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莫晓婉楚墨辰小说乖张萌宝轻轻爱 莫晓婉楚墨辰小说在线阅读

2018-08-07 甜文小卖铺

莫晓婉楚墨辰小说叫做《乖张萌宝轻轻爱》又名《萌宝坏坏:总裁追妻难》,作者:熊猫,在这里提供莫晓婉楚墨辰小说在线阅读。楚墨辰那两道粗浓的眉近乎打结,他越发看不透莫晓婉。一个是贪财的她,一个是视金钱如粪土的她,到底哪一个才是这个Erica的本性?眼看她似乎真的打算报警,楚墨辰怫然起身。

精选章节

莫晓婉皱眉,这么晚会是谁?就是知道这一层就只有他一个住户,很安静,所以才会选择这一层。可这大半夜的,怎么会忽然冒出人来?而且听这声音分明是在开她的门啊。

真让人火大!

她正要去开门,门却开了,门里门外的两人看到彼此的脸,皆是一惊。

后一秒钟,老天开了一个不太厚道的玩笑,莫晓婉身上的浴巾“嗖”的一下落到了地上,一副光洁莹白的玉体瞬间一览无余。

楚墨辰心口蓦地一紧,一股热度顺着小腹窜上,原始的男性欲望催生了他把莫晓婉推倒的冲动,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莫晓婉只想知道这讨人厌的瘟神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人看光,她怒吼:“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楚墨辰清咳两声,凉凉的道:“全看到了哦。”

“啊!”

粗线条的莫晓婉这才后知后觉,一声能掀开房盖的尖叫声后,她捡起浴巾滚到沙发后面,“该死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说什么?”

他是故意的!她嗓门那么大,他不可能听不到。而且,那嘴角的笑是啥意思?笑什么?

“喂,你,你、你笑什么?”

她话一出口,楚墨辰终于忍俊不禁,爆发出一阵大笑。

刚才他确实是故意的,就是看不惯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想看看她窘迫的表情。果真,见从沙发后面露出一张涨红的俏脸,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邪笑一声,楚墨辰戏谑道:“笑你很有料!”

闻言,莫晓婉的脸火辣辣的烧红,“下流!”

真要命啊!她为什么这么轻易被他撩拨?为什么当他说她有料,她的身体就火辣辣的,似乎是他的手在触摸着自己,她的记忆不禁回到了六年前那个夜晚,他们唯一的那一次结合。

结实的肌肉,蓬松的发,带着男人味的汗水,充满野性与霸道的占有,虽然已经过了六年之久,可每一丝触碰都在她身上留下了实感,现在回想起来,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她是怎么了,明明三十岁还不到,怎么就成了饥 渴的色女了?

莫晓婉兀自红着脸,根本没有发觉那个像饥 渴的野兽一般的男人已经欺近。

“色女,脸这么红,在想什么?”

男人暗哑的嗓音回响耳畔,莫晓婉回过神来,而此时,他们之间已经近乎贴在一起。

心脏,像是被什么重撞一下,莫晓婉双手推拒着楚墨辰滚烫的胸膛,戒备道:“干嘛?”

“露出这么诱人的神情,是在勾 引我吗?”

“你、你、你……去你的勾 引!”

结结巴巴的吼完,莫晓婉手臂使劲儿,可这单膝跪在跟前的男人像是铜墙铁壁,雷打不动。

莫晓婉慌神了。

楚墨辰没有玩笑的意思,认真的让人害怕,她甚至可以预料,一旦她点头说“是”,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事儿。

他有这样的魅力,而她无法抗拒他的勾 引,所以她才口吃了。

楚墨辰暗沉的眸光透着赤 裸的欲色,他捏着莫晓婉的下巴,噶着嗓音问:“Erica,你有男人吗?”

不等她回答,楚墨辰已经扣住她的后脑,毫无预警的压下薄唇。

猛的推开他,莫晓婉粗喘:“原以为楚三少已经换了一个人,可没想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骨子里还是淫 荡的。”

先前的温热暧昧瞬间消散,尖锐的嘲讽以及莫晓婉眼中的厌恶令楚墨辰完全失了兴致。

是啊,他是怎么了,厌恶女人的他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女人有这样的冲动。

松了领带,楚墨辰大咧咧的拍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揉捏着眉心,看样子很累。

见此,莫晓婉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她宁愿楚墨辰一直这样撒旦似的面孔,那样她也就不会轻易被他撩拨。

不过,这人到底没有打扰了别人的自觉啊,到了人家还这么随便,真够讨厌的。将身上的浴巾提好,莫晓婉匆匆跑进浴室,一边穿衣服一边暗暗咒骂。

她再出来的时候,楚墨辰正头仰在沙发上,黑眸无神的瞪着天花板发呆,身上的大男子主义都被淡淡的愁绪笼罩。

莫晓婉忍不住讥讽的提了下唇角。

儿子说他受到打击,她原本还不相信,现在看到他这副熊样,算是彻底信了。虽然他看起来可怜,虽然她在人家伤心的时候幸灾乐祸实在不够厚道,可是她真的忍不住开心。

双手抱胸的靠在门框上,莫晓婉凉凉的道:“楚先生,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我家的钥匙你从哪弄来的。”

“这是我家,我有钥匙很奇怪吗?”

楚墨辰不耐的说完,合了眼。

这里,曾经是他跟小柔两个人的家,面积不大却充满了幸福。

自从六年前萧晴柔消失,楚墨辰就再也没回来过,因为这里有太多他们共同的回忆,他在逃避。

他想,如果不是知道她已经死了,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到这里的。

“你家?”

莫晓婉气炸了!

“嗯,那时候让燕成办的,所以落在他的名字上。”

啊,今天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助理吧?那人一看就是个财迷,可以猜想他一定是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租出去,还能赚点零花钱。

这该死的司徒堔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既然给她安排住处为什么不提前调查清楚,竟然会是楚墨辰的房子?

莫晓婉敢打包票,司徒堔一定是知道这件事的,这家伙故意把他们凑到一起,也就是说她被老大给算计了。

真火大!

深呼吸,莫晓婉压下恼火,“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这房子我租了,那我就是主人。所以,楚先生那就请吧,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一个单身女人实在不方便多留您。”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金主?”

“哈?金主?”

莫晓婉真是忍不住挖耳朵,她微怒:“你搞清楚,这里是我租的。”

“这是我的房子,该走的人是你。”

“你这人怎么这么听不懂人话啊,我说,这里我租了,你看清楚合约,白纸黑字,可是有法律效益的。”

楚墨辰眉峰一沉,“我会给你买一套公寓,绝对不会比现在的条件差。”

“哈?为什么?”

难道刺激太大,脑袋烧掉了?

楚墨辰狠狠的抿了下唇,语气阴狠的道:“因为这里不属于你。”

“不属于我?”

莫晓婉挑了下眉,随手把茶几下面的合约翻出来,指着上面秀气的英文名字道:“楚先生,请您看清楚了,这里签着我的名字,在未来的一年内,这栋公寓属于我。我不管之前这是不是你的房子,但房主不属于你,你就无权干涉我。”

楚墨辰的脸上已经出现不耐烦,但他努力压抑着胸口涌动的烦躁,“如果你不满意我的条件,我可以买一套别墅送给你!”

呵!用别墅换公寓?

这条件真是相当诱人,可莫晓婉就是那么个别扭的脾气,不说清楚原因,休想让她妥协。

“说说你的理由,如果能打动我,我可以离开。”

楚墨辰迟疑,定睛看着莫晓婉半晌,终于吐口:“这里曾经是我跟她的家。”

这句话,又让莫晓婉的胸口抽痛,且很持久。

“她?她是谁?”

“我最爱的、也是唯一爱过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楚墨辰把抱着自己的脑袋,似乎陷入了痛苦之中。

其实莫晓婉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萧晴柔,可有时候人就是犯贱啊,不亲耳听到,不亲手给自己伤口洒点盐巴,她就学不乖。

她不知道自己掩饰得是不是够好,会不会被他发现她脸色苍白,所以她转过身,不带一丝感情的道:“你就是给把皇宫给我,我也不走。”

莫晓婉知道,楚墨辰会赶她走,是因为这里有萧晴柔的痕迹,他想守护的是他跟心爱的女人的爱情与回忆。

可她不想让他如意。说她是嫉妒也好,说她是仇恨也罢,总之她要摧毁他回忆里的爱情。

楚墨辰被激怒了,他烦躁的绕到莫晓婉跟前,怒问:“为什么?给我一个你执着这套公寓的理由。”

“理由?”

莫晓婉仰起脸,笑得灿烂:“因为我喜欢这里。”

楚墨辰气结,可气愤的同时,又有一抹异样掠过心田,那是一种类似心疼的情愫。

不知怎的,她的笑脸明明很灿烂,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他甚至能看穿她的笑容背后,似乎藏匿着某种沉重的伤痛。

他厌恶这感觉。

“你不想要你的酬金了?”

楚墨辰顺手掏出一张支票,得意扬了扬。

邪异的笑,是楚墨辰的武器。每当他面对无措的感情,他就习惯用这样的笑容来掩饰自己的无措。

所以,这段较量,莫晓婉是胜者。

虽然她很想以高傲的姿态气死楚墨辰,但九百多万不是小数目,傻子才会不要!她不但要拿到手,还要给楚墨辰的心口补上一刀。

“为什么不要?既然你是小杰的爹地,支付我筹款是应该的,既然养了情 妇,就要……”

“住口!不准你侮辱小柔!”

莫晓婉话未说完,便觉杀气扑面,下一秒,楚墨辰的手已经伸向她的喉咙,她身形一闪,躲过的同时,狠狠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她的手劲儿很大,倒不是出于本能,就是单纯的想对抗,就算她的指甲陷入他的肌肉传来一阵疼痛,她也毫无顾忌。

楚墨辰很震惊她竟然有这样的身手,而且,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她的恨意。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恨我?”

瞧他眸底闪烁着一丝茫然,莫晓婉狠狠的挥开他的手,笑得毫无温度:“厌恶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你曾经不是也毫无理由的厌恶你的前妻吗?”

“……”

楚墨辰语塞。

她说的没错!从见到莫晓婉的第一面起,他就厌恶那个女人,但那不是针对她,而是出自他厌恶女人的本能。那么她呢?

是对厌恶男人的本性?又或者是遭遇了刻骨的感情创伤?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那都与他无关不是吗?他何必在意她是否厌恶他呢?

颓废的沉入沙发,楚墨辰垂着头,用近乎央求的语气道:“请你离开这里吧,我唯一能够守住的地方就只有这里了,我……不想让她彻底从我生命中消失。”

莫晓婉抿唇。

这样的楚墨辰她见过。在他母亲去世,他酒醉回家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的表情。

当楚墨辰失去了最重要的动心,痛心疾首的时候,他便是这样的状态。

莫晓婉的心很痛,这份化为恨的爱折磨得她死去活来,所以她不能让他如愿。他越是想要守护,她就越是要去摧毁,彻底把萧晴柔从他心里瓦解。

“楚先生,时候不早了,请离开吧,我要睡了。”

“你为了这套公寓放弃这一千万?”

“哼,区区一千万算什么?”

说话间,莫晓婉已开了房门,假笑着威胁:“如果楚先生不肯配合,那我只能报警了。”

楚墨辰那两道粗浓的眉近乎打结,他越发看不透莫晓婉。

一个是贪财的她,一个是视金钱如粪土的她,到底哪一个才是这个Erica的本性?

眼看她似乎真的打算报警,楚墨辰怫然起身。

莫晓婉正要关门,那抹高大的身影又猛的顿住:“Erica,希望你不要动这里的一切。”

“你管得着吗?”

“碰!”

大力关上房门,莫晓婉气得直跳脚,“什么啊!这里是我的家,凭什么不准动?”

她知道楚墨辰此刻就站在门口,痛苦的视线企图穿透厚厚的门板,这让她烦躁。她发飙似得乱摔东西,什么杯子,什么花瓶全部打碎,为的是用这声响去对抗楚墨辰。

但最后,她终于无力的瘫软到地上。

她耍什么酷?明明说要摧毁他的回忆,可为什么却手下留情了,只敢摔这些抱枕?这些她自己带回来了杯子?她是在虐他,还是在虐她自己?

这样废物的她,到底怎么才能报仇?

莫晓婉哭了,却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她跟自己说,哭过之后,楚墨辰就只是他的仇人,她今晚并不是动摇了复仇的信念,只是……一时被他撩拨了。

只是这样而已。

听闻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等着楚墨辰走远,莫晓婉起身。

她几乎每走一步都会停留良久,用自己微凉的指尖去触摸这里每一样物品,她在勾勒楚墨辰跟萧晴柔幸福的画面,他的脸上一定是挂着温柔的笑吧?

这些让莫晓婉的心很痛,可越是痛,她就越开心,因为她要用这痛提醒自己,她跟他之间的深仇大恨,与那些幸福的瞬间遥不可及。

“我没说过今天谁都不见吗?给我取消!”

中天药业的总裁办公室中传来男人的爆喝声,随后桌上的文件被他狠狠的摔到地上。

燕成瞠目:“别动怒,我取消就是。”

之前见所有进来办公室的人都惊慌的出去,燕成就知道总裁心情不好,可没想到他这么大的火气。要知道,自打当了总裁,楚墨辰从未这样大发雷霆过。

难道……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燕成试探:“总裁,您该不会是因为那个生气吧?”

阴恻恻的提了唇角,楚墨辰哼问:“是什么?”

“是……那个……”

一听这口气,根本就是知道,他死定了。燕成欲哭无泪,向身前玩儿拼图的小人投去求救信号。

莫云杰咧嘴。

昨天这个男人竟然敢说他老妈是骗子,今天他得替老妈教训教训他。

小手勾了勾,他天真道:“燕成叔叔,按照我的经验,你要跪下请罪的。”

什么?跪下?燕成猛的摇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怎么下跪?

莫云杰无所谓的耸肩,“不跪?那你就等死吧,其实也没什么,爹地虽然狠了点,可你毕竟是他的跟班,最多也就是扣掉你全部薪水,让你卷铺盖走人而已,应该不至于剁了你。”

闻言,燕成心中默默流泪。不剁了他才怪!

看了眼楚墨辰,燕成心一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假哭道:“总裁,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啊,我不该财迷心窍,私自把房子给租出去,你饶了我吧。”

楚墨辰不是好眼横他一眼,烦躁的摆手:“滚出去,今天一天我都不想看到你。”

“是是是,我这就滚。”

燕成正要起身,小家伙却“嗖”的一下跨骑到他的身上,甜笑:“燕成叔叔,我救了你一命,为了报答我,你得给我做牛做马。”

“小少爷……”“驾!”

不顾燕成的抗议,莫云杰两只小腿狠狠的夹了下“马腹”,燕成闷哼一声,流着泪爬向门口。

他现在才知道,真正可怕的不是冰山总裁,而是这个天真无邪的腹黑小少爷。

楚墨辰看着燕成驮着儿子出门,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燕成的结果可想而知,在地上爬了一圈,西服脏了,膝盖破了,名声也扫地了。整个“中天”都知道,平时高大威猛的总裁助理退化成“爬行动物”了。

莫云杰报仇回来,心里很舒畅,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楚墨辰脸色依旧不好。

趴在楚墨辰的膝盖上,莫云杰一脸天真的问:“爹地,你还不高兴么?”

从昨晚的夜不归宿,到今天早上的脸色阴沉,莫云杰很清楚渣男为啥会这样,他就想看着他痛苦,所以又无辜的补上一句,“是因为妈咪死了,爹地伤心了吗?”

这句话触痛了楚墨辰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可他会这样烦躁,并非都是因为萧晴柔的死,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莫晓婉。

如果按照他的个性,他应该把那个女人踢出公寓,可他没有那么做,他心软了。他明白,之所以会心软,是因为莫晓婉身上有吸引他的气质。

抱起儿子,楚墨辰柔声问,“儿子,Erica阿姨是个怎样的人?

莫云杰嘴角抽了下,渣男被老妈吸引了?

歪着头想了想,他掰着手指细数:“邋遢,懒惰,不爱做家务,不会打扮,脾气臭,又唠叨,还喜欢乱咬人,总之啊,我活了五年,没见过这么糟糕的女人。”

楚墨辰莞尔,“你似乎很喜欢她。”

“还好吧!虽然一堆缺点,可她身上有妈咪的味道。”

甭管平时怎么斗嘴,莫云杰都喜欢自己的老妈,喜欢到想快快长大来保护她。

从一个孩子嘴里听到这些话,楚墨辰心里发酸,三岁就没了妈咪,他一定很孤单,所以才会觉得那个冷漠的女人身上有小柔的味道吧?

或许,应该把女人留在儿子身边。

……

向来比较懒惰的莫晓婉,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

小脸上略施薄粉,凌乱的发也特地卷成大卷,自然披散,尽显妩媚;一身红色深V包臀连衣裙,包裹着她近乎完美的身材,配上一双银色细跟高跟鞋,莫晓婉的浑身散发着一股诱惑的魅力。

六年前,她曾无数次出现在这里,但面对的都是大家同情的目光;六年后她重回这里,已经换了一个人,所以她要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记住自信美丽的她。

走到前台,莫晓婉微笑:“我是Erica,跟你们总裁有约。”

秘书点头,“您稍等,我核实后您连线。”

在这空荡,其他人都围到了莫晓婉身边,无不面露惊色。

虽然都是近两年才来的新职员,并未见过莫晓婉,但他们私下里没少研究总裁的女人,尤其是他的前妻。看着眼前美得晃眼的大美女,明显就是他们曾经无数次研究的人啊。

莫晓婉妩媚一笑,“觉得我很像一个人?”

“嗯嗯,简直太像了,不过又觉得哪里不对。”

“当然不对!因为我只是长得像莫晓婉而已。”

“你也认识我们总裁的前妻?”

当然认识,本尊在此啊!不过,现在还不是让这些人知道的时候,遂莫晓婉敷衍一笑:“知道一点。”

“哎呦,我跟你说,总裁的前妻那真是太可怜了。虽然出身豪门,也是美人一个,但我们真的一点都不羡慕。听公司的前辈说,她死缠烂打,追了总裁五年,最后什么手段都用上了,逼得总裁娶了她,结果新婚夜就成了笑柄。”

一个职员惋惜的说完,令一人赶紧接口:“可不是呗?听说那时候第二天报纸头条就是她独守空房的消息,超级丢人。”

“不过,莫晓婉真的挺可怜的。据说她每次来公司找总裁,都没多待一会儿就伤心离开,有几次,前辈们还看她哭来着。”

“唉,这也就注定了她终究要被总裁甩掉还自杀。”

“唉……”

八卦的甲乙丙丁齐齐叹气。

莫晓婉咬牙:“有什么值得可怜的!要怪就怪莫晓婉太蠢,偏偏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才落了个被人利用还家破人亡的下场。”

虽说她早就认清了事实,可听别人说起,她除去心痛之外,还有难堪。她要记住这些难堪,最后统统还给楚墨辰。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乖张萌宝轻轻爱,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乖张萌宝轻轻爱小说

编辑推荐
甜文小卖铺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甜文小卖铺小说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