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爱你一时恍如一世安馨薄正初小说 爱你一时恍如一世小说章节阅读

2018-07-21 甜文小卖铺

安馨薄正初小说叫做《爱你一时恍如一世》,作者:绵绵,在这里提供安馨薄正初小说在线阅读。安馨抬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眶,她知道薄正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怎么办?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上面跳着一个字,涵衍。薄涵衍,她的合法丈夫。

精选章节

“别……求你了,别弄在里面!”

“求我啊!”

深色的大床上,女人颤栗着承受男人肆意的冲击。

撕裂般的疼痛,他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

“好痛……”

破碎的声音溢出。

不知过了许久,火热退去,女人如同被丢弃的破布,眸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男人起身,看着床单上印出的深色痕迹,嘴角勾起嘲讽,“没想到啊,薄家少奶奶,结婚一年了还是个雏儿呢。”

“第一次开荤的滋味如何?”

“小叔,你的技术太烂了。”嗓音带着余韵的沙哑:“上了自己的侄媳妇就那么得意!”安馨瞪着男人。

“难道我还不够用了?你是不是贱得慌。”男人眸底满是不屑,敞着腿坐在沙发上燃了一只烟。

烟雾在他指尖升起一根细线,散开。

安馨被呛得咳了两声,单手撑着床另一手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吃力的起身,脚着地,腿一软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

薄正初冷笑出声,“想要我闭嘴,就匍匐在地,求我继续上你。”

安馨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撑着地起身,缠在身前的被子落在地上。

薄正初眸光暗了暗,他这么角度看过去,深沟下面诱.惑无数,他起身。

安馨手忙脚乱的扯着被子,踉跄的想找个地方躲一躲,但,逐渐升温的空间,她无处可逃。

薄正初精准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滚开!薄正初你滚开!”安馨尖叫着,身上的被子被薄正初轻易的扯了下来,扔在地上,他上前,踩住被子,连带着把安馨的自尊一并踩在脚下。

“安馨,我在帮你体验做女人的感觉。”薄正初忽然笑起来,猛地用力把安馨扔在了床上。

“不要……”安馨死命的挣扎,裸色的指甲划破薄正初的肩膀,最后还是被他牢牢的钉在床上。

安馨的意识一点一点涣散,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亮了,大片大片的阳光像是约好了一样,落在安馨的身上,有点暖,只是心里冷的厉害,安馨下意识的抱紧了被子,轻微的动作,仍旧被拉扯的疼痛,薄正初对她没有丝毫怜惜。

安馨抬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眶,她知道薄正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怎么办?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上面跳着一个字,涵衍。

薄涵衍,她的合法丈夫。

安馨眼泪在眼圈里直转,她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接通电话。

“宝贝,在做什么呢?”电话那边,薄涵衍一如从前语气温柔。

安馨握着电话的手用力收紧,勉强维持住声音的平稳,“我没事。”

“声音怎么哑了?”薄涵衍关心的问道。

“没事,昨天加班累的,不跟你说了,我急着出门。”安馨挂断电话,单手按住胸口,眼泪溢了出来。

她对薄涵衍满心愧疚。

如果当初她知道薄涵衍是薄正初的侄子,打死她也不会答应嫁给薄涵衍,她好容易才从薄正初带给她的黑暗中走出来,怎么可能愿意跟他扯上关系,但,偏偏,世界这么小,命运又那么喜欢折磨她。

“怎么不告诉我侄子,你刚刚是在他叔叔的床上加班,加了整夜。”薄正初森冷的声音响起。

安馨打了一个寒颤,手一松,手机落在床上,她身体紧绷的看向薄正初。

“你还想怎样?”

“想,想上你的时候,你张开腿。”薄正初单手扣住安馨的下巴,话说的冷硬。

“薄正初,你混账!”安馨颤声骂道。

薄正初一甩手,安馨跌在床上。

“是吗,混账吗?昨晚你的腿缠着我的时候,可没听到混账两个字,只有下贱!安馨,你是我见过最下贱的女人!”薄正初瞪着安馨,眸底是不加掩饰的憎恶和恨。

安馨身体颤栗,吃力的喘着气,她下贱,她确实下贱,她下贱到爱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爱到即使那个男人生死关头推她去死,也仍旧忘不了他。

是下贱!

砰!

重重的摔门声响起。

安馨脱力的趴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有些伤疤被生猛的揭开,痛的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馨才积攒了力气起身,沙发上摆着一身女装,她的尺寸。

安馨麻木的套在身上。

昨天,本来是公司安排她出差的日子,她的公司新换了老板,新老板让她到酒店等他,安馨没多想就去了。

结果进门见到的人是薄正初,她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但,怎么跑的掉。

她被薄正初狠狠地扔在床上,她嘶喊,我结婚了。

薄正初那时候笑的渗人,我知道,跟薄涵衍,我侄子。

安馨当时懵了。

薄正初不管安馨的情绪,粗暴的占有了她……

安馨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脚步踉跄的出了房间,一路到了地下停车场。

安馨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但确定,公司不能回了,她迟疑了一下,开车回家。

她和薄涵衍的家,在御水湾,一百多平,三室两厅,装修家居都是安馨一手*办,虽然对薄家来讲,这样的房间跟贫民窟差不多,但,在安馨,是家。

安馨开了门,门口有一双香奈儿女鞋,还有薄涵衍的鞋子。

安馨眉心轻蹙。

“啊……阿涵衍……用力……”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出女人的尖叫声,生猛的钻进安馨的耳朵里。

安馨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呆住。

她跟薄涵衍是相亲认识,结婚一年,新婚夜丈夫一脸愧疚的跟她说,馨馨,我的身体是有问题的……

那时候,安馨和薄涵衍认识半年,薄涵衍人前绅士风度翩翩,人后温柔细心呵护,所有人都羡慕她找了一个五好男人,安馨自己也觉得幸福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落在她身上,所以,薄涵衍求婚她就答应下来。

她需要一个婚姻给自己一个家,她也需要一个男人让她忘了薄正初。

她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说的多大义凛然,没关系,真的,我们一起慢慢治。

但现在……

现实真是打脸。

“小妖精,都给你。”薄涵衍的声音传出来。

早上还跟她深情款款打电话的男人,竟然转身就可以跟别的女人在自己的床上厮混。

安馨的呼吸都滞住了,像是一根毛线狠狠地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勒的她喘不上气,又扎的她全身疼。

房门推开。

薄涵衍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个人赤身裸体。

看见安馨,薄涵衍愣住,怀里的女人尖叫出声,直往薄涵衍怀里钻。

“馨馨……你、你……”

“我不是应该在出差吗?怎么回来了?”安馨抬眸,眸底一片猩红,声音打着颤。

“涵衍。”薄涵衍怀里的女人,轻轻的出声。

安馨转过身,“离婚。”

薄涵衍身体一僵,“馨馨,你等我,我们谈谈。”

“明天九点半,民政局。”安馨没接话,自顾自的说道,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薄涵衍怀里的女人,薄菁菁,薄家的养女。

安馨冲进了楼梯间一路冲下楼,一脚踩空整个人摔了下去,尖锐的痛从脚踝的位置迅猛的窜到胸口。

安馨坐在地上,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脚,“不哭,没什么好哭的。”

是啊,有什么可哭的,不就是被人强了,老公*吗!有什么可哭的。

安馨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强撑着起身,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子,利落的发动车子,她现在无家可归。

娘家?

不能回去,安妈妈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弟弟还小,她回去,只能给他们增加负担。

安馨把车子直接开到了民政局,停在停车场。

一直到黄昏日落。

停车场的保安过来查看,“小姐,下班了。”

“我明天赶第一个。”安馨说道。

保安看了看没说什么,这年头疯狂的姑娘太多,他习以为常。

安馨胃疼的厉害,她才想起自己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拿出手机想叫个外卖,却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

安馨打开车门,脚一着地几乎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单手扶着车门才没摔倒,脚踝的位置肿的厉害。

安馨深吸了两口气,压制住想要流泪的冲动,这会她谁也找不到,也谁都不能找。

她缓步挪到路边,拦车去了医院,医生给她处理了脚伤,又叮嘱她好好休息。

安馨一一应声,拿着药离开。

脚踝的位置疼痛缓解了一些,她一抬头,看见薄正初抱着一个不大的孩子急匆匆的进了医院,他身边跟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女人眸底满是焦急,脸上还挂着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安馨顿住脚步,心里像炸开了一样,疼的尖锐,前一晚还跟自己厮混,转身就是一副好爸爸的模样。

薄正初也看见她,只是淡淡的一眼,接着快步离开。

安馨费了点力气找回自己的意识,一瘸一拐的离开医院,医院的对面有个小摊。

安馨走过去要了一碗混沌,大口的吃起来,碗里的汤都没剩下,胃里是满的心似乎也暖了点,她付了钱,在路边等车,今晚,她准备在民政局的停车场过夜。

等她跟薄涵衍离婚之后,她会立刻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肮脏记忆的城市。

出租车停稳,安馨正准备要开车门,手腕被人猛地钳住。

安馨惊恐的回身,入目是薄正初的冷眸。

“你干什么!”安馨惊呼出声。

薄正初看了出租车司机一眼,司机立刻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来医院做什么?”薄正初冷声问道。

“呵。”安馨笑起来,瞪着薄正初,“怎么,怕我跑到你心爱的女人和女儿面前去揭穿你不堪的面目?”

薄正初眉心紧蹙。

“找死!”

安馨用力的甩开薄正初的手,踉跄退后,脚踝上的伤,疼的她直呲牙。

薄正初也发现了她脚上的伤,蹙眉上前,“脚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安馨躲了两步。

“不用我管。”薄正初缓缓的出声,语气平和。

安馨打了一个寒颤,薄正初越是发怒越是平静……她身体猛地缩紧,手紧握成拳。

“啊!”安馨尖叫出声,她整个人被薄正初抗在肩上,天旋地转。

“薄正初!”安馨一双手想抓住什么,却完全没有抓手,咣!最后,被薄正初扔到了他的车子上。

没等安馨回过神,薄正初整个人压了上来。

“薄正初,你女儿还在医院,你不要脸,你……唔!”安馨的唇被薄正初狠狠地咬住,他手落在她的腰间。

安馨惊恐的看着薄正初。

她的惊恐像一根针狠狠地扎进薄正初的心里,他一身怒火。

绵薄撕裂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异常刺耳。

“不……”安馨身体僵住。

薄正初冷冷的出声,“刺激吗?”

安馨眼泪克制不住的往下掉,薄正初一边轻轻的擦她的泪,一边狠狠地宣泄自己的愤怒,像两个人,一个深情款款一个周身暴虐。

薄正初起身的时候,只是整理了一下,就又衣冠天薇。

而安馨,像是一个残败的破旧娃娃,身上的残余布料不足以遮挡身体,她用力的蜷缩着身体,像一只虾。

薄正初蹙眉,把自己的外套扔在安馨身上,手机响起。

薄正初看了安馨一眼,接通,“天薇。”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温柔……安馨记得的,张天薇,薄正初孩子的妈。

“嗯,知道了,你自己注意休息。”薄正初挂断了电话,转身绕到主驾的位置发动车子。

安馨强撑着想起身,但,不知道怎么晕乎乎的睡着。

再醒过来,已经是转天上午。

安馨猛地想起自己要去民政局,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找手机。

薄正初靠在门上,眸底森寒,“着急跟谁联系?”

安馨声音哽在喉咙里,本能的后退了两步,薄正初带给她强大的压迫感。

手机响起。

“薄涵衍打的,第十五个。”薄正初看着安馨,眸底寒光更胜,“怎么,不接?”

安馨的手机是薄正初充的电,但现在,薄正初后悔了,薄涵衍一早上就在打电话发信息,看的薄正初怄火。

安馨一把拿起手机,一瘸一拐的冲进卫生间,砰的关上门,接通。

“薄涵衍!”

“馨馨你在哪?怎么一直不接电话?”薄涵衍关心的问道。

“你等我,我尽快赶过去。”安馨说完挂断电话,一开门,薄正初站在门口。

“想去哪?”薄正初凉凉的问道。

安馨用力抓着手机,关节处泛白,“薄正初,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呵,凭你昨晚还在我身下……轻、吟。”薄正初眸光微眯,带着几分危险。

安馨脸色惨白,猛地用力一把推开薄正初,薄正初完全没想到安馨会有胆子推自己,被推出去两步,安馨趁机冲了出去。

脚踝的位置刺痛,她忍着痛一直冲到楼下,恰巧驶过来一辆出租车,安馨蹿上车子,立刻让司机发动车子。

薄正初追到楼下,看见出租车扬长而去,眸底一片森寒。

民政局。

安馨一瘸一拐的下车。

薄涵衍迎了上来,“馨馨,你的脚。”

安馨没应声,推开薄涵衍伸过来的手,踉跄上前到自己的车子里,取了证件,快步走进大厅,叫号,找了位置坐下。

“馨馨,我们谈谈。”薄涵衍跟着坐在安馨身侧。

“薄涵衍。”安馨开口,声音哑的厉害。

薄涵衍眸底满是内疚。

“没什么可谈的,立刻离婚,你们之间的事,我只字不提,否则,你们的关系爆出去有你受的。”安馨坚定的说道。

薄涵衍脸色一变。

安馨起身,薄涵衍回过神跟了上去,两个人顺利的办了离婚手续。

“馨馨,能不能暂时不说出去,让我有个准备时间。”薄涵衍看着安馨商量道。

安馨点点头,拿着自己的东西上车。

“你的脚挺严重的,我送你去医院。”薄涵衍跟上。

安馨没搭理薄涵衍,利落的发动车子,她大脑乱成一团,只有一点明确,她必须走,离开这!

安馨一路开车到了客运站。

安馨想客运站不实名,自己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

她刚下车,走过来四个黑色西装的男人。

“安小姐,薄先生请您过去。”为首的男人恭敬的开口。

安馨面如土灰,不远处车上坐着的人,薄正初。

安馨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带到了薄正初的车上。

薄正初唇角挂着冷嘲的笑,“你一如既往,喜欢偷跑。”

安馨死命的咬着唇,不出声,全身颤栗。

薄正初是她的噩梦。

薄正初冷冷的看了安馨一眼,发动车子。

“安馨,看看档案袋里的东西。”薄正初扯过档案袋摔在安馨腿上。

安馨迟疑了一下,打开。

安馨脸色白的厉害,唇瓣开始颤抖,她尖叫着出声,惊恐愤怒无助交织在一起,化成一句,“薄正初,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要,你听话。”薄正初神色淡漠的开着车,眼角余光都没落在安馨身上。

安馨死命的抓着安全带。

半晌,她忽然笑起来,笑的眼泪都蹦出来,“听话,薄正初,我听话,你不就是要上我吗,给你上,是不是在这!”

安馨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大片白花花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

薄正初蹙眉。

“你不要伤害我弟弟和妈妈,你什么时候要我什么时候给!”安馨哑着嗓子,声音打着颤儿,眼泪一串一串砸在自己胸前。

薄正初给她看的东西,是她母亲和弟弟的生活照。

薄正初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收紧,车子猛地停住,刺耳的刹车声回荡。

安馨抬眸。

薄宅……薄家老宅。

安馨脸色惨白。

“穿好衣服,下车,发情也要看看地方。”薄正初冷声说道,大步下了车子,呵斥住想要上前的管家。

安馨掌心一片冰冷,费力的整理好自己。

从车子上下来,薄正初站在距离她一米的地方,“过来。”

他声音很低,看起来很温柔,安馨的心猛地收紧,他要彻底碾碎自己的尊严……

客厅。

薄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悠哉的喝着茶。

薄涵衍母子都在,薄菁菁安静的坐在薄夫人身侧,气氛很寻常,却莫名的有些紧绷,他们都知道今天是薄正初带未婚妻回来的日子。

咯吱……

管家小心的推开门,薄正初缓步上前,安馨跟在他身后,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尖上。

薄老爷子看着进门的两个人,微微拧眉,“遇见馨馨了?”

“是啊。”薄正初轻笑出声,手落在安馨肩上,安馨全身血液迅速凝固,她明知道自己躲不开,偏偏还是奢望能躲得开。

“小叔叔。”薄涵衍起身,眉心紧锁,“馨馨,过来。”

薄正初看向薄涵衍眸光薄凉的厉害,“我来介绍一下,我未婚妻,安馨。”

嘭!

薄老爷子手里的茶杯,吧嗒摔在地上,声音刺耳。

薄涵衍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声音像是被谁手动卡在嗓子里。

啪!

薄夫人站在离安馨最近的地方,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安馨脸上。

“贱人!你……”

安馨头被打歪,抬手轻轻的擦了擦唇角的血迹。

薄正初冷冷的看向薄夫人,薄夫人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咒骂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大嫂,欢迎弟妹的方式,倒是挺特别。”

“薄正初,你想做什么!”薄老爷子拄着拐杖大步上前,抬手就是一拐杖直接朝薄正初打了过去。

安馨一个错步挡在薄正初身前,重重的挨了一下。

薄正初身体一僵,伸手环住安馨,“你……”

安馨脸色泛白,颤抖的启唇,“薄老先生,我和薄涵衍已经离婚了。”

薄涵衍下意识侧身挡住薄菁菁。

薄正初眸光落在安馨脸上,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安馨手指微微收卷,“我,我们很早之前就没有感情了,所以才分手,分手之后,我遇见了正初。”

薄涵衍强压下心里的惊愕,他怎么也想不到安馨会把责任都拦到自己身上,那岂不是她要承受所有人的怒火。

薄正初唇角勾起一个冷的渗人的弧度,“我侄子和馨馨没有夫妻之实,我们在一起,也无可厚非。”

没有夫妻之实!

薄涵衍俊脸滚烫,正想着要怎么说。

安馨低着头,突然开口,“是我的问题。”

薄正初落在安馨腰间的手,微微用力。

安馨忍痛不语,她虽然恨薄涵衍*,但,如果薄涵衍和薄菁菁的事闹出来,薄涵衍就会失去薄家的一切,到时候薄正初得到所有,她离开的几率更小,虽然现在也小的可怜。

“我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安馨这个人,以后不要再出现在A市。”薄老爷子眸光森冷的扫过薄涵衍和薄正初,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他看的清楚。

“薄老先生只能接受孙媳妇,接受不了儿媳妇?

我要是说不呢?”薄正初冷笑着开口。

薄老爷子单手指着薄正初的鼻子,脸色迅速白了下去,身体晃了晃几下,“你、你……”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爱你一时恍如一世,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爱你一时恍如一世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