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闪婚溺宠腹黑老公又来了 闪婚溺宠腹黑老公又来了阮清雨傅正南小说阅读

2018-08-07 甜文小卖铺

阮清雨傅正南小说叫做《神秘老公好温柔》又名《闪婚溺宠:腹黑老公又来了》,作者:二毛,在这里提供阮清雨傅正南小说在线阅读。傅正南看着躺在地上一脸苍白奄奄一息的女人,脸上的怒恨倏然消逝,一脸涩意的苦笑摇了摇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奶奶偏爱阮清雨而非文安晴的理由了。

精选章节:

纪家老宅,地下室。阴森恐怖的地下室里,寒冷潮湿,空气混

“滚进去!”一名手下将压制在手里的文瀚之一脚踹进房里。

”傅正南,你这个王八蛋,你要不就一刀给我个痛快!把我囚禁在这里算是什么男人?”趴在地上浑身是上的苏淑芬听见声响立马爬起来。

傅正南将他们关在这个房子里,每天各种毒打,皮开肉绽不说,最为致命的是牢房内还有人24小时看守,就连自杀也不可能。

“这才刚刚开始,日子还长….」鉴己言希表情冷漠,看向房内的手下:“你们给我好生伺候着!”

“明白,BoSS!”

”纪老太太情况已经有明显好转!”傅正南刚进门,医生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她的血液里已经完全没有残留惭;东液体,,身子也开始满满苏醒过来。”

傅正南激动的撒腿就往二楼房间跑去。

“奶奶!奶奶!”傅正南紧紧握着奶奶的手,纪老太太看起来面色红润,脸色比以前好看很多。

”你听的到希儿说话吗,奶奶!”倏然傅正南紧紧握在掌心里奶奶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傅正南不可置信激动的泛起泪花。

兴奋的情绪转眼即逝,此刻心中一紧,突然变得伤感起来。

如果,奶奶醒来,发现…-

发现她最喜欢的阮清雨…-死了….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凝结起来,就算开了暖;京意却依旧从脚跟窜上来,涌入心里。”笃笃一一”

“进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傅正南放下握在手里奶奶的手。

”纪总,安小姐过来了,在楼下等你!”手下从门外进来。

文安晴一一

傅正南清冷的神情倏然透着浓浓的恨意,这几天,傅正南选择静观其变,等着那个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女人自己送上门来。

傅正南替奶奶整理好被子,转身离开房间。

刚下楼,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的文安晴。

傅正南控制着内心的情绪,平复着心情,神情冷峻的朝着文安晴走去。

“言希「文安晴看着气势逼人的傅正南朝着自己走来,手因为心虚有些颤抖。

”晴晴,找我有事儿吗?”傅正南在文安晴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忍着恶心像以往一样喊着文安晴。

看着傅正南依旧喊着自己晴晴,文安晴好似松了口气,表情舒缓好多,她拿着茶几上的咖啡小抿一口后便开口问道:”我爸妈都来见你后,就再也没有回家…-他们…,

文安晴自然是知道傅正南将他爸妈.请,过来是因为什么事,她一个人躲在家里这几日如坐针毡,终于按捺不住,亲自来打听消息。

“真相我全都知道了。”傅正南刻意保持平静眼睛紧紧的盯着文安晴。

文安晴身子一紧,端着咖啡杯的手不停颤抖,咖啡从杯中溢出来洒在衣服上,傅正南真相都知道了,难道…-爸妈什么都招了吗,倏然,文安晴心里燃起一股剧烈的恐慌感。

傅正南看透文安晴的心思,脸上波澜不惊故意说道:”你说,他们故意劝通朱耀光谋害我奶奶,那么恶毒的两个人,怎么能生出你这么善良,漂亮的女儿。”

文安晴垂着眼不停拿着纸巾擦拭着衣服上的污渍,故意躲避着傅正南的眼神,神情慌张,立即开口:“真的是爸爸妈妈做的吗?言希,我….我毫不知情啊!”

“你别慌,我当然知道你毫不知情”傅正南迈着步子靠近,在文安晴身边坐下,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有这么个爸妈,还有那么恶毒的姐姐,这二十几年,真是委屈你了。”

”不…-不委屈,只要以后,我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文安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归位,看来除了查出朱耀光的事情以外,其他的傅正南并不知情。

纪家老宅餐厅,佣人做满一桌子菜,傅正南和文安晴两入对面而坐。

”多吃一点,在贫民窟的那三年里很苦吧,可把你瘦成什么样了。”傅正南冷峻的脸上看似平静,深邃的双眸里却暗藏着恨不得马上将对面那个女人杀了的狠意。

文安晴楞了一下,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她眼神游离不敢直视傅正南,吓的发紫的唇~瓣拨动着:“你~。你也多吃点。”

傅正南咬着牙,看着对面惺惺作祟的女人,放在桌面下的手早已紧握拳头。

他刻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平复心情,伸手指着别墅大厅里的地面:R还记得在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文安晴顺着傅正南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三年前发生在那里惊心动魄的一幕在眼前闪过,她放下筷子,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脸色由红变白,再变成煞白:。记~…记得!”

“阮清雨这三年,还污蔑说是你将奶奶推下去的,你多善良啊,你怎么会做出那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傅正南一字一句,看似坚信文安晴的话中却透着深深的嘲讽。

文安晴心中暗自窃喜,傅正南依旧这么笃定这件事情不是自己所为,那如今阮清雨都已经死了,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自己,文安晴连忙应和着:。对~=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奶奶的事情,我是亲眼看见姐姐把奶奶从楼梯上面推下去的。”

文安晴殊不知,她此时已经陷进一个极其危险的圈套,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已经知道全部真相,全身怒火焚烧的像只随时会将她撕成一块一块的猛兽。

这个女人,这么喜欢演戏,那就舍命陪君子,好好的和她玩玩。

傅正南勾着嘴,似笑非笑的拿起筷子,从盘子里夹起一块鸡肉放在文安晴的碗里:。医生说,奶奶很快就要醒来了,谁将她推下去的她老人家最清楚,很快就有人给你洗净这几年的冤屈了!”

傅正南的嗓音落下,阮清雨身子一紧,从被脊涌上来一股凉意,身子颤抖着。

纪老太太如果醒来的话~

那所有的真相都会浮现,那岂不是…。

岂不是自己的末日!

从心底里钻出来的不安感让文安晴不知所措,喉咙千痒,她紧张的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喝几口。

“喝那么多水千嘛,多吃菜。”傅正南看出文安晴的慌乱不安,脸部肌肉似笑非笑,眼底暗藏着深深的狠意。

饭后,文安晴一脸忧心忡忡的急着离开。

傅正南坐在沙发上,看着文安晴离去的背影,猛吸一口手里的香烟,慢慢的吐出白雾。

吩咐手下这几天放松,戒备,好让有心人,趁虚而入,自投罗网!”

张叔不愧跟了傅正南这么多年,他一下就明白傅正南话中的一丝,也知道他想做什么,更明白自己该如何去做,张叔立马微笑点头:”好的,我明白了,少爷!”北辰深冬清晨六点,文家别墅。窗外深黑的夜慢慢逝去,天边渐渐泛起白文安晴在房间里偌大的落地窗前的沙发一眼没合的坐了一个晚上。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脸色疲惫的文安晴晃过神来,急忙站起来朝着推门而入的下人间道:“情况怎么样?”

被文安晴安排过去监视纪家老宅的下人终于回来,他迈着步子走到文安晴的身旁,摘下头上的鸭舌帽:。小姐,我们七个人从昨天傍晚六点开始就在纪家附近徘徊观望,发现他们的戒备并不森严!”

”是吗?”文安晴脸上的疲惫瞬间消失,她紧锁眉头:什么个情况?”

”纪家大门有两个保安守着,我们昨晚从纪家侧门进去房子里面,并没有发现其他守卫,从六点开始,屋子里就很安静,傅正南也会在七点之前吃完晚餐回去,凌晨五点才有佣人陆陆续续的过来准备早餐和打扫庭院。”手下叙述着他们几个在纪家偷偷摸摸潜伏了一个晚上的情;兄。

文安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晚上七点之后,清晨五点之前,都是安全的!”

嗓音刚落,文安晴转身看向窗外,昏暗的壁灯照射在脸上,透着阴狠的眸子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尤为骇人,她轻轻的撩动着垂在耳侧的发丝:“今天晚上,计划照常实施!”月黑风高的夜晚,空中悬挂着一弯明月。凌晨两点,世界上的万物沉睡的最熟的时外面除了风刮过梧桐叶刷刷作晌的声音以空气中安静的一片死寂。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纪家老宅离后门不远的一片梧桐树林旁边。

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将头发绑成马尾的文安晴坐在车内副驾驶上:”在这等我,半个小时我还没与你们汇合,你们就进来救我。”

文安晴不放心,纪家老宅一直戒备森严,保镖齐全,如果万一进去,被傅正南的保镖抓到,那就坏了大事!

“小姐,这事可是至关人命的,那钱….,主驾驶上的手下有些担忧,毕竟这件事是关于傅正南的,全北城的入都知道纪氏集团可是惹不起的主,谁也不想接这个活,可是文安晴开的价高….钱可是能使鬼推磨。

”放心吧,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文安晴说完后,便蹑手蹑脚的朝着纪家老宅的后门走去。

文安晴从小就在纪家玩,对于纪家的地势布局特别清楚,这个后门外人是没几个知道的。

刚从后门进入,纪家老宅院内果然和手下说的一样,一片寂静,毫无一人。

除了三三两两的路灯发着微弱的橘色灯光,和铺满整个大地茭白的月光以外,丝毫没有半点光亮。

文安晴紧张的心放松了一点,心中甚至有些得意。

殊不知,看似一切风平浪静的背后,是一个巨大恐怖的深渊。

轻而易举的进入纪家宅子大门,文安晴就迫不及待的朝着二楼纪老太太的房间走去。

厚重的红木房门打开,房间里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纪老太太安静的躺在床上。

文安晴关上门,m挈冷哼出声,她俯身看着发着均匀的呼吸,一脸安详的纪老太太:”马上就要醒过来?我怎么可能会让你醒过来!”

文安晴细小的嗓音落下,空气中依旧一片寂静。

她脸上得意的笑在洁白的月光下,显得及其恐怖,嘴里的更是肆无忌惮:”你醒过来,便是我死,我又怎么能让你醒过来?”

”这么多年,你偏偏只喜欢文安晴一人,凭什么!我才是文家正小姐!”文安晴眸中透着狠意,表情越发狰狞:”当初没把你弄死,现在也不迟!纪老婆子,下辈子见吧!”

说着拿起床上另一边的枕头,一把捂住纪老太太的脸,正准备用力按住的时候,倏然,咦一声,整个别墅亮堂起来。

张叔带着一群黑衣保镖从纪老太太房间的侧卧里走了出来,将文安晴抓个正着。

文安晴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目瞪口呆,全身发麻,从后背冒气一阵凉意,吓的差点憋出尿来。

傅正南从人群中的后面朝着文安晴走来,目眦尽裂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她,拧着拳头的手像是拎着两把刀,巴不得马上就砍死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傅正南一把掐着文安晴的脖子,愤怒的一脸赤红,脖子上面吐出的一道道青筋:“你们一家人都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我傅正南的眼皮底下杀人!”

文安晴脸上侵满痛苦,脖子上的骨头像是要被傅正南活活拧碎似的发痛,心中的恐慌感让她的双~腿酸软,浑身提不起劲儿来,嘴上却还要拼命否认:。不…”不是…。不是这样!”

傅正南手上更是用力,他心里的恨就算是诛文家九族都化解不了,看着文安晴这张被他掐的逐渐泛紫的脸,她曾经的那种种柔弱,和虚情假意的样子从脑中晃过,傅正南从内心底里泛起一阵恶心。

正当文安晴觉得马上就要断气的时候,傅正南松开了他的大掌,他决不能让这个女人就这样痛快的死去,他要将她留在这个世间,痛苦一生,孤独终老。

气管中重获清冷的空气,文安晴忍不住拼命咳嗽,她知道完蛋了,吓的双~腿一软直直的跪在了地上,紧紧的抱住傅正南的小腿:”言希,你…-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不承认?文安晴你好厚的脸皮啊!”都到这个节骨眼了这个女人居然还在撒谎!

遏止不住的怒火从心底猛地窜了出来,傅正南挥脚狠狠的一踹,文安晴扑倒在地。

他迈着步子,抬腿用力的踩在文安晴的手腕上,骨头咯吱作晌,像是马上就就会碎掉,他俯下身子目眦尽裂的眸子盯着地上的女人,:“所有真相,你那亲爱的爸爸,为了保命,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了,文安晴,当年你欠下来的帐,从现在开始,一样一样的,慢慢的,给我还回来!”

言希,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文安晴哭的撕心裂肺,手腕火~辣辣的发痛,傅正南现在这个愤怒的样子像是马上就会碎掉。他俯下身子目眦尽裂的眸子盯着地上的女人,:“所有真相,你那亲爱的爸爸,为了保命,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了,文安晴,当年你欠下来的帐,从现在开始,一样一样的,慢慢的,给我还回来!”

”言希,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文安晴哭的撕心裂肺,手腕火~辣辣的发痛,傅正南现在这个愤怒的样子像是马上就要把自己活活吃了,如今一个小蚂蚁遇到了一头恐龙般的猛兽,她连忙低头认错。

”呵!”傅正南冷笑一声,放过?想都别想,他收回脚,朝着手下吩咐道:把她拖出来,别脏了奶奶的房间。”

纪家大宅地下室的牢笼,黑暗潮湿,还有老鼠。

文安晴手脚扣上铁链,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傅正南全身舒坦的躺坐在房间中央的靠椅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自从阮清雨走了以后,抽烟的次数便越来越多,好像每一次胸口沉闷的时候,就会一根根猛吸。

他拿出一根叼在嘴里,手下连忙帮他把火点上,一圈圈白雾蔓延在空气里,傅正南抬眸,朝着手下点了点头。

身旁站着的保镖收到指示后,便朝着角落里的文安晴靠近:”说,当初将纪老太太推下楼的是哪只手?”

文安晴慌张的乱窜,身子往后挪动着,她拼命摇头朝着傅正南乞求着:”言希,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傅正南依旧低眸抽烟,甚至朝文安晴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回答我,哪只手!”保镖朝着哭闹的文安晴一阵怒吼,从地上拿起一把匕首。

”求求你,言希,我这辈子为你做牛做马,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文安晴疯了似的朝着傅正南扑来,保镖手里的利刃吓的文安晴直打哆嗦。”少在这里胡搅蛮缠,你就告诉我是哪只”保镖一把按住文安晴,执着的继续逼问。

”我忘了,我不记得了,我都忘了,我当时也是一时心急,失手才将纪奶奶推下去的…」,文安晴被保镖死死的按着,她像是疯了似的拼命挣扎却丝毫没有办法。

不记得了?那就是两只手!”男人说罢,便拿着匕首狠狠的在文安晴的手腕处狠狠一割。

”啊一一”文安晴痛的大叫出声,整间房子里回荡着她的惨叫声。

隔壁房间就关着文安晴的亲生爸妈,他们估计也听得见自己女」[的哀嚎吧!

伤口深的见骨,血液瞬间随着伤口不断涌出,腥味散布在整个鼻腔。

“失血的感觉怎么样?”傅正南倏然开口,微弱的灯光下,脸上的侧影看起来格外的;令峻。

鲜红的血液流在地上,一片暗红。

阮清雨被自己推向急救室绐文安晴输血的模样,倏然出现在自己脑中。

她摇头抗拒,她倔强绝望,她痛不欲生。

傅正南紧紧握着椅子的手把,心口难受的好像不抓住点什么马上就会倒下一样。

他恨透了自己的后知后觉。

他恨透了自己被所有假象所蒙蔽。

他恨透了自己绐了别人伤害阮清雨的机会。

此刻,他觉得整个身子像是陷进了一个深渊,怎么也走不出来,怎么也迈不过这个坎。

时间是最狠的毒药。

物是人非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生离死别和无能为力以外最为痛苦的词语。

保镖又一刀割在文安晴另外一只手腕上,皮肤撕裂,血管割破的痛。

“傅正南,就算~.就算是我死了,阮清雨也不能活过来了!”伤口已经麻痹,渐渐流失的血液,文安晴的身子逐渐变得乏力,求饶不管用,她开始变得绝望。

“十三年前,你以为在那个小山坡上,救你的入是我吗,那个人是阮清雨啊!”文安晴气急败坏,嘴角勾起一股骇人的笑意。

从一开始,傅正南就爰错了人。

从一开始,走进傅正南心里的那个小女孩就是阮清雨。

十三年前的一个夏天,几个大家族举行了一个夏今营的活动,地点是深山丛林。

从小孤傲的傅正南除了与文家两姐妹还有佐宇枫熟络一点,没有其他任何朋友。

那天他一个人在山上游玩的时候,不小心跌入了一个荆棘丛中,脚被刺伤不能动弹,蹲坐在原地不敢乱动。

天色已黑,傅正南不但不能动弹,还看不清楚。

正要绝望的时候,倏然耳边晌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你别怕!我陪你!”

小女孩在傅正南的身边坐下,一坐便是一晚上。

傅正南天性孤傲清冷,又或是害羞,那一晚,他没有和身旁的女孩说一句话,就那样两个人安静的坐在一起,听着彼此微弱的,呼吸和树林里的蝉鸣。

世界一片漆黑,傅正南什么都看不见,却第一次感到无比安全,夏天的风一阵阵拂过,他甚至还伏在那个小女孩的肩膀上睡着。

天才微亮,小女孩倏然站起身来:”我去找人救你,你在这」[等会!”

模糊的眼中只有微弱的光,小女孩黑长的身影越来越远。

唯一记住的,是从那个女孩身上发出的铃铛清脆的响声。

”我那铃铛项链是抢了阮清雨的,傅正南啊傅正南,你说你糊不糊涂!你错爰了一个人整整十几年,哈哈哈一一”文安晴好似疯了,她大声的笑了起来。

她从不曾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她只知道,从小就比自己优秀的阮清雨喜欢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

而在文家,在选择物品的时候,永远是文安晴优先。

阮清雨喜欢红色,文安晴就拿红色。

阮清雨喜欢苹果,文安晴就拿苹果。

阮清雨喜欢唱歌,文安晴就学唱歌。

阮清雨喜欢傅正南,文安晴便要抢走傅正南。

而有些东西是文安晴抢不来的,比如光芒,比如善良,比如真心。

然后她开始了恨,阮清雨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从此成为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即便是阮清雨从不曾欠自己什么,她也要将阮清雨置于死地。

可是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上帝的疼爱只会给善良可爱的人,而非妒忌丑陋的人。

从前让别人流的血,以后你要剥皮拆骨,加倍的还回去。

从前让别人低的罪,以后你要失去所有,越发痛苦的受回去。

”傅正南,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把阮清雨弄死,我已经很满足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文安晴气息越来越虚弱,她蓬头垢面狼狈不堪,可是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她的眸子里依旧侵满恶狠,心中仍旧只有嫉妒和不知悔改。

她的心愿就是让阮清雨不得好过,如今她做到了,就算死了也值!

傅正南看着躺在地上一脸苍白奄奄一息的女人,脸上的怒恨倏然消逝,一脸涩意的苦笑摇了摇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奶奶偏爱阮清雨而非文安晴的理由了。

文安晴从小衣食无忧,高高在上,却活的卑微病态。

阮清雨从小生活坎坷,痛苦煎熬,却活的善良美好。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闪婚溺宠:腹黑老公又来了,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闪婚溺宠:腹黑老公又来了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