了无数的摄像头,他们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全都逃不过明烨的眼睛。

这件事也确实没有瞒过明烨,当天晚上他就回来了,章昕妍晚上睡得很早,并不知道他回来。

没有开灯,凭着直觉进了房间,现在已经是半夜,章昕妍已经睡得很熟了,对于明烨的靠近毫不知情。

所以,睡着的章昕妍并不知道,黑暗中,男人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俯下身轻轻的把手伸进被子里,抚上章昕妍的小腹,即使在睡梦中,她还是一手抚着小腹,生怕腹中的孩子受到伤害。

明烨一手覆盖上去,把她柔若无骨的手一起包揽在其中,她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明明是应该愤怒的他,为什么会觉得好开心?

尽管他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把章昕妍吵醒了,虽然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凭借这么多年的感觉,她知道是他,尤其感觉到他放在自己小腹上的那只手,她以为他是来破坏她当妈妈的心愿的,整个人十分戒备。

“你……你怎么回来了?”

“这里是我家,难道我回来还要通知你?”

一个月不见,他还是那个样子,脸上似笑非笑,却总能让人感觉胆战心惊。

她眼里的恐惧让他怒火中烧,她就这么怕他吗?

“明烨,你有什么恨都冲我来,孩子是无辜的。”

从感受到明烨的手放在她肚子上开始,她就知道明烨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

是她想得太单纯,以为秦子凡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但其实,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他的眼睛?

“无辜?章昕妍,你偷偷怀上我的种,还以为能够瞒得过我?”

章昕妍全身心都在颤抖,她不敢想象,中午才得知她要当妈妈的事情,晚上他就要来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力吗?

“明烨,求求你……”

她跪着面向他,声音卑微到尘埃里:“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求求你了……”

她甚至跟他磕头,无论如何,她只想留住这个孩子,爸爸没有了,她不想连这个孩子都失去。

“你觉得你配吗?”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这么卑微的样子,他心中怒火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限度,今晚他本来满心欢喜的回来,结果她这个样子就像是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一样,透心凉。

他负气而走,或许他根本就不该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而感到高兴,也不该大半夜的回来看她。

明烨走后,章昕妍在床上坐了整整一夜,脑袋里乱糟糟的,或许,她真的应该考虑一下秦子凡的建议了,为了孩子,她必须离开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可是,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又怎么能够跟明烨抗衡,他的势力庞大,自己根本逃不走的。

第二天一早,来了一个产科的女医生,帮她做了一个全方面的检查。

“太太,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腹中的胎儿很难存活下来。”

医生叹了一口气,有些怜悯的看着章昕妍,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富家太太的身体会虚弱到这种程度,不是说嫁入豪门的女人过的都很不错吗,怎么面前这位却是截然相反?

整个人瘦骨嶙峋,面色憔悴,黑眼圈也很浓重,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而且这么大的一间别墅里面,竟然只有她一个女人住着,甚至连个保姆佣人都没有。

刚刚医生来的时候,章昕妍心里害怕的不行,以为是明烨派她来解决孩子问题的,没想到她却主动提出说只是帮她检查身体,确定孩子的情况,她悬着的心瞬间就落下来了。

一听到孩子有危险,她立刻就着急起来,昨晚为了提防明烨,她一整晚都没睡,再加上连续一个月来她自暴自弃,确实让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保住这个孩子!”

她拉着医生的手苦苦哀求,就差给她跪下了,现在的她总是把尊严踩在脚下,若是换成以前,她绝对不会这个样子,到底是生活把她逼成了这样吧。

除了这个孩子,她一无所有,为了孩子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太太放心,从明天开始,明先生自然会安排专门儿的营养师过来照顾你的饮食习惯,我也会定期过来给太太做检查,腹中胎儿一定能够健康成长的。”

医生被她的举动吓到,不过因为考虑到她也是第一次做母亲,难免会有些着急。

章昕妍一愣,明烨会派专门的营养师过来?

这么说,对于她怀孕的事情,他是接受了?

心里一阵狂喜,她就知道,虎毒不食子,明烨不是那种狠心的人,她应该猜到的!

“谢谢,谢谢你,医生。”

章昕妍心里舒出一口气,亏她昨晚还一直想着要怎么从这里逃走,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想起昨晚明烨把手放在她肚子上,当时她是太害怕了,所以忽略了那一刻他的温柔,前所未有。

医生口中的营养师并没有第二天才来到,而是在医生离开没多久就过来了,是一个中年妇女,手里提着一些肉食和蔬菜。

“太太你好,我是明先生派来的营养师,在你怀孕期间都由我照顾你的饮食,叫我张嫂就行了。”

“谢谢。”

“应该的。”

营养师笑着跟章昕妍打了招呼提着菜进了厨房,章昕妍只觉得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记忆中,明烨对她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心机涌起一丝丝的幸福感,或许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她跟明烨的关系能够有所改观。

心里升腾起一抹期望,要是五年前那件事情能够真相大白的话,他们一家三口一定能过得很幸福。

这一刻,她抛却了父亲是因明烨而死的事情,也忘记了之前明烨对她的种种不好,她只想以后能够跟明烨好好过日子。

此时章雪丽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风声,知道章昕妍怀孕的事情,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明烨不仅碰了那个贱人,还让那个贱人怀孕了,真是讽刺。

她同样是跟了明烨五年,但是每次结束后,明烨都会让她吃药,不管她的身体情况,要是她不吃,他就跟她断绝一切关系。

所以为了维持这段感情,为了以后能够如愿当上明太太,她每次都乖乖的吃药,但是章昕妍那个贱人凭什么就可以?

章昕妍可是害死赵艺茹的凶手,明烨怎么能容忍她怀上他的孩子?

这段时间明烨一直都在她这里,期间也没见他对那个女人有多关心,甚至是不闻不问,而且每次他回去,都不会有太长时间,这个男人,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心里一阵后怕,虽然她现在能够暂时留住明烨,但是将来还有太多未知的事情,她就担心以后会有什么变数,让她在明烨身边付出的这五年全都幻灭,不,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了看时间,离明烨回来的时间还很早,章雪丽提起包包出了门,她没有去找章昕妍,而是去了赵家,赵艺茹的母亲这些年因为赵艺茹的事情同样恨死了章昕妍,要是她知道章昕妍怀孕的事情,剧情一定会更加精彩。

“这位小姐,你找谁?”

隔着铁门,保姆问不请自来的章雪丽,态度不是很好,但也算不上差。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你们家夫人,而且与章昕妍有关。”

章雪丽笑得恰到好处,这个保姆在赵家干了很多年,自然知道章雪丽口中的章昕妍就是当年害死他们家小姐的那个女人,脸色瞬间沉下来,看了章雪丽一眼,进去告诉赵夫人,徐岚。

因为提到章昕妍的名字,章雪丽如愿见到了徐岚,保姆不认识她,但是徐岚却是知道的,这个女人是明烨的情妇,同时也是章昕妍那个贱人的堂妹,总之,章家人,她一个都不待见。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今天来打扰夫人只是想告诉夫人一个消息,章昕妍怀孕了,是明烨的,而且,明烨还派了营养师帮她调理身体,看上去很重视呢!”

章雪丽一直盯着徐岚,看着她的反应,徐岚果然没让她失望,那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说什么?”

徐岚瞪大眼睛看着她,那凶巴巴的模样像是要把章雪丽生吞活剥,但是章雪丽不仅不害怕,甚至还笑出了声。

“夫人没有听错,那个贱人确实是怀孕了,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之前明烨对她确实不好,但是以后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她母凭子贵,从此替代了赵小姐在明烨心里的位置,那就……”

“闭嘴!”

徐岚打断她的话,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个贱人害死了我女儿,还想代替她的位置,没门儿!”

徐岚不再管她,提起包包风风火火的就去了章昕妍所在的别墅,开门的是张嫂,张嫂并不认识徐岚,还以为是章昕妍的亲戚,就让她进来了。

“章昕妍,你这个贱人,你给我出来!”

一进来,徐岚就叫嚷着到处找章昕妍,一楼不见人影,直接就往楼上走,张嫂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赶紧给明烨打了电话,这才上楼去阻止她。

章昕妍正在睡午觉,为了让孩子健康的出生,她必须要好好的养身体。

突然被徐岚的大嗓门吓醒,章昕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徐岚已经进了她的房间,三两步过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反手就给了她两巴掌。

章昕妍被打的头晕目眩,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徐岚就把她从床上拖下来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她害怕的不行,一遍一遍的喊着张嫂的名字,双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小腹,生怕腹中胎儿有任何的损失。

“我怀孕了,求求你,不要踢我的肚子!”

她知道徐岚恨她,要是平时,就算她对自己怎么打骂都无所谓的,但是现在她怀孕了,真的受不得这样的伤害。

“踢的就是这个野种!章昕妍,你有什么资格怀上明烨的孩子,你害死了我的女儿,现在还霸占着她明太太的位置,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徐岚不管不顾的打骂着她,这些年,看在明烨一直都在折磨她的份上,她都很少来找她的麻烦,但是现在明烨竟然敢重视她肚子里的孽种,这一点,她绝对不允许!

当年明烨不顾任何人的阻拦执意娶了章昕妍,他在他面前说这辈子都不会让章昕妍好过的,她信了,这么多年来明烨做的一切也还都让她挺满意,但是男人就是这样的,他对一个人或许可以坚持几年,但绝对坚持不了一辈子。

他竟然重视这个孩子,那就说明他心里已经没有她女儿的地位了,她绝对不会让章昕妍轻而易举的过上好日子!

“这位夫人,快住手!”

张嫂进来把徐岚拉开,本来还想说几句劝架的话,没想到徐岚一把将她推开撞在桌子上,又朝章昕妍扑过去。

章昕妍身上有伤,再加上身体虚弱,根本就躲不开,只能死命的护住肚子,减少徐岚对孩子的伤害。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谁的情深乱流年,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谁的情深乱流年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