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

我们结婚吧,不择手段地结

2016-03-02 凤凰卫视
本世界纯属 非虚构
▲在照相馆拍摄的结婚照(左:胡明亮,右:孙文麟)
这张结婚照片上的两个男人,是湖南长沙的一对“同志”。与其他同志恋人不同的是,他们做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决定——在相恋一周年的纪念日当天,到民政局领结婚证。

▲《冷暖人生》本周视频:爱人同志 民政局里的特殊恋人
2015年6月23日,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来了这样两个男人,一个叫胡明亮,36岁,五年前来长沙打工,在一处小区当保安。另一个叫孙文麟,26岁,是长沙一家公司的“白领”。
在湖南的“同志圈”,孙文麟颇有些名气,他不仅在网络上的各种“同志”社群十分活跃,两年前还在长沙开了间“同志”茶馆,经常组织湖南各地的同性恋群体聚会、交流。
去年,这对相差10岁的恋人决定结婚的消息,在湖南的“同志圈”里传开了。很多人在欣喜之余也颇为意外,他们没有选择在圈里小范围地举办婚礼,而是去民政局领证。
“我们进去之后工作人员问是不是办理结婚登记?我说是的,然后给他看户口本、身份证。他说女方呢?我就说这是我男朋友,我是跟他登记。”——孙文麟
当工作人员得知,是一对同性伴侣要领取结婚证,感到意外的同时马上请出了一位领导与两人见面。然而,见面后领导立刻以“法律规定一男一女”为由拒绝了二人。
▲婚姻法文件资料
孙文麟立刻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法律材料,就婚姻法中是否允许同性结婚,与对方争辩起来。
“婚姻法里讲了4种情况不能登记结婚:近亲、有医学上不能够结婚的疾病、重婚、未达到婚龄,就这4种情况,法无禁止即自由。”——孙文麟
这句话让对方多少感到有点理亏,就立刻拿着材料仔细寻找,最后强调第五条写有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可孙文麟认为这句话的重点在于自愿而非性别。
孙文麟与对方据理力争,而一旁不善言辞的男友胡明亮,却始终也插不上话。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底层打工者,虽然对于男友口中的法律条文并不清楚,但对结婚这件事,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了,没人照顾,或者遗产需要签字那该找谁呢?所以确定这种夫妻关系很重要,我们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胡明亮

中国同性婚姻诉讼第一案
胡明亮,1979年出生于湖南湘潭农村,初中毕业后,在一家电焊厂当学徒。直到18岁离开闭塞的家乡,他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群体中的一员。对于自己“与众不同”的性取向,年轻时的胡明亮根本顾不上困惑,对他来说生存才是首要面对的难题。
▲胡明亮本人
而出生于湖南长沙的孙文麟,12岁时就发现自己对同性颇有好感。上大学后,他对公共事务十分热衷,开始参与各种“同志”公益活动,渐渐地在长沙的“同志”圈里也小有名气。然而对于很多追求他的男生,孙文麟却始终刻意回避。
“我一直以为我会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孤独地老去、死掉,根本没想到能遇到现在的男友,跟他在一起生活一年多,对我性格有很大改变。”——孙文麟
胡明亮的温和、淳朴让孙文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而孙文麟身上的博学和对公共事务的热衷,也深深吸引着胡明亮。
▲孙文麟本人
随着彼此的感情愈发稳定,一向热衷“同志”权益的孙文麟,决定在俩人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几次沟通后,工作人员的态度都让他十分不满。
“我觉得真的很奇怪,工作人员不是想着管辖区域的人民遇到困难要怎么帮他解决,而是想怎么让我更加为难。”——孙文麟
2015年6月27日,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的新闻,让孙文麟颇受触动。于是当年年底,他和男友一纸诉状将芙蓉区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其为自己办理婚姻登记。作为国内首例“同性婚姻”诉讼案的当事人,孙文麟和男友立刻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胡明亮、孙文麟二人收到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法庭立案后,早已向家人“出柜”的胡明亮,兴奋地给母亲打去了电话。
“我说中国有14亿人口,几千万的同性恋群体,但也只有我们两位敢做这件事情。”——胡明亮
二人的案件,无论结果如何,都将成为极具历史意义的一次尝试。孙文麟说,即便他们最终败诉,以后每年的6月23日,他们相恋的纪念日这天,俩人都会去民政局再试一试。他们相信总有一天,“同志”婚姻能够得到法律的认可。

没有婚姻,近在咫尺也远隔天涯
2015年7月2号,在北京的一个婚礼现场,麦子和蔓蔓两位姑娘在举行简单而庄重的婚礼。
▲麦子和蔓蔓的婚纱照
就在婚礼的前一天,麦子和家人闹翻了。除了母亲外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反对她如此大张旗鼓地举办婚礼。
“有亲戚说,我结婚的日子,就是我父母的忌日。”——麦子
麦子,今年26岁,出生在北京顺义农村,她从小性格豪放,被同学称为“假小子”。上大学后,自我认同很好的麦子公开“出柜”,在网上开办“拉拉”论坛,组织学生“同志”聚会,并积极投身于校内外的各种公益活动,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麦子(左)和蔓蔓(右)

在一次公益活动上,麦子结识了同样热心女权的女孩蔓蔓。相同的志趣,让她们逐渐从朋友发展为恋人。2015年3月7日,因为参与的女权运动涉嫌“寻衅滋事”,麦子突然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接受调查。

3:50 唯爱 来自晓世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女友蔓蔓,一时手足无措,终日茶饭不思,只能每天在社交软件上记录自己的心情。在每篇日记式的文章开头,蔓蔓都会在天气一栏写下这样一句话:你走后的每一天都是阴的。
“非法律的丈夫或妻子是没有权力给她存钱存衣物的,我们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我要为她做一些事儿的时候,似乎都显得不那么名正言顺。”——蔓蔓
蔓蔓出生于东北一个教师家庭。麦子出事后,极度痛苦无助的蔓蔓,再也无力伪装,终于向父母摊牌,在高校做心理教师的父亲,给了蔓蔓巨大的鼓励与支持。
2015年4月13日,接受调查37天的麦子被警方释放,蔓蔓第一时间赶到了麦子在顺义的家。
“我们结婚吧,哪怕在国内不被认可,哪怕这个国家还有人觉得它是个笑话,但是我想爱是没有性别之分的,真爱理应受到尊重。我们结婚吧,不择手段地结。”——蔓蔓
2015年7月2号,蔓蔓和麦子在北京举办了婚礼,而后俩人一起回到蔓蔓的老家度“蜜月”。出乎麦子意料的是,蔓蔓的父母不仅十分支持,还在家里给她们布置了一间新房。
▲麦子和蔓蔓的婚纱照
粉色的房间里,摆着的一束鲜花,散发出清香的味道......

点击阅读原文 收看更多节目视频

猜你喜欢
BBC跟拍49年:穷人与富人到底差别在哪里? | 他们承包了霍建华孙俪刘亦菲的声音,却不为人所知。| 不要命!环球旅行去哪儿不好非去战场! | 伦敦游行:日本!你们欠世界一个道歉。最近这事为什么引起全世界关注

本期编辑:田园 李楠(实习)


编辑推荐
凤凰卫视最新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凤凰卫视电视台
v4.cc首页 漫画小说 娱乐搞笑社会财经健康生活军事汽车纹身旅游教育游戏